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日本新首相第一次提中国,这样表态背后的三点信号

京港台:2020-9-17 10:06| 来源:牛弹琴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日本新首相第一次提中国,这样表态背后的三点信号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关注中日关系,最新动态追踪!

  

  在中国诸多邻国中,经济上最紧密最重要的,毫无疑问是日本(专题)。

  过去10多年,中日关系风风雨雨,真是一言难尽,现在,日本进入了“菅义伟年代”,中日关系怎么走?

  上任第一天(9月16日),作为日本新首相的菅义伟发表就职讲话,他第一次提到中国,是这样说的:

  面对日益严峻的国际环境,我认为我国应以有效的日美同盟为基础,发展政策。为了捍卫国家利益,在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同时,与中俄等邻近国家构建稳定的关系。

  当然,他还表态,应对疫情是最优先的课题,“绝对要防止疫情像欧美各国那样的扩大……争取在明年上半年前,确保国民普及疫苗。”

  对华关系很重要,但第一次公开谈话,却一带而过,个人看法,至少三点信号吧:

  信号一,日本新政府当前最紧迫最重要的,还是内政。

  别忘了,菅义伟所说的“最优先课题”,确实是日本当务之急。

  但菅义伟也太实诚了,直接表态,还强调绝对不能像欧美那样,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也多少透露出菅义伟对外交的生疏。

  欧洲你说说也罢了,你这样直接说美国,不是贬低美国了嘛。外交无小事,大统领很在意的,很可能,大统领已经很不高兴了。

  

  信号二,在对华外交上,他展现出务实的态度。

  先提到日美同盟,表示这是基础,这其实是惯常的表态,不提就不对了,但紧接着表示,要与中俄构建稳定的关系。

  什么是稳定?不外乎寻求共识,不发生剧烈碰撞。

  事实上,在安倍执政后期,中日关系已走出低谷,如果不是今年形势非常,拟议的元首外交,将促使中日关系更上一层楼。

  日本的挑战也很多,经济大幅下滑,与俄罗斯有领土争端,与韩国更是吵到翻脸,与特朗普(专题)政府也不乏各种别扭,稳定对华关系,和气生财,符合日本利益。

  菅义伟这句话背后,应该是他相对务实的态度。

  信号三,看美国脸色,也会注意和中国保持距离。

  注意,菅义伟还提到了所谓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FOIP),这是安倍2016年提出的外交战略,核心包括重视印度(专题)作用、加大对非洲投资等。

  这其实是在追随美国的亚洲外交,但另一方面,也不用回避,意在经略中国周边,比如加强与印度关系,在对华博弈中寻找筹码。

  考虑到日本一直看美国脸色行事,在中美摩擦大背景下之下,哪怕知道中日合作有利,日本应该也会与中国保持一段距离。当然,为了日本国家利益,菅义伟也反对刺激中国与遏制中国。

  有些事,可以大声说,但未必做;有些事,可以悄悄做,但未必要去说。

  这个世界,变数总是常态,菅义伟是政坛老手,也是外交新人,这更有助于他走出一条新路来。但他也难免受到其他鹰派阁员的牵制,更别提美国的各种掣肘。

  

  但我总认为,计利应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未来的国际竞争,不仅仅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更是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竞争。欧洲有欧盟,北美有美加墨,东亚呢?东盟毕竟体量太小,中日韩完全可以携手合作,首先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谈判。

  从未来看,中国的发展,亚洲的崛起,首先是中华文化圈的整合。作为该文化圈中的重要国家,中日应该成为朋友,最好也成为朋友,中韩、日韩都是如此。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但高超的大国外交,就是将强敌化为朋友!

  实现这一点,对中日韩整体国家利益,应该是超越100个诺贝尔和平奖。

  毕竟,今年的非常时期,再一次证明,东亚就是东亚,文化背景、应对水平和能力就是不一样;而且,远亲不如近邻,相互帮助很重要。

  老道如菅义伟,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如果总是随美国起舞,如果头脑不冷静,那就会痛失好局。

  这就要求正在争吵的日韩冷静下来,当然,中方也可多发挥积极作用,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能否走出新局,也考验着菅义伟,考验着东方国家领导人的政治智慧、魄力,还有历史观!

  相关推荐

  日本准首相菅义伟发表第一份涉华政策意见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将在9月17日成为日本新首相。菅义伟上台后,会不会改变对中国的政策?这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

  9月5日,菅义伟发表了第一份涉华政策意见,这一份意见的内容,很值得我们关注。

  这一份意见并非政府公开发表,而是菅义伟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专访时表述的。

  

  菅义伟说,为了减轻各种负面影响,有必要对生产据点实施分散。因为这一次的新冠病毒疫情,才发现许多商品完全依赖于别国,我感到十分的震惊。日产汽车公司因为零部件的供应短缺,导致工厂停工。包括国民生活的必需品在内,我们必须调整对特定国家的产业链的依存体制。

  菅义伟特别强调,经济产业省对于生产据点转移的补助金的申请件数已经超过了募集的数额,我们将视整体情况追加必要的预算。我一直认为,必须进一步实施经济安全保障机制,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在努力推进的事情。我们将以国家安全保障局为中心,制订相关的政策措施。

  菅义伟的这一段话,比安倍首相当初只是强调产业链的安全性,有了进一步的提高,菅义伟把它放到了“国家经济安保”的高度。也就是说,日本政府开始担心因为自然或人为的原因,中国有一天会对日本实施物流阻断等经济冲击。因此,菅义伟认为产业链问题事关国家安全,不只是经济产业省要管,今后要以首相直属的国家安全保障局为中心,来统筹管理。

  菅义伟在访谈中,或许因为顾及到与中国的关系,没有说出“特定国家”的名称,但是,早在今年3月,安倍首相就明确指示,要求日本企业将一部分产业链从中国撤回日本国内或转移至东南亚地区,以避免对于中国的过于集中的投资,减轻对中国的依赖程度。

  安倍首相在3月5日下午,主持了政府的未来投资会议,听取了日本企业界和财界对于经济前景,以及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的情况报告。安倍首相指出,在中国向日本出口的产品供给出现减少、整个产业链遭受影响的担忧中,我们必须考虑让那些对一个国家依存度较高的产品、附加价值高的产品,生产基地回归日本国内。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产品,尽量不要依存于一个国家,向东南亚各国转移,实现生产据点的多元化。

  

  根据安倍首相的要求,日本政府在2020年度的补充预算中,安排了2435亿日元(约156亿元人民币(专题))的预算,用于从中国撤回日本或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的公司,新建厂房与增添设备的补助。

  确实,在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后,日本出现了严重的口罩荒,发现原来80%以上的口罩是在中国生产的。而且由于中国为防疫之需实施了区域封锁,导致日资企业在中国生产的汽车零部件和电子零部件等无法运抵日本,日本国内一些企业被迫停产。

  我们会认为,那是“天灾人祸”造成的问题,但是,日本政府和日本企业,似乎并非完全那么想。

  那么,对于日本政府要求部分企业撤回日本本土或转移至东南亚国家的要求,日本企业是如何回应的呢?

  到7月中旬,有87家日本企业向政府提出了撤离中国的补助申请。经济产业省表示,已经确定对大阪、仙台等全国各地的57家决定从中国撤回日本国内的相关企业实施补助。同时对30家决定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的口罩和汽车零部件企业实施补助。

  日本在海外投资的企业总共是7万家,其中3万5000家是在中国。3万5000家企业中,跑掉87家,从数量上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87家企业是响应政府的号召,决定离开中国,对于中国来说,这种离开属于“太粗暴、太直接”,带有政治因素。

  有“经济内阁”之称的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的中西会长,5月24日在电视节目中表示:“如果依存于某一个国家,一旦实施都市封锁的话,产业链的影响确实是很大的。但是,全部搬回国内,是不现实的。”

  中西会长讲了一句公正客观的话。

  但是,过去几个月,日本企业的想法有没有发生变化?

  日本经济新闻与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在7月14-16日,以3000名上市公司负责人为对象,实施了一项舆论调查。9月4日公布的结果显示,有近6成人支持政府鼓励在华企业回归日本的决定,明确表示“不支持”的日企仅为11.3%。同时有超过41.2%的人,认为中国“作为生产据点的的重要性,今后会逐步下降。”其中,认为有必要继续维持中国生产基地重要性的日企为35.2%,认为中国作为生产据点的重要性在增加的日企,只有14.9%。

  

  东京大学准教授伊藤亚圣人认为,由于中国人员经费成本的上升,中美两国贸易摩擦导致关税提高成本增加,加上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冲击,使得日本国内生产的重要性得到了一定的认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正在发生变化。不仅是日资企业,其他外资企业也开始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转移,这也是一种必然趋势。

  但是,虽然有6成人支持政府鼓励在华企业回归日本的决定,但是,也有7成人认为,由于中国拥有14亿人口,富裕阶层在不断地增加,作为消费市场的中国,魅力在不断地增加。其中有42.4%的日企认为,要维持中国市场与现在同样的重要性。另有26.5%的日企认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今后还会增加。

  

  调查结果还显示,有48.1%的日企支持特朗普的对中强硬政策,表示反对的比例为36.9%。对于中日两国的经济技术合作问题,有46.2%的日企认为应该减少与中国企业和研究机构的合作,而要求扩大合作的比例,仅为18.4%。

  同时,针对“中日两国今后应该在哪些领域加强合作”的提问,有45.1%的企业认为,应该强化环保领域的合作。其次是“扩大政府间的交流”(28.1%)、“扩大民间文化交流”(25.7%)。

  那么,日本是否应该也像美国那样,阻断与中国的经济合作?

  有35.1%日企认为“不能阻断”,但是也有31.6%的日企认为“可以阻断”,意见基本处于对立。这也反映出一部分日本企业支持美国对中强硬行动的同时,也期望继续保持与中国经济互动的矛盾心理。

  

  应该说,这是我最近几年,看到的日本企业中,对中国经济与市场“情绪最低落”的一份调查报告,也许受中美关系对立的影响、也许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开始对中国经济与中国市场产生了负面的看法。我们一直认为“离开中国,日本企业活不下去”,看来这一观点,不得不作出修正。而期待日本企业再大规模投资中国的愿望,估计也再难出现。在中国高端制造还存在短缺的背景下,厚待每一家外企,为他们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留住他们,或许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相关推荐:

  "公子哥"安倍,怎么就看上"农民工"菅义伟接班?

  最近一个星期,日本社会最为关注的,是一个农民的儿子:现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已过古稀之年的菅义伟。

  8月28日下午5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政治生涯中第二次翻车,宣布因旧疾复发,辞去首相职务。

  目前竞选自民党总裁的热门人选,是这三位:

  防卫大臣、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

  原外务大臣、现任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

  现任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

  

  (左)岸田文雄;(中)菅义伟;(右)石破茂

  菅义伟在三人中,得到党内众多派系支持,呼声最高。

  菅义伟出生在日本东北的秋田县,那里除了著名的“秋田犬”,也盛产美女,有点像中国的苏杭。

  菅义伟的父亲菅和三郎,是当地的农民。当时,日本政府号召大家多种大米,而菅和三郎则认定一个死理,那就是“今后不能只吃大米啊!”于是,他和当地的农会对着干,创办了一个种植批发草莓的农会,硬是在多雪寒冷的不宜之地,培植出当地名牌产品——“秋宫草莓”。菅和三郎不仅自己狠赚一把,还当上了村干部。

  1948年12月6日,菅义伟出生在这个家庭。

  尽管务农,但父母支持儿子读书却毫不含糊。与菅义伟一起毕业的120名初中生中,有30人考入高中,菅义伟就是其中之一。

  高中毕业时,父亲曾劝菅义伟报考县里的农业大学。但菅义伟心高志远,坚信“到大城市才会有好工作”。

  1967年3月,18岁的菅义伟和同村小伙伴,从秋田县乘坐火车前往东京。当时,社会上有一个时髦的名词,叫做“集团就职”,其实就相当于我们中国所说的“进城农民工”。多年后,菅义伟也承认,自己就是“一个从农田里逃跑出来的人”。

  菅义伟到东京打的第一份工是在东京都板桥区的一家纸盒子工厂,只干了两个月就辞职了。他觉得还是应该考大学,于是两年以后,也就是1969年4月他考上了东京私立大学当中学费最为便宜的法政大学法学部。之后,他一边读书,一边打工,看门的、送报的、刷碗的,都做过。

相关专题:日本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20 14: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