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秦城服刑的"老虎"有新动态:儿媳出轨 被亲家举报

京港台:2021-1-3 23:33| 来源:政知新媒体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秦城服刑的"老虎"有新动态:儿媳出轨 被亲家举报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政知君注意到,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两份《龚清概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

  关于龚清概犯受贿罪涉财产部分执行一案,河南安阳中院扣押的龚清概受贿所得的沉香、沉香木,在京东网司法拍卖平台进行了公开拍卖,现已成交。

  被亲家举报的“龚十亿”

  龚清概,男,汉族,1958年6月生,今年62岁,福建石狮人,1979年3月入党,1980年9月参加工作,香港(专题)公开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研修班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工商管理硕士。

  

  公开资料显示,龚清概长期在福建省工作,担任过泉州市委常委,晋江市委书记、市长,泉州市委副书记,南平市委副书记、市长,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等。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龚清概在长期任职的晋江地界上,有一个绰号:“龚十亿”。当地人调侃,龚的身家有十亿之多。在其主政晋江期间,路边的绿化撤了弄、弄了撤,城市建设经常在搞。

  2013年10月,龚清概任中央台办、国台办副主任,2016年1月被查。

  

  政知君了解到,龚清概此前与泉州当地一位级别不低的官员结为儿女亲家,但是龚的儿子婚姻却并不美满,儿媳有外遇并被儿子抓“现行”,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两家因而结怨,终以离婚收场。龚的亲家就此举报。

  2016年4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通报,龚清概“长期搞迷信活动”“挥霍浪费公款,违规打高尔夫球”“不如实报告个人股票、房产情况等个人有关事项”“长期占用私营企业主高档汽车,搞钱色交易”等。

  2017年4月,河南安阳中院审理查明,从1996年至2015年,龚清概敛财5352.9186万元。

  河南安阳中院宣判,龚清概因受贿罪获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专题)500万元;对龚清概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政知君注意到,龚清概目前正在公安部秦城监狱服刑。

  沉香、沉香木被拍卖

  据《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扣押的龚清概受贿所得的沉香、沉香木,在京东网司法拍卖平台进行了公开拍卖,现已成交。

  

  据京东网司法拍卖平台显示,在2020年12月初,安阳市中院曾拍卖了沉香、沉香木,前者的成交价为32450元,后者的成交价为41300元。

  

  

  

  沉香物品的尺寸(cm):长:91,截面:1.5*2.5、2.2*3,物品的重量为349.9(g)。

  沉香木的尺寸(cm):长:62,直径2.6~3,物品的重量为359.2(g)。

  沉香的估值是3.5万;沉香木的估值为5.4万。

  《网络竞价成交确认书》显示,上述沉香和沉香木的买受人与《龚清概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的买受人一致。

  尚有近400万未执行到位

  据《龚清概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显示,河南安阳中院在执行龚清概犯受贿罪涉财产部分执行一案中,对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进行了如下查控处置措施:

  对刑庭随案移交的全部财产进行拍卖处置,共得款15514141元。扣除不动产评估费78978元,动产鉴定评估费112200元,不动产银行抵押债权1093928元;剩余14229035元上缴国库。

  关于对龚清概的罚金刑500万元,实际执行到位并上缴国库1066179.38元,尚有3933821元未执行到位。

  

  裁定书还显示,该院已对龚清概的银行存款、土地、房产、车辆、投资(股权)、股票等进行了查控,银行存款已全部扣划完毕;经现地调查完成了对其住房公积金的扣划,以上已计入罚金刑到位金额。

  法院已向龚清概及其服刑监狱发送了财产调查问询函。

  文书显示,目前本案确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法院依职权对本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法院方面称,该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安阳中院即将本案纳入终本案件管理系统。

  从纳入之日起5年内,该院将通过网络查控系统对本案被执行人名下银行存款、土地、房产、车辆、投资(股权)、股票等财产每六个月定期查询一次,一旦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财产线索,法院随即自动恢复执行程序。

  法院主动搜索5年后,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或财产线索的,将不再依职权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查控。

  资料 | 裁判文书网 新华社 人民网北京青年报等

  校对 | 项战

  媒体揭龚清概家事:妻境外豪赌儿被骂不是好鸟

  来源:政知圈

  原标题:落马的龚清概业余生活原来是这样的!

  最好的评价要在悼词里找,贪官的细节要在通报里找。

  

  就在最近一连串省部级大员纷纷落马之际,许多人都快忘了这个姓龚的副部级高官。中央纪委帮政知圈恢复记忆了,4月21日18时30分,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国台办原副主任龚清概被开除党籍。

  1

  就在1月19日龚清概落马当天,政知圈推送了《龚清概落马,那个水手掌不住舵了》,稍微揭秘了一下这个副部高官的家事。而直到今天,政知君才发现,龚主任的生活,原来是这样多彩!?

  不信马列信什么

  中央纪委通报说,龚清概“长期搞迷信活动”。

  如你所知,被曝光迷信的落马高官为数不少,不过之前被中央纪委正式表述为“长期搞迷信活动”的还不太多,目前看来有三个:广东原副省长刘志庚、武钢原董事长邓崎琳、宁夏原副主席白雪山。

  现在有第四个了。

  几个落马高官籍贯不同,邓崎琳祖籍湖南、白雪山祖籍陕西,刘志庚是广东人,龚清概是福建人。真可谓迷信不问出处。

  坦率地说,刘志庚和龚清概被曝“长期搞迷信活动”,政知圈并不意外。毕竟政知君对广东和福建两地了解一二。

  两省的民间信仰渊源较久,像关公是商家必须要供奉的,而十里八村供奉的神可能都不尽相同,这些神很多是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因其高德为民间敬仰,逝去后即“化羽成仙”。逢年过节,村民是要迎神赛会的。经受这等氛围熏染、草根出身的龚清概、刘志庚,“长期搞迷信活动”,也是颇为自然的事情。

  事实上,除了已知落马的这两名高官,这些地区还有其他官员也有这等嗜好。政知圈早年就得知,有些闽南官员或者其太太赴邻省某岛上香许愿,求官求财,而且连去多年。至于主政一方的官员对办公室的布局非常在意,对城区的城雕等设计非常上心,都已不是新闻。

  闽南“好家长“

  政知圈在此前推送的《龚清概落马,那个水手掌不住舵了》抖了点龚家家事,曾引发争议。争议的核心是,涉及到其“前家人”的私密,不太合适。

  对此政知君也过意不去。不过在与闽南小伙伴聊起相关人员的事情时,得到的反馈是:龚家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如今有中央纪委通报为证。通报说龚清概“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据知,其子进入当地一家很有影响的上市公司的下属企业任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曾主政此地的龚清概的关系。而其子生活作风口碑也不好,大致属于当地人说的“浪荡子弟”,所以其婚姻不和也不足为奇。在同行早已列出的“坑爹”一族,龚家公子也可以入选了。

  还有通报涉及到的不如实报告个人股票、房产情况等个人有关事项,此前坊间也曾盛传。龚主任工作繁忙,这些事未必能有空打理,不过其妻倒有的是时间,还有空多次赴境外豪赌。至于赌资哪里来,赢了多少钱,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老板的最爱

  倘若龚清概是商场中人,那还不失为一条“汉子”。

  在其老家闽南人眼中,会赚钱、讲义气、敢扛事、能拼酒,那是真男人。因为这都是生意场上必备的真功夫。长期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改革开放前沿生活工作,龚清概不可能置身于这个环境之外。

  闽南成就了龚清概,而龚清概也为晋江发展做出了实打实的成绩。一方面有人评价其霸道,但在改革开放之初,有些时候在基层做事情,不霸道还真办不了事;另一方面有人透露其与某些同僚不和,而有时候他又敢于为搭班子的同事扛事担责。

  做人和做官,经常是两张皮。

  总和老板打交道,“违规出入私人会所,违规打高尔夫球”,有些普通人能做的事情,当官的就不能做;而中央纪委通报其“长期占用私营企业主高档汽车”,更让政知圈觉得相当熟悉。

  在某些地方的官场,官员要请客,让老板找个地方“安排”一下,顺便买单,已是家常便饭;动辄借用老板的司机、车辆,有时候是这些老板的“荣幸”。至于“长期占用私营企业主高档汽车”,真是既安全又实惠。一来有望规避组织上对官员待遇的严格规范(事实证明龚清概没能规避成功);二来让贴心的老板提供车辆,去哪儿办啥事见啥人,足够私密放心。

  这些不少人见怪不怪的潜规则,到头来还是没躲过老王和同事们的严查。其他“同好”恐怕也该检点一下自己了。

  最后,政知圈终于确认了两件事:

  第一,通报说龚清概“搞钱色交易”,也就是说,在其家庭之外,没有爱情,只有交易。

  第二,龚清概也属于“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也就是说,其从福建的泉州到南平,再到平潭都犯事,或许进京任职也不干净。

  只是,不管其走到哪里,结局都是一样的。

  国台办原副主任龚清概被称龚十亿敛财手段曝光

  来源:新京报

  

  1月21日,福建平潭金井湾港区1号码头正在施工。当地高姓商人称,该码头原本为其公司取得使用权的船坞码头项目,但龚清概上任后推翻该项目,因此他一直在实名举报龚。

  

  龚清概在泉州石狮市沙堤村的老宅。作为一个渔村青年,龚由村干部走上仕途。

  ■核心提示

  一个是诞生了国内众多著名品牌的海边工业城市,一个是以日均过亿投资拉动发展的海岛,福建晋江、平潭的大发展和大建设,让龚清概迅速成为福建官场的名人,也成为他仕途的“两大基石”。2013年10月,龚调任国台办副主任,成为第一位会讲闽南话的国台办副主任。

  但两年三个月后的2016年1月19日,绰号“龚十亿”的龚清概即被通报涉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在此背后,传出他在晋江利用职权为亲属牟利,在官场作风强势,因人事问题遭同僚匿名举报。而在平潭,也有人称他不避讳与商人的交往,主政平潭不久即插手土地项目,后因推翻福建省重点建设的船坞码头项目遭到商人实名举报。

  2015年1月21日下午,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金井湾港区,天空阴郁,鱼腥味夹杂着细雨,从海面飘向正在施工的1号码头。

  平潭岛土生土长的高姓商人说,这块码头和海域,原本是他从亲友处集资取得使用权的,项目开工后被列为福建省重点项目,但龚清概到任后,将土地和海域使用权变更为另一家私企,导致他上亿投资血本无归。

  从2011年开始,高姓商人实名举报龚清概,但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一名股东破产几欲轻生。“我原来已经快准备放弃了,但是听到龚清概被查,又有了一丝希望。”高姓商人说。

  而在龚清概仕途起步的晋江,同样有人不断举报。当地人士称龚插手工业园区和地产项目敛财,成为大家口中的“龚十亿”。

  渔村青年

  高中毕业的龚清概是当时村里学历最高的年轻人之一,就此成为村干部,走上仕途。

  这个被晋江、平潭多人举报的龚清概,是一个出生在泉州石狮市沙堤村的渔村子弟。

  龚家老宅位于沙堤村中心位置的一个小道观旁。1958年6月出生的龚清概,是龚家六兄妹中的老三。

  沙堤村老人龚涛平(音)告诉新京报记者,龚清概的父母都是本村渔民家庭出身,老夫妇长期在近海打鱼为生。龚清概在六个兄弟姐妹中样貌最为出众,从上小学开始就颇受老师喜爱。他说,受当时大环境影响,加上渔村传统风俗,当地渔民并不看重孩子的学业,但自幼聪颖的龚清概凭借自身努力读到高中毕业,成为当时全村学历最高的年轻人之一。

  晋江市司法系统一位在职干部回忆,1978年,泉州地区干部大换血,组织部门在泉州辖区内选拔任用了一大批年轻干部,龚清概也在此列,任晋江县永宁公社沙堤大队团总支书记。

  上述司法系统干部称,高中学历加上为人聪明伶俐,使年仅20岁的龚清概成为一名村干部,这在当时大批起用年轻干部的大背景下相当普遍。

  晋江市一位与龚有旧交的在职正科级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龚清概在村干部的岗位上展示出的领导才能,被当时晋江一位领导看中,提拔到县委组织部,从干事升到组织科科长。

  该干部介绍,在县委组织部工作时期,龚清概并没有像同时期的年轻干部一样安于现状,而是在闲聊中经常表露出希望更进一步的想法,“身边的朋友说以后对干部的学历会越来越看重了,你高中学历现在还说得过去,以后可能就不好说了。”

  受到启发的龚清概争取到机会到泉州市委党校脱产学习将近两年,1987年毕业后即被任命为深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

  深沪镇是著名港口轻工业集聚地。龚清概在深沪镇任职的五年时间里,深沪镇依托内衣制造等产业,经济迅速腾飞。“他从那时候开始就和创业期的一批企业家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深沪镇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是他晋升晋江副市长的最大资本。”该干部评价说。

  外号“龚十亿”

  在晋江任职的十年中,龚逐步成为这座民营资本重镇的一把手,他借此积累了仕途基础,也掘得了个人的“第一桶金”。

  晋江市属泉州市管辖,在福建的经济地位醒目,长期有“福建经济看泉州,泉州经济看晋江”的说法。

  自1992年升任晋江副市长,此后的13年时间里,龚在晋江稳步进阶,先后担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成为这座民营资本重镇的一号人物。

  晋江一位副处级退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龚刚刚调任晋江时,当地民营经济非常活跃,龚结识了一大批目前名声在外,但当时还在创业阶段的企业家,“一点都不夸张,龚清概为这些大企业早年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给他们量身打造了不少先上车后补票的做法。”

  该退休干部解释说,以地址在晋江市区的一个工业园区为例,龚为这些工业用地开价12.5万元一亩,但如果大企业愿意按每亩5万元的价格先把钱交到龚个人手里,龚会允许企业每亩土地暂交1万元的使用金即可使用,待企业获得投资收益后补齐差价、完善手续。

  晋江多名商人和官员均证实该说法。有商人称,如果没向龚个人先交每亩5万元,即便按每亩12.5万元缴纳足额使用金或许也无法使用土地。

  晋江商人林城(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2002年,他与另一位朋友原本打算各自拿下32亩土地,朋友得知龚私人每亩要收5万元,放弃了拿地想法。

  但林城没放弃,“觉得规划是政府定的,没必要把钱白白花在龚清概身上”。他按每亩12.5万元缴纳400万土地使用金,但事后找龚清概要不到地。“他让下属告诉我,说我的地还没确定具体位置。”林城认为工业园区规划图纸已定,缴纳使用金时也已讲明位置,“我托人问龚清概,他说图上找不到你的地。”

  在龚施政晋江的头十年,晋江民营资本活跃,诞生了国内诸多著名的商业品牌。2002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龚清概将1992年至2002年称为“晋江有史以来发展最快、变化最大、民生最为宽裕、社会最为稳定的十年。”

  但晋江国土部门一位在职干部评价,龚虽然解决了当时企业扩张急需的工业用地问题,但因为操作不规范,一些遗留的手续、程序问题至今无法解决,“当时他承诺的先上车再补票,现在车上人都快走光了也没见一个补票的。”

  该干部透露,这个工业园区也成为龚清概的第一桶金,“谁要拿地,一亩交给他5万,保守估计上亿,‘龚十亿’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喊起来的。”

  “深耕”晋江

  主政晋江,龚清概强势为官、与商人交往过密曾引发争议,而其亲属插手市政和地产项目也非秘密。

  “如果落马官员都有原罪,那龚清概的原罪就在晋江,他在晋江做事太嚣张了。”一位与龚清概一直保持良好私人关系的福建商人说。

  该商人介绍,当时龚在晋江的一些行为引起过较大争议:为官强势、与商人交往过密、亲属插手市政工程和地产项目。

  晋江司法系统一位在职科级干部回忆,2002年晋江召开全市干部会议,市委书记龚清概主张削减公务员奖金,遭到一部分参会干部的反对。该干部说,龚听到反对意见后十分不满,“他说政府一个月给你们发四五千块你们还不够花?我自己500块花了3个月都没花完。”会后,公务员奖金即被大幅削减。

  同样是在2002年,龚为了救市房地产,曾邀请干部、商人组团买房。前述晋江国土部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受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民营资本重镇晋江的房地产直到2002年尚未能恢复。

  他介绍,当时晋江一处新开发的高档社区华泰社区滞销,因与开发商私交良好,龚亲自打电话邀请同僚和有实力的商人组团到华泰社区买房,“市委书记打电话叫去买房,谁敢不去买呢?”

  “作为市委书记,你托市无可厚非,但是你指向性这么明显就说不过去了。他一直都是这样,只为有实力的大企业服务,中小企业理都不理。”前述晋江退休副处干部评价。

  龚的一个表亲透露,龚本人也在华泰社区购买了一套高档住房。

  龚的亲属插手市政工程和地产项目,在晋江官场也不是秘密。

  前述晋江司法系统干部介绍,晋江长兴路上一个高档小区的开发商为龚的妹夫。龚的妹夫还承包过晋江人行道扩建工程,将浴室用的马赛克砖铺设在体育场外的人行道上,完工后不久就被发现工程质量太差不得不返工,在当地一度沦为笑谈。

  前述晋江退休副处干部说,2002年算是龚的多事之秋,强势市委书记龚清概被至少两个同僚匿名举报滥用职权、与商人交往过密、利用职权为亲属牟利。

  “入主”平潭

  有平潭干部称,龚清概颇爱交际,喜饮高档白酒,经常凌晨一两点才从酒桌上离席。

  2010年2月,龚清概从南平市委副书记、市长任上调任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下称平潭实验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平潭实验区在福建的行政地位相当特殊。这里是中国大陆距离台湾(专题)岛最近的地方,与新竹市隔海相望,最短距离不超过130公里。

  平潭一位在职副处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龚刚到任平潭岛时召集当地干部开会,“干部一到他就不满意了,说他在南平当市长时来开会的都是县长、县委书记级别的,怎么到了平潭来的都是乡长镇长?”

  该干部称,龚掌管着巨额投资的分配权,刚到任平潭时即被各路商人“围攻”,龚本人颇爱交际,喜饮高档白酒,经常凌晨一两点才从酒桌上离席。

  根据公开资料,龚在平潭实验区管委会主任任上三年半时间里,掌管的投资总额约为1000亿元。2010年平潭完成投资近100亿元人民币,从2011-2013年,平潭在基础设施上的投资总数约为1000亿元。这些投资主要来自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等政策性银行给出的授信。龚在任时,当地媒体将日均过亿的投资称为“平潭速度”。

  “他和商人走得很近,这在官场不是秘密。”他说,龚喜欢与商人交往,在平潭时毫不避讳,平潭官场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龚将建在平潭森林公园的高档酒店低价租给一位胡姓富商。

  胡姓富商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胡的一位密友告诉新京报记者,胡原籍江西,早年跳霹雳舞出身,后在福建泉州经营连锁酒店发家,目前其掌管的酒店项目遍布全国。

  2015年3月20日,中纪委通报时任福建副省长徐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新京报报道曾指出徐钢在泉州一家酒店集团持暗股,该集团即为胡姓富商旗下的酒店。

  胡的密友透露,徐钢被带走前,胡姓富商先被办案人员带走,两个多月后才离开专案组,此后胡不再露面,将家族企业交由其胞弟打理。

  但在平潭时期,龚也因土地项目开罪于商人。平潭本地地产商陈平(化名)说,龚到任平潭后掀起一场地产投资热潮,但龚喜欢邀标,与大企业谈妥条件后请一些企业陪标。2011年的一次住宅用土地拍卖会上,同时挂牌的10个地块均事先由龚指定了中标企业和中标价。

  陈平回忆,一个平潭本地商人看中一个地块,在拍卖会上抢标,不断举牌至每亩400万元,最终抢标成功。他说,当日成交的其他9个相邻地块的中标价每亩不足70万元,“龚清概很生气,说他不懂规矩。虽然拿到了地,但龚清概一直给他下绊子不让开发,到现在地还闲着。”

  这位中标商人婉拒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陈平说,龚落马后,该商人正在设法解决此事。

  插手港口建设

  平潭商人对龚清概的举报曾一度被时任省长苏树林“压住”,但随着苏的落马,让对龚清概的举报再无所遁形。

  除了地产项目,龚清概对平潭实验区工程项目的另一重点领域——港口建设似乎也颇感兴趣。

  平潭本地高姓商人告诉新京报记者,2005年起,他从亲友处集资准备在平潭金井湾港区修建大型船坞,并拿到13.1791万平方米的工业土地使用证和60.88公顷的工业用海海域使用证。

  2008年1月,福建省重点项目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文件显示,高姓商人经营的修船万吨、造船3万吨船坞及配套工程项目被列为福建省重点项目,并要求其尽快组织公司完工投产。

  2010年2月,龚到任平潭。高姓商人称,当年3月,他接到时任平潭综合实验区经济发展局(下称经发局)局长欧小宁的通知,“告诉我们,我们的船坞和海域都要收回,平潭的规划改了。”

  高姓商人回忆,他通过平潭本土官员打听,得知龚清概决定将船坞用地和海域交给一家私人控股的企业来做,“如果真的是国家需要,我绝对配合,但龚清概交给私人做,我不会退让。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这么多股东,砸进去这么多钱。”高拒绝了9600万元的赔偿方案。

  高姓商人开始了漫长的上访举报之路。他介绍,2011年起,他先后向福建省纪委、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办、交通部、中国海监和福建省港航管理局举报,称龚清概涉嫌滥用职权、贱卖国有资产、与商人存在利益交换。

  他自称,龚得知后曾找人向他传话,“说让我继续去告,告到北京也没用。”平潭人事部门一位在职科级干部称,龚得知高姓商人举报自己后曾向身边的干部大发雷霆,“说这件事你们怎么还没给我办好?”

  龚也曾被纪检部门叫去谈话。前述沙堤村村民龚涛平称,2013年还在平潭任上时,龚曾被叫到福州谈话,“他打电话回沙堤村,让家里人赶紧放鞭炮。”

  前述平潭在职副处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2013年10月龚调任国台办副主任后不久,中央某部门派员来平潭审查龚主政平潭时期的政府账目,审查即将结束时,工作人员在平潭入住的酒店遭窃,部分重要账目遗失。

  大约在同一时期,晋江官场风传龚的亲家因两家儿女婚姻不和而实名举报龚。但2016年1月30日晚,龚的亲家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从未举报龚清概,但不排除有人假借他的名义进行举报,“我已经通过组织程序向纪委说明了情况。”

  即便如此,政商两界对龚清概的举报并未中断。龚的一位表亲透露,2014年4月中央第九巡视组巡视福建期间,平潭官场、商界均有人去福州找巡视组反映已进京上任的龚的情况,但这些举报最终被时任福建省长苏树林压下。

  但苏树林的落马,让对龚清概的举报再无所遁形。

  前述平潭在职副处干部称,2015年10月下旬,办案人员来到平潭,又有一拨商人举报龚清概,“真是成也平潭,败也平潭。”

相关专题:秦城监狱,出轨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3 17: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