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女子被前男友捅20多刀 家属:残忍 一直捅到不能动

京港台:2020-11-23 19:48| 来源:海峡都市报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女子被前男友捅20多刀 家属:残忍 一直捅到不能动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他说悔罪,我能接受吗?我女儿死了,我怎么可能出这个谅解书呢?他不是一刀毙命误杀,他是捅了20多刀……”

  “我女儿到现在还躺在合肥市殡仪馆的冰柜里,我是开庭时才知道他捅了我女儿20多刀,他太残忍……”

  11月21日,案发近半年后,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的严俊想起独生女被残害的画面,整宿地失眠。日前,合肥市中院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公开审理了此案。

  

  严先生称遇害的23岁女儿孝顺听话懂事,性格开朗

  >>>残忍暴力 第一刀捅倒已经不能反抗,又捅20多刀

  严俊介绍,2019年女儿和前男友倪某从滁州某大学毕业,两人是大学同学,但并非同乡。“他是黄山祁门的,我女儿是马鞍山含山的。”

  “我们是在含山县,他们是在合肥市,我女儿跟她母亲说过分手的事,这些事情她经常背着老爸。”严俊表示,2020年4月,女儿在合肥另行租房居住,案发前,女儿已经和倪某分手。

  检方起诉书显示,2020年5月29日下午,倪某约受害者见面吃饭。当晚7点半,两人一同回到出租房内,发生激烈争吵中,倪某拿起纸箱上的水果刀向受害者腰部、背部捅刺20余刀。

  倪某供述,看到对方死亡后十分害怕,但他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清理现场,打开空调,将死者身上的衣物脱下,用纸巾擦拭血迹后将其塞到冰柜内。

  “那是在合肥市包河区他租住的房间里,我女儿是另外租了一间房。”严俊告诉华商报记者,“我也是开庭的时候才知道他捅了我女儿20多刀,他太残忍,我从检察院的起诉书中知道,他第一刀把我女儿捅倒以后,她直接就跪倒了,已经不能反抗了,在这个情况下,他又捅了20多刀,一直捅得她不再动……”

  

  严先生称失去独生女儿,他一度不想活了,每天只能喝醉才能睡着

  >>>蓄谋杀人 手机里搜索“杀人后如何逃避法律责任”

  严俊透露,倪某还在手机里搜索电影《误杀》,影片中掩饰杀人犯罪行为自首等情节,与倪某的行为非常相似。

  “庭审中我看出他就是蓄谋杀人,因为警方抓捕后在他手机里看到浏览的痕迹,比如‘杀人后如何逃避法律责任’,‘杀人后自杀要负刑事责任吗?’‘凶手家属要赔偿死者家属吗?’他在动手前几天就在考虑如何杀人了,他在手机上搜索这些问题。”

  倪某在法庭陈述时表示认罪认罚。“案子发生后,我每天晚上睡不着,她的死,对我来说,也是负担,发生这个事,我也不愿意看到,确实很后悔。”

  但作为死者的父亲,严俊并不接受倪某的当庭悔罪。“他不是一刀毙命误杀,他是捅了20多刀,故意杀人,而且手段残忍,甚至还清理现场藏尸,如果真正悔过,为什么不自己第一时间投案?他是5月29号晚上杀的人,30号凌晨六七点逃逸到杭州,到31号上午9点多在他母亲陪同下投案。”

  “他说悔罪我能接受吗?他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已经晚了,他杀人后根本不是后悔的样子,他杀人潜逃,第二天跑到杭州,第三天在他母亲的劝说下才跑回来报案,这算后悔吗?”

  

  倪某称作案的这把刀是女友和他一起做饭用的

  >>>死无对证 疑提前准备好曾一起做饭用的刀具作案

  严俊表示:“他把我女儿杀了20多刀,把我女儿藏在冰柜里,还把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把血迹都清理了,他在手机里第一个搜索的是如何逃跑,他把我女儿杀了以后,他跑到杭州找了他母亲,他想逃逸。”

  针对倪某是否提前准备好那边作案用的刀具,严俊说:“也许是吧,他说是我女儿和他一起做饭用的,现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我女儿现在不在了,死无对证,在证据方面他说了算,因为没人和他对质了。”

  

  23岁倪某愿意认罪认罚,表示自己杀人后每天睡不着,很后悔

  严俊向华商报记者证实,倪某的父母找来希望他能签署谅解书。“”他父母到我单位去了一次,想叫我原谅他儿子,我女儿被害了,我能原谅吗?我说你们走吧,这个事我是不可能原谅的,有什么事,我们法庭见,我不想跟你们讲任何废话!” 严俊说,他们想让受害者家属签谅解书,“他们肯定希望他们的独生儿子不死了,但是我女儿死了,我怎么可能出这个谅解书呢?”

  >>>辨认照片 她的脸都被打肿了 嘴角有紫色的淤血

  严俊解释自己为何无法谅解,他永生难忘5月31日看到女儿的惨状。

  “我是31号下午2点左右接到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望湖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当时民警没说什么事,只是让我们夫妇抓紧过去,我当时以为是倪某把我女儿带着干了什么坏事,没想到他会杀害我女儿。”

  “当时打车到合肥,办案民警说让我坚强一点。那一刻,我只预感到女儿出了车祸什么的,也没想到会遇害,当民警告诉我说,女儿没了,我当时眼前一黑,就往后仰倒,被民警扶起来,他们打了120,后来我才清醒过来。”

  严俊回忆,“民警告诉我,女儿被倪某杀害了,并且给我看了一张手机照片让我辨认,我第一眼都没有看出来,因为她一只眼睁着,另一支眼半闭着,脸都被打肿了,嘴角也肿了,有淤血是紫色的,他当时殴打我女儿之后才捅杀的。”

  严俊介绍,11月16日开庭,是远程视频审理,倪某是在看守所受审。

  他认为,倪某在网上搜索“杀人后自杀要负刑事责任吗?”,或有自杀的念头。“他杀人之后,在看守所里,他的想法也是一命抵一命,他是他们家里唯一的孩子,所以他父母才找我们想签谅解书。”

  >>>曾有前科 女方因他没上进心混日子提分手发生争吵

  提起对23岁倪某的印象,严俊认为,女儿不仅命丧倪某之手,甚至一开始交往就被他带坏了。

  “他以前是有盗窃前科的,还把我女儿带了一起搞进去了,是在这个情况下我跟他见过面,2019年他判4个月从看守所出来,当时他还是学生,跟他母亲把他领出来读书嘛,第一次见面,第一印象是他这个人懵懵的。”

  严俊证实,后来女儿不想和倪某在一起(电视剧)了,和他有过争吵。“她嫌他没有上进心,安于现状,整天混日子过,她说他这么年轻,刚刚大学毕业,应该有理想,有奋斗目标,不能满足现状,不能窝窝囊囊过一辈子,也不能依靠父母,一点儿奔头都没有。”

  

  警方勘验现场

  >>>暖心女儿 孝顺听话懂事开朗 就是胆小不敢看杀鸡

  女儿遇害时23岁,给家人说自己在合肥做网络销售工作。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但如今严俊失去了最暖心的爱女。

  “她是我的独生女儿,她特孝顺,很听话,很懂事,性格开朗,每次回家都是乐呵呵的,帮我打扫房间卫生,买这买那的,还帮他奶奶做家务,但是她胆子很小,她回来了,他奶奶的在镇街上买一只鸡杀鸡,别说让她杀鸡了,她看都不敢看……”

  严俊表示,女儿遇害后两个多月,他和妻子煎熬中度日如年,内心苦不堪言。“女儿没有了,我们夫妻俩都没有办法过日子,我整天以酒来麻醉自己,只要一闭眼那个照片的情景,还有回想起女儿以前和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场景,我就睡不着,只能喝醉才能睡着,6月和7月那两个月,我体重短了20多斤,真没有办法。”

  “我当时都不想活了,我的亲朋还有同事都反复劝我,要把身体保重好,把自己身体搞垮了,谁来为女儿报仇?”严俊和妻子在煎熬中挺了过来。

  >>>最终诉求 女儿仍躺殡仪馆必须判刑伏法才考虑后事

  谈到最终诉求,严俊表示:“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女儿,她现在还躺在合肥市殡仪馆的冰柜里。刑事案件是公诉案件,我希望对他严惩,杀人偿命,民事方面交给律师就由法院来判了,如果能判他死刑就最好了,我必须看到他判刑伏法,为我女儿讨回一个公道。”严俊说,只有一审宣判死刑,他们夫妻才会考虑给女儿料理后事。

  “他杀人前有杀人的思想准备。”11月21日,严俊委托的代理人黄贤柏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被告人倪某自私、狭隘,有暴力倾向,杀人之前用手机搜索杀人可能承担的责任等,卷宗里就有他通过手机搜索的情节。”

  黄贤柏指出:“被告人倪某始终说不清为什么杀人,回避矛盾和杀人动机,他应当是无法挽回恋情,泄愤杀人。”

  倪某在法庭上解释藏尸冰柜的原因称,"因为她生前爱漂亮,和她感情好,不想别人看到她躺在血泊中。"对这一说法,黄贤柏表示:“他杀人后藏尸是因为夏天天热,怕有味道被人发现。”

  黄贤柏表示,检方指控倪某犯故意杀人罪,“案子过一段时间会宣判。”他认为,倪某杀人后前往杭州,最终是母亲陪同一起投案,“倪某被认定自首概率大,受害人家属要求判死刑立即执行。”

  针对庭审中“现男友”陆某的证人证言,黄贤柏否认是三角恋。陆某的证言显示,2019年10月,死者曾告诉陆某,自己想与倪某分手。2020年3月9日,死者明确告诉陆某,她与倪某已经分手。于是,陆某与死者确定了恋爱关系。

  黄贤柏表示:“倪某和死者以前有恋爱关系,案发时他俩不是恋爱关系,我们是这样认为的,但被告人不这样认为。”

  相关推荐

  冰柜藏尸案受害者父亲:整日借酒浇愁 曾劝女儿分手

  

  合肥市法院庭审现场。视频截图

  日前,男子杀害同居女友后藏尸冰柜案,在安徽合肥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上,犯罪嫌疑人倪伟聪表示,他之所以打开空调,又藏尸冰柜,是因为“女友生前爱漂亮,和她感情好,不想别人看到她躺在血泊中。”

  他说,自己十分后悔,认罪认罚。“案子发生后,我每天晚上睡不着,她的死,对我来说,也是负担。发生这个事,我也不愿意看到,确实很后悔。”

  对此,死者父亲严思(化名)并不认可,他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案发时女儿严梅(化名)已经和倪伟聪分手且搬出去住,倪是伺机报复。

  “我女儿是和他分手以后,他再杀害她。他说她们之间感情很好,感情好的话会这么做吗?我觉得他在扯淡。”

  死者腰部、背部等处捅刺20余刀

  起诉书显示,5月29日下午,倪伟聪约严梅见面吃饭。当日19时30许,两人一同回到出租房,在房间内发生激烈争吵。倪伟聪拿起纸箱上的水果刀向严梅腰部、背部等处捅刺20余刀。

  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亦通报过此事,称倪某与其女友严某因感情纠纷发生争执后,倪某将严某杀害。

  

  警情通报。图/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

  倪伟聪在供述中称,他发现严梅死亡后,十分害怕,但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清理现场,后又打开空调,将严梅身上的衣物脱下,用纸巾擦拭掉一部分血迹,再将严梅塞到房间的冰柜内。

  严思称,警方提供的证据显示,倪伟聪在案发前,看了一部叫《误杀》的电影,还搜索“杀人以后是怎么样”“逃逸是怎么样”等信息。

  记者查询得知,《误杀》电影中有杀人后掩饰犯罪行为等情节。

  案发前嫌疑人搜索“杀人以后怎样”

  事发后,倪伟聪前往杭州,与其母亲见面。得知事情经过,其母亲劝说倪伟聪自首,并陪同儿子返回合肥投案。

  11月20日,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严思说,“现在没有人证,什么都凭他(倪伟聪)一张嘴。他杀人之后很淡定,淡定到什么程度?他清理现场,把我女儿尸体放到冰柜里,然后逃亡。”

  “他还在庭上污蔑我女儿,称他们当天争吵是因为严梅和别人发生关系,我女儿已经和他分手了,就算再谈一个不也是正常的吗?”

  失去独生女后,严思深受打击,整日借酒浇愁,“一开始两个月,我是生不如死。亲戚朋友劝我说要保重身体,要打赢这场官司,你把身体弄垮了,谁来跟他斗?”

  谈及期望,他说,“希望判倪伟聪死刑,立即执行。”

  对话受害人父亲

  【1】希望判处凶手死刑

  潇湘晨报:你女儿的案子宣判了吗?

  严思:这个案子11月16日的时候开庭了,没有当庭宣判。

  潇湘晨报:倪伟聪在庭上说自己认罪认罚,请求谅解,你怎么看?

  严思: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

  潇湘晨报:不相信他的态度?

  严思:他说的全是假话,他说那些话只是想逃避责任。最后还侮辱我女儿,说她跟另外的人什么的。

  潇湘晨报:不满在哪?

  严思:第一个,他逃避责任。第二个,我女儿是和他分手以后,他再杀害她。他说她们之间感情很好,感情好的话会这么做吗?我觉得他在扯淡。他杀人之后很淡定,淡定到什么程度?他清理现场,把我女儿尸体放到冰柜里,然后逃亡,最后和他母亲一起回来投案。

  潇湘晨报:按说出租屋里很少有冰柜。

  严思:我也是开庭的时候才知道有冰柜,但是不知道哪来的,我怀疑他有预谋。我的律师告诉我,警方还原他的手机记录,发现他事发前看了一部叫《误杀》的电影,这算不算预谋?他就算不是预谋,也至少有这个想法。

  潇湘晨报:倪伟聪称分开住是他们打算结婚,你女儿想在婚前独居一段时间?

  严思:扯淡,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潇湘晨报:女儿有提到过结婚的打算吗?

  严思:没有,去年的时候,是倪伟聪家人有这个想法,但是我女儿没有这个想法,最后就没下文了。

  潇湘晨报:他怎么说?

  严思:他往我女儿身上泼脏水,说我女儿和别的人怎么样,但是我女儿已经和他分手了,就算再谈一个不也是正常的吗?

  潇湘晨报:你希望法院怎么判决?

  严思:死刑,立即执行。

  【2】倪伟聪曾在无人超市盗窃被抓

  潇湘晨报:你之前见过倪伟聪吗?

  严思:他以前坐牢的时候见过。

  潇湘晨报:因为什么坐牢?

  严思:盗窃罪。事情发生在无人超市,他扫一次码,商品掉了好几个,比如扫一瓶饮料,但是掉好几瓶,他扫了好几次,最后商家告他盗窃,关了几个月。

  潇湘晨报:你对他印象如何?

  严思:印象极差,不老实。这个男的贪图小便宜,我觉得他不可靠。

  潇湘晨报:会劝女儿分手吗?

  严思:劝了,我说最好还是在我们家附近找一个,在本地找个知根知底的,他毕竟离我们家太远,他离我们这里有300多公里。

  潇湘晨报:两人怎么认识的?

  严思:他们是大学同学。

  潇湘晨报:之前有过矛盾吗?

  严思:我不知道,他们在合肥,我在马鞍山的一个镇,哪知道那么多。我女儿很懂事,很乖,也很体贴我们,平时有什么事,她能自己处理好,就尽量不对外人说。再者谈恋爱吵吵闹闹也很正常,不可能他们吵下嘴,她就和我说一下,这也不符合常理。

  潇湘晨报:案发的时候他们住在一起吗?

  严思:他们大学毕业后就一起在合肥工作,租个房子一起住。后来分手,我女儿又自己租了一间房子,案发那天他打电话把她骗过去。我女儿中了二十多刀,致死的部分是肺部和肾部。

  潇湘晨报:为什么分手?

  严思:我不太清楚,小年轻的事,我女儿也不可能告诉我,但是口供上面说他们已经分手另外租房子了。他这是伺机报复。他的想法是与我女儿同归于尽,一命抵一命,开庭的时候他也说了。但杀人以后,现在他也许清醒了,怕死了,找了许多理由为自己开脱。

  【3】知道女儿没了之后就晕倒了

  潇湘晨报:你是怎么知道女儿出事的?

  严思:是那边公安局通知我的,那天下午一点多,公安局打电话给我,说你抓紧时间,尽快赶过来,有事要处理。他还让我通知孩子的妈妈,我们已经离婚了,她那个时候在湖南。

  我当时打个车就过去了,路上我还以为是那谁盗窃又被抓了,或者犯什么别的错误,或者出车祸,我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很多,但是从来没有想到杀人的情形。

  潇湘晨报:然后呢?

  严思:当天下午快三点的时候我就到了,到那之后警察是这么样说的,跟你说一件事,你要挺住。当时我听到这句话,我就感觉到事情不大对劲。然后他说你女儿没有了,我当场就晕倒了。

  派出所就打120急救,120到之前,他们用水把我弄醒,就和我说我女儿怎么怎么样。

  他们拿照片给我辨认,是不是我女儿。我一看照片里的人眼睛嘴角都肿了,整个脸都变形了,但是那是我女儿。

  我当时给她母亲打了个电话,我心里很难受,我哭了,然后她母亲从湖南赶过来。第二天我们做DNA鉴定,双方都录了口供。

  潇湘晨报:什么时候知道凶手是倪伟聪?

  严思:打了电话以后,派出所民警说,杀人凶手是倪伟聪。我那个时候不是震惊,简直是迷糊,我不能理解。你谈恋爱,谈不来就分手,甚至结了婚,小孩子都有了,离婚都不必要走杀人的道路,你没有权利终止他人的性命!现在离婚率这么高都没杀人,为什么谈个恋爱要杀人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潇湘晨报:开庭当天见到他有情绪失控(电视剧)吗?

  严思:没有见到,他没来,他在看守所里,是视频连线的。如果有可能,都想杀了他。

  潇湘晨报:你见过倪伟聪的妈妈吗?听说是他妈妈劝他自首的。

  严思:之前他犯盗窃罪的时候见过他妈妈,之后就没见过了。现在发生这事,他妈妈见不见还有意义吗?

  潇湘晨报:真难。

  严思:那时候管得严,我们根本不敢多生孩子,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这么多年的精力,这么多年的心血,这么多年的付出,好不容易熬到她能独立生活,一下子没有了,谁能受得了啊。

  【4】女儿心地善良

  潇湘晨报:这件事对你影响很大。

  严思:一开始两个月,我是生不如死。我想了好多,我自己都不想活了,亲戚朋友劝我说你要保重身体,要打赢这场官司。有时候聊案子得聊到这些事,就像是往伤口上一把一把的撒盐,但我要把身体搞好,我要看着他死。

  潇湘晨报:你的身体怎么样?

  严思:现在只要一闭眼我就会想到我女儿的照片,公安局给我辨认的那张,那个场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只有用酒来麻醉,我心里郁闷啊,肾脏也不太好。

  潇湘晨报:不考虑去看医生吗?

  严思:现在我女儿没有了,我啥都没有了。我就是要他死,他的死就是我对我女儿的最大的安慰,也是我心里最大的平衡。

  潇湘晨报:法院有通知什么时候宣判吗?

  严思:这个我也是第一次接触,我不太懂程序是怎样的,在等。

  潇湘晨报:在你的印象里面你女儿性格怎么样?

  严思:我女儿性格挺好的,人也活泼可爱。

  潇湘晨报:她在外读书的时候和你沟通多吗?

  严思:会和我聊天,聊她的生活,她的成绩,再聊聊我们家里的事,聊她的奶奶,包括我们的身体,各方面都关照一下,她很懂事。我女儿杀只鸡都不敢杀,她不但不敢杀,看都不敢看,她心地很善良。

  潇湘晨报:可惜遇人不淑。

  严思:这个事情只有在电视上面看得到,谁知道这个事件发生在我孩子的身上,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相关专题:男友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4 05: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