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官员与老同学嫖娼 疑染艾滋恐惧绝望 杀死老同学

京港台:2020-12-14 10:20| 来源:平顶山微友圈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官员与老同学嫖娼 疑染艾滋恐惧绝望 杀死老同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一次酒后的风流行为,让刘巍上演了一场悲剧。

  身为西安市高新区国土房屋管理局副局长的刘巍,在一次朋友聚会后嫖娼,之后怀疑自己感染艾滋病。至少六次用化名就诊,但检查结果均正常,疑病症让他心理变得偏执,由恐惧、绝望变为仇恨,最后将朋友杀害,毁掉了两个幸福的家庭。陕西省高院二审维持西安市中院刑事部分的判决,以刘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一夜风流后的煎熬

  2008年3月9日,这一天可能是刘巍一生中最难忘的的一次生日。曾在西安市高新区国土房屋管理局担任挂职副局长的他,此时却在监狱里等待死刑的到来。他开始后悔,因嫖娼后对罹患艾滋病的恐惧,怀着仇恨将带自己去嫖娼的同学杀害。

  事情要追溯到2006年7月的一个周末,32岁从西安市长安区某街道调任高新区国土房屋局副局长的刘巍,受老同学李袁平等几个朋友的邀请,一起吃晚饭。李袁平与刘巍从小在一个村子长大,高中在同一所学校毕业,工作后很少见面。两人既是老同学,刘巍又升了官,饭桌上更是聊得海阔天空。

  李袁平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陕西省第一建筑公司工作,由于聪明能干,几年后担任一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副总经理,妻子刚生下一对双胞胎。

  饭桌上,李袁平还向刘巍咨询了一些关于房地产管理的事情。酒足饭饱后,李袁平带着刘巍来到一家KTV唱歌。唱完歌后,禁不住诱惑,刘巍和一个陪酒小姐开了房。

  原本到第二天上班,刘巍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几天后,他突然觉得下身有些不舒服,开始,他并不在意。可后来,他觉得身上经常发热,还长出一些小疙瘩,饭量减少。到这时,刘巍感到了一阵阵心悸和眩晕。

  刘巍开始怀疑自己因为那一晚染上了性病,于是偷偷到药店买消炎药吃,但身上的症状并没有减轻。他上网查到一篇关于艾滋病的前期症状的文章,自己身上的种种症状和文章里的介绍几乎一模一样,他顿时整个心都凉了。

  刘巍了解到,艾滋病的潜伏期可达10年之久,是个绝症。他事后回忆,当时心想,家里还有妻儿,还有老人要赡养,自己还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干部,要是得上这种病就全完了。

  此后,刘巍经常在失眠、噩梦中度过,白天上班无精打采,经常把手里的工作处理得颠三倒四。妻子还以为他是工作疲劳所致,便给他买了保健食品吃,并让他多休息。看着体贴入微的妻子,刘巍更加痛恨自己当时的风流行为。

  2006年7月底,刘巍实在承受不了沉重的心理压力,到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性病科进行了系统的检查。

  半个月后,刘巍拿到化验单,医生称化验结果为阴性,身体一切正常,没有艾滋病。他却缠着医生问是不是搞错了,或者仪器出了问题。医生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别人还都想要这个结果呢,你偏偏不相信。好了好了,我们这还忙着呢,你赶快走吧。”

  刘巍并不相信诊断结果,甚至怀疑医生那么不耐烦地把自己赶走,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他一遍遍地反复回忆起当时与小姐发生性关系时的种种细节,加上身上的一些小症状,深信自己染上了艾滋病。

  胡思乱想了很多天后,刘巍仍然没有从恐惧和绝望中摆脱出来,而是开始憎恨老同学李袁平。他想,要不是他带自己去唱歌,自己就不会被小姐所引诱,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

  疑病症引发杀人悲剧

  2006年9月下旬,刘巍再次化名刘刚,来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皮肤性病科做检查。这家医院是西北地区一所著名医院,他想,也许这里的检查会更准确。

  经化验后,结果依然是阴性。为了缓解刘巍的心理压力,医生耐心地向他解释,这种情况属于“艾滋病疑病症”,病人在没有就医或有确凿证据之前,就确信自己已经患了艾滋病,而且由于这种先占观念对躯体的功能的不良暗示作用,使躯体出现种种症状和不适,使病人对自己患了艾滋病更加深信不疑,从而反复到各医院求治。

  不管医生怎么说他身体健康、甚至连普通的性病都没有,但刘巍总觉得医生是在骗他。他已经陷入到一种绝望的心态中:一方面,他极度渴望能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中去,像以前一样身体健康;另一方面,他又对身体检查化验结果并不信任,由于他长期把这些憋在心里不与他人沟通,从而坚信自己已经患上了艾滋病。

  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后,刘巍隐瞒妻子和同事,至少6次用化名反复到西京医院和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诊,其检查结果都是正常。

  缺少了和别人的沟通交流,刘巍的心理变得更加偏执。他把自己所有的痛苦、绝望都化成了仇恨,转嫁在李袁平身上。

  李袁平的妹妹李红(化名)告诉《法制周报》记者,2006年9月底,刘巍电话威胁李袁平说自己得了艾滋病,要李给20万元了事,否则就要杀了李,甚至他的两个双胞胎孩子的命也将不保。于是,两人矛盾激发。

  李袁平当时并不相信,他认为刘巍马上要被提拔,何况两人是好朋友、老同学,不可能要杀自己。之前,李袁平与刘巍的唯一摩擦是,刘巍向其妻子称李借了他四五千元,而事实上,是刘巍将钱用于其他方面,为向妻子“交差”假称李借走了钱。

  2006年10月6日,刘巍又一次来到了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取化验单,医生告诉他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此时的刘巍大脑一片混沌,觉得这个化验结果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想到了死,唯有一死才能解脱。他又觉得,自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太便宜了李袁平。一瞬间,他拿定了一个主意,从医院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南二环西段某公司家属住宅区的李袁平家。

  这天是中秋节,李袁平见昔日好友来访,仍然热情地招呼他就座,之后转身去厨房沏茶,全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

  刘巍起身跟着李袁平进了厨房并关上门,顺手拿起菜刀站在李的背后,朝李袁平身上连砍三刀,李袁平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倒了下去。

  杀人之后,刘巍的精神也几近崩溃,他一屁股瘫倒在地上。

  当医护人员和公安民警即将赶到时,刘巍突然从6楼上跳下,身体被3楼的凉棚挡了一下后,摔倒在地。李袁平和刘巍随后被送往医院急救。李袁平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刘巍在抢救后醒了过来。公安民警很快到达现场进行勘查,并提取了相关物证。

  在看守所内,刘巍给妻子写了一封长信: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决不犯下这个致命的错误,决不折磨自己,杀害别人……可一切都晚了。

  三次编造求生理由

  2007年4月10日,西安市中院一审以刘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值得一提的是,刘巍在被庭审期间,三次编造虚假理由,以求得法院的宽大处理,但均未被采纳。

  起初,刘巍及其辩护人认为刘巍属于“激情犯罪”,但法院没有采纳。法院认为,刘巍与被害人共同嫖娼,均属违法行为。

  在陕西省高院二审期间,刘巍家属收集了多份刘巍有精神病的证明,有其父因为躁狂症两次住院的医院诊断证明,还有牛某、马某等几位“神婆”的证明。【刘巍的律师也出具了刘巍家人提供的其他证据,以此证明刘巍有精神病。刘巍的代理律师在当庭读两份证言时,却惹得许多旁听者笑出了声。原来刘巍害怕得艾滋病,曾经多次烧香拜佛寻找神婆,两个为刘巍作法的神婆还给法庭证明“刘巍这娃脑子有麻达”。

  刘巍说,起初他为了早日能被判处死刑,在警方提审期间没有如实供述,所以没有将真实的想法告诉警方,他的真实想法不是要去杀害李袁平,而是去和李绝交,属于激情犯罪。刘巍说自己有精神病,当时的举动都是处于病态的情况下所作所为。

  公诉人员认为,这些证据都是刘巍家属自行调取,一些证据来源不合法,不客观,不予认可。

  这样,在二审期间,刘巍提出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的申请,法院没有准许。法院认为,刘巍在犯罪前有明确可信的犯罪动机,在犯罪中有能够选择和控制危害行为实施的时间、地点、方式和程度,所以刘巍有完全的控制能力和辨认能力。

  二审开庭即将结束时,刘巍突然要给法官递交“重大线索”。刘巍称,他知道一起盗窃金额达百万元的犯罪团伙。同时,刘巍还向法院多次举报他人犯罪,有立功表现,希望能争取到法院的宽大处理。经过侦查部门调查,刘巍所提供的线索没有一个属实,无任何法定从轻处罚的情节。

  陕西省高院二审维持西安市中院刑事部分的判决,以刘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同时,撤销一审法院该案民事部分的判决,判处刘巍赔偿被害人亲属各种费用7万余元。

相关专题:嫖娼,艾滋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8 13: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