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她们寻求性治疗:跟老公接吻可以 性关系没法进行

京港台:2021-4-3 09:54| 来源:海峡都市报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她们寻求性治疗:跟老公接吻可以 性关系没法进行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剧《性爱大师》里,妇产科医生马斯特斯面对着一对面露难色的夫妇,两人结婚多年仍未生育,妻子还是处女。这样的场景,也经常发生在樊小兰的诊室里。长沙市妇幼保健院主任医师、心理治疗师樊小兰有着24年妇产科从业经验,她在这几年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性治疗师”。2015年,樊小兰接触了第一例性交恐惧患者,她发现这个病并非小众,只是不少人难以开口。在近5年里,樊小兰线上线下接诊了391位患者。

  

  图/潇湘晨报马斯特斯是她在职业上的精神偶像,如果有条件,她希望也能像马斯特斯一样成立研究室,揭开关于性恐惧的谜底。“我想用功能性核磁共振去了解,当一个人性恐惧时,他的大脑里面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

  

  美剧《性爱大师》美国有一个性教育与性治疗协会(AASECT),制定培养、训练和考察性教育专业工作者的各项标准,并颁发相关证书。樊小兰对潇湘晨报介绍,中国性学会会做相关培训,但在中国性治疗师并不是一个官方的职业,不受国家机构的认证。据她了解,国内从事性治疗师的人极为有限,性治疗师需要具备专业的妇产科、心理治疗、脑科学方面的知识,将其完美结合。樊小兰接诊的女性患者谈到性多数是负面印象,长期处于一种性压抑的状态,这其中不乏高知女性,也有她的同行。“高知女性在性教育方面,可能会受到更严格的要求,从小爸妈对她要求很高,说你一定要认真学习,不能跟男孩子一起玩。”高知女性患上性恐惧或导致离婚,大家各自安好;来自于农村或偏远地区的女性患者,可能被推向更艰难的处境。

  樊小兰治疗过一位来自陕西农村的女性患者,性恐惧曾引发家庭暴力,婆婆的冷言冷语、村里人的指指点点,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樊小兰认为,对女性来说,性的关键在于爱护自己的身体,保持好奇心,找到性愉悦的部分。“性不单纯是与动作有关,女性要感觉自己是被尊重的,那才是一种双重和谐,她和男性是平等的,而不是觉得自己是被索取的。”潇湘晨报采访了3位女性患者,她们分享了寻求性治疗的经历和感受。患上性恐惧后,乐观开朗的李莎曾变得胆小懦弱,越来越自闭;谢淇被别人催生时十分尴尬,她感觉被贴上了标签:生不了小孩;云熙接受性治疗后豁然开朗,“原来性没那么可怕“。

  羞愧:“医生说我矫情”

  李莎 河南 26岁 教育工作者

  结婚2年我同房时很害怕,虽然不排斥跟先生亲吻,但在性关系上,就没有办法进行。他去接触的话,就会心慌,有的时候还会干呕,提到这件事的话就会很焦虑。心里也恐惧,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这是一种性恐惧的疾病。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两年,后来没办法了,在网上查这方面资料,才知道这是病。我在樊医生那边去面诊了两次,大概就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就好了。我之前有过两段恋爱经历,都没有发生过性行为,我想在这一块我应该是正常的,没有想太多。我和我老公感情比较好,他也没有非常勉强,但有时候也比较生气。我去当地医院寻求过帮助,妇科医生说你这是心理原因,没办法给你解决。也去看过心理医生,对我来说没用。医生先给我开了治抑郁症的药,我怕对身体有影响,就没有去吃。我之前是在郑州工作,做教育这一块儿的。结婚之后,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病,整个人都变得胆小懦弱,不爱出门,不爱跟别人聊天、与人交往,越来越淡出人们的视线,以前还要逛街、说说笑笑。从那以后人变得越来越自闭。当时结婚以后是两地分居,又遇到这种情况,那一份工作就没有办法做了,就去了我老公的那个城市,河南某二线城市,现在的工作是文员,薪资比较少、工作比较简单。没治疗之前我老公跟我说这件事情,我特别反感。中间也吵架闹过哭过,我们也试过喝醉,但都不行。最后去进行治疗,关系才慢慢缓和,发生这些问题时根本没法在一起(电视剧)生活。他很挫败我也很生气,我老公脾气比较急躁的人,对这一方面比较敏感、打击比较大。当时我去普通妇科检查,护士、医生说这个检查没法做,说“你别矫情呀,你想不想要小孩呀?你这样你老公怎么办呀?从来没有遇见过我这样的患者,不知道怎么去跟我交流啊。”她说完这种话之后,我也很难过,还感觉很羞愧感,并且我也没办法检查,机器来了我也反抗,是潜意识里的,我之前也做过手术,但这个对我没有什么改善。我有和朋友聊过性这个话题,朋友分享了有多痛,然后也看过电视剧,看的时候那个女生表现的很痛苦,从内心就感觉性生活就很痛。我当时去樊医生那边治疗,家人都知道,朋友都没有敢说,因为这件事儿没办法说。家人说,就支持我去治疗。

  

  樊医生先让我了解我生殖结构这一块儿,告诉我为什么会恐惧,我也和其他患者交流过,之后我去进行两次面诊,第一次面诊回家了之后,然后就已经开始进行这个治疗,就让我自己反复的练习,不断的去加深身体的记忆,让我一点点接受,再慢慢熟练。樊医生跟我说,是因为不了解,不清楚,不知道,没有体验过,所以就会对它很恐惧。人都说未知的恐惧才是最恐惧的,当自己接触了以后呀,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恐惧。

  害怕被催生:“连最基本问题都没解决”

  谢淇 广西 31岁 会计 结婚5年

  找樊医生是我第一次做性治疗,之前我也不知道是我的问题,以为是我老公的问题。所以一直都是他在看医生。因为我跟我老公一直是异地,之前有医生觉得,我们只是时间太久没见面了,导致了我们同房不成功。我们连续看了几年医生,有一个男科医生他就提了一句,他说会不会是妻子的问题,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可能问题出在我身上。我就网上查了资料,才知道有性恐惧这么一种疾病的存在,看到北京有一个治疗这方面的专家。因为疫情去北京肯定是不太现实,这个专家在网上回复一些患者时说,如果隔长沙近可以去找樊主任。我看到了潇湘晨报以前采访过她,就确定了挂她的号。2020年9月,我第一次去长沙找了樊医生,12月份就治疗成功了。之前觉得这种对性的恐惧应该是正常的,所以导致拖了这么久,一是因为异地,我先生一年就休一次假,然后我的性知识可能欠缺吧,没意识到自己有问题。我小时候看过那种强奸的案例,就觉得这一方面的事都是很恐怖的,但是我又没受过伤害,然后再加之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知识,父母也没讲过,学校根本也没讲过,可能认知有点错误吧,就觉得性是个比较恐怖的,会超级超级痛,跟生小孩一样痛。读大学的时候也看过小说,会有性描写,就是反正也是很痛苦的那种。我一直觉得生小孩蛮恐怖的,应该是超级痛,电视剧里面的生小孩画面太恐怖了,反正对这个事情有点怕。关键时刻我会很害怕,总会找借口就觉得要逃避同房,也不是抗拒。你其实也期待,又害怕又期待。我们两个人很想解决,但无从下手,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和先生是初恋,婚前在性行为上有过尝试,但是没成功。就觉得也不急,先结婚再说,到后面两个人这个问题没解决,就会去找一些资料。我家这边是农村,记得在学校上课时,讲到性知识男生或女生都要分批出去,然后关门,讲到什么敏感一点的老师可能就会跳过去了。我和老公经常讲,以后一定要提前让自己小孩子有性知识。之前有和朋友聊过性生活,她说她结婚了好久才成功,我一开始就跟我还没成功,又过了一两年,我不好意思跟人家讲还没成功,觉得也挺丢脸的。别人催生时我特别害怕,我如果真的身体有问题,生不出是另外一回事,可是我连最基本的问题都没解决。我的妈妈也会怀疑是不是我的身体有问题,她不知道我还没有同房成功,会断定你不孕不育,就非要你去做试管。有时候她一提怀孕,我就会特别暴躁来火。别人也给你贴标签:生不了小孩。就觉得你这个人身体有问题。我找到了樊医生,她说你自己要了解你自己的生殖器官,要接纳它,不害怕。

  

  你要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我就自己冷静了很久,跟着那个步骤来,根据樊医生的这个治疗,应该是一两个月就能够解决。我也不觉得性是件痛苦的事了。豁然开朗:“原来性没那么可怕“云熙 江苏 34岁 自由职业者 结婚5年我比较胆小,对于自己身体安全比较谨慎,比如说打针、抽血,我就会比较害怕,性这个事情,你还没有去体验的时候,就不知道疼到什么程度,自己就会想象,然后想象之后就越想越怕,其实是给自己设置障碍。我跟我丈夫是初恋,因为自己在这方面比较保守,在婚前不想进行性生活,就也没有太引起重视,婚后就是发现这个问题难以克服,还比较严重。每一次用理智说服自己可以克服,坚持一下就可以了,但真正到那个时候恐惧会战胜理智,身体会难以控制,会收紧身体。其实这种症状,不是因为两人感情不够深,或者不爱对方导致的,是一种心理恐惧,可能是对身体构造方面不了解,或者是从小性知识学习不是很多。在性生活上,我和丈夫交流得还是比较多的,没有太多障碍。我在一起好多年,然后感情基础也比较牢固,如果说这方面能够成功、性生活和谐肯定会更好。做性治疗时,他非常理解和支持,这个事情确实需要两个人一起去努力。女方如果比较害怕,就先生可能更多去鼓励支持她,技巧方面也要更注意一些。我没了解到上海、南京有专门治性恐惧的,因为樊医生这边口碑也特别好,我希望能找非常专业的医生,就今年3月初来了长沙。有些医生会很凶,但是樊医生好像是姐姐一样,跟我们来开导、鼓励。治疗前就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很难做到,但是第一次治疗完就觉得好神奇,一下子就突破了自己。她一开始先教你腹式呼吸,还有凯格尔运动,这两个可以帮助你放松,掌握了这些之后你再一步步练习。我就一下子就发现,原来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因为自己练习能掌控,难受我就停一下,但是先生碰的话因为不知道我的感受,所以就会很担心,但是现在的话就慢慢就好了,因为樊医生这边有指导。目前还在治疗的阶段,就是我来掌控,然后他来配合慢慢两个人能够达到一种默契,现在就是好多了。

  

  资料图心里感觉一块大石头放下一半了,原来就觉得人生都挺好(电视剧)的,因为事业都还可以,就是这方面是一道坎儿,现在已经看到希望了,但是还是要坚持继续那个练习。就呼吁一下男性,如果说有这种疾病的女性,她们自己也挺痛苦的,其实不是她不想要去进行,就是难以掌控自己的情绪。希望他们能够多一些理解,像这种治疗一定要双方一起,然后一起学习、一起配合,肯定会事半功倍。(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莎、谢淇、云熙均为化名)

相关专题:吻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7 01: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