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刘和平:拜登就台湾问题释放积极信号 但并不乐观

京港台:2021-2-20 09:06| 来源:直新闻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刘和平:拜登就台湾问题释放积极信号 但并不乐观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台湾相关报道全汇总!
专题:美国总统拜登最新动态!

  

  直新闻:美国总统拜登(专题)在参加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市政厅》节目的一场特别活动时,再度谈到了美国的对华政策。对此,你做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大家知道,自从上任以来,拜登在对华政策上的表态上一直非常小心谨慎,基本上是只做不说,仅仅是以实际行动延续了特朗普(专题)执政时期的对华强硬路线。然而这一次谈话似乎让我们看到了拜登内心深处对华政策的真实想法,而且这个真实想法,似乎是想要站在中国的角度和立场上来理解中国,并且流露出了想要为紧张的中美关系松一松绑的意思。

  这从三个方面可以体现出来——

  第一个是,我们知道,无论是中美元首的除夕通话,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新任国务卿布林肯的隔空喊话以及电话沟通,都为拜登执政时期的中美关系划下了一条清晰的红线,也就是事关中国的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和内政问题,尤其是香港(专题)、台湾(专题)、新疆问题,是美国不能碰的。在这次参加CNN的活动中,拜登虽然继续对新疆、香港和台湾等涉华议题指手画脚,并且宣称作为美国总统的他必须要“捍卫人权”,但与此同时,他也表示自己不会“公然地”反对中方在香港、台湾与新疆问题上的做法。我认为,这不仅是对习近平(专题)主席与杨洁篪主任有关“美国不得踩中国红线”这一呼吁的公开回应,而且拿出了缓解中美在这一领域激烈对抗的具体办法,即不会在这一问题上公然激化矛盾。或者换句话说,拜登虽然不接受与不认同中方在香港、台湾与新疆问题上的做法,但是会避免中美在这一问题上的激烈对抗。

  第二,拜登表示,当我还是副总统时,就曾去过中国访问,我非常了解中国。我认为,这不仅是在向中方示好,而且实际上是在暗示,他与习近平主席是有一定私交的。因为在拜登还是美国副总统时,曾经跟当时还是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有过广泛的接触。而拜登与习近平的私交以及他对中国的了解,将会有助于促进中美关系的发展。

  第三,拜登表示,就文化上而言,每个国家都应该遵循不同的准则。中国的立场和规则很明确,那就是必须有一个“统一的中国”,并且对方正是基于此来行事的。我认为,这是至今为止,拜登在台湾问题上发出的一个最为积极的信号,也就是他了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了解中国对于两岸统一的执着。

  我认为,这些有可能意味着,拜登有可能正在为松绑紧张的中美关系做舆论上的放风与铺垫。

  

  直新闻:为什么拜登从历史和文化上理解中国对于国家统一的执着,会是其在台湾问题上释放出的一个积极信号呢?你能具体谈谈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觉得,拜登能够从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上了解中国对于国家统一的执着,这实际上是非常难得的,甚至是非常了不起的。在我的印象中,还没有任何一个美国总统甚至是任何一个美国政治人物作过这样的表述,甚至在整个西方世界,能够尝试着换位思考站在中国的角度和立场上上理解与看待中国问题的,也是少之又少。

  我们知道,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中国人,是把国家与民族的集体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的,尤其是把国家的统一看成是至高无上的。这就是在过去漫长的三千年历史当中,除了偶尔几个朝代会出现分裂之外,中国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统一国家的原因。从某种程度上,我们甚至可以说,过去几千年的中国政治历史,就是一部追求统一的历史。这就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会执着于香港的主权必须回归、海峡两岸必须实现统一的深层次文化与心理动机。

  但是,对于中国人的大一统观念与宏大序事,西方人并不了解更不理解。这一方面是因为西方的主体欧洲国家在历史上,自从罗马帝国解体之后,就被分裂成为了若干个不同种族不同语言的小国家。在过去一两千年的历史上,他们从来就没有享受过大一统的滋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自从宗教改革、文艺复兴与思想启蒙之后,西方的文化与价值观念就是把个人主义把个人的自由与平等看得至高无上的,而集体主义的观念则相对淡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拜登的这个表态才显得非常特别与非常重要。假如像拜登这种喜欢换位思考的人在西方多起来了,那么中国与西方世界在香港与台湾问题上的对立就会逐步消解于无形之中。

  

  直新闻:不过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拜登有关了解中方执着于实现“统一中国”的言论,立即遭到了美国对华鹰派和保守派媒体的围攻与撕咬。对此,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这一现象不仅反映出,有拜登这种看法的人在美国甚至是在整个西方都属于极少数,而且反映出,由于文化与价值观念上的巨大差异,中西方之间的矛盾早已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同时,这一现象还说明,中西方的差异不仅仅体现在文化与价值观念上,而且还体现在思维方式与行事方式上。我们常说,有了矛盾和分歧并不可怕,关键是如何看待和处理这些矛盾与分歧。对此,中国儒家文化拿出的解决问题方法是,和而不同,相互尊重。这就是近年来中方一直在呼吁中美发展和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关系的原因。然而,一些西方人,尤其是那些西方的文化与价值观念的原教旨主义者,也就是那些所谓的对华鹰派与强硬派,他们主张的是“己所欲施予人”,也就是要强行要求别人跟自己变得一样。这就是西方强硬派企图在全球范围内推广所谓的普世价值与西方政治制度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千万不要以为那些对华鹰派也就是所谓的“强行改变派”在美国以及整个西方仅仅是一小撮人,事实上他们才是真正的多数派。这主要体现在,一是在美国国内支持特朗普对华强硬路线的民众高达七成,二是美国的参众两院议员在对华政策上几乎全部是鹰派,这就是近年来凡是涉港涉台涉疆法案在国会都能够获得高票通过的原因。

  因此,当前在对华政策上,不仅中美在相互博弈与拉锯,在美国内部,拜登跟那些对华鹰派们也在博弈与拉锯。而且从当前形势来看,这一博弈的最终结果并不乐观。要知道,四年前特朗普刚一上台的时候,曾经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具备意识形态冷战思维的总统,然而,经过四年的执政,在民主与共和两党在参众两院以及白宫行政团队中鹰派们的怂恿甚至是绑架下,最终他在香港与台湾问题上也变得非常激进了。

  另据报道:

  美国智库建议美国“放弃台湾”?实际情况是——

  近期,国内一些自媒体和个别新闻网站报道称,美国知名智库兰德公司近期向美国政府提交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实质性放弃台湾”、不干预中日领土争端等。此类报道的大致主题如下:

  

  

  

  ▲部分自媒体报道标题截图

  出于“流量冲动”,一些自媒体时常故意曲解信息、制造噱头,此类现象并不罕见。但是,此次“噱头”关系重大,很可能造成误导后果。因此,我们选择在牛年的大年初一加以解读澄清。希望读者在牛年吉祥如意的同时,能够获得更多高质量的准确信息。

  前述自媒体提到的兰德公司报告题为《实施克制——美国地区安全政策的变化,走向实施现实主义的克制大战略》(下简称《克制战略》),为兰德公司今年1月21日发布的长篇报告,报告中文译文约12万字。

  

  ▲兰德公司网站截图

  《克制战略》并非兰德公司的“建议报告”。兰德公司是以这份报告梳理总结美国近年来“克制战略”倡导者的主要观点,并分析如果此类观点付诸实施,美国地区安全政策将如何变化。报告主旨是供读者了解“克制战略”的思路、评估其成本、收益和风险,而非推荐或评价此类战略。

  报告作者之一、兰德公司美国大战略分析中心主任米兰达·普里贝明确表示:“我们不评估主张克制者的论点是否正确,抑或是评估这种战略是否可取。”从报告全文来看,其确实更加侧重解释“克制战略”的地区安全政策,而非对这些政策进行评估判断。

  《克制战略》关于具体地区的内容共有四个章节,依次分别是欧洲、亚太、中东和南亚。该报告并未将亚太和南亚合并为“印太地区”进行分析。从篇幅来看,亚太章节占全报告篇幅的不足四分之一。

  在亚太章节中,报告认为,美国的克制战略者在亚太政策方面的分歧最大,“一些克制战略者认为,亚太政策应该与欧洲政策大体相似——亦即美国应在该地区寻求最低限度的军事介入;然而,另一些克制战略者认为,欧洲和亚太地区存在重要差异,必须有不同政策;还有一些克制战略者认为,美国的继续存在是防止中国主导该地区的一种保险政策”。报告据此综述了关于对华总体认知、对华各领域政策、对亚太地区其他问题政策的不同观点。

  在该章节关于台湾问题的段落,报告汇总了一些克制战略者关于台湾问题的观点。其中提到一些人主张避免武装干预中国统一进程。但这一段落是报告列举的多种观点中的一种,既非报告本身建议,也非美国克制战略者的一致见解。

  关于钓鱼岛问题,该报告提到“主张克制的一位人士”曾表示美国应该放弃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现有政策,但又提到“鉴于主张在该地区实施克制战略的人士存在意见分歧,不清楚这是否代表了一种共识”。

  从报告上述内容可知,近期一些自媒体的相关报道,如果不是故意曲解,至少也是一种误读。

  那么,如何看待这份报告?

  有一处背景值得注意:《克制战略》完成于2020年11月(美国大选时间),其最初资助来源于科赫家族背景的查尔斯·科赫研究所;后续资金来自于兰德公司的其他赞助人。正如一些读者所知,查尔斯·科赫研究所总体上倾向于(美国定义下的)自由主义,在经济政策上偏向保守经济政策,在外交政策上则倾向于不干预主义。科赫家族一向重视通过智库影响政策和公众观点,美国的另一家顶级智库卡托研究所也是其主导创立的。

  自去年11月以来,美国主要智库纷纷发布各类政策报告,以试图影响拜登政府治下的美国走向。从报告内容看,经历过去几年的动荡,美主要智库普遍认为美内外政策已经到了需要进行重大调整的关头。而且,在今后调整中,国内政策和国外政策必须有机统一,既要在国内解决政治、经济、社会深层次问题,又要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竞争;既要解决当前急务,又要着眼远景国力建设,以维持美国长期地位和优势。为达到这一目标,必须了解各种可能的政策选项。

相关专题:台湾,拜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台湾热点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5 07: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