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害羞的川普粉:4年后拜登民調比希拉里的可靠?

京港台:2020-10-13 03:07| 来源:宋文笛 上报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害羞的川普粉:4年后拜登民調比希拉里的可靠?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拜登!预计当选第46届美国总统
专题:美国总统川普最新动态!
专题:美国大选动态!相关新闻总汇

  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倒数计时,拜登(专题)在全国民调以平均 10个百分点的幅度领先,在 13大摇摆州中,领先 12个。而这些领先的 12州裡面,只要能够兑现过半 (7个),拜登就已经获胜。目前看来,机率不低,因为其中有8个领先幅度在 5%以上。

  然而,《孟子》曰"尽信书不如无书",同样的民调自然也不可以全信,毕竟上一届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教训记忆犹新,当时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蕊也是到最后关头民调依然领先 3个百分点上下,但是开票当晚只能坐看川普靠着在四个关键选区累计不到十万票的微小差距逆袭成功。

  那么观局者们有什么理由相信 2020年的拜登领先的民调会比起 2016年的希拉蕊领先的民调更可靠吗?有的。因为美国民调界已经正视到 2016年民调失准的核心问题"害羞的川普粉" (‘shy Trump voter’ problem),並已提出了解决方案以矫正之。

  "害羞的川普粉":文化和经济弱势选民容易被民调低估

  2016年,被通称为"害羞的川普粉"或者"隐性川普支持者"的民调问题有多严重?举例来说,2016年选举最后关头,民调显示各大摇摆州中,希拉蕊在威斯康辛州平均领先 6.5%,在密西根平均领先 3.6%,在宾州平均领先 2.1%。而开票之夜,川普却成功攻下这三州,並取得白宫的门票。

  民调中所谓的"害羞的川普粉"现象从何而来?他们有许多是美国的文化和经济弱势者。首先,教育程度和经济能力往往挂勾。低经济能力的蓝领比较缺乏闲暇接受冗长的民调访谈,他们也可能工作时段比较不固定,民调电话打来时他们未必在家,所以拒访率或访问失败率高,也容易被欠采样 (under-sample)。

  其次,社会科学研究中时常面临着所谓的"社会期许误差" (social desirability bias),意即有些受访者在接受民意调查机构访谈时,会刻意隐瞒真实想法,而讲出他们认为访谈者希望听到的答案,或者符合所谓"社会期许"的答案。低教育程度往往代表离美国社会主流的所谓"有文化阶层" (polite society) 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距离越远,而所谓"社会期许"往往是后者所定义的。

  把这个现象套用到选举民调上,既然包含主流媒体、学术界、文化界等当代美国文明的把关者 (normative gatekeepers) 大多压倒性的不喜川普,有一些居于文化弱势的川普支持者便可能会违背本心,明明想投给川普,却谎称会支持拜登,或者自命为中间选民、或者无意投票。在选举操作上,这导致民主党籍候选人拜登和希拉蕊的民调可能会被高估,而川普的支持率被低估。

  2016年到 2020年:教育程度和政党认同愈发趋同

  那么蓝领选民被民调低估,以及低教育程度选民隐瞒投票意向,为什么是对川普的利多?因为他们恰恰好就是共和党的核心票仓。此趋势始于 2014年期中选举,而在川普主打经济民粹主义和反拉丁裔移民(专题)的白人原生民族主义认同的2016年选战中变本加厉,连不少原本支持民主党的蓝领白人和低教育程度选民也加速流向川普。 (详见笔者四年前于美国总统大选隔日发表的拙文《第三势力搅局与白人选民未竟的"双重转向"》。)

  从美国最着名的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的出口民调可知,2016年总统大选是 PEW自从 1980年总统大选以来,教育程度和投票意向之间的关联性最大的一次。举例来说,在 2012年总统大选,有大学以上教育程度的选民,投给民主党总统欧巴马和共和党对手罗姆尼的比例是 50比48,大致相仿;而没有大学文凭的选民,则是投 51比47,教育程度和投票倾向几乎没有挂钩。相较之下,在2016年大选,有大学以上教育程度的选民投给希拉蕊和川普的百分比分别是 52比43;而没有大学文凭的选民,则是投 44比 52,相差九个百分点。低教育程度者挺共和党,高教育程度者挺民主党的趋势在 2018年期中选举时愈加明显,在 2020年大选亦可望持续深化。

   政治民调的进展和隐忧

  2016年之后,各家民调机构从中学得教训。既然川普的蓝领白人票和低教育程度选民票被民调系统性低估,民调公司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一句话:针对低教育程度者做加权 (weighting by education)。这是美国公共民意研究协会在 2016惨败之后的官方报告裡的结论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 即美国民调业者协会的别名),也是近年来美国民调机构努力的方向。举例来说,美国宾州穆伦堡学院 (Muhlenberg College) 的公共民意研究所于八月底发布的民调经由教育程度加权之后,拜登在宾州领先川普 4个百分点,若是没有如此加权,则拜登的领先幅度将会扩大到 6个百分点。

  整体来说,经历失败和学习,2020 大选的民调理应比起 2016年的数据来得可信度高。然而这並不代表民调领先的拜登就稳赢。一来,今年六月份的美国公共民意研究协会的年会上,主讲者暨纽约(专题)时报民调部门专家 Nate Cohn 指出,即便经过修正,2018年期中选举的民调数据依然呈现过度偏民主党的问题,而且虽然在全国级的大型民调中"依照教育程度加权"的问题得到比较好的解决,但是在州级的中小型民调中,教育加权依然做得不理想 – 然而总统选举是按照州级结果决胜(电视剧)负的。二来,民意是一回事,开出的票是另一回事,从两党支持者的热情强弱会影响各自的投票率,民主党选区和共和党选区的投票难度又往往不一,而且选民投出的票尤其是邮寄投票 (mail-in voting) 能否被公平地计票依然存在许多变数。让我们期待既是全球科研中心又是民主国家重镇的美国,在开票日能够展现日新月异的民调专业,以及堪为表率的民主风范,重振世界"赛先生"与"德先生"典范的威望。

  ※作者为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4 17: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