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最凶残贪官:把情妇炸两截!杀死妻子!

京港台:2020-9-10 05:35| 来源:网易新闻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最凶残贪官:把情妇炸两截!杀死妻子!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省级领导炸死情人

  段义和,男,曾任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2007年8月23日山东省高级法院以爆炸罪,判处段义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7年9月5日在济南被执行死刑。

  1994年2月,已担任山东省电子工业局党委书记、副局长的段义和,被组织上派往聊城地区,挂职担任聊城地委副书记,时间两年。段义和的妻子在省立医院工作,所以段是只身一人前往聊城。聊城地委所在地是聊城县,为了安排好地委段副书记的生活,地委办公室让段义和住在县委招待所一个豪华套间里,并让招待所派专人照顾,当时年仅18岁、长相十分漂亮、身段又好的柳海平被指定为段义和的专职服务员。当时段义和48岁,比柳海平大整整30岁。后来有人发现,宾馆的这个服务员“服务”到了段义和的床上,结果挂职时间没当段义和明确告诉柳海平不能和她结婚后,柳海平向段义和索要100万元补偿费,并到有关部门告了段义和一状,有关领导找段义和谈了一次话,让段处理好与柳海平的关系,不要影响工作和家庭。这次事件后,段义和决定要与柳海平彻底分手。段义和要分手,而柳海平却认为段义和是要抛弃她,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从这时候开始,段义和萌生了致残或杀死柳海平的犯罪动机,他曾对一位好友流露出要摆平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的想法,因为“那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又不识好歹”。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段义和决定寻找一个最可靠的人来实施自己的计划,他首选了侄女婿陈志。开始,段义和与陈志商量采取制造交通事故的办法,把柳海平弄成植物人,陈志开车跟踪了几天,发现柳海平的活动范围都在市区,路上车水马龙,车速提不起来,制造交通事故很可能杀不死柳海平,反而会暴露自己,就把这个方案放弃了。“陈志最后想出了一个既能达到杀死柳海平的目的,又认为能自保的‘上策’,就是爆炸。”一位办案人员说,陈志是工程兵出身,知道爆炸后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特别是爆炸起火后,现场几乎找不到证据。

  2007年7月9日下午5时左右,陈志开着一辆警车带着陈常兵一起来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停车场。陈志携带爆炸装置下车后,直奔柳海平的浅蓝sè广州本田思迪轿车。他们之所以这个时间来,是因为这时正是下班时间,停车场来开车的人多,不会引起保安的怀疑。陈志迅速打开车门,将装有磁铁的爆炸装置径直放在驾驶座位下,2公斤炸药和3枚电雷管就被紧紧吸在车座下面,整个过程陈志在一分钟内就完成了。然后“二陈”回到车上,由陈常兵驾驶车辆,等柳海平下班驾车回家时,就跟踪在后面,伺机引爆。

  不到5分钟,响起一声巨响,接着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伴随着爆炸声,受伤的小商贩们的哭喊声,乱作一团。

  2007年8月9日,段义和、陈志、陈常兵涉嫌爆炸犯罪,段义和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宣判。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爆炸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段义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副省长雇凶杀妻

  这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案件:身为留美博士、著名农作物专家、河南省副省长的52岁的吕德彬,和时任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共谋雇佣杀手,在6月8日杀害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陈俊红——杀手很残忍,他们将陈分尸后扔进水库中。整个过程手法粗糙,河南警方仅用3天时间就迅速破案——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副省长和他的杀手显然不熟悉“杀人之道”,作案过程漏洞百出。

  事后看来,整个作案过程还算有条不紊。

  根据知情者的叙述,2005年6月8日早晨,正在北京开会的吕德彬给时任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打电话,要他动手。

  接到电话的尚玉和随后把15万元交给了杀手张松雪和徐小桐——这是一笔骗吕德彬的妻子陈俊红说要带她去买车的钱。当然,买车是假,这15万实际上是杀手的酬金。

  拿了钱的杀手张松雪随后给吕妻陈俊红打电话约她出来,杀手用来联系的手机号码是之前就买好的,专门用于联系作案,吕德彬与尚玉和也各有一个新号码。

  陈俊红是吕德彬的第二任妻子,农村出身,小吕德彬14岁,之前曾照顾过瘫痪的吕父。吕德彬在1997年与身为河南农大老师的前妻离婚,1999年和陈俊红结婚,婚后有一子。两年来,陈和吕德彬争吵不断,甚至对吕大打出手,这被视为吕德彬要杀她的直接动机。

  就在前一天,吕德彬的“学生”尚玉和对这位师母说,有人愿意出钱为她买一辆轿车,而且吕副省长也同意。知情人说,陈俊红此前刚刚考取了驾照,对这部送上门来的私车自然满心欢喜。尚还和陈俊红约好第二天就让人跟她去买。

  陈的同事说,接到电话的陈俊红兴高采烈地说有“好事”,然后就出门了。她没有想到的是,跟她去“买车”的,就是杀手张松雪和徐小桐。

  两个杀手按照事先的计划开车来接陈俊红,外出“买车”。张松雪驾驶着尚玉和事先准备好的帕萨特轿车,徐小桐与陈俊红坐在车后排。

  随后发生的事情有两个版本:一种说法是,车拐上北环路后,见四下无人,与陈俊红同座的徐小桐突然掐住了陈俊红的脖子直至其昏迷,然后徐小桐用仿‘六四’手枪砸死了陈俊红。

  另一说法是,两个杀手很不“专业”,所走的方向不对,很快被陈俊红看出破绽。此时陈要求转向,杀手只好在没出市区的情况下慌乱动手。

  不管过程如何,杀手最终是完成了“任务”。张松雪随后下车逃到新乡,徐小桐载着陈俊红的尸体逃回老家河南唐河县。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为了制造绑架的“证据”,当日下午,逃到新乡的张松雪用作案用的手机卡,向吕德彬平时所用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你夫人在我这里,要想活命,请速准备50万元。”吕德彬接到短信后,知道一切办妥,便让一省政府工作人员以妻子被绑架为名,向公安机关报案。

  当晚,在唐河的徐小桐则将陈俊红的尸体肢解,装入编织袋内,扔进南阳虎山水库。

  副省长的妻子被绑架,自然是非同小可。知情人透露说,河南警方马上立案,展开监控。河南农大的知情人说,公安厅的人不久就来学校进行调查。

  很快,陈俊红遭肢解的尸体在河南南阳虎山水库被发现。当地村民说,公安机关雇了三个船工,在水库里打捞了一个星期。

  警方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6月9日,张松雪的妻子去见正在新乡某宾馆躲藏的丈夫,两人刚见面,河南警方便进门带走了张松雪。

  尚玉和的一个失误也让案情进展迅速:6月8日当天,忙乱的尚玉和无意中竟用他日常工作所用的手机卡打了个电话给陈俊红;更“倒霉”的是,杀手在杀害陈俊红之后,也曾用手机与尚玉和联系。这一疏漏成为迅速破案的关键,6月10日,尚玉和被警方控制。

  事实上,杀人方案经过了精心准备:一开始,杀手准备在吕德彬在农大家属院的住房内,冒充劫匪杀死经常在此居住的陈俊红。杀手之前已经得到了钥匙,并提前买好了手枪。6月6日上午,张松雪和徐小桐二人尾随陈俊红进入农大家属院附近伺机入室杀人,但因当时吕德彬家的保姆在旁而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吕、尚二人随后决定实施另一套杀人方案,最终以买车为名将陈俊红骗出杀害。

  事后看来,正因为吕德彬与陈俊红“报恩”式的结合,以及他要找没文化的农村妇女为妻子的极端标准,成了致命的隐患。

  2000年底,陈俊红为吕德彬生育了一个儿子。此后陈一直在家待业,直到2003年吕德彬当上副省长后,陈被安排到河南农大农学院资料室工作。

  2005年10月30日,郑州市城东路113号,河南省政府家属院,门口武警凛然。升任副省长后,吕家也由河南农大搬到这里。据家属院的知情人说,吕的妹妹吕红丽现在仍住在院内,“骑一个红色电动自行车,经常带着吕德彬5岁的儿子出去玩。”

  事实上,吕德彬一家在院内颇有“名声”——从2003年初,他们搬到家属院后,吕家就不时传出叫骂声,甚至有人见到陈俊红追打吕德彬,原因在于吕德彬有外遇。有消息说,吕德彬在认识陈俊红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固定情人。吕认为陈是农村妇女,好掌握,所以依然跟陈结婚。

  情人的问题显然触怒了陈俊红,知情人透露,2003年底,吕德彬到某市开会,陈俊红跟踪而去,结果吕德彬和情人当场被捉。陈自然怒不可遏,大闹一番,但此后吕德彬仍未能断绝和情人的来往。有知情者说,陈俊红起先还不错,“笑眯眯的,不怎么说话”,吕有外遇后陈俊红性格大变。

  事情愈演愈烈,陈俊红开始控制吕德彬的时间,最后发展到吕下班后超过一个小时不回家就要下跪。有一次陈俊红竟跑到省政府大楼闹,说要从省政府大楼跳下自杀,逼着吕德彬在办公室里下跪认错。

  2004年4月的一天晚上,在吕的家里,一位朋友见到陈俊红手持水果刀,追刺吕德彬,吕德彬打不过身强力壮的妻子,吓得到处跑。在庭审时,吕德彬也痛哭说,陈俊红经常打骂自己,让他下跪,打耳光甚至用刀子扎伤他的腰部。他说,如果法庭允许,他可以当庭脱下裤子,查验伤疤。

  吕对陈俊红的痛恨不仅因为挨打。吕的一位同事说,陈俊红为人大大咧咧,“爱炫耀,啥都说,什么都不考虑。”有一次陈俊红曾当着吕德彬学生的面掀起衣服给孩子喂奶,让身为老师的吕尴尬不已,据说,她还经常越权指挥吕的秘书

  在知情人眼里,正是“觉得没法过了”,吕德彬才动了杀心。据说之前吕曾提议给陈钱然后离婚,但陈不同意。

  吕的性格缺陷也是重要原因。知情人说,他给人的感觉“像个孩子”,经常把自己受气的事跟司机、下属甚至省领导说。吕的前妻说,吕“脾气大但心软”。在庭审时,吕曾经出人意料地情绪失控(电视剧),喊叫痛哭,说自己只是想让人把妻子打残养起来。

  

  “官杀”背后————————

  一些人把这归结于吕对“政治前途”的考虑:不论是情人还是妻子,只要影响了他政治上的发展,影响了他的享乐,都会被除掉。可见贪官的人性有多扭曲!有多凶残!

  事实上,因为怕婚姻问题影响“政治前途”而狠下杀手的情况并不少见:2003年2月,山西省阳泉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科科长王俊平,因同时包养两个情人惹火了“二奶”。王俊平担心此事暴露影响前程,雇人将“二奶”及4岁的女儿杀害。就在吕德彬杀妻的前一个月,王俊平及杀手三人刚刚被执行死刑。在更早的2001年9月,为保住官位,安徽省芜湖市政法委书记周其东雇凶杀害了与其厮混多年的情妇

  怕“家庭问题”影响仕途只是“官杀”之一种,更多的则是为了“升迁”而下手,杀手更多的是介入仕途纷争。媒体报道中较早的一起“官杀”案是在1994年,时任江西安义县县长陈锦云雇凶用汽车将县委书记胡次乾撞伤以取代之,在陈锦云如愿当上县委书记后,他再次雇人将其下属的一位县委副书记杀成重伤。

  曾有人分析了“官杀”的类型,共有为官位雇凶杀同事,为转正杀害上级,为报复杀害举报人,为泄愤剪除异己,为前途杀害情妇等几种;作案官员,也从乡镇干部到省局官员不等。

  需要指出的是,从官员到杀手之间往往有个中介者,大多“官杀”案件中都有一个混迹于官员和杀手之间的商人,替主谋物色杀手。吕德彬一案的不同处在于,作为中介人的,是同样身为官员的尚玉和。

  普遍的看法认为,除了个人品质外,“行政官员权力的含金量太大”是造成官员如此看重仕途的原因之一。虽然“官杀”只是极少数偶然现象,但这一现象及其背后所代表的官员权力利益问题也正在日益引起重视。

相关专题:情妇,贪官,反腐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22 12: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