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细思极恐!浙江小情侣酒店开房 半夜发生恐怖一幕

京港台:2020-12-17 13:11| 来源:温州头条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细思极恐!浙江小情侣酒店开房 半夜发生恐怖一幕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温州一情侣入住酒店,半夜睡觉间,“咔擦”一声,房门开了,闯进一陌生男子,见人马上溜走。细思极恐…

  

  网络配图

  今天,女网友反映:今年的9月27日,我跟男朋友去温州驻工坊望江店开房。半夜一点钟,一中年男子突然刷卡进来。男友惊醒问他干嘛。男的见有人关门溜走。

  当时,我俩没反应过来人还是懵逼的,然后接着睡了。

  次日,男友去处理了。前台一直说是打扫卫生,又一下说要以为我们退房的,东说西说。

  如果当时只有一个女生,后果不堪设想。酒店退钱并承若以后免费升级江景房(持续到六月份),但两个多月过去没兑现升级。

  酒店现在甩手不负责,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一直逃避责任。

  

  

  

  

  

  

  

  

  

  Mm安小喵:这种地方谁敢住

  忒难了点点点吧:好家伙,刚去美团看,这家店直接显示(歇业关闭)

  寒江独钓哥哥:男的被一吓,以后会不会不行了……

  忒难了点点点吧:房间升级这种小事还要请示什么领导?我以前在奥林匹克的时候直接升级送水果,大堂经理签个字就行了

  赵老小:你说他这么晚了,来干什么?打扫卫生需要半夜三更进行吗?这样的情况对于单身狗,非常危险。

  翼次元摄影工作室:[偷笑]论门锁的必要性

  还是没早起:这不应该报警吗?

  相关推荐:

  大学生情侣实习期间酒店内死亡 家长:校方推卸责任

  10日晚间,同县不同乡的两名学生家长一同前往小薛和小陈的实习工厂,并从派出所得到证实,两个孩子均已死亡。经法医鉴定, 两人系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10月20日,小陈的父亲告诉记者,实习前,孩子与学校签订了实习合同,并交了学费,事发后,学校称学生死亡与学校无关。

  “养到这么大,说没就没了。他们为什么要自杀?他们还是在校生啊!实习单位是学校联系的,中间还冒出一个劳务公司,难道他们不负有管理责任吗?现在各方都在推卸责任!”

  情侣酒店内烧炭自杀 三天后被发现

  23岁男生小陈和20岁女生小薛均为甘肃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2018届学生,大三在读。他们的家都在甘肃白银市靖远县。男生小陈的父亲陈启雄说,两个孩子今年7月被学校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集团旗下某公司实习。

  

  出事女孩小薛生前照片

  出事女孩小薛的舅舅王先生说,10月10日那天,家长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表示是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并且告知家长,小陈和小薛已于6日晚间在工厂附近的酒店内死亡,劳务公司因没有班主任电话,希望通过家属联系校方。家长最开始以为是电话诈骗,但后来还是联系了学校询问,学校回复有点支支吾吾,说两名学生疑似失踪,其他并不清楚。

  

  出事男孩小陈生前照片

  小陈的父亲陈启雄告诉记者,儿子在10月2日至5日还曾给家里打过电话报平安以及聊聊工作和生活,说不要为他担心, 当时并没有察觉他有任何自杀倾向。

  10日晚间,同县不同乡的两名学生家长一同前往小薛和小陈的实习工厂,并从摄山派出所得到证实,两个孩子均已死亡。

  小陈父亲称,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小薛和小陈10月6日下午5点多到达工厂附近的宾馆。10月9日,获知两人失联后,相关人员找开锁公司开锁,但未成功。10月10日,开锁公司继续工作,之后破门而入,发现两人已经死亡。警方在案发现场发现有烧炭痕迹。 法医鉴定,两人系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学校与企业直接对接 中间冒出了一个劳务公司

  据了解,此次事件还涉及到南京一家劳务公司,即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对此,两名学生家长一直困惑不解,学校老师说是跟工厂签的协议,怎么又出来个劳务公司?后来才得知,这批学生输送到中电熊猫,是校方跟中介公司的合作。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找了兰州本地一家中介,这个中介找了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记者从“天眼查”搜索得知,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7年,主要经营范围为人才供求信息的收集、整理、储存、发布和咨询服务,人才信息网络服务,人才培训,劳务派遣经营(按许可证所列范围经营),人力资源外包服务等。

  小陈的父亲陈启雄告诉记者,今年7月,儿子被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当时他们家长被告知,这是顶岗实习。可后来得知, 不存在顶岗实习,他们就是去上班的。 他认为,如果是顶岗实习,应该有老师跟随指导,对实习生进行相应管理。

  10月20日傍晚,联系上了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一位老师,对于此事的最新进展,这位老师闭口不谈,一直强调学校有专门对接媒体的部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咨询该部门。随后,这名老师直接挂断了电话。

  家属希望 各方能有一个合理解释

  小陈父亲介绍,2020年7月,在学校安排下,包含两名孩子在内,班上七名学生前往南京的熊猫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厂里顶岗实习, 国庆节期间,工厂没有放假,小薛和小陈没有回家。

  10月5日,儿子曾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 10月6日,又给他妈妈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就联系不上了。”小陈与家里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在10月6日, 小薛父亲称10月5日晚9时许,小薛曾和母亲通话,当时没有发现异常。

  10日,他们接到南京景煌劳务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的电话,得知两人于6日晚间在工厂附近的酒店内死亡,劳务公司希望通过家属联系校方。

  “10日,我们家长连夜赶到南京,从派出所那里得知孩子已死亡。”到南京后,小陈父亲得知,小薛和小陈10月5日离开工厂宿舍,此后再也没有回去。

  10月12日,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相关人员赶到南京。 “他一直给我们讲法律,说孩子的死亡与学校没有关系。”

  10月14日,当小陈父亲等人准备去工厂时,学校相关人员称,他们去找工厂协商,但工厂未接待,双方因此发生不快。

  该校另一名了解情况的学生告诉记者,在该工厂实习的其他五位学生也被要求离厂。

  在小薛的舅舅王先生看来,外甥女小薛20岁,花样年华,而且是在校生,在工厂实习期间自杀身亡,学校和工厂双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称,在此期间家属分别和校方、厂方联系,但一直无果,直到12日才得到回复。 “校方称已把学生委托给厂方管理,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

  王先生还告诉记者,两个孩子的家庭在靖远县都 属于建档立卡的贫困户, 他们在南京无相关单位接待,也无经济能力, 所以五天后便回兰州了。

  20日,陈启雄告诉记者,他回到兰州后找到学校交涉,但校方人员说 校方无责, 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可以补偿他两万元。 “我儿子都没了,难道就拿这两万元回去?我还有很多困惑,校方和厂方是在踢皮球。”陈启雄说,20日他与校方又谈了一次,校方态度依旧,他认为校方是在推卸责任。

  为能够具体了解到此次学生实习的背景,10月20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栖霞区太新路92号附近,按照导航的提示,此处应该是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在这处大院内,零零散散的门面房立着各式招牌,可就是没有“景煌人力”等字样。一名店主告诉记者,这里以前有很多劳务公司,可都搬到了前面不远处的新小区门面房了。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新小区,果然发现了不少劳务公司的招牌,可依然没有发现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在此处开店的一家劳务公司工作人员表示, 她知道景煌劳务,可早就从太新路92号搬出去了 ,现在具体的办公地址她也不知道。

  对于儿子实习单位的地址,陈启雄说虽然之前去过,但也说不清具体地址,也说不清全称。记者问他,有无向学校索要实习单位全称及地址,陈启雄说索要的,但校方拒绝。记者通过导航查询,中电熊猫集团旗下单位在栖霞区有多处。

  20日下午,记者根据出事女孩小薛的舅舅王先生提供的一个定位地址,来到中电熊猫集团某生产单位,但保安拒绝记者来访,也拒绝向上级以及公司行政部门通报,让记者去找总部,但拒绝告知公司总部地址。

  曾在网上贷款,家人被逼债

  小薛、小陈死亡之前,是否出现异常情况?两家家属对此均予以否认。小陈父亲说, 儿子失联前,曾在电话中向家人报平安 ,还说他发了3500元工资,会给家里人买特产。

  

  小薛父亲曾坦承,今年3月,女儿在网上贷款,并从家人的微信上转走了三千多元。此后有网贷公司打来电话催债,他替女儿还了贷款。今年8月,又有网贷公司向他催债,他又替女儿还了贷款。 “案发前,没有再出现网贷公司催债的情况。”

  对于网贷用途,小薛父亲事后获悉,女儿把这些钱都借给了小陈,小陈妈妈生病住院,需要用钱。

  薛父称,7月份时,自己曾收到多个催还贷款的电话,才发现女儿有网络贷款,为此还帮女儿还过7850元,女儿称已全部还清,但自己一直没有弄清楚具体的贷款金额,以及钱的具体去向。还完钱后,女儿曾保证不会再借,并说“等我挣钱了我就好好孝敬你们”,“我会努力的”。

  

  

  小薛和父亲的聊天记录

  聊天截图显示,8月28日,小薛称自己收到3500元工资,给爸爸妈妈分别转过1000块钱。

  几天后,女儿打来电话,说小陈的母亲出意外了,钱可能暂时要不回来了。“那时,我才意识到女儿可能在学校谈对象了。”小薛父亲说,两个孩子出意外后,两家大人碰头说起借钱的事,他才知道孩子们当时在撒谎。“并没有人住院,也没有出现意外。”

  小陈父亲告诉记者,他们两家都认为,学生在顶岗实习期间,仍然是在校学生,不管安排到哪里实习,校方都应对其负责。

  劳务公司与校方均在处理19日下午,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宣传部向记者表示,针对此事校方正在积极协调处理。 20日上午,记者从景煌劳务公司一负责人处获悉,10月8日家属向其表示已多日联系不到两位学生后,劳务公司方第一时间报警,通过调查得知,陈、薛二人自5日晚间离开工厂宿舍后一直未归,10日,劳务公司方从当地警方处知悉,二人已在工厂附近的酒店死亡,随即联系家属并告知。 上述负责人称,今年7月份安排7位来自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进入到熊猫电子集团有限公司顶岗实习,其中包括陈、薛二人,二人出事后,学校曾向其他5位同学了解情况,从同学口中获悉,陈某与薛某系情侣关系,此前两人一直存在网络贷款和债务纠纷,但具体金额并不知晓。 相关信息显示,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即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7年,主要经营范围为人才供求信息的收集、整理、储存、发布和咨询服务,人才信息网络服务,劳务派遣经营,人力资源外包服务等。 就此事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向记者表示,劳务公司方一直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同时与两位学生家属及时沟通联系, “对于两位学生的离世我们感到惋惜,公司对于此事在积极处理,关于责任方面的认定我们等法院的结果”。

相关专题:浙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4 20: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