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陆媒:为何川普式封杀与中国屏蔽Google有本质区别

京港台:2020-8-6 08:53| 来源:多维新闻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陆媒:为何川普式封杀与中国屏蔽Google有本质区别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总统川普最新动态!
专题:美国大选动态!相关新闻总汇

  

  中美之间的博弈还在继续,“战火”已经蔓延到互联网的前端应用领域。8月,关于美国政府打算全面禁止TikTok的新闻成为中美两国社会关心的新议题。

  继8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称,一些亚洲国家的科技公司正在“直接向中国共产党提供数据”后,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8月3日称,如果TikTok未能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将在美国遭封禁,而中国其他的应用软件和服务可能也会成为目标。

  美国政府对于TikTok赤裸裸的“封杀”,即使是中国最极端的自由派,也在感叹他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灯塔”的时代,对川普的表现嗤之以鼻。当然也有声音在认为,美国人对于TikTok的封杀,与2010年中国政府屏蔽Google的行为并无不同。但如果将两件事情抽丝剥茧,能够发现“美国禁TikTok”和“中国禁Google”不可以简单对比。

  核心矛盾的不同

  首先,中美两国政府分别Google和TikTok的矛盾核心是完全不同的。

  2010年Google离开中国的真正原因是这家搜索引擎公司和中国政府在搜索结果过滤(敏感词审查)这个问题上始终谈不拢。中国政府不希望一些不利于社会管理的敏感信息被Google提供给它的中国使用者。但是Google却无法容忍这种“审查”。

  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只有中国在审查互联网,全世界很多国家和公司都在干这事,比如新加坡和美国等很多国家就屏蔽儿童色情网站,Facebook和Twitter就删除了大量涉及恐怖主义的内容。在某些伊斯兰国家,嘲讽先知穆罕默德的内容一律非法(但这些内容在法国等欧洲国家均为合法)。

  而美国今天封杀TikTok尽管名义上说是“安全考量”,但看上去更像是川普的政治操作,尽管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一直在配合美国政府,将管理层全部调整为美国人,服务器放到美国境内,备份放到新加坡,但是这仍然无法满足川普的要求,中国人将这种行为形容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禁与墙——处理方式的不同

  其次,在处理方式上,中国是“禁”了Google、Facebook吗?其实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中国“墙”了Google,只是不允许中国境内的互联网用户随意登录,而非禁止Google在中国开展业务。

  作为全球性的公司,无论Google还是Facebook仍然在中国有业务项目存在。以Google为例,尽管在2010年其搜索业务退出中国市场,但是在过去十年间仍然在中国布局人工智能、云端产品、硬件制造、APP开发与服务以及广告业务。Google在2017年于中国开设人工职能研究中心。据Google网站资讯,该公司在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主要集中在教育,和让机器理解人类语言的人工智能技术“自然语言”(natural language)上,Google的开源软体库TensorFlow也拥有中国团队。

  此外,如同苹果公司一样,Google的硬件产品生产也长期放在在产业链最完整的中国境内。软件部分,尽管其APP商店Google Play在中国被封锁,但是Google一直在协助中国APP开发者们“出海”。通过在多个人才招聘网站上查询,Google长期在北京、上海和深圳寻找云端计算工程师、数据管理员、销售和业务发展职位。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Facebook上,尽管作为一家社交网站,Facebook在产研开发上和中国的业务合作程度不如Google密切,但是在中国企业“出海”的迫切需求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会选择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Facebook在中国也有其授权代理商。

  反观美国,此次川普对于TikTok做的是“彻底剥离美国业务”,就是将TikTok这家企业彻底从中国人的手中拿走。

  因此,从业务领域来看,中国只是在中国境内,对于自己国民提出“禁止登陆Google”的要求。尽管这种做法仍然饱受争议,但是,相比美国人对于TikTok“强制交易(否则关停)+限定时限+中介费提取”近乎强盗式的做法,显然中国政府保持着对于Google等公司基本的尊重。

  处理态度的不同——Google去留随意 TikTok遭夺财逐客

  第三,回到2010年,中国政府对于Google的处理,其实是设立了一到门槛,中国政府并非“拒绝”Google或Facebook重返中国,而是要求他们必须接受中国政府的条件才能进入中国的市场。

  国际互联网企业要进入中国市场至少需要满足三大条件,一是把在中国境内的用户资料存储在中国的服务器上;二是与一家中国公司合资营运;三是封锁所有中国法律和政府部门禁止连上的网站和账号。

  在这其中,“服务器位于中国”是最关键的条件,也是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的主要原因,中国政府将之称之为“网络主权”,是习近平(专题)在互联网领域的重要政策。尤其2017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国《网络安全法》中,更是将“网络主权论”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尽管仍然被自由主义者所诟病,但是中国政府并非丝毫不给Google生路。即使Google公司自身,也在离开中国后内部孵化过一个为中国市场特制的“蜻蜓计划”。

  在2005年曾短暂担任Google大中华区总裁的李开复,在TikTok事件发生后,有过一段表述,清晰阐述了他认为的“美国禁TikTok”和“中国禁Google”的不同。

  这位曾在多家硅谷企业转战的华裔(专题)如此说道“谷歌退出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不过环境和规则时很清楚的:1)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的非常清楚(合资公司、ICP证、服务器在中国、内容等)。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谷歌就是这样进来了。2)当谷歌后来觉得不愿意遵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它就决定退出了。3)美国处理TikTok并没有给出需要做什么才能继续运营,对于美国对它的控诉也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强迫收购+只给45天+还要收中间费,这些都是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背后目的的不同——中国从未施压 美国的一场阳谋

  再次,中国未从通过任何手段施压,试图强行将Google这家互联网巨头企业据为己有。而美国今天正在试图做这样的事情。我们梳理一下整个事件的时间线就可以发现其中的端倪:

  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透露,美国正考虑禁止中国社交软件的使用,其中包括TikTok。

  7月8日,川普称,美方正考虑禁止TikTok在美运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司法部正对TikTok“违反保护儿童隐私协议”进行调查。

  7月12日,据彭博社报道,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称TikTok和微信对美国构成所谓“信息安全威胁”,表示川普政府针对TikTok和微信的相关行动“才刚刚开始”,不排除封禁这两款应用的可能。

  7月16日,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Kudlow)表示,预计TikTok将在组织结构上与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区分开,作为美国公司独立运营。

  7月17日,川普的Facebook和Instagram账号投放了数则政治广告,警告美国用户称“TikTok正在监视你的隐私”,并号召其签署封禁TikTok的请愿书。

  7月2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针对TikTok的法案,该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的设备上使用TikTok。

  7月22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一致投票通过了 "禁止在联邦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的法案。

  7月28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专题)(Biden)的竞选团队要求其工作人员避免使用社交媒体应用TikTok,一名竞选团队的官员随后证实了该消息。

  7月31日,川普表示,他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最早于8月1日实施,并且暗示他不会支持美国公司去收购TikTok。

  8月2日,微软发文表示,公司CEO纳德拉(Satya Nadella)与美国总统川普进行讨论之后达成一致意见,微软将继续与字节跳动商谈收购Tik Tok在美业务的问题。微软表示争取在9月15日之前完成商讨。

  8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川普政府将在“未来几天内”对白宫认定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川普表示,除非达成出售在美国业务的协议,否则Tik Tok将在9月15日之前被强制关闭其在美国的业务。川普说:“我不介意是微软还是其他安全的美国公司收购Tik Tok。除非微软或其他公司能够购买Tik Tok并达成交易,否则Tik Tok将在9月15日被强制关闭美国业务。”川普还表示,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购买公司)应向联邦政府支付“大量资金”。

  8月4日,美股收盘微软股价大涨5.62%,报216.54美元,刷新了今年7月9日创下的历史最高价216.38美元,总市值达1.64万亿美元,单日市值增长8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专题)6,086亿元。

  尽管有观点认为川普之所以封杀TikTok是因为美国年轻人通过这款软件反对川普。但是,从7月31日先放风“政府要求TikTok向美企出售”,到川普政府自上而下各方表态,到议会行动,再到微软洽谈收购。整体看下去,这更像是一场美国上下配合默契的、逼迫这家中国互联网企业以低价出售的故事。

  中国政府何曾对Google或FB做过此类事情?

  此外,也有中国网民在这个时间上认为,的确,中国禁止了自己国内用户访问Google或Facebook,但是,中国并未在世界上展开大肆攻击Facebook的舆论行动。实际上,国际舆论上对FB的绝大部分批评来自欧美社会自身,尤其在“通俄门”和“剑桥分析”的泄密事件上。

  “互联网领域的开放”是中美贸易战谈判中不容回避,又难以彼此妥协的命题。从今天TikTok的遭遇来看,真正影响“互联网领域的开放”的国家,并非中国,而是正在陷入民粹主义、贫富分化、种族矛盾和公民权利边界不断收窄的美国。无论承认与否,所谓的“灯塔”,已不再闪耀。

相关专题:川普,美国大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4 18: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