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从疫情到大选,为什么特朗普从不承认失败?

京港台:2021-1-25 00:57|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17 )  | 我来说几句


从疫情到大选,为什么特朗普从不承认失败?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前总统川普最新动态!

  白人至上是一种政治幻想,也是一种历史现实。在某种程度上,它可以被理解为拒绝哀悼白人至上主义的失败,而这正是黑人生命运动和种族正义理想所要求的。因此,现在是种族主义者哀悼这一失败的时候了,但他们是否会这样做值得我们怀疑。

  

  朱迪斯·巴特勒

  唐纳德·特朗普(专题)既不与乔·拜登(专题)见面,也不承认在选举中输给了他,这也许并不重要。但是,如果拒绝承认失败与被称为特朗普的“逃生通道”的毁灭之路紧密相连,那该怎么办?为什么失败这么难?在这个时代,这个问题至少有两层含义。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因为新冠而失去了亲人,或害怕自己及他人的死亡。所有人都在环绕自己的疾病和死亡中生活,不管我们是否为这种气氛和感觉取了名字。毫不夸张地说,空气中弥漫着死亡和疾病。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如何指出或揣测这些损失,特朗普对公开哀悼的抵制来自并加剧了一种男权主义者拒绝哀悼的态度,这种态度与民族自豪感乃至白人至上主义紧密相连。特朗普主义者往往不会公开哀悼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他们通常认为这些数字是夸大其词(“假新闻!”),或者通过不戴口罩的集会和在公共场所劫掠来蔑视死亡的威胁——最近一次是他们身着动物服饰在美国国会大厦所做的暴行。特朗普从未承认美国经历的失败,也没有表示哀悼的意愿或能力。当特朗普提到失败的时候,一切并没有那么糟糕,疫情曲线变平了,疫情的流行会很短暂,这都不是他的错,是中国的错。他声称,人们需要的是回去工作,因为他们在家里“奄奄一息”——他的意思只是人们被家庭隔离逼疯了。

  特朗普无法承认自己的竞选失败,与他无法承认和哀悼这场流行病给公众造成的损失有关,但也与他的破坏性路线有关。如果他公开承认自己的选举失败,那么他就是一个失败者。他是那种不会输的人,如果他输了,那就是有人抢走了本属于他的东西。但还有一个转折。冲进国会大厦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也确信,不仅选举被窃取了,他们的国家也被窃取了,他们正在被黑人和棕色人种、被犹太人“取代”,他们的种族主义正在与这样一种观念作斗争,即他们正在被要求放弃他们的白人权利和至上观念。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把自己传送回过去成为了南方邦联军的士兵,他们迷恋电子游戏中有超人力量的幻想人物,他们穿得像动物一样,公开持有枪支,重温“狂野西部”及其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他们也将自己理解为“人民”和“国家”,这是他们因重罪被捕时感到震惊的原因:如果他们只是在收回“他们的议院”,这怎么可能是非法侵入、煽动或阴谋呢?如果总统要求他们采取这些行动,这怎么会是犯罪呢?那些试图寻找、杀害或绑架当选官员的人显然有暴力计划,这些计划在他们的各个网站上都有详尽的记录,但与其串通一气的警方官员对此置若罔闻。对警察的袭击,甚至被踩踏致死的他们的自己人Rosanne Boyland(特朗普支持者,在侵入国会大厦当天死亡的三人之一),在致命的胡作非为所带来的刺激中都被忽视了。

  自2020年7月美国联邦政府恢复执行死刑以来,特朗普最后的杀戮狂欢夺去了13人的生命,也可能是另一个标志着这最后几天的杀戮准备就绪的例子。在如今拒绝承认生命损失的情况下,杀人大概会变得更容易。这些生命并没有被当作生命,他们的死亡也不算什么重大的损失。这样一来,特朗普的最后几天,包括国会大厦袭击事件,就成了对“黑命攸关”(Black Lives Matter)的充满暴力的反驳。在全球范围内,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愤怒地反对警察肆无忌惮地夺取黑人生命,形成了一场揭露历史和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运动,反对警察和监狱轻易地处置黑人的生命。这一运动继续对白人至上主义构成全球性威胁,而至上主义者的反应是激烈而邪恶的,他们不想失去他们的至高无上地位——尽管他们已经失去了,并且将随着种族正义运动的持续推进而继续失去他们的地位。特朗普的失败就像他们自己的失败一样难以想象,这无疑是将他们与选举舞弊的虚假信念联系在一起(电视剧)的纽带之一。

  2021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特区,总统就职日当天早晨,唐纳德·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离开白宫。

  在国会大厦遭到袭击之前,特朗普疯狂地试图用任何可能的手段来扭转自己的失败,这无疑令人担忧,甚至有些滑稽。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一种普遍的无法承认失败/损失的情况,这就说得通了,弗洛伊德告诉我们,承认失去就是哀悼(mourning)。然而,为了哀悼,必须有一种方式来标识这一失去,有一种方式去表达和记录失去,从这个意义上说,它需要交流,至少需要有公开同意的可能性。这个准则是这样的:我不能生活在一个失去我所珍视的东西的世界里,或者我不能成为一个失去了我所珍视的东西的人。我将摧毁那个我已经失去的世界,或者我将求助于幻想离开那个世界。这种否认的形式宁愿摧毁现实,或幻想一个更好的现实,也不愿意对现实的损失做出判断。其结果是一种破坏性的愤怒,甚至懒得提供一个道德借口。这个问题不仅在一连串的死刑判决和国家准许的谋杀案中表现得很明显,也在大量死于新冠的人,特别是那些表明有色人种社区受到最为严重影响——包括这片土地上的土著居民——的数字之中。特朗普在他任期的最后几天里达成协议,摧毁亚利桑那州的圣地,以提高铜的产量,而公共政策的失败已经增加了这些社区的死亡人数。

  白人至上主义现在已经在美国政治中恢复了公开的地位,特朗普主义将比特朗普更持久,并继续呈现新的形式。白人至上是一种政治幻想,也是一种历史现实。在某种程度上,它可以被理解为拒绝哀悼白人至上主义的失败,而这正是黑人生命运动和种族正义理想所要求的。因此,现在是种族主义者哀悼这一失败的时候了,但他们是否会这样做值得我们怀疑。他们知道,他们所想象的自然权利会被剥夺,正在被剥夺,而他们正在从事的斗争是历史性的。他们将实现自己的幻想,直到历史现实对他们进行检验。让我们希望,拜登不会以强化警察国家作为对此的反驳,如果那样的话,就太讽刺了。

  文章来源:《卫报》,原题为:《为什么特朗普从不承认失败》(Why Donald Trump will never admit defeat)

相关专题:川普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8 01: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