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从专业打“小三”到反腐:“二奶杀手”张玉芬

京港台:2021-1-2 03:05| 来源:ABC中文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从专业打“小三”到反腐:“二奶杀手”张玉芬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张玉芬(中立者)与“火凤凰”侦探社中“反二奶联盟”其他成员的昔日旧照(ABC News: Cecily Huang)

  张玉芬——这位在全中国都闻名的 “二奶杀手”从没习惯闲着。

  但现在,她却在西安闲居在家休养脚踝。在帮助女性同胞们追踪不忠的丈夫和他们的“二奶”这项工作期间,张玉芬的脚踝骨折了。

  年过六旬的张玉芬发现,她所从事的工作已经让自己付出了代价。长期以来,她都在追踪嫌疑人士,将自己关在监视车中,或蹲在角落不让人发现。

  她曾经每天都能接到100多个电话,都是一些迫切需要其侦探技能的女性打来的。但她现在脚踝骨折,还遭遇了疫情,这就意味着生意异常冷淡——许多人因怕感染新冠而不敢有外遇。

  好消息是,张玉芬有时间休养脚踝,也有时间用来反思。

  “中国媒体把我说成一个残忍的女人,”她说,“但我帮那么多女人得到了她们所应得的。”

  从个人危机变成商业理念

  她完全了解自己的事业,因为张玉芬自己就曾经是 “不幸婚姻 ”的受害者。

  

  张玉芬与前夫在年轻时的合影 (ABC News: Cecily Huang)

  1997年,张玉芬的丈夫为了“二奶”而离开了她和15岁的儿子,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走了。她说,他取走了银行账户里所有的钱,拿走了所有东西,甚至连一张床单都没留下。

  五年后,张玉芬才发现丈夫的“二奶”是一个自己非常熟悉的女人,甚至曾经把她当成自己的朋友。

  张玉芬满腔怒火。她想羞辱丈夫。为了报复,她在丈夫的工作单位到处传播丈夫和“二奶”的照片。她骚扰他们,并在此后的十年11次起诉丈夫

  重婚,但都以失败告终。

  直到2007年,法院终于同意判决她与前夫离婚,并将二人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一套单位住房判给了张玉芬。

  侦探生意颇具争议地开张了

  在这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张玉芬确信自己的经历并非独一无二。婚姻破裂的冲击逐渐消失,她在2003年成立了一家侦探社,专门追查出轨的丈夫及其情人。她给侦探社起名为火凤凰商务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其团队则被称为 "反二奶联盟"。

  当时,这是中国第一家 “女子侦探社”。张玉芬使用了传统的取证工具:一台磁带录音机、一台照相机、一个望远镜,还有一个笔记本。她利用雇佣自己的妻子们提供的信息,徒步或乘出租车跟踪被称为“二奶”的女人。她躲在树后或电线杆后,拍照取证。

  这种返璞归真的方法颇具成效——张玉芬经常将出轨的丈夫和“二奶”抓奸在床。

  但她接下来采取的策略则更令人震惊。

  一旦确认丈夫出轨,她就让“二奶”离开客户的丈夫。要是有人拒绝,她就进行威胁。

  在中国,她成为备受争议的人物,因为她鼓励客户上街跟踪并且攻击她们老公的出轨对象,暴打“二奶”,有时还当众扯掉“二奶”的衣服。于是人们给她取了“二奶杀手”的绰号。

  妻子殴打羞辱丈夫情人的视频在中国成为网络上热传的内容。一些中国人认为这种手段侵犯了隐私。也有人认为,挨打的应该是那些出轨的丈夫,而不是“二奶”。

  但张玉芬认为,她的技能帮助妻子们泄愤,治愈心中的痛苦,并称由于中国的法院系统未能保护受伤害的妻子,她别无选择。

  “只要一有第三者,男人就变心,变得特别快。男人一变心或者有‘二奶’,就会对妻子心狠手辣,”她说,“看看那些我帮助过的可怜女人。她们的丈夫无休止地打她们。有些人被赶出家门后就没机会见到自己的孩子。有些人没能发现丈夫把属于自己的钱转给了另一个女人,发现时为时已晚。”

  但她说,无论丈夫做了什么,许多女人都抱有希望,希望丈夫能回归家庭。

  不管怎么说,她的这些方法在西方都会引起严重的法律问题。

  在中国,也有一些张玉芬的客户收到 “故意伤害”的起诉。张玉芬本人也曾被拘留和审问。一些男人和新欢聘请私家侦探进行报复。

  但由于中国警方不愿意介入“家事”,张玉芬的业务越做越大。

  私家侦探比律师还厉害?

  

  婚姻破裂后,张玉芬为妇女的合法权利而奔走游说。 (ABC News: Cecily Huang)

  社会上开始流传这样一种说法,即张玉芬的侦探工作帮助一些女性在离婚案件中获得了筹码,并得到更有利的财产分割或子女监护权。大多数中国夫妇要遵守的独生子女政策近两年才有变化,所以离婚时能否争取到子女监护权很重要。

  她赢得了声誉,因为可以在女性与法院系统协商谈判时为她们提供支持,同时,她还是一名反腐举报人。

  如今,张玉芬不仅帮助妻子,也帮助丈夫调查不忠的伴侣。她坚持认为自己比律师还厉害。“我自学了《民法》和《婚姻法》。我当过公民代理人...... 从我的生活经验来看,我非常了解这个过程。我是依法办事的,”她说。

  张玉芬的业务远不止于侦探工作或鼓励妻子们进行报复性攻击。

  有了这么多年的帮助女性协商解决婚姻破裂问题的经历,她了解到很多婚外情后面还隐藏着更让人看不下去的情感虐待或家庭暴力。

  为此,她将业务重心从侦探工作变为充当非官方的社会工作者。

  大多数女性在婚姻结束后都无处可去,于是张玉芬在西安成立了女性庇护所——情感驿站月亮湾,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可以在那里住下,在心理治疗师的支持下重建信心,开始新的单身生活,同时收集离婚诉讼的证据。

  去年,张玉芬组织的舞蹈队在陕西各地的晚会上表演节目,表演者是那些受张玉芬帮助,曾因丈夫出轨而心碎的妻子们。她们今年无偿为附近村子里的老人提供帮助。

    

  张玉芬在养老院中为老人们演唱 (ABC News: Cecily Huang)

  情感驿站月亮湾没有得到政府支持,但张玉芬提供了必要的家具,受助的女性则自付基本生活费用。

  找“二奶”涉及到腐败行为

  

  张玉芬在自己的微博上转载了一篇中国反腐的文章 (ABC News: Cecily Huang)

  张玉芬的业务越做越大,她开始产生疑问:怎么有如此之多的中国男人能负担供养全家人再加上一个“二奶”的开销,而那些“二奶”一般都能收到各种礼物和其他奢侈品。

  “大多数第三者都是受男人的钱和奢侈品的诱惑才进入这种关系的,”张玉芬认为,“但这些男人怎么会有那么多钱给‘二奶’买昂贵的衣服、汽车或公寓?”

  她认为,这些风流韵事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腐败文化。多年来,她一直努力在社交媒体上开展一场反腐败运动。

  张玉芬说,但也许是因为她的运动让真相几近曝光,影响了当权者,中国有关部门要求她删除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帖子,这是中国打击公民记者的措施之一。

  张玉芬说,法院以离奇的借口神神秘秘地拖延案件。直到自己收集的证据 “丢失”,她才怀疑针对腐败的调查遭到刻意掩盖。

  她的反腐败运动最终没有成功。

  张玉芬说,她很怀念毛主席的时代,党组织会介入家庭纠纷,对婚外情进行处罚。

  “回到毛主席那时候,我们从来都是夜不闭户,公务员也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自己,”她说,“如今,经济增长了,人们却对[党]失去了信任。腐败无处不在。对成功男人来说,没有‘二奶’就丢人了。”

  “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东西”

  多年来,张玉芬对不忠的丈夫和“二奶”穷追不舍。这份工作的强烈的戏剧性场面令人兴奋,帮助她发泄出因为婚姻破裂而挥之不去的愤怒。

  她对不忠行为的满腔仇恨和对婚姻中那些心碎的伴侣的同情让她像战狼一样强势反击。

  但张玉芬的个人遭遇,以及她在工作中目睹的一切,让她对男人和夫妻关系的态度变得愤世嫉俗。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东西,”她说。

  相反,张玉芬的理想是继续帮助那些被男人抛弃的妻子。

  她的下一个计划是为上了年纪的单身女性和那些因婚姻关系破裂而失去独生子女监护权的女性建立一个女子养老院。

  “我和女性朋友在一起(电视剧)很开心。我带她们去旅游。我们在花园里种好看的植物,我们跳舞,做很多慈善工作。我们相互支持。我觉得,对我来说这些足够了。”

相关专题:情妇,反腐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5 2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