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武汉金银潭医生接受采访时哽咽:我解剖了同班同学

京港台:2020-11-13 19:50| 来源:医脉通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武汉金银潭医生接受采访时哽咽:我解剖了同班同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死亡的猝不及防,来不及告别的忧伤,奇迹的生还和死亡边缘的徘徊,都那么真实可触及。

  “很难得,很动容,很震撼。”反映新冠疫情的电视剧、纪录片不少,但豆瓣评分高达9.2的不多。

  

  豆瓣截图

  “金银潭实拍80天”是国内唯一一部在疫情最严重时进入武汉金银潭医院红区(隔离区)拍摄的纪录片。由湖北卫视疫情纪录片团队冒着巨大风险,在有限的条件下,用摄影机记录下眼前的一切。

  在那段晦暗的日子,没有故事设计,没有镜头设计,与新冠患者和治疗患者的医护人员零距离的真实拍摄,仅此一部片子而已。

  影片一开始,是一列血红色的“亡”字,触目惊心。

  

  视频截图

  “死亡原因还是多器官的功能衰竭,尤其是呼吸。”

  9个月前,金银潭医院第一次病案讨论会召开。每一个病理解剖结果后面,都是一个遽然离去的生命和失去完整的家庭。

  

  

  视频截图

  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周亦武语带哽咽地说,“去世的人里面有我的同学。江学庆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甲乳外科主任,是我同班同学。”

  他停下来,又说,“我们就说,我们尽量早点拿到(解剖)结果,希望对这些同学,医护人员和患者有所帮助。”

  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刘良表示,在这个烈性传染病这样厉害的情况下,家属连人都见不着的情况下,还把遗体捐给你(解剖),这是难上加难。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后面的战役都是盲打。

  “通过尸检这样的病理手段去揭示,才知道防控措施是否最完善,临床救治是否最得当。”卞修武院士说。“敖醒吾、李新春……还有更多名字,理应被铭记。”纪录片画外音说。

  

  视频截图

  而在会上,王辰院士的一席分析也来自对病理结果的分析:“病毒性的感染中毒症,它不是一个单纯的病毒性肺炎,是病毒性肺炎所继发的病毒性的心肌的病变,肝脏的、肾脏的、脾脏的、肠道的病变,而且对免疫系统似乎还情有独钟。冠状病毒是病毒里很独特的一类。疫苗出来,记得SARS疫苗出来以后,抗体好高,然后觉得可能有保护作用,打了雪貂(做动物实验),30%-40%(出现)肝脾的严重坏死。这种疫苗相关的后发反应,不是那么简单。一沾冠状病毒的时候,你别以为会简单。”

  01

  “谁也不知道灾难是否在下一秒降临。”

  金银潭医院被称为这场新冠疫情的暴风之眼,是武汉市收治新冠肺炎病人最早、最多、最重的医院。

  纪录片以5位患者及其家庭亲历的生离死别为叙述主线,还原了武汉身处严重疫情时的真实状况。

  

  视频截图

  第一个真实故事是一家人的故事。

  这是一个月内,李超失去的第3个亲人。先是母亲和奶奶,继而是父亲。“对他们比较内疚。”他抹着眼泪说。

  李超的家庭是整个武汉市家庭聚集性感染的一个缩影。

  

  视频截图

  乐观积极的出租车司机李超,笑称自己是带病工作。他在病房里帮小区被隔离的300多名居民购买肉蛋菜。

  你无法想象,乐呵呵的他正在经历着什么。

  疫情期间李超没有停工,不知什么时候感染了新冠,连带传染给了父亲、母亲和奶奶。本应相守团圆的新年,由于症状严重程度的不同,一家六口被分散收治到不同地点:火神山医院(母亲和奶奶)、协和东西湖医院、金银潭医院救治,妻子女儿则到社区隔离点隔离。

  在治疗20多天后,李超第一次通过视频连线看到刚从ICU转出的父亲。而其他家人,虽然同在一座城市,却无法取得联系。

  当李超说起,想要一家人尽快团聚时,他并不知道,此刻母亲和奶奶已相继离世。而情况较为乐观的父亲,也在数日后病情突然恶化而病故。

  本来特意买大房子,想把一大家子人聚到一起的李超,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失去了一半的亲人。

  02

  

  

  

  视频截图

  在金银潭医院ICU里,每个患者与死神仅有一线之隔。住进金银潭医院之前,王枫姣是武汉市第三医院急诊科的护士。怀孕临产却刚好碰上疫情初期,但她依然选择坚守工作岗位。后来武汉的医护人员陆续被感染,她是其中之一。作为一个临产的二胎妈妈,王枫姣在生产过后不到24小时,被确诊感染新冠,随后病情急速恶化,短短4天后她进入了ICU。

  在被送往金银潭医院的救护车上,她跟丈夫说,“我好想活下来。”

  在ICU抢救时,她始终处于昏迷状态。“当我昏迷的时候,一直有个声音跟我说,加油,你一定行的。”她后来回忆。

  

  视频截图

  “王枫姣,我在帮你,快成功了,加油好不好?”在这样的鼓励声中,王枫姣从死亡边缘挣扎了回来。

  “我知道你说不了话,听到医生说话点点头,再坚持一下。”

  “你家小孩很好,你放心好不好,一点事情都没有,你给我撑住,知道没有?”

  “你家老公告诉我,你家小孩很好,你不要担心好不好。”

  这个声音,正是来自医生桑岭。他坚信,一个母亲最挂念的一定是她的小孩。所以要在手术过程中,用吼一吼的方式,去鼓励他,让她情绪平稳一点,有安全感,也更有信心。“我始终相信,ICU还是个有温度的医学。”

  进入金银潭医院52天后,王枫姣转入普通病房,并第一次洗头。“跟我大女儿视频的时候,我也很害怕,不想让女儿看到妈妈现在这个样子。”

  “妈妈站起来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勇敢。”

  “你在我心中,一直是英雄妈妈。”王枫姣的大女儿说。

  03

  当时,遽然临疫,武汉的医疗资源严重不足,医院发热门诊前排起长龙,许多患者无法确诊、无法收治住院。他们没能撑到援鄂医疗队的到来,没等到两座“神山”医院建起来,就被病毒击溃,不少家庭甚至全家染病。

  “除了狗,我全家都被感染了”。凤凰卫视特约记者敖慕麟在疫情期间经历了丧父之痛。

  敖慕麟曾是凤凰卫视新闻出境记者。由于和父母聚少离多,2019年,他从香港(专题)回到了武汉。1月23日,武汉封城的首日,他接到了凤凰卫视前同事的邀请,作为连线记者,敖慕麟需要向大众介绍武汉的情况。

  

  

  

  

  开车送敖慕麟工作的父亲和ICU里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父亲,不知道敖慕麟为此哭过多少回。(视频截图)

  59岁的父亲敖醒吾没有反对儿子外出采访,但条件是作为司机一同前往。

  采访期间,敖慕麟和母亲先后出现了发热症状,没有去过医院拍摄的敖慕麟坚信,自己和母亲的症状和疫情只是巧合。直到父亲也出现了发热症状,敖慕麟才意识到出问题了。

  当时,武汉的医疗资源全面告急。医院发热门诊前排起长龙,许多患者无法确诊、无法收治住院。发病急、重,没能撑到援鄂医疗队的到来,没有等到两座“神山”医院建起来,就被病毒击溃,不少家庭甚至全家染病,死亡气息笼罩着武汉。

  “所有的医务人员都扑上去,还是不够。”张定宇说。各大医院大排长队,排队4小时都轮不上检查,所以敖慕麟一家选择在家休息调理。

  

  视频截图

  敖慕麟和母亲的身体渐渐得到了康复。但父亲的病情却持续恶化,父亲住进了医院,还上了ECMO,3月29日因抢救无效在金银潭医院去世。与舐犊情深的父亲就此生离死别,是敖慕麟怎么也没想到的。

  父亲去世后,敖慕麟尚在惊愕之中缓不过来。“母亲突然跟我说,儿子,我有个提议,将父亲的遗体捐献。他住院这么久,很多力量投进去,希望能帮到更多的人,为这个疾病研究做些事情。”

  04

  郑霞,是浙江省第一位赴鄂支援的医护人员。在武汉封城的当天晚上,她逆行而上,抵达金银潭医院。没有任何休息,第一时间就展开了工作。

  

  肖军是医生郑霞在金银潭医院接手的第一位病人。“她一直是个很乐观很乐观的人。”由于病情不断恶化,肖军的肺部供氧能力几近丧失,不得不进行气管插管治疗。

  “操作时给的时间窗太短。一插管时,她的血氧饱和度就掉到二三十的样子。在一念之间有可能会失去她。”郑霞说。

  医生的情绪因患者的病情而起起落落。“今天是来到武汉最不开心的一天。自己其实挺无力的,想做的该做的都做了。那天的情绪特别不好。”

  当时,患者问:“10天,我插管10天后能好吗?”

  

  视频截图

  郑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含糊地说,等你的肺好起来,我就把你嘴里的管子赶快拔掉。

  这时,肖军突然拉住医生的手:“你姓什么,是来自哪的?”医生郑霞的声音哽咽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是旁边的人帮回答。肖军默默地叨咕了一下:“谢谢。”

  两个月后,肖军终于可以下地走路了。而此时,郑霞已回到原来的医院。

  但每天一个视频电话,是这对医患之间最大的牵挂。郑霞依然操心着肖军的情况,事无巨细地问着病情。

  还反复嘱咐仍在金银潭的医护人员对肖军多加照顾:“能不能把她的管子接得长点儿,这样她活动的空间也能大一点儿。”

  对医生的用心关怀和奋力抢救,肖军不会忘记。她会在心底深处,永远地感激,感激不尽。

  05

  彭博,是医生们从鬼门关奋力救回来的另一名患者。

  1月19日入院以来,彭博共经历了4次致命的并发症。最严重时接受了ECMO治疗。但这个治疗过程,往往会伴随着感染、消化道出血、血栓、肾功能衰竭等一系列问题,是对病患和医护人员的极大挑战。

  “我醒过来就是3月,就是已经开始透析了,治疗急性肾衰竭。不到一个月暴瘦了40斤。”脸上也留下了巨大丑陋的伤口。

  

  

  视频截图

  在整个疫情期间,金银潭医院有24人因新冠肺炎使用了ECMO。而最终成功脱离ECMO的,只有4个人,彭博是其中之一。

  但他还来不及庆祝,就要面对极其困难的康复训练。“希望你们都不要感受新冠肺炎,太痛苦了。”彭博说。

  抬个腿,做个手势,这些生活中的简单动作,对他来说,都变得如此艰难。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还可能会伴随他一生。

  只剩下一个多月,彭博的第二个孩子就要出生。想要亲自迎接这个孩子,他逼着自己尽快恢复。

  终于到出院的日子,彭博看到了美丽的妻子刚刚出生自己的二宝。他的小家,也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

  06

  

  

  豆瓣截图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它给人贴着皮肉、连着骨血的共鸣,因此,每一帧画面,每一句表达,都带着生命的温度。

  然而这样一部佳作,虽然评分高达9.2,却并不火。目前只有5675人在豆瓣上给了评价。

  @forest今年是自己走上学医的道路第四年,如果没有疫情,不去了解抗疫过程,我会像高中那样度过我的大学四年:在忙忙碌碌中慢慢遗忘了自己的初心。

  但是今天又一次被医院里的生离死别,人情的温暖惊醒,不由得想到自己曾经对白大褂的敬畏。心里被生命的重量压着,还有那一句话:竭尽全力解人类之病痛。

  @阿摆我们算是暂时度过了危机,而国外的疫情仍在猛烈爆发,但似乎距离我们较远,我们忘却了恐惧。或许,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很多人也没有真正处在武汉那样的疫情中,对于疫情的感触也都各不相同。看了《金银潭实拍80天》 很感动,虽然它无法全面呈现,但通过那些短暂的定刻和局部的真实,让我们再次感受那段难忘的日子,很难得,也很必要。

  @朝阳区妻夫木聪在看过的所有记录疫情的各种纪录片里,这是唯一一部我打开看了还不到10分钟就想哭的,有一种把人瞬间拽回到几个月前的那种力量。作为一部专题纪录片来说,几乎已经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了,文案也好。不能忘,不会忘,愿生者坚强,逝者安息。

  疫情期间,武汉和援鄂的医护人员用黑色粗笔在防护服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互相鼓励的话语,这个小举动,既便于他们快速了解对方身份,也是互相加油打气的一种方式。医者仁心,也是人心。有时候,他们比病人更加焦急,也更需要鼓舞。

  在当时的那座绝望之城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奋不顾身的逆行者医护人员。他们无惧病毒,挺身而出,为抢救每一条生命而竭尽全力,他们的牺牲、奉献和大爱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相关专题:武汉,医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2 18: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