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莎朗·斯通一生的挣扎:性侵,先天疾病,中风...

京港台:2021-4-2 03:48| 来源:推她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莎朗·斯通一生的挣扎:性侵,先天疾病,中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被虐待的记忆,对一个女人而言,将永远萦绕在身旁。

  我是莎朗·斯通,也许我冰冷的性感的形象是百万人眼中的荧幕女神,或者是另一些人眼中的红颜祸水。

  我在童年时被外祖父性虐待,刚上大学就退学,34岁时出演《本能》因暴露而红,43岁时中风差点挂了,因自身免疫性疾病无法生育孩子。我还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我已经63岁了,活了大半辈子,是时候将一些事情公开了,那些是我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是我隐藏在心中60年的秘密。

  我的童年很悲惨,我和妹妹凯莉小时候受到外公的性虐待。那时的我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小姑娘,我模糊得记得自己和外公被关在一个房间里,而外婆会锁上门,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

  1958年3月10日,我出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我的母亲玛丽·劳森是一名会计,父亲约瑟夫·威廉·斯通是一名模具制造和工厂工人。

  我是家里四个孩子中的第二个,和哥哥迈克尔、弟弟帕特里克与妹妹凯莉一起长大。

  

  在大人们的眼中,我是个天生聪慧的孩子,5岁时的智商已经达到154,我直接上了二年级,在上学期间还跳过了更多的年级。

  

  1975年,我从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所高中毕业,并在宾夕法尼亚州爱丁堡大学就读期间夺得克劳福德郡小姐的桂冠,这改变了我的人生。

  当时一名选美评委鼓励我退学,并投入模特行业,哪个女孩儿不爱美?不想离开困扰自己的家庭?不向往纽约(专题)的生活?我也是。

  于是,我走出了家门,也曾迷失了自己。

  直到今天,我回想到那不断重复的一幕时,还会紧张,它就像烙在人身上的印记,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痕迹。

  

  我记得他的名字——克拉伦斯·劳森——我的外公。在外婆的帮助下,他曾经骚扰和虐待自己的两个外孙女,因为外婆会在我们来的时候,把我们和外公关在同一个房间里。

  我背负着莎朗·斯通这个名字长到14岁时,外公死于心脏病。

  即使在他死后,我仍旧对这个怪物心存恐惧,当时我看了看棺材,想确保他不能再伤害我们。

  我悄悄戳了他一下,他终于死了,这种奇怪的满足感像一吨冰一样击中了我。

  我看了妹妹凯莉一眼,她也明白了,她那时11岁,一切都结束了。

  

  有人问我,出版这本书之前是否与家人讨论过我所遭遇的可怕细节,我想说的是,是我和妹妹一起做出了这个决定。

  还有人问,为什么当时我不把我的遭遇告诉父母?

  我不敢,因为我的外公经常威胁要杀了我。尽管我和妹妹同住一个房间,我们还是有各自的童年,因为我不能和她说话。

  

  对于我们姐妹两人来说,把受到外公虐待的事告诉母亲是最困难的事情。我们和我母亲谈过,一开始她非常固执,给我写了一封信,说这些信息是多么令人不安和恐怖。

  可是她真的不想和我谈论这些。后来我得了流感,我躺在床上,母亲和我一起,我读完了这本书,她才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这些年来,可怕的阴影一直伴随着我。当时我们还太小,不太懂这些东西。后来我开始明白,我遭受的是真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虐待这么小的孩子。

  我甚至不打算称自己为受害者,我要称自己为幸存者,我要为自己能生存下来而自豪,为能够和自己的母亲交谈并让她最终理解我而自豪。她已经八十八岁了。

  妈妈说:“我那时住在别人家里,我是他们的女佣和洗衣工。我有两条裙子和两件毛衣,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这就是我的生活。”

  当我和妹妹遭受苦难时,妈妈不在我们身边,她为了养活这个家而住在别人的家中。

  在进入演员这个行业后,我的制片人曾经告诉我,要和搭档共寝,以创造更好的化学反应。而一位导演因为我拒绝坐在他的大腿上,所以不愿用我。

  我扮演了许多角色,但在1992年的《本能》中饰演凯瑟琳·特拉梅尔的表演让我脱颖而出,我靠这部电影出名了。

  

  在这部电影的标志性场景中,我扮演的角色在接受警方审讯时的那一幕让我留名影史。

  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那个打开双腿举动真的会出现在上映的电影中,当我看到最后的剪辑时,我扇了导演保罗·韦霍文一巴掌!

  最终,这一场景还是出现在电影中……我想了又想,我选择了允许那样的我出现在电影中。为什么?因为这对电影和角色都是正确的,而且毕竟是我自己那样做的。

  那已经是1992年的事情了,我34岁。

  

  到了我43岁时,一次突如其来的中风差点把我带走。

  2001年,我因中风和颅内血而接受治疗,出血已流入我的头部和脊椎,我清楚地记得,在我弥留之际,已经去世30年的祖母莱拉站在我身边,看着我。

  这就是事情变得奇怪的地方,濒死的经历让我平静下来,我被一次花费了七个小时的手术救了下来。

  

  我不认为我的生活是特别的,只是我最终成为了一个电影明星。

  我结过两次婚,一次是1984年,一次是1998年,两次婚姻都维持了六年,都失败了。

  我想要自己的孩子,但因为自身免疫性疾病而流产了几次,我此生无法遂愿了。

  我在2000年收养了儿子罗恩·约瑟夫·布朗斯坦,2005年收养了第二个儿子莱尔德·冯恩,2006年又收养了三儿子奎因·凯利·斯通。

  

  他们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我的生活有过不幸,有过辉煌,并趋于平静。

  莎朗·斯通的回忆录《两次生活的美丽》在最后写道:对于生命,我学会了不同的看法。

  

 

相关专题:强X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1 20: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