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新婚夫妻为官二代 妻意外发现丈夫秘密惹杀身之祸

京港台:2020-8-10 18:58| 来源:北回归线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新婚夫妻为官二代 妻意外发现丈夫秘密惹杀身之祸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忘初恋,新婚的“官二代”魂牵枇杷树下看书的女孩

  三年前的一个夏天,苏州一家大酒店,一场隆重的结婚典礼正在举行。新郎朱江和新娘李媛媛缓缓步入会场。当证婚人要求新人宣读一辈子相扶相守的誓词时,新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

  29岁的朱江,苏州人,从大学金融系毕业后,进入一家金融机构工作。其父曾为苏州市一个单位副局长,大伯则是苏州一家大型企业的负责人。同时身为“官二代”和“富二代”,朱江身上并没有骄奢之气,反而为人随和,很听父母的话。

  上大二时,朱江爱上了同校女孩程妮妮。程妮妮小朱江两岁,两人是老乡,父母离婚后,她和母亲相依为命。也许是来自单亲家庭,程妮妮总喜欢独来独往。正是那股孤傲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朱江。

  那天,朱江去食堂打饭,远远地看见一个身穿白色碎花裙的女孩在枇杷树下看书,女孩戴着耳机,似乎正听着快乐的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披肩长发随风而舞。那场景就像画一样,走近一看,正是程妮妮。朱江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在她身边坐下。

  因为有了老乡这一层关系,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不久程妮妮便成了朱江的初恋女友。

  那段时间,朱江每天晚上都会和程妮妮手牵手去操场散步,他们约好要一辈子在一起。可朱江没想到,这段纯洁而美好的感情会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

  大学毕业后,两人都在苏州找到了工作。然而,当朱江把女友带回家后,面对这个家世平平,又来自单亲家庭的女孩,朱家人对程妮妮十分冷淡。父母悄悄把儿子拉到一边:“你们俩有着不同的生活环境,几乎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谈恋爱时哪都好,可一旦结了婚,找不到共同语言,日子咋过?”朱江梗着脖子说:“我和妮妮是真心相爱的。”但家人就是不同意程妮妮这个未来儿媳。

  一边是深爱的初恋女友,一边是养育自己的父母,朱江觉得自己的心被撕成了两半。看着男友一天比一天消瘦,程妮妮也心疼不已。有天,她终于提出分手,并把朱江送给她的礼物都还给了他。看着那每一封情书,每一件信物,朱江泪水夺眶而出。

  初恋的夭折让朱江整天心事重重,家人商量着,也许给他介绍个对象,才会断了他的念想。经人介绍,朱江认识了26岁的当地女孩李媛媛。

  李媛媛也是个“官二代”,父亲也为苏州的一名国家干部,李媛媛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因家教严格,再加上要求高,李媛媛一直没谈过恋爱。

  第一次见面,朱江的帅气让她心动不已。而朱江却心不在焉。但为了让父母放心,在人前,他显出很爱李媛媛的样子。但夜深人静时,他有时抑制不住思念,就在纸上写下“程妮妮”三个字,然后发呆。

  朱江的心事瞒不过父母的眼睛,家人决定早日把婚事办了。2010年5月,朱江迎娶了李媛媛。

  结婚后,朱江一直说服自己忘记过去,好好过日子。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在 枇杷树下看书的女孩,慢慢地又从他心底钻了出来。李媛媛总看见丈夫一个人待在书房里想事,一开始,她以为是丈夫工作累了,所以把家务事都揽在自己身上。一次无意中,她在书房的垃圾桶里发现一张写满“程妮妮”的废纸,这才明白,丈夫心里有个忘记不了的人。

  重拾初恋,两个女人的战争无声无言

  发现丈夫的秘密后,李媛媛一直隐忍着什么也没说,她想只要她好好经营这个家,丈夫的心会回来的。对于妻子的包容大度,朱江既感激又愧疚。就在朱江极度矛盾的时候,程妮妮再度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某一天,朱江出门办事,突然发现程妮妮独自走进一家咖啡馆,他赶紧停车追了上去。

  朱江的突然出现让程妮妮有些措手不及,她慌乱地站起身。两人已一年多没见面了。程妮妮比以前瘦了许多。为了彻底走出朱江的生活,她停了以前的手机号码,并辞了职,目前在一家社区工作。“你过得好吗?”朱江问。过了许久,程妮妮点点头:“一个人挺好的。”虽然程妮妮一脸笑容,可那笑容,看上去很牵强。这次见面,就像一把刀子,挑开了两人的过去。朱江发现,他的心里依然有着程妮妮的位置。自此,两人又恢复了交往。

  6月底的一天,两人出去吃饭,程妮妮醉倒在了朱江身上。看着身边这个倔强而又孤独的女孩在昏昏沉沉中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喊着自己的名字,朱江再也没能控制住自己。旧爱重燃,朱江的心整天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为了弥补妻子,他回到家就抢着做家务事,丈夫对自己的好让李媛媛以为丈夫的心已经收回来了。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半个月后的一天,李媛媛半夜发现丈夫躲在卫生间里打电话:“明天中午我在你单位门口等你。”丈夫温柔的语调,似重雷一般,击中了李媛媛,她跌跌撞撞地跑回房间。黑暗中,她禁不住泪流满面,她一直以为,自己能拉回丈夫的心,没想到,丈夫的心还是走了。自己才新婚两个月,如果让双方父母知道这事,他们该多失望,而自己又多么失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李媛媛决定瞒住这一切,守住自己的家庭。

  第二天吃早饭时,朱江说下午要开会。丈夫的谎言让李媛媛十分难过。见妻子失望的表情,怕她起疑心,他故意打了个电话,然后告诉妻子下午的会推迟了,他可以陪着她。李媛媛的眼泪在眼眶直打转,高兴的是丈夫心里还有她。

  接到朱江发来不能赴约的信息,程妮妮心情低落到了极点,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她更加为自己的爱情感到悲哀,是她先遇到朱江的,难道没有显赫的家世,就不配得到爱情吗?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凭什么不能在一起?既然上天让他们再度相遇,她便不会再松开紧抓爱情的手。

  一边是初恋女友,一边是贤惠妻子,在两个女人中间徘徊,朱江很痛苦。他曾想过跟妻子离婚,娶初恋女友,可父母那关如何能过得去。再说李媛媛是个好女人,他也不忍心伤害她。但让他离开程妮妮,他又下不了决心。朱江的左摇右摆,让两个女人拉开了各自的爱情保卫战。

  随后的某一天,朱江回母校参加同学会。程妮妮也一同前往。走在熟悉的校园里,往日的一幕幕更加清晰。回到苏州后,程妮妮迫切地希望朱江能给她个交代,虽然想到李媛媛,她也感到愧疚,可面对爱情,哪个人不自私,这样一想,她也就释然了。

  一个月后,朱江和妻子一起回岳父家吃饭。见女儿很憔悴,赵母忍不住责怪朱江:“你是不是没照顾好媛媛?”听母亲这么说,李媛媛忙为丈夫说好话。赵母点点头:“小涛,我跟你爸就媛媛一个女儿,我们年纪大了,也照顾不了她,以后就指望你了,她要是受了什么委屈,我们可要拿你是问。”岳母说的虽是玩笑话,可在朱江听来,句句都像是警告,他相信自己和初恋女友的事一曝光,不光是赵家人,就算自己的亲生父母也不会放过他。想要离婚的念头便硬生生地被斩断了。

  没过多久,程妮妮电告朱江怀孕了。得此消息,朱江又喜又忧,喜的是,他跟程妮妮有了爱情结晶;忧的是,他不知该如何跟妻子坦白。程妮妮一再逼问他:“你啥时离婚跟我结婚?我能等,孩子可不能等。”朱江答应她,一定尽快给她一个交代。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她一直没得到朱江的答复。

  给“爱情”一个名分,无辜娇妻命丧小石湖

  十月份的一天,程妮妮把朱江约了出来。摸着肚子,她还没说话,眼泪就下来了:“再过段时间,我这肚子想藏都藏不住了。今天,你给我一句痛快话,你要是心里没我,我马上把孩子打掉,彻底走出你的生活;你要是心里有我,就必须给我和孩子一个交代。”朱江再次表明会给对方一个圆满的答复。

  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朱江一直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一次,因为一点小事,他和妻子吵了起来。李媛媛多日来积压的委屈在那一刻爆发了,她哭着说:“我知道你烦我,我也烦我自己,干吗守着这婚姻不放,真的不行,咱们离婚。”妻子的话让朱江赶紧收起自己的脾气,一再给妻子道歉。

  一场家庭风波好不容易平息了,但面对程妮妮打来的一个又一个追问电话,朱江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他在心里权衡了下,前女友和妻子在他心里都有分量,不过加上孩子,程妮妮的分量自然重些。但离婚非但双方家长不同意,且一定会给双方家族抹黑,这条路肯定行不通。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10月下旬的一天,程妮妮和朱江又为离不离婚的事争论了起来。程妮妮伤感地说:“是不是等她不在了,咱们才能在一起。”初恋女友的话让困境中朱江似乎顿悟到什么。一开始,他只是想想,可想着想着,除掉妻子的念头在他脑海里日益成形。

  都说初恋是人一生中最纯洁的一段感情,朱江舍不得丢弃。在他眼前,只有一条路:让妻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程妮妮。刚知道时,程妮妮很害怕,但转念一想,这辈子除了朱江,她绝不会再爱上第二个男人,面对这一辈子仅有一次的真爱,她最终妥协了。两人商量了很多办法,但都不可行。朱江想妻子酒量不佳,又喜欢散步,如果把她灌醉后,推进湖里,造成她溺水死亡的假象,他的秘密就不会被人发现,那样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为了计划能万无一失,朱江和程妮妮事先还去踩了点,两人决定将苏州市内的小石湖作为溺水地点。

  11月6日,李媛媛接到丈夫电话,说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庆祝即将到来的结婚200天纪念日。“200天也要纪念?别人知道了还不笑话死。”朱江极力说服妻子:“咱俩的事,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想到这段时间和丈夫之间有些不愉快,李媛媛答应了。

  当天晚上,朱江开车将李媛媛带到苏州旺山风景区旁的一家饭店,特意点了一大桌子菜,并让老板拿来几瓶啤酒。看着妻子殷勤地为自己夹菜,朱江忽然间觉得自己太狠心了,他赶紧喝下一杯水压下那些不忍的想法,然后对妻子说:“今天高兴,咱们喝几杯,下不为例。”李媛媛不忍破坏丈夫雅兴,答应了。

  啤酒上来后,朱江给妻子倒了一杯,然后端着酒杯,一再向妻子“检讨”:“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忙,疏忽你了,你要是不怪我,就把这杯酒喝下去。”李媛媛仰起头,一口把酒喝了下去。在朱江的劝说下,她不知不觉喝了好几瓶啤酒,头晕乎乎的。“我不能再喝了,咱们回家吧!”见妻子刚有了醉意,朱江不放心,又叫了两瓶啤酒。后经查明,那顿饭,朱江和李媛媛共喝了14瓶啤酒。14瓶啤酒下肚后,朱江还算清醒,可李媛媛已醉得连站都站不稳。此时已是晚上十点。朱江见状把李媛媛扶到了车上。

  车子行至小石湖公园时,朱江把李媛媛带下了车。已经昏昏沉沉的李媛媛只能跟着丈夫的脚步走。朱江一边扶着妻子一边对她说:“你喝醉了,散散步可以醒醒酒。”那时的李媛媛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她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朱江将妻子带到湖边一处隐蔽的地方,怕朱江一个人应付不来,程妮妮已埋伏在那里等他。她上前在另一边扶着李媛媛,李媛媛也似乎没有感觉。朱江与程妮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站在岸边谁也没先迈出那一步。已经到了这个地方,想回头也难了,朱江狠了狠心,一下子将妻子推进了湖里。无辜的李媛媛甚至来不及呼救,就沉入了冰冷的湖水里,她怎么也想不到,她深爱的丈夫会用她的生命来为他的初恋开拓出一条血路。

  把妻子推进湖里后,朱江让程妮妮赶紧离开,而他则跑进路边一家咖啡馆内上厕所,他知道像这种休闲场所肯定装有摄像头,到时他就有了不在场证据。

  晚上11点,李媛媛舅舅突然接到朱江电话:“媛媛跟我出去吃饭,喝了点酒,吃过饭后她嚷着要到小石湖走走,可等我从旁边咖啡馆上厕所出来,她人就不见了。”听到这个消息,赵家人乱成一锅粥,亲戚朋友都出去帮着寻找。朱江故意装作很着急,在小石湖附近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妻子的名字。想到这么长时间,妻子肯定已经离开人世,朱江故意把李媛媛堂弟带到妻子溺水的地方,指着漂浮在湖面上的一团黑影说:“那是什么?”堂弟拿手电筒一照,像是一个人,他赶紧叫来了大伙。

  等民警赶到,将“黑影”打捞上来,赵家人这才看清黑影就是李媛媛。见妻子已经没了鼻息,朱江紧紧搂抱着妻子,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李媛媛死后,她的父母陷入了极度的悲痛当中。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醉酒后的女儿为什么不直接回家,反而要去湖边散步?而女婿怎么会丢下她一个人,独自离开。重重疑点让赵家人心里沉重不已,再三斟酌之下,他们向吴中区公安分局报了警。

  通过侦查,警方很快发现了朱江和程妮妮的私情,不仅如此,他们还从李媛媛和朱江当天吃饭的饭店拍下的监控录像中看到,走出饭店时,李媛媛已经不省人事,一个不省人事的人,怎么会自己跑到湖边,坠落湖中?

  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朱江终于承认了自己所做的。而得知害女儿的人竟是他们一直待如亲生儿子的女婿,女婿是因为心中有另一个女人而要除掉自己的女儿时,其父悲泪长流。眼见自己的掌上明珠如此冤屈地死去,这位干部多日没有上班,也拒绝任何采访。

  记者在采访时,李媛媛的一位好朋友说:“媛媛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她曾经跟我说,朱江只是爱玩,可他的心一定会回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他,等他看见我……”可李媛媛不知道,这条回家的路,朱江已经偏离得太远太远了。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相关专题:婚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9-29 05: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