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民调领先的拜登会成为第二个希拉里吗?

京港台:2020-10-19 22:25| 来源:凤凰星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民调领先的拜登会成为第二个希拉里吗?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拜登!预计当选第46届美国总统
专题:美国大选动态!相关新闻总汇

  新冠是否彻底痊愈还未知,美国总统特朗普(专题)急忙重启了竞选活动。他先于10月12日前往佛罗里达州,在竞选集会上“示爱”,称想亲吻在场所有粉丝;随后几日,他又马不停蹄赶到了宾夕法尼亚州、爱荷华州、北卡州、佐治亚州拉拢支持者。特朗普竞选团队显然极其重视大选日前的每一天,74岁的特朗普在未来日程中塞满了竞选活动,几乎每天都要飞往一个州。

  如此卖力而勤奋地拉选票,特朗普能在下个月实现连任梦“让美国继续伟大”吗?从现阶段民调结果来看,希望不是很大。

  今年10月以来,拜登(专题)领先优势持续扩大。无论是哪家民调机构所做的全国调查,拜登相对特朗普都保持着少至5%、多至15%的优势。专业选举统计网站538对各家民调结果进行了综合,截至10月16日时,拜登的平均支持率达到52.4%,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1.8%,双方差距超出10%。相比3月初选阶段时期平均3%至6%的优势,如今拜登已将特朗普狠狠甩在了身后。

  

  尽管数据预示着拜登赢面更大,但能不能靠得住?毕竟在四年前的大选中,美国民调机构集体遭遇惨烈“滑铁卢”,被持续看好的希拉里没能成为住进白宫的胜利者。这一次,民调机构们能够挽回颜面吗?

  四年前民调其实没那么失败

  2016年大选民调出现重大失误已经成了外界的普遍印象,但严格来说,这一年的全国民调其实相当准确。根据当年民调数据显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平均领先特朗普3个百分点,最后投票结果表明,希拉里多获得近300万张普选票,相对特朗普最终实现了2%的领先优势。也就是说,民调结果同最终的大选结果相比,仅存在1%的误差。这样的准确度放在历届选举民调中来说都是相当高的。

  赢得更多普选票的希拉里还是输了,因为她输掉了更多的选举人票,而后者才是决定谁入主白宫的关键。尽管民调准确预示了普选投票结果,但在普通人看来,特朗普的胜利就是对民调的颠覆,毕竟没有人在乎误差是1%还是10%。基于希拉里一直领先的调查结果,无论民调机构还是美国媒体,都认为希拉里有着更大胜算(电视剧)。

  民调的准确性固然不能等价于谁赢谁输,538网站主编奈特·希尔沃(Nate Silver)认为,而应该以测量结果与实际结果之间的差距大小为判断,而非以与实际胜负一致为准绳。但这并不意味着仅存在1%误差的民调就无失败之处——当年许多州一级的民调的确存在许多问题,进而错误地呈现了两位候选人在多个关键州的真正支持率。

  对希拉里来说,输掉某些州的选举人票意味着输掉了在这些州的普选选票。四年前,不少民主党人深信属于自己的支持者最终倒戈向了特朗普,比如位于“铁锈带”的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一直是民主党票仓。民调告诉大众,希拉里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分别领先特朗普6.5%、3.6%和2.1%。但最终,特朗普分别以0.76%、0.23%和0.72%的优势在这三个州取胜,尽管差距微弱,但“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为特朗普带来46张选举人票。

  

  特朗普最终拿到了306张选举人票,而希拉里只获得232张,很显然,46张选举人票足以起到定乾坤的作用。这几个州的“叛变”与当地选民对民主党治理的失望不无关联,但民调结果也在一定程度上误导了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大选前夕,希拉里甚至没到这些地区开展竞选活动拉拢人心,显然是认为选票稳固无虞。

  在回顾2016年的溃败时,绝大部分民调机构认可,当年忽视了低学历选民群体对于特朗普支持的影响,没在调查中更多关注这部分选民,导致支持希拉里的高学历选民在样本中占比过大,最终调查出现了偏差。尤其是处在“铁锈带”的选民很多为蓝领工人,与低学历群体有较大程度重合,这些人群的投票意向没能被民调所察觉。

  民调面临的问题不仅是样本选取的缺憾,也有不少数量庞大的群体因为其他原因而无法被民调所囊括,比如一直摇摆不定直至最后时刻才决定投谁的人。在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11%至15%的选民直到最后一周才做决定,可州一级的民调在大选前数天就已经停止继续调查,自然无法洞察这部分人群的政治取向。还有些人会做出相反行为,他们尽管参与了民调,到大选日时却没有真的投票,这些人在可能投票的选民中占到5%至15%。

  再比如,“布莱德利效应”依然存在——这个词是指在一些选举中,部分白人出于政治正确考虑,不愿在民调中承认自己种族歧视,宣称自己会支持黑人候选人,但真正投票时却投给白人。2016年大选中也出现了与之相似的“害羞的川粉”(Shy Trumpers)这一现象。出于种种原因,一些选民不愿意公开表示会投票给特朗普,甚至在民调中撒谎,却在行动上用选票为这个主张“美国优先”的政治素人传递支持。

  不过,美国公众舆论研究协会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表明“川粉”们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耶鲁大学和皮尤研究中心也分别对这一说法进行了测试,均未得到充分证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结论是,“害羞的川粉”现象或许给2016年的民调造成了少量错误,但仍算不上主要原因。

  但要说坏影响,不甚准确的民调不仅影响了希拉里团队的判断,也让选民行为被改变。尤其当民调和媒体都不断渲染希拉里必胜的舆论氛围,许多人会认为胜负已定,自己再给希拉里投票也并没有多少意义。

  今年的民调能扮好预言家么?

  按照美国政治史学者艾伦·李奇曼(Allan Lichtman)的观点,民调无论准确与否,它只显示某一个时间点的选民倾向。虽然难以成为完全意义上的先知,但花足够成本来做民调依然非常重要。

  民调的价值,不仅在于为预测谁更可能当总统提供判断依据,还能为全国民众提供表达意见的通道。民调要关心的除了选战激烈的关键州,还有来自深红或深蓝州选民的需求与观点,尽可能多地听到不同群体声音,必然会改善测量的准确度。

  2016年民调的不少教训在此次大选中可以直接汲取,比如提升低学历选民在取样中的权重,将受教育程度作为年龄、性别、党派、种族等之外衡量选民意愿的重要变量。538网站联系了21家最为知名的民调机构,了解他们今年将如何改进统计方法,多家民调机构都表示会更加重视教育程度问题,在以往的样本中,没有大学学历的选民所占比例一直都过低。

  有些民调机构则更进一步,比如益普索和皮尤研究中心,他们在种族这个变量之上进一步考虑学历因素。这种改变对于州一级民调非常有必要,尤其是部分州有大量没有上过大学的白人,特朗普在这些地方的支持率显然好于在别处。

  除了学历水平,选民政治倾向也与他们的居住地存在相关性。比如马里斯特学院民意研究所会关注选民住在城市还是城市以外地区,该研究所负责人李·米林哥夫(Lee Miringoff)认为,人口密度和一个地区的政治偏向密切相关,“一个地方的人口越多,这个地方就越倾向于民主党”。NBC新闻和《华尔街日报》的民调甚至考虑了来自城市、郊区和农村地区的受访者比例,以确保农村地区的美国人得到充分代表,这样可以消除另一个可能导致民调结果变化的因素。

  为了让州民调结果更加精确,民调机构这次不会过早收工,尤其在选情复杂的摇摆州,调查会持续至大选前夕。今年更有利的一点是,犹豫不决想等到最后时刻投票的选民变少了,因为特朗普已经执政四年,人们远比2016年更了解他,长久观望就没那么必要了。

  但对各家民调机构来说,今年还有新的挑战,用什么方式采集民意是一个问题。以往,拨打电话采访选民是民调机构的主要手段,包括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但使用固话这种通讯方式的人群越来越少,接听者更多是年长选民。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时,使用手机的美国人数量达到96%,因此不少民调机构上调了拨打移动电话的比例,比如萨福克政治研究中心(Suffolk’s Political Research Center)将拨打移动电话的比重从80%上升到88%。

  然而,通过电话调查民意依然是成本高昂的方式,而且不少人不愿接受电话调查。一些民调机构转而采用短信方式和选民沟通,公共政策民调基金会(Public Policy Polling)负责人说,“我们发现年轻人,还有男性和城市居民,相比接电话更愿意通过短信参与民调”。NBC新闻和《华尔街日报》的民调也不再进行随机拨号,而是从注册选民名单中取样,这样可以在每次调查中调整不同党派受访者的比例。皮尤研究中心则是根据地址给选民寄去信件,以此招募受访者。

  新冠疫情对于民调而言同样带来很大挑战。为了避免聚集在投票站投票可能导致的疫情扩散风险,今年邮寄选票比例将大幅度上升。“这或许成为民调出现误差的重要来源。”奈特·希尔沃说,尽管邮寄投票将给民主党带来更多选票,但这种方式更容易出现选票被否决的状况,尤其是很多人第一次投票,这个问题会更明显。因此,很难说哪一种变化造成的影响更大。

  拜登会成为第二个希拉里吗?

  民调中干扰因素的确不在少数,但只要认真履行调查过程,民调依然是可信的。综合民调在独立民调基础上进一步处理数据,能将得票率误差控制在4%以内。2018年中期选举也证明了这一点。当时的民调结果显示,民主党在众议院领先7个百分点,在最终投票中,这一优势为9个百分点,误差并不算大。

  如果信赖眼下的民调,拜登绝对应该有信心将特朗普赶出白宫。从全国民调看,拜登领先特朗普10.7个百分点,而四年前的希拉里只有3%的优势。当然,历史经验证明,摇摆州的民调更具有参考意义。

  根据538网站对各家民调的综合,截至当地时间10月16日,拜登在几乎所有摇摆州均处于领先态势。较为重要的几个州中,拜登在佛罗里达州领先4%,在密歇根州领先7.9%,在宾夕法尼亚州领先6.8%,在威斯康星州领先7.8%,在北卡州领先3.2%。目前仅有在佐治亚州和艾奥瓦州优势较小,分别为1.3%和0.2%,而特朗普仅在俄亥俄州领先拜登0.2%。不过这些差距都不算大,随时可能被对方翻盘。

  

  如果州一级民调校正了此前的错误,采用更严谨方式得出以上结果,拜登只要维持目前的趋势,就不会重蹈希拉里覆辙。

  民调也折射出另一个利好拜登的信号。通常而言,想获得连任的现任总统支持率会高于挑战者,历史上只有少数几任总统像特朗普一样在连任民调中落后。

  不过大选前的一个月素有“十月惊奇”的说法,两方候选人会憋出大招争取最后一击。比如10月初特朗普感染新冠,有玩笑称他是“虐粉固票”,但从民调来看,这场病没能挽回大量潜在选票,反而让拜登优势继续扩大。

  但如果拜登真被共和党找到命门,这种优势恐怕很难维系。四年前的10月28日,FBI时任局长詹姆斯·科米宣布发现线索,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实实在在影响到了大选走向。

  如今,共和党人也有意对拜登发起最后攻击。右翼媒体《纽邮》报道称,拜登儿子亨特与乌克兰有密切商业联系,指责拜登曾借其副总统权势施压乌克兰政府以保护儿子,该报表示此次获得的信息来自拜登儿子的邮件。不过这轮攻击尚且没在民调中看到成效,如果要逆转形势,特朗普还得再想想办法了。

  距离11月3日为时不多,比起两位总统候选人,民调机构可能对大选结果还要更紧张。毕竟如果再失败一次,以后要怎么开张都很难说。至于特朗普,他罕见地为败选想好了说辞,称“如果输给拜登这个史上最糟糕的候选人,我或许不得不离开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2 20: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