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为拼多多守边疆女孩:从上海外派新疆 不去会被开

京港台:2021-1-8 10:42| 来源:经济观察报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为拼多多守边疆女孩:从上海外派新疆 不去会被开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新疆棉事件升级!全球关注

  在一些拼多多员工的缅怀朋友圈中,品牌商家王微这才得知了润肺离世的消息。

  “带家具百货品牌组”的润肺,自2020年3月至11月中旬期间,作为拼多多平台“小二”一直与王微对接。

  “我6月还去线下与她见过面。”王微告诉记者,作为商家,她在筹备2020年618大促活动前见到了润肺。回忆起来,王微印象深刻,“(她)是个大美女,很高,说话老成,逻辑思维很强。”

  润肺有两个微信号,在与王微保持联络的一个微信账号里,“基本都是工作内容,状态也跟普通小姑娘一样,多是关于美食、展览、演唱会、夜宵”。

  经济观察网记者在润肺的这个微信号里看到签名这样写到,“我有什么,我准备这么做”越清晰,越配合!”王微说,“干练”是润肺留在她记忆里的一个典型特征。

  在润肺的脉脉个人主页中,校友及好友们给她做出的评价一致为“能力特别靠谱”。记者在润肺的职业标签处看到一个突出的显示——“沟通协调能力赞”,这个评价来自于与她一起在拼多多共事的同事。

  别看润肺加入拼多多不过1年零6个月,但她在内部通讯软件knock上的签名却像一名“老兵”,“肺宝为多多守边疆”,慷慨激昂的几个字背后,是从上海调岗到新疆的润肺表达出的一份决心。

  然而,命运使然,这个22岁的年轻人,竟将生命的最后一刻定格在了边疆寒冷的冬夜里。

  “如果她没有被强制调走,也许就不会太劳累,至少人还是在上海办公的。”王微知道,现实没有如果这般假设。

  猝死事件

  毕业于西安邮电大学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2015级,于2019年7月以管培生身份入职拼多多的“润肺”,是个1998年出生的水瓶座姑娘。而“润肺”这个花名取自她本名的谐音。

  2020年12月29日凌晨1时30分,与以往的工作日没有什么不同,加班后的润肺和同事走在回家路上,突然晕厥倒地。同事呼叫120后紧急送至当地医院急救,近6小时后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这一事件被“广而告之”,并非出自拼多多官方,而是润肺离世几天后,2021年1月3日,也就是她被火化的当天。

  告别润肺后,一位朋友忍不住在脉脉的职场爆料中发出了她加班猝死的消息,当晚引发不少ID显示为“拼多多员工”的网友发出确认帖和信息补充。

  外界都在等待拼多多官方发声,但在这之前却是其官方认证的知乎账号,在“如何看待网传拼多多员工加班后猝死一事”的讨论帖下回复到“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

  回帖发出后随即删除,却被互联网的“记忆”留存了下来,从而引发了更为激烈的舆论探讨。

  1月4日下午,拼多多官方发出公告就润肺猝死一事加以说明后,还一并就知乎回帖予以辟谣。但十分诙谐的是,知乎官方随后“打脸”说到,“拼多多身份认证真实无误”。

  最终,拼多多通过多方面排查,声明称回帖内容系拼多多营销合作供应商员工用个人手机发布,“该言论不代表任何拼多多官方态度”。拼多多因回帖搞出了这样一个“乌龙”事件,让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鹿临川批驳其公关方式属于“把自己的头摆在断头台上,铡刀的开关捏在别人手里”,不失为“2021年的开年大戏”。

  当外界都在围观拼多多危机公关背后事实如何时,“真相还有意义吗?”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拼多多员工在朋友圈如是发到,在她看来,那个“工作做不好哭鼻子的肺肺,不在了。”

  记者了解到,这位员工与润肺十分要好,她们会一起加班、逛街,就在润肺11月中旬调去新疆多多买菜业务线前,“我们还一起逛街,要买件厚衣服带过去”。

  即便不再与润肺对接业务,但王微还是会时不时浏览着她的朋友圈。在这个微信账号下,润肺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发布时间为2020年12月27日,她离开人世的前两天。

  记者看到,这是一个附图为多多买菜廉政公告的内容,配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多多买菜跟拼多多一样,以业绩和商品品质为唯一目标,希望与各位合作伙伴们共同创建干干净净的营商环境。”

  王微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商业规则”,“招商岗类似于甲乙方的甲方,无论薪资待遇,还是商家给的小恩小惠,是避免不了的。”但从润肺发布的动态,以及后来公告中提及的签名,王微说,“(她)很尽责,但有点讽刺,尤其是人劳累的已经不在了,只能一声叹息。”

  被动调岗

  润肺是在与王微对接了半年多后被调走的。基于与平台小二工作日常对接,王微发现,“拼多多的轮岗轮流比较频繁,且强制,如果不去,就会被开除。”

  这种规则之于一个互联网大企业,王微觉得“好坏参半”,好的一面是拼多多的廉政“搞得好”,但她也直接指出了坏处——“我们对接的小二,往往半年甚至更短就被换掉,导致业务工作上对接比较麻烦。”

  记者从一位拼多多内部人士处获悉,“为了新业务,公司会把很多新人转岗到一线。”这也让本来在上海总部工作的润肺被“外派”到了偏远的新疆,成为多多买菜业务线上的一位招商人员。

  从拼多多主站的招商岗,变动到多多买菜的招商岗仅一个多月,润肺竟然猝死离世,其岗位究竟要做哪些事情,日常节奏如何?

  王微告诉记者,同为招商岗,但岗位性质完全不同,有别于过去多在线上对接商家,“多多买菜那边会累很多”,她有听到一些“多多人”吐槽,“听说有时候会自己上手,去对接仓库什么的。”

  同样是社区团购,美团优选内部一位负责仓配物流线的员工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像“猫头鹰”,“晚上11点以后开启通宵工作”,另外保证货品分配、配送时效等就得一个字:“快”。

  在社区团购平台做运营的李振,工作状态虽不用连轴转,但他上过最长的一班是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

  “靠业绩说话,会有压力,身心累。”李振虽然对润肺的遭遇感到惋惜,但谈及在互联网大厂里,又是最“热门”的业务线工作,他表示,用自己的健康、时间,有时甚至是生命去挣钱,“没办法,为了生存,就想多挣点。”

  当然,为工作牺牲了生命,在李振看来是意料之外的,“谁也不会想到,很多都是被公司画大饼了”。当然,有些又属被逼无奈。

  “话糙理不糙。”王微觉得,尽管拼多多官方在知乎的回帖截图闹的沸沸扬扬,但却道出了一些现实,“真的是凭自己想要什么生活去奋斗,可以选择安逸,也可以选择拼命。”

  她还向记者透露,拼多多员工无论在哪办公,忙到凌晨1、2点并非个别,“已经不是996,是11-11-6的制度,大家都知道的。”她在与润肺工作对接期间看到,往往11点下班后还会有工作,“有时凌晨1、2点找过去或者她来找你都有可能。”

  当记者对于这种工作状态表示吃惊时,王微淡然一笑,在她看来,大多数人都会因为高薪而接受,“最终生活还是自己选择的”。

  内外抢时间

  作为商家,有时发快递有新疆地区时“都可以选择不送”,但王微发现,“对于拼多多来说,(新疆)是个好地方。”在她的理解里,疆地路途虽遥远,但人口密度小且集中,多多买菜的业务也就更繁忙,只是“人手显然不够,要是能把那边的社区团购做起来的话,拼多多会引以为傲的。”

  尽管拼多多在疫情突袭后,于2020年3月才入局社区团购,但其“架势”与速度丝毫不逊色。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曾在内部大会上强调,“多多买菜是我们拼多多人的试金石”,甚至从战略部署上将社区团购业务视为公司发展的一项长期业务。

  看懂App特约专家宋旸曾浸淫生鲜行业多年,早前于2016年聚焦于生鲜B2B供应链平台创业。他在看到“为多多守边疆”的女员工加班猝死的新闻之初,以为润肺是做供应商管理方面的业务而劳累致死。

  尽管社区团购平台的运营人员与一些区域里没有什么忠诚度的小店主们打交道十分不易,但宋旸分析了拼多多的优势点,其自身相对丰厚的流量可以提供给店主,“我没听说拼多多开发自提点有什么多大的困难。”直到得知润肺是多多买菜招商岗的员工身份后,“可能跟工作难度到没有太大关系”,宋旸觉得,这一突发事件某种意义上反映出了“拼多多在抢时间”。

  首先从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涌入社区团购赛道来分析,“它们不是为了卖菜而卖菜,其实是借假修真。”在宋旸看来,社区团购历经几年发展,就是十年前讨论的O2O模式到了“拿结果给答案”的时候,而他理解的这个答案是——同城电商,换句话说就是构建一个同城的、本地组织的供应链体系。

  分析当下市场上做得好的,除了以赋能线下商家门店起家的兴盛优选外,在后来携资本和流量进入社区团购领域的巨头里,宋旸最看好的有两家,“拼多多和美团,它们选择自己重建本地组织供应链。”

  要知道,社区团购的类目产品多集中在生鲜领域中的果菜肉禽蛋奶等,吃进去的东西居多,“毫无底线又不保质的价格竞争行不通。”宋旸不避讳谈及拼多多自有流量对于新业务的支撑力,但当监管层对于涉及国计民生的社区团购“限定规矩”后,赛道上的各家竞争点便集中在了“to B端的获客能力,to C端的口碑运营”,这对于用“原来补贴的老路去获客”的拼多多而言,有挑战,也有机会。

  尽管在用户侧方面,巨头涌入社区团购赛道后,前期烧钱做了很多“低价营销”,但都“被监管层打了一巴掌”。如今,宋旸觉得,未来社区团购无论是解决到店还是到家的问题,都不重要,最关键的是“背后的履约体系和前端的流量运营。”

  而从目前来看,包括阿里、京东、滴滴等巨头在内,它们的同城业务还没有做足够有力和有效的反应,中间便留下了一个时间窗口,“拼多多想抢占在这个时间里,把同城电商模式做到规模足够大。”

  当然,不只对外,拼多多对内也在抢时间。黄峥就在对内讲话中指出,“拼多多要在农业领域继续做大量重投入和深度创新”,在目标树立后,他还不忘呼吁公司全员开启“硬核奋斗模式”。

  “硬核”背后,一位不愿具名的拼多多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透露,“一个月调一次薪”,KPI考核更为严格。在宋旸看来,企业若对员工有一个积极的心理建设,“大家便会all in”,但若形成负面效应,“每个人时刻想着’这个月要被干掉了’,给员工带来的是压力及毫无节制的压迫。”

  大厂需反思

  其实,像拼多多这样的互联网科技企业,在竞争对手没有充分反应前,战略发展上出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窗口,“抢时间是可以被理解的”,但对内抢时间的过程中,出现这样一起年轻员工加班猝死的恶性事件,宋旸认为应该引发企业反思。

  记者看到,润肺猝死事件发生后,不少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人变得敏感,纷纷在社交媒体吐槽加班日常,并呼吁“不要忽视了革命的本钱”。但一位家住清河,站在窗口就能望到小米科技园园区的朋友说,几乎每天深夜十一点后,还能看到对面一片灯火通明。

  2020年末的一天,记者也曾到小米科技园所在的“后厂村”一带采访,遭遇了晚上10点半呼叫网约车竟然需要等待近百人的“痛苦”经历。一位在附近上班的“大厂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他甚至调侃到,“很多时候很乐意加班,那样待到下班时打车就不用排队了。”

  一位媒体人曾在2020年11月中旬“摸底”拼多多的加班状态,她在其楼下看到,即使凌晨1点钟后,朝东向的三层楼才逐渐熄灯,等到凌晨2点钟时,朝北向的一层楼里依然“顽固”地亮着灯,而彼时的“车流量明显减小,打车不用排队”。

  华米科技资深医疗专家丁仲如,此前是解放军总医院第八中心心血管中心的主任医生。

  “中关村软件园就在医院旁边。”丁仲如曾接诊过多个病例,都是在软件园里工作的年轻人,“二三十岁也不少见。”在他看来,互联网从业人员多处于20-40岁之间,“年轻群体的心脑血管病的发生率总体来讲并不高”,但近年以来,由于互联网是个高压力状态的行业,导致并非高频的病例多有发生。

  由于存在内、外因等多重因素可能导致猝死,特别是像润肺这样的年轻人发生猝死事件,丁仲如分析称,往往死因不明,预测困难,除遗传及冠心病等潜在疾病可能诱发猝死外,“No zuo No die。”他特别提及,日常生活中应该尽可能不要过度透支身体,避免或预防发生意外。

  对于润肺加班后猝死一事,尽管拼多多官方未公布医院抢救的诊断结果,但事件发生后,在丁仲如给出的预防建议中,特别针对互联网从业者提到,要“工作张弛有度,保持运动”,而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他建议内部可以配备除颤仪等急救设施,并科普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在他看来,即使突发意外,及时做心肺复苏,“制造一个生命的抢救窗口期”,坚持到医生及专业急救人员、设施到来,“人员被救下来的几率至少在90%以上”。

  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架构起的商业世界里,“唯快不破”一度成为至理名言。最早在华为(专题)工作的宋旸分享了当年“打硬仗”时的加班经历,他甚至亲历过华为人猝死的情况发生,但即便如此,“坦率地讲,华为对员工生活上的关爱、照顾是非常好的。”

  尽管理解拼多多等巨头企业们在赛道中竞逐,抢速度、争时间的状态,但宋旸希望各大厂在资本的力量驱使下,抓住战略机遇的过程中,不要忽略了对员工更起码的人文关怀,“说白了,就是巨头企业也要把员工当人。”

  (为保护采访对象,文内王微为化名)

相关专题:新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21 16: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