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副省级高官街头炸死情妇!情与欲交织的罪恶牢笼

京港台:2020-12-20 02:54| 来源:网易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副省级高官街头炸死情妇!情与欲交织的罪恶牢笼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16年8月,一部名为《人民检察官》的电视连续剧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热播。第一集开篇描述了一起发生在闹市区的“红旗爆炸案”,被当场炸死的是一名年轻女性,名叫“柳萍”。这一案件的原型正是一起发生在九年前的真实杀人案。

  是谁制造了闹市爆炸案

  2007年7月9日下午,下班高峰期,济南市建设路,一条繁华而拥堵的路段。接近17时30分,靠近该路中段的马路上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爆炸的巨大冲击力撕裂了一辆本田轿车,女车主被炸得身体分离,场面的血腥让人难以接受。爆炸还造成另外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一辆出租车报废。

  是什么引起了巨大的爆炸?这是意外事件,还是恐怖袭击?公安部专家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造成爆炸的竟然是受到严格管制的烈性TNT炸药。

  

  (爆炸现场)

  7月10日,现场走访群众的办案人员反映,有人看见爆炸发生后,一个可疑的人钻进一辆警车后迅速离开现场。10日晚,办案人员对找到的这辆警车进行了微量物证检验,以便与爆炸现场残留的微量物证进行比对。经检验,警车驾驶人、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第三大队副大队长陈志有重大嫌疑,必须立即传唤。

  7月11日,陈志一上班听说公安部门对警车进行了检验,就请假走了,电话也关机。此时办案人员将陈志作案后砸毁并丢弃在垃圾桶里的遥控器和手机找到,经过检验和复原,更确定了陈志作案的可能。办案组决定抓捕陈志。

  7月11日当晚,侦查人员将陈志从青岛机场抓捕归案,从爆炸案发到主嫌落网,只用了48小时。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陈志供出了爆炸案的背后主谋是段义和,帮凶是陈常兵,目的是杀人灭口。

  爆炸案主谋的狰狞面目

  办案人员从死者的家中发现了一张死者与一个男人很亲密的照片,有人认出,照片上的男人是曾任济南市委副书记多年、现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段义和。另外,死者手机内信息显示,死者与段义和有过长时间的电话和短信联系,省纪委、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立即组成联合调查组。

  7月13日下午,段义和在其办公室内被有关部门带走。这是他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那辆供他上下班专用的小车依然等在院子里。走过院旁,他似乎听到它传来发动机突突轰鸣的声音。而他知道,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押解段义和)

  段义和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被“双规”后,感觉事情已败露。所以“双规”后不到两个小时,段义和就主动要了纸和笔,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写好了一份“坦白交代”材料,主动承认自己是“7·9”爆炸案的指使者,并把自己受到情妇纠缠的情况向组织作了“实事求是的坦白”。他把这个坦白交代材料当作一根救命稻草。

  段义和的聪明还在于,他在坦白了爆炸杀人后,还主动向专案组交代了有关部门并没有掌握的受贿犯罪,并把向他行贿的人员列出了一个详细名单,交给专案组。根据段义和的交代,山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很快就查清了他的受贿犯罪事实。

  段义和被“双规”后,有关部门就对段的办公室和在济南的各个住所,进行了详细的搜查,包括在爆炸现场附近段义和与情妇共筑的“爱巢”,共搜出现金600多万元。

  

  (段义和)

  7月16日,山东省委宣布,段义和被“双开”,同时依法罢免了段义和的全国、省、市三级人大代表资格。随即,段义和因涉嫌爆炸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仕途一帆风顺的高官

  61岁的段义和从副处晋升到副省级,用了17年时间,其仕途确实可以用“一帆风顺”来概括。

  在段义和的家乡山东省齐河县潘店镇李营村,他的威望很高。济南与齐河县一河之隔。段义和每次回家,车过了村头的小桥就让司机开车走,他自己下车步行,碰见乡亲们就拉家常,没有一个小时,他到不了家。每次回家,村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出事前,家乡人对段的印象都不错,以为他为人正直,为官清廉。

  1946年,段义和出生于山东省齐河县一户贫苦人家。拔草、喂牛、拾柴火……他的童年记忆与各种农活密不可分。在段义和的左手手背,还留有小时候砍柴留下的伤疤。

  

  1965年,段义和考入了西安交通大学无线电系自动控制专业,成为这个村子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也成为全村、全乡、乃至全县的荣耀。1970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764厂,先后当过技术员、调试班班长、党委组织科干事。

  1976年,为解决夫妻两地生活,段义和调到山东省齐河县委任组织部干事,1978调山东省委组织部,十二年间先后任干事、二级巡视员、青年干部处副处长、知识分子工作处处长。1990提拔为山东省电子工业局(总公司)副局长(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其间还于1994挂职任聊城地委副书记。

  1997—2001年段义和任济南市委副书记、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2001年当选为副省级的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

  

  用段义和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他的一生都在爬坡,到了山顶一下子摔了下来。

  一名副省级高官,为什么要用如此拙劣、残暴且耸人听闻的方法,杀死一名年轻女性呢?这场人性的谜局在段义和的供述中渐次打开。

  扭曲的欲望和激情

  在段义和的供述中,他将这桩离奇的杀人案,归结于十四年前开始的一场露水情缘。

  段义和任职的电子工业局是个二级局,属于副厅建制,机构改革方案是取消行政编制,逐步走向市场化,所以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一块是山东省电子工业局,一块是山东省电子工业总公司。1994年,上级考虑聊城地区工业比较落后,就让段义和挂职担任聊城地委副书记“重点发展聊城的电子工业”。

  段义和的妻子在省立医院工作,所以段是只身一人前往聊城。聊城地委所在地是聊城县,为了安排好地委段副书记的生活,地委办公室让段义和住在县委招待所一个豪华套间里,并让招待所派专人照顾,当时年仅18岁、长相十分漂亮、身段又好的柳海平被指定为段义和的专职服务员。当时段义和48岁,比柳海平大整整30岁。

  

  (柳海平)

  后来有人发现,宾馆的这个服务员“服务”到了段义和的床上。段义和第一次将这个和自己女儿年龄相仿的女孩拥入怀中,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自信和畅快。她的青春和单纯深深吸引着在世事繁杂中浸淫多年的他,给了他莫大的安慰。

  这个柳海平是河北馆陶县农民,段义和把她转为城镇户口后,又帮她办理了招工手续,安排在聊城某电子集团上班。结果,挂职时间没到期,段义和就被调回省电子局。他觉得让这个勤快又机灵的小姑娘再回到农村,未免可惜了。而自己的一句话就能改变她的一生,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通过权力将柳海平调往省电子工业局下属的劳动服务公司,并在济南为柳海平购置了一套住房,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岂不知,这正是按下了开启两人生死祸端的红色按钮。

  1997年底,段义和调任济南市委副书记,并兼任济南市委组织部部长,官至正厅。权力大了,情妇的地位也随之提高。柳海平先是由一家工厂调往济南某街道办事处,由工厂的工人变成了街道干部,然后又由街道干部调往济南市财政局,成了国家公务员。在为情妇调整工作的同时,应情妇的要求,又给柳海平购置了一套住房和一辆小汽车,并把情妇的父母和妹妹从农村接到济南居住。

  

  段义和在为情妇谋取利益的同时,也应柳海平的要求,为柳海平的亲属办了很多事,典型的是先将居住在农村的“准岳父母”通过招工手续,安排在济南市下属的平阴县某单位,然后又通过调动工作的方式,将柳海平的父亲柳某安排在济南市发改委下属某单位,将母亲王某安排在济南市园林局下属某单位。

  段义和在副省级城市济南市担任副书记4年多,2001年升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官至副省级,成了济南市的“三把手”。凡是有情妇的,往往都会牵扯到经济问题。因为这种情况都见不得光,是一种地下的关系,肯定不会用家里的合法财产去包二奶、养小三。但他有需要买房子、买车、日常的花用,那这钱从哪来呢?肯定就需要有人送了。

  为了满足情妇的要求,段义和开始“向钱”看,济南市某办公厅某副主任,看上了主任的位子,两次送给段义和4.6万余元后,如愿以偿;济南市开发区某副主任,想调动工作并晋升职务,七次送给段义和8万元,由副处晋升正处。

  段义和在“守株待兔”等待别人主动行贿的同时,有时因为情妇需要“零花钱”,不得不“主动出击”,向他人索贿。2002年年底,历城区委书记郭某任济南市副市长,需要人大任命,作为济南市人大主任,段义和向郭作贵索取了5万元“任命费”。往往钱在手里还没有捂热,就进了情妇的口袋。在买官卖官的同时,段义和还不放过其他发财的机会。2005年,山东瑞境置业公司为谋取“瑞境皇冠水岸小区”建设开发,公司董事长刘幼华送给段义和50万元。后来据法庭认定,段义和利用职务之便索取和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专题)169万元,有价值133万元的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有据可查的是,段义和在包养情妇的13年间,为柳海平在济南购买了4套商品房,2辆小汽车,另外还有100万元“零花钱”。

  自此,段义和财色兼得,柳海平名利双收。

  小情人欲壑难填

  段包养情妇的消息被妻子知道后,段也曾表示不再与柳海平来往。为了保持段义和的正面形象,柳海平和一位医生结了婚,可是婚后照常与段义和保持性关系,丈夫发现后断然离了婚。至于柳海平婚姻期间生的孩子,柳海平说是段义和的,而段义和认为是柳海平丈夫的,两人还为此多次争吵。

  

  2006年4月份柳海平离婚后想换个工作,段义和就把她调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工作。后来又缠着段义和在济南如意苑小区给她购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住房和一辆刚刚上市的浅蓝色广州本田思迪轿车。

  柳海平一直独居,一般是晚上10点以后,段义和才来这里和她幽会,早上匆匆离去。柳海平厌倦了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她要正大光明地嫁给段义和,但从一开始,段义和就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因为段义和与妻子既是青梅竹马,又是患难夫妻,两人同是齐河县潘店镇人,两家相距不到两公里,当年两人一同考上的西安交通大学。

  女人过了三十岁,常常会有青春易逝的慨叹。彼时柳海平已经三十一岁,她的第一次婚姻因段义和的存在匆匆收场。更重要的是,尽管拥有公务员身份和稳定收入,但是,她没有工作能力,没有趣味相投的朋友,没有基于奋斗得来的、一个女人最起码的自信。而青春就要逝去,当韶华不再,她这一生,又将有什么依靠呢?她曾嘴上威胁段义和离婚,但心里又明白这绝无可能。未来,常常令她感到恐慌。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控制、摆布这个拥有权力的男人。她不图老段给她钱、给她解决工作,只是对他很依赖。

  她开始要求段义和必须隔一天去一次,每天固定时间通电话。柳海平要求段早上起来先打电话、到办公室用座机给她打电话、中午到宿舍要用宿舍电话给她打电话、晚上九点半还要在家里偷偷给她打电话。如果做不到,就摔锅砸碗,甚至割腕对其进行威胁。有时段义和在外面应酬,如果打电话听到有别的女的的声音,她就发脾气。旁人难以想象,这个在外风光无限的副省级官员在情人的哭闹面前,一度以下跪和痛哭的方式来求得原谅。段义和实在是不堪对他的控制了。

  当段义和明确告诉柳海平不能和她结婚后,柳海平向段义和索要100万元补偿费,并到有关部门告了段义和一状,有关领导找段义和谈了一次话,让段处理好与柳海平的关系,不要影响工作和家庭。这次事件后,段义和决定要与柳海平彻底分手。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刺激,她只是他“锦上添花”的奢侈品,而不是仕途人生的必需品。段义和开始厌倦了。这个疯狂的情人还会做出什么事儿来呢?他害怕了。他怕的不是这个女人,而是怕失去眼前的一切。他已年逾花甲,本可以从最辉煌的巅峰完美谢幕。名声、地位和声望,这一切,他不能放弃。不可能!他动了除掉她的念头。

  

  (段义和讲话)

  段义和要分手,而柳海平却认为段义和是要抛弃她,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从这时候开始,段义和萌生了致残或杀死柳海平的犯罪动机,他曾对一位好友流露出要摆平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的想法,因为“那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又不识好歹”。

  高官与警察密谋杀人

  段义和产生杀死柳海平的想法后,也曾感到后怕,万一事情败露,不仅要身败名裂,还有杀头的风险,因此一度想放弃。但柳海平步步紧逼的态势,让段义和不得不采取“相应措施”,否则即使免了杀头的危险,也会面临身败名裂的结局。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段义和决定寻找一个最可靠的人来实施自己的计划,他首选了侄女婿陈志。段义和一辈子当领导,相信自己知人善任。侄女婿陈志是一名公安干警,又在自己权力的佑护下不断升职,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让陈志去干这件事,他最放心。

  段义和在家中排行老三,上有两个哥哥,陈志是他大哥的女婿,担任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第三大队副大队长。大哥是南下干部,在贵州病逝多年。2007年春节期间,陈志到段义和家拜年,段把除掉柳海平的想法告诉了陈志。陈志能进公安机关工作,并得到提升,全仗“三叔帮忙”,现在三叔有难,陈志二话没说就应承了。

  开始,段义和曾先后设计过煤气中毒、高速公路爆胎等杀人方案,但每每事与愿违。一次,柳海平的车还没上高速就爆了胎,段义和还要负责给她修车。段义和与陈志商量采取制造交通事故的办法,把柳海平弄成植物人,陈志开车跟踪了几天,发现柳海平的活动范围都在市区,路上车水马龙,车速提不起来,制造交通事故很可能杀不死柳海平,反而会暴露自己,就把这个方案放弃了。

  陈志最后想出了一个既能达到杀死柳海平的目的,又认为能自保的上策,就是爆炸。陈志是工程兵出身,知道爆炸后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特别是爆炸起火后,现场几乎找不到有用的东西。段义和曾设想,依靠自己的权威将案件定性为“酷暑引发油箱爆炸的事故”。

  得到段义和的同意后,陈志开始利用自身的“优势”制造炸弹。段义和向陈志提供了柳海平的工作单位、详细住宅地址以及照片、家门钥匙、汽车遥控器等物品,让陈志抓紧时间办理。

  由于国家加强了对爆炸物品的管理,因此,陈志告诉段义和,炸药不好弄。段义和曾向其下属某领导干部索要炸药,对方表示不好办,段就让陈志想办法。

  济南市下属的平阴县有许多采石场,开采石头需要炸药,陈志就打电话给平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廉德金,让廉“弄几斤炸药和几个雷管”,星期天去黄河炸鱼。廉德金原在济南市某区地税系统工作,通过陈志帮忙调入公安系统。对陈志的要求,廉德金不敢怠慢,但他清楚,炸药和雷管不能同时向一个人要,他就以家中盖房需要炸石头为由,向平阴县玫瑰镇王某的石子场索要硝铵炸药2公斤,并由王某亲自送给廉德金;同时,廉德金又向玫瑰镇葛某的石子场索要电雷管5枚。事情办好后,廉德金利用星期天回济南的机会,把炸药和雷管交给了陈志。

  

  (网络配图)

  陈志拿到炸药和雷管后,找到济南利达汽修厂老板陈常兵帮忙。40岁的陈常兵是修车修理工出身,对汽车的遥控装置“很熟悉”。因为以前求陈志办过事,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经常聚在一起(电视剧)吃饭,后来“二陈”拜了把子,陈志成了陈常兵的“大哥”。陈志让他负责“研制”手机遥控装置,自己负责爆炸装置,“二陈”利用各自的技术共同制造了遥控爆炸装置。

  为了检验这个遥控爆炸装置是否有效,“二陈”进行了两次试验,用掉了两枚雷管,但装置没放炸药。剩下的3个雷管全部放在了遥控爆炸装置中,加上2公斤炸药,一个遥控爆炸装置就秘密制作好了。

  遥控爆炸装置制造好后,陈志犹豫了一段时间,因为他十分清楚,只要轻轻一按,就是人命关天。所以尽管段义和多次催促他“快点”,陈志总是搪塞说,正在试验,快好了。

  人命关天的一瞬间

  2007年7月9日下午5时左右,陈志开着一辆警车带着陈常兵一起来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停车场。陈志携带爆炸装置下车后,直奔柳海平的浅蓝色广州本田思迪轿车。他们之所以这个时间来,是因为这时正是下班时间,停车场来开车的人多,不会引起保安的怀疑。陈志迅速打开车门,将装有磁铁的爆炸装置径直放在驾驶座位下,2公斤炸药和3枚电雷管就被紧紧吸在车座下面,整个过程陈志在一分钟内就完成了。然后“二陈”回到车上,由陈常兵驾驶车辆,等柳海平下班驾车回家时,就跟踪在后面,伺机引爆。由于紧张和害怕,加上路上车辆多,陈常兵跟踪了不到5分钟就跟丢了。

  陈志就让陈常兵驾车绕道来到柳海平回家必经的建设路附近等候,他们把车停在济南市工商局院墙边上,陈志坐在车上没下来,让陈常兵下车查看,看到柳的车过来就打电话告诉他。

  从建设路拐弯到如意苑小区,有不到500米的路程,路两旁有卖水果的小商贩,有修鞋的、配钥匙的、卖报纸的,还有在大树底下打扑克、下象棋的,陈常兵下车后看见一个老太太坐在树下乘凉,就问,前面是如意苑小区吗?陈常兵十分慌张的神情,加上外地口音,给这位老太太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不到5分钟,这位问路的外地人打了一个电话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这位老太太惊呆了。躲在警车里的陈志,接到陈常兵发现目标的电话后,就拿出手机形状的遥控器,装作打电话的模样,引爆了炸药,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济南“7·9”爆炸案。

  

  (爆炸现场)

  随着一声巨响,接着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伴随着爆炸声,受伤的小商贩们的哭喊声,乱作一团。经历过不少世面的老太太发现这个外地人没有像当地人一样看热闹,而是钻进不远处一辆警车内快速离开了,当时老太太也纳闷,警车不救人,怎么开走了?不过,细心的老太太记下了这个车号,这为破案埋下了伏笔。

  尾声

  2007年8月9日,济南“7·9”爆炸案一审宣判,原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段义和被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爆炸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听到死刑判决后,段义和脸色霎时变白,在法庭上大声说“我不服”。

  不管是坊间怪论,还是段义和本人,对待生死秉持的都是对人对己的双重标准,没有把对方当成和自己一样的人看待。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是极端自私下的铤而走险才把他送上不归路。别人的生命不足惜,而死刑执行令下达后,对自己生命结束的方式,段义和提出最后乞求:注射执行死刑。

  

  2007年9月5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济南“7·9”爆炸案主犯段义和、陈志在山东济南被执行死刑。终结这场高官与情妇爱恨情仇悲剧的,是两声枪响……

相关专题:情妇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8 08: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