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他发现澳军杀人秘密 拼死"吹哨"后只能网上"求救"

京港台:2020-12-3 09:09| 来源:环球人物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他发现澳军杀人秘密 拼死"吹哨"后只能网上"求救"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澳大利亚发生的这一切都不得不让人怀疑:麦克布莱德的哨声刺破黑暗后,黎明真的会来吗?

  近日,曝光澳军残杀阿富汗平民的大卫·麦克布莱德正式否认了澳有关部门对自己的所有指控。许多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吹哨人”正被澳有关部门控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未来50年可能会在监狱中度过。

  早些时候,麦克布莱德将澳军在阿富汗的暴行视频、资料交给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记者,让公众知道了澳军是如何打着“反恐”旗号却在阿富汗干着恶魔勾当的。

  澳军的罪行铁证如山,终于让澳政府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公开认错。当然,人们并不买帐,此时又爆出澳有关部门对麦克布莱德的指控,舆论瞬间再起波澜。

  11月底,麦克布莱德公开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求救”,引来大量网友围观。其中,许多澳大利亚网友在评论中表示了对这位“吹哨人”的支持,留言说:“麦克布莱德应该因他的勇敢闻名,而不是被起诉。”

  恼羞成怒的政治迫害?

  近日,澳大利亚驻阿富汗的军队被爆出巨大丑闻。有资料显示,澳军在阿富汗对着手无寸铁的平民大肆虐杀,场面极为血腥。

  他们有的将战俘作为新兵“练手”的活靶;有的像打猎一样让军犬扑咬平民;更有甚者,将阿富汗的未成年儿童抓来“割喉”;最触目惊心的是,一些部队还以杀人多寡来论功行赏,在澳军中形成了危险的“竞争氛围”。

  迫于舆论压力,澳军方于11月底主动公布调查报告,承认了部分罪行。(点这里复习:澳军如何在阿富汗搞“杀人游戏”)

  

  但在承认罪行之前,澳有关部门早已开始对披露澳军罪行资料的麦克布莱德进行指控。

  自2018年9月起,麦克布莱德被陆陆续续指控了包括“泄露国家机密”在内的5项罪名。

  随着澳军暴行得以证实,不少澳大利亚民众和政界人士都认为勇敢揭露罪恶的麦克布莱德不应被如此对待,愤怒要求澳有关部门撤销对他的检控。

  还有人在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起了请愿贴。在帖子中,澳大利亚网友将澳政府对麦克布莱德的指控直接称为“迫害”:

  “我对麦克布莱德受到的迫害深感不安。他是一位勇敢的‘吹哨人’,揭露了澳大利亚国防军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如果没有像麦克布莱德这样勇敢的人,我们的民主就岌岌可危。我呼吁司法部长撤销对麦克布莱德的所有指控。”

  “我们必须保护麦克布莱德这样的人,也许我们的国防系统正需要‘刮骨疗毒’。”

  该贴文目前已在网络上获得了3万点赞。之后,麦克布莱德本人也转发了这个帖子,公开向外界“求救”。

  

  然而,面对铺天盖地的批判声,澳大利亚政府倒是玩起了“高姿态”。近日,澳政府明确表示“不会对麦克布莱德一案进行干涉”。这意味着,澳政府将不会对这位“吹哨人”进行道义层面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麦克布莱德的辩护律师克拉瑞,同样在今年早些时候被澳有关部门指控,而他的罪名也是“泄露国家机密”——他曾参与曝光了2004年澳大利亚政府窃听东帝汶政府一事。

  麦克布莱德其人

  据澳媒报道,麦克布莱德的经历颇有传奇色彩。

  1963年,麦克布莱德出生在悉尼。从小学习优秀的他,先后毕业于两所世界级名校——悉尼大学和牛津大学。

  不过,顶着名校光环的他没有成为高薪白领,反而“投笔从戎”。据《悉尼先驱报》报道,麦克布莱德年轻时曾在英国参军,其间还参加了英军著名特种部队“特种空勤团”的选拔,遗憾的是,最终因种种原因没能入选。

  后来,他在英国申请了退役,回到澳大利亚。回国之后,他先是在一档野外生存的综艺节目里担任安全顾问,随后又报名成为了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军事律师。

  

  2011年和2013年,他两次随澳军去往阿富汗,并在战场上为自己赢得了澳大利亚“战斗奖章”。也正是在此期间,他开始听闻澳军中有人虐杀阿富汗平民。

  此后,他开始有意地收集相关资料,并交给军方内部的委员会。澳大利亚法官保罗·布里顿后来曾宣布这些“机密文件”是真实可靠的,有不少澳大利亚士兵犯下了严重的“战争罪”。

  2017年,麦克布莱德被诊断患上了“创伤后应急障碍(PTSD)”。这是一种常发于战场士兵群体的心理疾病,是一个人经历、目睹或遭遇某人的死亡、受到死亡的威胁、严重的受伤后,所导致的精神障碍。患有此症者精神极度敏感,喜怒无常。

  确诊PTSD之后,麦克布莱德决定将自己搜集到的资料交给媒体。就这样,澳军在阿富汗的罪行才终于得以被媒体曝光。但对此,澳军方一直采取“鸵鸟政策”,能躲就躲,鲜有回应。

  

  2018年,澳大利亚相关部门以“盗窃联邦财产罪”第一次对麦克布莱德发起了指控。从那之后,澳相关部门就开始了与这位“吹哨人”之间的缠斗。

  “缠斗”期间,澳大利亚政府的态度也愈发耐人寻味。麦克布莱德本人更是直接在网络上表示:“对澳大利亚两个主要联邦政党都失去了信心。”

  澳政府态度耐人寻味

  尽管最近不少澳洲民众对麦克布莱德遭检控一事愤慨不已,但澳大利亚政府似乎并不打算理会。

  11月23日,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安格斯·坎贝尔拒绝透露是否会放弃起诉麦克布莱德:“我无法谈论当前的司法程序问题,我不能这么做。我理解你们的担忧,感谢许多人提及此事,但我不能谈论此事。”

  此后,澳大利亚总检察长克里斯蒂安·波特也向联邦议会明确表示,“政府并不适合介入此案”。“如果进行干预,这件事将会非比寻常,这必然代表着在对一个独立事件作政治性干预。”波特称,没有法律可以赋予他停止审理此类案件的权力。

  

  如果说这两位澳大利亚官员的表态,只是让不少人对麦克布莱德的命运感到担忧,那么澳参议员工党领袖兼反对党领袖黄英贤的表态则再一次引发了众人的愤怒。

  当地时间11月30日,黄英贤在参议员发表讲话时,竟然坚持称“澳大利亚士兵理应受到澳大利亚以及盟国的尊重”。

  许多人表示,不明白犯下如此恶行的士兵,究竟还要受到什么样的“尊重”。

  此外,一些澳大利亚媒体充分暴露了自己的迷之价值观和魔鬼逻辑。在报道澳军的暴行时,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竟表示:“士兵不就是去杀人的吗?为什么要调查澳洲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的行踪?”这句极具争议的话随即引发众多网友对该媒体的抵制。

  更魔幻的是,随着舆论在世界范围内发酵,澳政府不仅没有反思并抓紧将凶手绳之以法,反而一再试图转移焦点。

  如今,麦克布莱德虽然否认了所有指控,但对于他的审判还远未结束。而澳大利亚发生的这一切都不得不让人怀疑:麦克布莱德的哨声刺破黑暗后,黎明真的会来吗?

相关专题:澳大利亚,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8 19: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