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柳传志千金奋进史:弃2700万薪进滴滴 离婚带仨娃

京港台:2020-10-5 11:26| 来源:豹变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柳传志千金奋进史:弃2700万薪进滴滴 离婚带仨娃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失败,在柳青的简历里是不存在的。

  求学时,她先上北大(专题),再到哈佛。毕业那年,柳青经过18轮面试,进入顶级投行高盛,从最底层的分析员做起。12年后,她成为了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这些荣耀都在她加入滴滴之后被广泛流传,作为风头最盛的独角兽企业,疯狂烧钱之后,滴滴的估值一度达到800亿美金,虽然不是创始人,但作为滴滴的总裁,柳青的名字早已经和滴滴联系在一起(电视剧)。

  柳传志曾在一次采访里透露自己对柳青的期待,“未来有天会有人介绍说,这是柳青的父亲,这天也许早晚会来到。”

  无疑,这是所有企二代都渴望的事情,抛开父辈的光环,创造属于自己的荣耀。

  然而,这份荣耀依然有不确定性因素。对滴滴来说,错过最佳的上市时期,以及无法实现整体盈利依然是公司需要面对的问题。柳青曾坦言自己加入滴滴之前,最害怕的就是失败。

  6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完全摆脱这个恐惧。

  

  独立

  柳青6岁那年,柳传志开始创业,往往一两个月才能见一次父亲。长大后,再谈起父亲的陪伴少,她坦言自己并不恨他。

  “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他培养了我的性格、意志和品质,让我受益终生。”在她看来,这些比吃喝拉撒来得更重要。

  在柳青青年时代,正值上个世纪90年代,计算机技术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革命,彼时学习计算机是一种未来,在这股大浪潮中,柳青决心成为一名程序员。从北大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她又去哈佛继续攻读这一专业的硕士。

  

  柳青参加2019年“创新经济论坛”/视觉中国

  除了她之外,柳家被外界熟知的儿女们,比如她的堂妹柳甄,她的哥哥柳林读的也是计算机专业,你很难说清,这是时代的影响还是家族的需要,成立于1984年的联想正是中国最早从事IT产业的公司之一。

  也正是在大学时期,柳青知道了父亲早年立下的那条规则:高管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哪怕是实习也不行。

  柳青不得不另寻他路,还在北大读大二时,她拿到了康柏的奖学金,暑期便去了康柏市场部实习,而后者还是联想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柳林就曾在联想投资实习了半年。柳林对外接受采访屈指可数,就连柳传志的朋友潘石屹都没有见过。

  柳林的最大一次曝光是在2016年,46岁的他终于结婚,柳传志为此特意认真写了一封信,“以便于将来载入家庭史册”。在这封信里,柳传志的高兴溢于言表,“这是我们家的大喜事,因为这跟传宗接代有关。”并称“由于柳林在家族中独苗单传的特殊位置”,爷爷奶奶对这位孙子也非常重视,希望自己也能早日抱孙子。

  十天后,柳传志又在道农会(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跨界领袖年度聚会)上重读了这封信,后来还在《朗读者》上朗读了这封信。

  柳林作为柳家唯一的儿子,得到的重视比柳青多,但她并不比哥哥差。柳林读北京邮电大学,她上北大,柳林去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她则申请了哈佛。

  哥哥毕业后进入投资行业,柳青的职业规划也在哈佛的第二年发生了改变,学了多年计算机专业的她,主动选择了国际领先的投行高盛, 经过6个人的重重面试成为那里的实习生。彼时正遇互联网泡沫,高盛的招聘比例缩小了将近五分之四,柳青经过18个人的重重面试最终进入高盛工作,她和自己的哥哥再次选择了同一赛道,并且再次压哥哥一头。

  柳青从最底层的银行分析员做起。一直做到董事总经理的位置。为了证明这些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柳青曾讲过一个故事。

  进入高盛几年后,她的同事问她,知不知道柳传志的女儿在哪个部门,她有些尴尬地说,那个人是自己。她不希望别人只把她看作是柳传志的女儿。

  “我觉得独立还是蛮重要的,但是我也很羡慕很多人。我觉得尽量还是能够找到内心的一种独立吧。”

  

  冒险

  在高盛,柳青作为打工者,已经触碰到自己职业的天花板,她需要更大的舞台。

  2014年6月,柳青代表高盛第三次约程维出来谈投资,依然失败了。“不让我投,我就给你打工吧!”柳青开了一个玩笑,她没想到程维真的认真开始考虑这件事。

  那时候的滴滴成立刚到两年,员工不到400人。正缺一位具备国际化视野、长于战略运筹的合作伙伴。之后的一个月里,柳青也认真了,她开始以企业顾问的身份出席滴滴的内部高层会议,每天和程维聊上十几个小时。

  尽管已经把滴滴摸透,作为柳青生平第一次跳槽,她依然缺乏临门一脚的动力。因为这次跳槽是无异于一场赌博——从一家久负盛名的投行去到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创业公司,而且后者还是和司机打交道的活,和她之前行走云端的资本运作相差太远。

  除此之外,她还要放弃400万美元的年薪,以及配合默契的伙伴。

  在和冯唐对谈时,柳青曾坦诚,加入滴滴最大的挑战就是“我要经受有可能失败”。“这辈子还没失败过吧?冯唐问到,“对,传统意义上的失败应该还没有吧。”

  最终,还是程维加了最后一把火,他为柳青次和六名高管安排了一次自驾的西藏之行。在生死与共的环境里,柳青大哭一场后,连夜告诉亲友们自己决定加入滴滴。2014年7月,柳青正式出任滴滴的首席运营官。

  

  滴滴与软银成立合资公司 /视觉中国

  从投资人转变为创业者,虽然是一件冒险的事情,无疑也可以实现一个人更大的野心,毕竟前者只是一个打工者,后者才能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

  柳青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曾表示,加入滴滴真正吸引她的是有机会给公司打上自己的烙印。“加入一家成熟的公司,你只是它的一部分,但是当你加入一家创立两年的公司时,你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是有潜力去塑造这家公司,跟公司一起成长。”

  进入滴滴后,柳青以往职业生涯的积累,很快就迎来一轮爆发。

  当年12月,柳青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也是当时中国移动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之一。对此滴滴的投资人朱啸虎曾评价道,“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亿美元融资。”

  知名记者雷晓宇曾这样评价柳青之于滴滴,“我一直暗暗觉得柳青是滴滴的“宋美龄”。她出身名门,又不乏世故,为已处胜场、却又给“土狼”似的滴滴带来了品牌、国际资源和某种类似沉石落水般的定力。滴滴从此不一样了。”

  柳青曾承认,自己一路上都有冠军心,不过,越渴望成功的人,也就越害怕失败。

  在2015年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柳青曾坦诚,由于潜意识里面害怕失败的心态,刚进入滴滴时一度用力过猛:尽量满足所有人的要求,她回复所有的微信、邮件,彻夜不眠。

  这样为了忙而忙,反而抓不到重点,为此程维还给她做过很多心理疏导。

  

  女性的征途

  女性身份是柳青天然的属性,无论在家里跟哥哥比,还是在滴滴,这个属性被不断放大。

  2017年,柳青就牵头成立了一个叫DDWN(DiDi Women‘s Network,滴滴女性联盟)的组织。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个针对女性职业发展的项目,项目包括在家办公政策、女性领导力举措等,旨在帮助职场女性获得更长久的职业生涯。这项活动为柳青赢得了一些好评。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2019年11月,因连续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停摆一年多的滴滴顺风车开始试运营,滴滴规定试运营期间,男性用户的服务时间段为5:00-23:00,但女性用户却是5:00-20:00。一时间滴滴歧视女性的话题被热议。身为女性的柳青首当其冲,一些网友表示,“柳青自己也是女性,为什么出事了就限制女性的自由?”

  对此,柳青不得不亲自在微博道歉,“我自己作为一个资深女白领,也觉得现在的顺风车产品功能对女同学们不太好用,给朋友们心里添堵,心里也是觉得挺凹糟的。”

  另一方面,尽管柳青作为女性职场保护的发起人,但兼顾职场和家庭依然是一件有挑战的事情。2019年4月,柳青在朋友圈宣布自己已经离婚两年,目前是一名单亲妈妈。配文背景则是自己孩子的画,除了是滴滴的总裁,柳青还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2020年滴滴出行发布未来3年发展战略和目标 /视觉中国

  如今,尽管滴滴依然占据网约车市场的九成份额,但依然面对强敌环伺的境地。出行市场的开放业态,不光美团入场,传统汽车生产商、甚至造车新势力也想来分一杯羹,这让网约车的争夺战彻底演变为一场持久战。

  滴滴本身也因为错过最佳的上市期,融资不再一路开挂,部分投资人已经丧失耐心。2020年7月,传出滴滴部分股权被拍卖的消息。国外同类型的公司无论是Uber、还是Lyft,上市之后的表现都低于预期,受他们的影响,滴滴的估值遭到质疑。

  对于成立8年的滴滴来说,未来只有能够自主造血,毕竟能够盈利才是继续打动投资人的好故事。今年上半年,柳青连续两次在接受采访中强调,滴滴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盈利。

  然而,针对滴滴将和美团合并的消息依然不断传出,尽管滴滴否认,但这一消息依然被一些业内人士肯定。一旦成真,结合以往互联网合并战局来看,滴滴的创始者也会面临出局的危险。

  回首往事,当柳青还在高盛工作时,她曾从书店买了很多哲学的书,只为搞懂一个问题,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书本给她的答案是,你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生活、完美的快乐和完美的平衡,纠结的过程就是在成长和进步,她说自己看完就释然了。

  如今加入滴滴,显然,除了接受不完美,关于未来,柳青可能也要学着去接受可能失败的人生。

相关专题:婚姻,Uber,滴滴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4 16: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