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同在共和党 他们不惜一切要搞垮川普 到底为什么?

京港台:2020-10-21 00:56| 来源:驻外族 | 评论( 12 )  | 我来说几句


同在共和党 他们不惜一切要搞垮川普 到底为什么?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总统川普最新动态!
专题:美国大选动态!相关新闻总汇

  没人想到“林肯计划”(The Lincoln Project)会这么成功。

  这个由七位名不见经传的美国共和党人组成的反特朗普(专题)政治行动组织,没有显赫的政治背景,没有雄厚的资产背景,甚至最开始,连一间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至少在半年前,还没有人把叫嚣着“把特朗普搞垮”的他们当回事。

  但如今,他们的广告铺天盖地,至少15个亿万富翁已经给该组织注资,他们发布的标签,经常霸占社交媒体的热搜榜首。

  这群曾经或现在和特朗普同一政党的同僚,为什么费尽心思要把特朗普拉下马?他们又凭什么,觉得自己会赢下这场毫无退路的反特朗普大战?

  

  “这些该死的人是谁?”

  “这些该死的人是谁?”好莱坞演员兼制片人费舍·史蒂文斯边浏览网页边咬牙切齿,“到底谁在做这些事?!”

  自由主义活动家史蒂文斯,在反特朗普的“艺术人生”上,已经很多次被莫名其妙地截胡了:“我一直都想拍反特朗普的广告,每次绞尽脑汁想到一个好的广告创意,结果上网一查,早就有人拍过了!”史蒂文斯说道,“我就生气地去查到底是谁拍的。”

  得知这些金点子的源泉,是“林肯计划”,一家由法官、政客和传播策略家们组成的共和党政治组织后,史蒂文斯更生气了,因为他们甚至都不是专业的电影剧组,却拍出了“电影质感”的广告出来:“这些人整天在外面游荡,就是在拍电影!”

  承认技不如人的史蒂文斯只好乖乖地拜访了“林肯计划”位于华盛顿周边的“作战室”(war room),心服口服之后转而决定为这个组织拍摄一部纪录片。

  和史蒂文斯一样惊讶的还有很多人,毕竟在2019年12月17日,这个组织的初始成员乔治·康威、斯蒂夫·施密特、约翰·韦弗和里克·威尔森,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名为《我们是共和党人,我们想让特朗普下台》的联名文章,并发表在《纽约(专题)时报》的专栏上,以广而告之这个组织正式成立之时,没有太多人把这个只有零星几个人的“破组织”当回事。

  这个组织里没有什么和特朗普反目成仇的其旧日心腹,不知道什么可以让特朗普一夜之间身败名裂的秘辛;也没有什么举重若轻的美国政坛泰斗,和一呼百应的政治影响力,政府职位最高的成员——乔治·康威——也只是上过特朗普提名美国副检察长的候选名单;在组织成立之初,它背后更没有什么神秘财团鼎力相助,一切反特朗普的行动他们都必须自掏腰包。

  但渺茫的前景仍然让“林肯计划”义无反顾,他们在今年五月初设立的“作战室”甚至是他们成立半年来第一间有点像样的办公地点,在这之前成员们也都只是散落在美国各地,通过网络联系,而这个作战室也只计划开到11月大选结束。

  纯粹“用恨发电”的“林肯计划”,似乎唯一的目的就是将特朗普从头把交椅上拽下来,不管自己的家人是不是正在为特朗普工作,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曾可能被特朗普委以重任。

  这两点在“林肯计划”的头号元老乔治·康威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因为当他成立“林肯计划”时,他的妻子凯莉安妮·康威已经为特朗普担任顾问三年有余,以至于当“林肯计划”宣布成立时,两人“夫妻不和”“关系决裂”的新闻满天飞。

  2017年3月,特朗普曾考虑过让乔治·康威担任美国副检察长一职,而后美国司法部的主管民事司还考虑提拔他做助理检察长,结果他自己主动退出了选拔。

  在2018年康威第一次公开批评特朗普时,距离上述两个可能的政府工作机会过去也没有多久,他的妻子当时也还在为特朗普工作。

  和康威不同,“林肯计划”有不少成员确实和特朗普素有旧怨。为已故共和党议员、曾经的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担任了十年顾问的约翰·韦弗,和旧主关系亲密,而麦凯恩一直是特朗普的党内宿敌,另一位成员、传播和公共事务策略师斯蒂夫·施密特,也是麦凯恩忠心耿耿的老部下,还为小布什和前加州(专题)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工作过,并在2008年大选期间曾一手推动了萨拉·帕林成为了麦凯恩的竞选搭档。

  而让施密特“倒戈”的两个关键时刻,第一个出现在2018年5月,当时,特朗普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移至耶路撒冷,引发了加沙边境暴力抗议活动,施密特随即怒斥特朗普“手上沾满了鲜血”,并在当年6月放话称,共和党将不会再是“特朗普党”。

  同年6月19日,特朗普出台了让墨西哥移民(专题)家庭被迫分离的边境政策后,施密特正式退出共和党。“现在的美国,有一个无法无天的总统,一个卑鄙的总统,一个腐败的总统,一个残酷的总统,他正在试图改变世界秩序。”施密特说道,“我将与美国剩下的唯一代表正确和体面,对我们的共和国、客观真理、法治和我们的盟友持公正态度的政党结盟。那个党是民主党。”

  《纽约客》杂志透露,“林肯计划”的成员们都是五十岁上下,被里根政府时期(1981-1989)的乐观主义深深影响,成长为了“不保守的保守派”。他们虽然对枪支拥有权异常坚持,但对宗教和性少数人群的态度开放,并且坚信政府应该合理地使用纳税人的钱,不能一味降低税收惠及民众。

  “林肯计划”成员斯图尔特·斯蒂文斯则在2012年大选期间,为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担任顶级顾问,但后者成为了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的手下败将。罗姆尼曾经在对特朗普的弹劾案中,投出了认定总统有罪的一票,他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认为自己党派的总统有罪的参议员。

  无论是出于为旧主“复仇”的心理,还是对特朗普现行政策的不满,新仇旧怨让十多个曾历任几届政府、如今在美国政坛默默无闻的共和党和前共和党人聚在了一起,一拍即合,成立了“林肯计划”。

  他们的主旨是,“在摇摆州和地区,说服足够多心怀不满的保守派、共和党人和倾向于共和党的独立人士反对特朗普,以确保拜登(专题)在总统选举团的选举中获胜,还要帮着组建一个不会助长或唆使特朗普违反宪法的国会。”

  “我们抛弃了一切政党关系,我们抛弃了一切政治立场,我们只想击败特朗普。”在那篇《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成员们用豁出一切的口吻这样写道。

  但当时,还没什么人相信他们的破釜沉舟。

  不要煮沸海洋

  “如果你尝试将海洋煮沸,就是浪费资源。”

  这是斯图尔特·斯蒂文斯在“林肯计划”一次例行晨会上说的话。彼时,这位曾经历经五次总统大选的资深政治顾问,正在和成员们一起琢磨着如何利用鲍勃·伍德沃德(揭穿尼克松“水门事件”后名声大噪的记者)的新书《狂怒》中,所透露的“特朗普早在2月初就知道新冠病毒的致命性,但却对公众轻描淡写”这一信息。

  “不要煮沸海洋”,这是“林肯计划”将反特朗普“事业”做得如此出彩的原因之一。相比于拜登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林肯”不屑于用题海战术,他们对准的是那些摇摇欲坠的人心。“他们的目标受众,是那些不特别喜欢特朗普、但还不愿意投票给拜登的人,因为他们要么不认为特朗普是如此糟糕,要么不相信拜登可以胜任总统的工作,”白宫记者蒂娜·阮告诉《华盛顿邮报》。

  “我们可以把它当做竞选州长,因为我们只需要针对那几个摇摆州,他们对要投拜登还是特朗普摇摆不定。”在那次例会上,斯蒂文斯如是说道。譬如,9月4日,“林肯计划”宣布将发起一个“林肯计划数字联盟”的活动,将自己多达至少5万名的线上成员直接对接到之前曾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和投放政治广告一样,这个活动主要也是针对亚利桑那州、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摇摆州的共和党选民。

  而在那次例会上,成员们将伍德沃德的信息制作成了一个视频短片,该组织的通讯主管把它发到了社交媒体上,并附带了标签#TrumpKnew#(特朗普之前就知道)。会还在开着,大家还在聊着天,但谈笑间,#TrumpKnew#已经登上了热搜榜的第一位。

  这就是“林肯计划”如今的影响力。

  截至目前为止,该组织已经为制作和投放反特朗普的广告花费了足有1300万美元(约合8747万元人民币(专题))。但在最开始,这个组织一穷二白,得不到任何关注。深谙传播策略的成员们很快意识到,只要广告专门针对特朗普,专门集中投放到特朗普经常会看的电视频道上,比如福克斯和OAN(One America News Network,一个美国新闻网),特朗普经常看到这些辱骂他丑化他的广告,一定会忍不住发言。

  果然,特朗普中计了。“林肯计划”以美国史上最成功的政治广告之一——里根的《早安美国》(Morning in America)为基础,将morning这个词加了u字母,变成了“哀悼”(mourning),暗讽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已经穷途末路,日薄西山。

  这成功地激怒了特朗普,他怒气冲冲地发了一条有关“林肯计划”的推文,称他们为“失败者计划”。这正好遂了成员们的愿,该组织因为特朗普的“钦点”而名声大振,人们开始注意到他们大胆且充满创意的广告,源源不断的捐款汇集到了“林肯计划”的账户里。

  而将辛辣、洗脑、赤裸裸的文案作为反特朗普广告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林肯计划”另一个成功的秘诀。“无情”、“毫不慈悲”,这是《华盛顿邮报》对那些广告的形容。

  在一个名为“悔恨”的广告中,充当旁白的喜剧演员大卫·克罗斯,反复强调“悔恨”(regret)一词,反复念叨着他有多后悔曾给特朗普投票,字字“泣血”地列出了一长串特朗普的缺点:明目张胆的种族主义、粗鲁的性别歧视、疯狂的自恋和迎合纳粹。“(特朗普)你是个撒谎精!”克罗斯说道。

  另一则名为“寄生虫”(Parasite)的广告,则集中在特朗普的忠实拥趸、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身上,配的文案是“寄生虫不在乎它们寄生在好主人还是坏主人身上”。

  一个广告中,其他共和党议员们和特朗普的家人们脸部被打上黑色马赛克,他们被塑造成了在特朗普背后窃窃私语的形象,无时无刻不在悄声抱怨着对他的不满。特朗普在这则广告中沦落成一个众叛亲离、和家人朋友离心离德的失败者形象。

  几位创始人把自己当成特朗普的“人类学家”,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积攒着关于特朗普的负面信息,本着对网络传播的极致敏感,随时准备在精准的时刻给特朗普致命一击。

  该组织最近的一个广告,将光荣的老兵形象与特朗普对军队人员的诋毁进行了对比。这则广告发布前不久,《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报道称,特朗普在2018年访问法国期间,拒绝访问一个美国公墓,并将战争死者称为“笨蛋”。“林肯计划”抓住了这个时机,迅速在推特上发布广告并写道:“让我们向@realDonaldTrump展示真正的英雄是什么样子。”他们呼吁粉丝们在推特上发布老兵的照片,标签为#我们尊重老兵#。不到一个小时,这个话题标签就成了推特上的主要政治话题。

  “这个组织的焦土化策略让它在众多的反特朗普组织中脱颖而出。他们非常成功地利用了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的愤怒情绪,且十分高效地扩大和传播了这种愤怒。”萨拉·朗韦尔说道。她是一个名为“反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Republican Voters Against Trump)的组织的负责人,对“林肯计划”的狂热之举颇感到几分敬畏。“他们很多成员已不再是共和党人,似乎也不打算给自己留后路了。”

  朗威尔很清楚,“林肯计划”的成员们等于赌上了自己今后的政治生涯:“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战。”

  里克·威尔森对自己组织的宣传风格一清二楚。“好多人问我,按照目前‘林肯计划’的广告风格,你们拉下特朗普后,是不是也会像特朗普那么疯狂?”威尔森满不在乎地笑道,“我为什么要在意这种评价?我根本不准备当总统,我只想把特朗普拉下来。”

  无论这场战役是否能打赢,“林肯计划”都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我们当中没有人会再为共和党的政治而工作,”斯蒂夫·施密特说道,“开玩笑地说,我们就像一些来到新世界(电视剧)的探险家一样,当船长烧毁了船只,船员们受到了鼓舞,我们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相关专题:川普,美国大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30 13: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