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1949年苏联提供绝密情报 毛主席:立刻进攻马家军

京港台:2020-8-12 12:08| 来源:文史茶馆 | 评论( 23 )  | 我来说几句


1949年苏联提供绝密情报 毛主席:立刻进攻马家军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来源:这才是战争

  1949年马家军覆灭之时,马步芳的部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兰州,一部分在新疆,这两部分是青马主力。

  兰州的青马主力是82军,下属100师、248师,190师,分别据守城外三大主阵地。其中100师是青马的起家队伍,也是1937年围堵西路军时的核心部队。兰州战役中,除师长谭呈祥(在西宁投诚后叛乱,后被镇压)、各团团长和少数残部过了黄河,大部就歼。其他两个师是西府战役(蒋方叫泾渭河谷大捷)后组建的,也遭到了歼灭性打击。

  除了这个100师,青马的另一支主力是马步青的骑五军,后来马步芳把骑五军收归己有,马步青靠边站了。骑五军1944年进疆,兰州战役时未及东调。青马最核心的主力,主要就是这两个番号。在前面一篇文章中已经说过,在兰州的青马部队,除了在战斗中被消灭的,撤到青海的余部在我军的政治攻势下全部投降,投降的青马军官姓名和番号清清楚楚,个个有据可查,负责招降、受降的解放军是1军。

  军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以及亲历青马投降的张国声等1军首长和青马将领有大量回忆。当年的青海日报更有大量报道,史料充实,细节清晰,在这样大量的事实面前编造一野不许马家军投降和起义,只能是这类人物、时间、地点全无的“三无”段子,无一例外。

  至于不允许马家军起义,就更是信口瞎编,当时驻新疆的骑五军,在新疆和平解放时,全体跟随陶峙岳起义,并被改编为解放军二十二兵团骑七师。新疆和平起义史称9·25起义,距离开国大典只有六天时间,是解放战争中极其重大的事件,也是中国当代边疆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六分之一国土免遭兵祸,是一野进疆部队和陶峙岳为首的起义将士的历史贡献,岂容戏说。

  

  先看张照片,这是八十年代王震将军回新疆时的一张合影,右边是赛福鼎,左边是骑五军军长韩有文,韩有文曾任马步芳的卫队长,骑五军马呈祥交出部队出走后,韩有文接任军长,是代表青马骑五军在和平起义通电上的签字人。

  在进军新疆的过程,是很有说头的一段历史。兰州锁控着进疆及由青海入藏的咽喉,除马家军外,西北的其他国民党军战斗力不强。毛主席说西北基本是“走路和接管的问题。”但是,进军新疆的走路问题,恰恰是毛主席最重视的大事,从战略决策到部队行军,事无巨细,从当时的文电中显露无遗。

  第一野战军向新疆进军的部署,本来没有安排在1949年冬天。1949年5月,发给各野战军的电报,指示年底前占领兰州、宁夏和青海,“1950年春开始经营新疆”。当年6月,毛主席致电彭德怀说,如果打的顺利,可在“明年春季或夏季占领新疆“。

  当时一野发起陇东追击战,追到兰州下即行攻坚,打下兰州,部队已经极其疲惫,但是仅仅休整了五天,就继续发起河西走廊追歼战,一路穿越千里大戈壁,马不停蹄地开向新疆。1949年8月26日兰州解放,仅仅不到两个月的10月20日,一野先遣部队战车营就到达了迪化(乌鲁木齐)。那么是什么让毛主席如此迅速地改变了原定部署?

  新疆局势相当复杂,这时出现了一个新情况。1949年6月,中共代表团秘密访问苏联,6月27日双方初次会谈时,斯大林提出一个问题,建议不要拖延占领新疆的时间,因为拖延会引起美国人、英国人对新疆事务的干涉。

  

  当时代表团的政治秘书邓力群回忆:有一天,王稼祥忽然找我谈话。他说,按照党中央原来的计划,代表团的几个秘书在访问完成之后就留下来筹办中国驻苏联使馆,现在有一个紧急任务,需要派人去新疆,同伊犁、塔城、阿勒泰(以下简称新疆三区)的革命政府和民族军取得联系,从国内派人来不及了,中央和代表团决定派你带一部电台、三个报务员到伊犁,组建“力群电台”开展工作。

  这个紧急情况就是,苏联掌握了一个绝密情报,美国企图策动西北诸马,把部队撤到新疆,与新疆的民族分裂势力相勾结,建立一个所谓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脱离中国,由英美予以承认和支持。苏方向代表团通报了这个情报,并建议我们想办法提前解放新疆。苏联认为,如果这个阴谋得逞,解放军进疆会遇到阻碍,使解放新疆的斗争转变为国际问题。

  如果出现这种局面,不但对我们解放新疆不利,而且对苏联也非常不利,会影响苏联中亚几个加盟共和国的安全与稳定(见邓力群《初到新疆的历程》)。邓力群在伊犁开通电台后(力群台),第一个任务就是通过三区领导人,了解在河西走廊的马家军的情况,把情况及时向中央做了汇报。

  此时的西北战场上,青马还未撤到兰州,而是制定了一个“关山会战计划”,准备在平凉与一野决战。青宁二马之间素有嫌隙,因马继援让宁马的部队顶在第一线,马鸿逵一怒之下,下令所部撤回宁夏,致使计划流产。马继援即命骑14旅断后,全军后撤,这个骑14旅在固关被解放军歼灭,也是西北战场上双方自交手以来,青马第一个被成建制打掉的骑兵旅。

  苏方通报的这个情况,引起毛主席的高度警觉。7月23日,毛主席致电彭德怀:“如能于八月上半月完成打马战役,休整半月至一月,九月西进,十月占领兰州、西宁及甘、凉、肃三州,则有可能于冬季占领迪化,不必等到明春。”(《第一野战军文献汇编》,下同)。英美搅屎棍又在关键的时间和地点现身了,必须争分夺秒,火速进疆。

  

  毛主席致电代表团转斯大林:据彭德怀同志的通报,他们极感汽车的不足,他们询问能否在苏联购买用于调运部队的1000-2000辆汽车。我们认为,如果我们等待从苏联购买汽车并将他们运至甘肃省,然后我军再向新疆推进,这就至少要把我军的军事行动推迟至明春或明夏。

  我们已经问过彭德怀,我军有无可能在今冬步行进入新疆,然后乘苏联提供的汽车穿越伊犁、伊宁地区。一野装备不足,各大野战军开始全力支援。7月30日,四野抽调支援一野的战车营,人员550人,战车45辆。他们从天津紧急出发,先用铁路运输至西安,然后驾车开进,日夜兼程仍未赶上兰州战役,便直接开向河西走廊,迅速抢占了玉门油矿。当地国军的高炮已经对准了油井,玉门油矿当时年产52万吨原油,放在现在连个零头都不算,但是当年却占全国总产量的95%。

  8月3日,彭德怀回电:“平凉到迪化(乌鲁木齐)全长2240至2300公里,步行日以35公里计,需时66天,每4天休息一次,共需3个月才能到迪。其中星星峡东西约400公里,无人烟,缺水粮等,柴水均须预备运送。3、4月间系风季,安西至星星峡处,常起旋风。黄旋风来势缓,人可避,黑旋风来势猛,事先如无准备,人可吹走。酒泉至迪化,严冬时温度降零下30至50度,非皮帽衣服毡靴难过冬。目前两马主力未遭歼击,今年能否进兵哈密、迪化,须打下兰州、西宁后才能作具体计划。”

  这里的“星星峡东西四百公里”,即左宗棠收复新疆时所说的“惟水泉缺乏,虽多方疏浚,不能供千人百骑一日之需,非分期续进不可” 的莫贺延碛。这是一片滴水不见、一望无垠的大戈壁,左宗棠定下的战策是“缓进急战”,就因为粮草要筹集运输,大军根本走不快。

  8月4日,一野下达战役预备命令,决定在兰州聚歼青马。8月23日,毛主席特别致电彭德怀、张宗逊等,“王震兵团从上游渡河后,似宜迂回于兰州后方,即切断兰州通青海及通新疆的路并参加攻击,而主要是切断通新疆的路,务不使马步芳退至新疆为害无穷。”

  

  8月5日总攻兰州,26日攻克,消息传到新疆,马家军骑五军军长马呈祥捶足顿胸,沮丧万分。当时是陶峙岳以开拔费为由拖延骑五军东调,并努力做马的工作,劝马呈祥看清形势,如决定走,将以礼相送。当时骑五军驻防迪化周围,另外两个实力派叶成和罗恕人,都是胡宗南的亲信,陶峙岳没有自己的部队。如果不是解放军兵锋西向,陶峙岳孤掌难鸣,这几个人一定要闹事,让这些人离开部队,是最现实的办法。

  马呈祥是马步青的女婿,围剿西路军时任骑五军手枪团团长,他一直认为解放军不会放过自己,实际上,得知马呈祥要走,毛主席说:让他走吧,走的越多越好。王震甚至还电告新疆,如果马呈祥等人从南疆出境有困难,可以让他们东来,经解放区出去。

  对三区武装,没有同意他们派民族军跟着国军撤退接防的要求,并告知陶峙岳,所属部队仍驻原防,不要调动集中,待人民解放军入疆分别换防,统一整编。而向来在电报中只做战略性部署的毛主席,9月10日致电彭德怀:“集中注意力争取于11月初、中旬由玉门向新疆进军”,并特别提醒:“由你们自己做准备的事项,请你抓紧进行,除帐篷、水壶、粮食外,你未提皮衣、皮帽、毡鞋,这些是很重要且须立即准备,是否需要我们帮助你们办,皮衣要多少,请即告。”

  王震兵团根据“极盼早占新疆”的指示,立即留下一军驻守青海,率二军翻越祁连雪山,直插张掖,牢牢控制了进疆咽喉要道。9月24日, 第一野战军发布《继续奋勇前进,解放整个大西北的政治动员令》,全面揭开了进军的大幕。

  

  同日,高台解放。1937年元月,青马主力攻破县城,其中就有骑五军的骑兵旅,红五军团长董振堂在此牺牲。同日,新疆国民党军主战派三头目,整七十八师师长叶成、整骑一师师长马呈祥、整一七九旅旅长罗恕人,交出部队,经南疆出走印度(专题)。

  9月25日,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通电起义,这一天即为新疆解放纪念日。10月12日,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指挥第二、六军七万大军向西开动。为了火速进疆,当时把能调动的资源都用上了,怎样最快,当然是用飞机空运。

  当时请斯大林提供了四十架里-2运输机,这种运输机虽然只能载20人,但在当时来说已是土豪(专题)待遇,六军也成为全军第一批实施空中机动的作战部队,前后有近万人乘机进疆,这在解放战争史上是空前的一次,全军独一份。

  另外是给一野调来了所有能调集的汽车,华北军区支援一个汽车团,华东军区支援两个汽车团,加上在国民党军第八联勤补给区的缴获,再加上征用民间的商车,能开动的总共有700余辆,用来倒运进疆部队。这个运力在当年,可是相当阔了,志愿军入朝时也不过800辆汽车,不久就被美军空袭炸掉大半。即使这样,二军进到南疆,车大多跑坏,油料全部用尽,只能继续徒步行军,五师部队(著名的359旅)就是在这个时间,创造了徒步穿越塔里木大沙漠的奇迹。

  

  车运、空运、徒步齐上阵,最苦的是各军、师所属的骡马大队,要赶着畜群,徒步走两个多月才能到北疆。

  10月20日,第一兵团战车营在团长胡鉴率领下首先抵达迪化。随即,空运部队陆续机降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迅速接管了城防。12月1日 ,二军军部率四师进抵南疆重镇喀什,至1950年3月,半年内,七万部队全部入疆。

  进疆以后,王震首先肯定了骑五军维持迪化治安有功。可是暂编骑一师(通常仍称骑五军)起义后,当时员额7000人左右,有相当的部队发生了叛乱,韩有文追上去,召回了大部分叛兵。王震命令收缴武器,战马调出,随后将骑七师改为步兵。发生局部叛乱后,王震雷霆大怒了,警告骑五军如再发生叛乱,十七师和战车营将坚决予以全部消灭。

  骑五军起义后总体稳定,改造的也非常成功。韩有文一直在新疆工作,任职政协副主席,八十年代,王震见到韩有文时,还说骑五军北塔山一战打的好,给中国人争气。

  北塔山事件是1944年骑五军与外蒙军的一场战斗。王震有霹雳手段的一面,更有相当高的政策水平,不然怎么能迅速进疆,稳定新疆局势。如果像有些信口胡编的那样,不许马家军起义,当时骑五军正在迪化驻防,飞机往哪里降?

  

  该部已经接受和平协议,非逼着再打一场,解放军远在千里之外,所有机动方式只剩下徒步攻击一途,军事解决要付出多少伤亡?能避免的战火,能让已经千疮百孔的地方赶紧休养生息,这些都不顾了,让新疆各族老百姓怎么看?给其他分裂势力创造大乱的机会吗?

  在新中国成立时,六分之一的国土能解放却还在打仗,这是什么脑子能想出来的高论,简直是笑话,幸亏历史不是这样。后来,骑七师改编为农十师,同期改编为生产建设兵团的还有925起义的其他原国民党中央系部队,以及三区民族军大部,解放军入疆部队的大部分也一同改为建设兵团,其中包括著名的359旅。

  新疆解放,是军事政治双管齐下的结果,是一野正确执行民族团结和统一战线政策的结果。这是统帅高瞻远瞩,将士驰驱报国的奋斗史,波澜壮阔,泽被后世。

相关专题:毛泽东,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9-30 0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