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300多红军一夜集体身亡 久侦未破54年后真相大白

京港台:2020-8-25 05:20| 来源:中国网文化 | 评论( 27 )  | 我来说几句


300多红军一夜集体身亡 久侦未破54年后真相大白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耿湾镇位于陕西和甘肃交界处的六盘山下,是甘肃省环县的一个小镇。1935年10月15日黄昏,耿湾镇走来了一队经过长时间跋涉而显得疲惫不堪的红军,这是毛泽东率领的陕甘支队下的一支部队。他们刚刚翻越了长征途中的最后一座山六盘山,通过蒋介石部署国民党军队“围剿”红军的最后合击地洪德,离长征的终点陕北仅一步之遥了。见天色将晚,部队指挥员决定就地夜宿。一声令下,许多饥渴疲惫的红军战士便跑到沟谷,捧起清澈的泉水,又是喝又是洗。之后,战士们便睡觉了。

  不料,第二天清晨,在军号响过之后,竟有300多名红军将士无声无息地突然死亡。在这些红军将士身上,既没有受伤的痕迹,脸上也不带任何痛苦的表情。经初步查证,这300多名红军将士都是中毒身亡。

  当噩耗传来,党中央、毛泽东和各纵队指挥员,无不倍感痛心、震惊和愤怒,当即下令组织专门力量侦破此案,严惩凶手。

  究竟是谁杀害了这些红军将士?由于敌情紧张,没等案件告破,部队就离开了耿湾镇。到了陕北后,党中央和毛泽东仍旧惦记着此案,又派出专人返回耿湾镇继续侦破。可是经过几个月的深入调查,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没有找到任何犯罪证据。此案成为一桩悬案。

  

  此案成了毛泽东心中一个未解之结,他曾亲自部署让周恩来调集力量侦破此案。可是办案人员查遍了全国重要的特务案和间谍案,结果都横竖联系不上。

  在此后几十年多次重大的政治运动中,如肃反、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派斗争等等,当年发生在耿湾镇的这起红军命案,都被作为重点问题进行调查。但是最终都没能查出任何结果,反而造成了一些冤假错案,伤害和冤枉了许多无辜者。不少人甚至被定性为“特务”“反革命分子”等。

  在距“红军命案”发生54年后的1989年秋天,驻宁夏的一个解放军给水团,奉命到六盘山东麓的环县进行水质调查。该部的水文地质工程师王学印和王森林来到耿湾,在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交谈中,得知了当年发生在耿湾镇的这起悬案。这引起了两位水文地质工程师的关注。

  两位水文地质工程师为破解这一历史谜案,花费了整整三年时间。在他们辛勤的付出和执着的探索中,当年扑朔迷离的红军命案的谜底,终于一步步浮出水面,并最终揭晓。

  原来,在耿湾镇的泉水和沟水中,钾离子和钠离子的含量很高。通常情况下,1吨水中的纯钾含量为300至500克,而这里却高达1至2公斤;钠离子的含量也远远超出了标准含量。这种高钾高钠含量的泉水,虽然口感苦咸难喝,却不会致人死命。问题在于,这里的地质结构复杂,断层构造发达,又属延长盆地高含石油分布区。在构造层活动期间,一旦从油层中带出氰气,与钾、钠结合就有麻烦了。因为氰与钾、钠最具亲和力,一经结合就会生成氰化钾和氰化钠。这是两种剧毒性化合物,人体若摄入50微克氰化物,即可造成中枢神经阻断型死亡,在无任何痛苦情况下,不知不觉地死去。这种从油层溢出的氰气,时有时无,时多时少,因此这里的泉水属于间歇性毒泉。

  当年来到耿湾的长征红军,一路长途跋涉十分疲劳,再加上长时间的食物匮乏对健康的损害,身体已十分虚弱。这时,又恰逢地质构造层活动期,油层中的氰气不断溢出,使泉水中氰化钾和氰化钠含量上升,毒性增加。这些因素凑在一起(电视剧),于是,便引发了当年的那一幕惨剧。当年,凡是到沟底喝了泉水的红军将士,都在睡梦中窒息死亡;而因种种原因没有来得及下沟喝水,到宿营地去吃饭、喝别的水的红军将士,则幸免于难。当地居民因为长期饮用泉水有经验,且抵抗力强得多,所以未发生过集体中毒事件。(摘选自《作家文摘》 163期合订本)来源:文汇网

  相关消息:

  长征时,开国上将王平见到恐怖一幕,几十年后仍然不愿回忆

  长征时期,牺牲的红军战士非常多,除了跟国民党军队打仗,恶劣的环境和短缺的粮食,也是很重要的“凶手”。

  开国少将朱家胜就曾记载过一个故事,让人唏嘘不已。

  

  红军过草地时,由于朱家胜是江西人,高原反应很严重,呼吸困难,走不动路,几乎是一步一步地挪着走。在路上,他看见一个战士盖着被单,躺在路边,令人不解的是,身旁还竖着一个粗糙简陋的木牌。

  高原反应导致朱家胜头晕眼花,于是就走过去细瞧,也想着顺便休息一下,等走近了才发现,木牌上写着四个字——“不准坐下”。

  朱家胜看了后,很不以为然,心想,这个战士都能睡觉,我怎么就不能坐下歇一歇呢?

  于是,朱家胜就在这个战士身边坐下,准备歇一会儿。刚坐下,朱家胜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就算是睡觉也得有声息啊,这个战士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朱家胜忍不住用手掀开了被单,只见这个小战士浑身已经僵硬,早已没有了呼吸!

  

  直到这时,朱家胜才醒悟过来那块木牌的意思,连忙爬起来,跟上了队伍。

  其实,这也是红军长征时经常发生的故事,因衣食短缺,极度劳累,很多战士一坐下就起不来了,永远地留在了长征的路上。因此,为了警示战士们,就在去世的战士旁边竖块牌子,提醒一下大家。

  李维汉长征时任中央纵队第三纵队司令,后来根据亲身经历撰写了《回忆与研究》一书,记载了在长征时的一个故事。

  当时,他正随着部队前进,一边走一边四处查看是否有战士没跟上,当看到不远处有几个战士盖着一条毯子好像在休息时,李维汉赶紧下马,心里还想着得说说这几个孩子,草地上哪能坐下?坐下的有几个起得来?

  

  等李维汉过去揭开毯子,带着关切的训斥却卡在了喉咙吐不出来,原来,躺着的四个小战士,都已经一脸平静,没有了呼吸。

  李维汉心里很难过,只好重新把毯子盖上,环顾四周,想叫几个战士过来帮忙安葬,结果看见前面不远处,一个战士头重脚轻地拖着步子,摇摇晃晃,走得很不稳当,一下子摔倒在水滩里。

  见此情景,李维汉顾不上喊人,连忙过去将他扶起来,低声喊着:“醒醒!醒醒!快醒醒!”可是,这个战士始终没有回应,永远地留在了茫茫的草地上。

  李维汉后来每次提起来,铁骨铮铮的七尺男儿都泪眼婆娑。

  红军有一次渡过班佑河后,彭老总让王平再次返回,去收容掉队的红军战士。

  

  接到命令后,王平带着一营赶往班佑河畔,远远望过去,只见河边人影幢幢,看到大家都在,王平和一营的战士们心里都欢欣不已。

  然而,他们越走越近,心里却越来越慌,只见那数百名红军战士或坐,或躺,或卧,或跪,或搂,或抱,或背靠背,或肩挨肩,有的一脸平静,有的略带愁苦,有的面带微笑,但是,无论大家怎么呼喊,这些人都没有回应。

  大家忍着悲痛和恐慌一一检视,最后,只有一名年纪尚小的小红军还有一丝气息,其余的红军战士全部牺牲了!

  王平忍住心中的悲痛,命令一营战士抓紧时间安葬牺牲的战士们,并将尚有余息的小红军背着走。然而,还没等和大部队汇合,找到军医为这个小红军医治,小红军就在中途去世了。

  几十年以后,王平将军想起这恐怖的一幕,依然老泪纵横,哽咽不已,以手掩面,无法继续讲述

  

 

相关专题: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7 02: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