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21岁女高楼坠亡:曾被当小三殴打辱骂 自称遭强奸

京港台:2021-4-14 10:52| 来源:九派新闻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21岁女高楼坠亡:曾被当小三殴打辱骂 自称遭强奸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4 月 11 日,何彩霞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尽管事情已过去五年,但自己仍在为女儿的死四处奔波。她有时会陷入迷茫,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谁又该为女儿的死负责。

  2016 年 8 月 24 日 11 时左右,何倩文的尸体在一家酒店的二楼阳台被发现。警方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无犯罪事实发生,不予立案。

  对于死亡原因,何彩霞却有颇多疑问,她说,警方曾表示,尸体被发现的位置有些蹊跷,“如果跳楼自杀,坠楼过程中将呈抛物线掉落,不太可能掉在楼顶边沿正下方一个狭窄阳台上。”

  何倩文是河南周口太康县人,当天她死在了离家 60 公里外的川汇区。事发前,一段关于她被殴打的视频在朋友圈内广泛流传,打人者正是她男朋友张致波(化名)当时的妻子和岳母。

  事发后,何彩霞从女儿的手机中发现其坠亡前的聊天记录。她始终认为,女儿在被张致波的妻子和岳母羞辱后,又遭受张致波的“情感摧残”,女儿的死或与之有关。

  何彩霞告诉记者,自己将以寻衅滋事罪名向公安机关控告张致波的妻子和岳母等人。她说,“希望以此让警方给出女儿的确切死因。”

  【1】畸恋

  何倩文与张致波相识是在 2014 年。彼时,何倩文 19 岁,在周口幼儿师范学院读二年级;张致波 27 岁,在一家银行上班,结过婚,有个一岁多的儿子。

  何彩霞说,张致波有两个户口,两个名字,起初,女儿并不知道张致波结过婚。

  两人认识大概 10 个月后,张致波便和何倩文发生了关系。渐渐地,何倩文越发被眼前这个男人吸引,她提出想要跟男人结婚,被拒绝。张致波想要断绝关系,但二人仍羁绊不断。

  何彩霞后来回忆,有一次自己无意中看到女儿的日记,在日记中女儿称对方是“骗子”,她还说自己为这个男人打过三次胎。

  这段关系被发现是在 2016 年春节前后。张致波的妻子陈灿翻看丈夫的手机时,看到丈夫与何倩文的暧昧短信,便当面质问丈夫,丈夫的回答是:“爱跟谁好跟谁好。”于是妻子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暴力的种子自此滋生。

  2016 年 8 月 15 日,陈灿约了三个朋友一起到太康县某酒店打牌。在酒店大厅,陈灿一眼认出电梯里走出的女子正是之前在丈夫手机上看到的女人。

  来人正是何倩文,前一晚她和张致波在这个酒店定了一间房。当时她正准备在酒店前台办理退房手续,张致波也刚离开不久。

  在酒店前厅,何倩文和陈灿发生拉扯,随后厮打起来。一番厮打后,陈灿与朋友将何倩文带上 4 楼自己打牌的房间。之后,事态升级。

  【2】羞辱

  在警方的笔录中,陈灿与同行的几位朋友均不承认在房间里与何倩文有过肢体接触。

  但何彩霞提供的两段视频却显示,何倩文遭受了暴力。其中一段视频里,一名中年白衣女子一手抓着何倩文的手,另一只手扯着何倩文的头发。被攥住头发的何倩文满脸泪水,先是拿手挡了一下,随后整个身子随着对方的拉扯不停摆动。

  另一段视频里,拉扯何倩文的有两名女子,其中一名粉衣女子不停揪扯何倩文的头部,另一白衣女子则从旁协助。她们拉扯何倩文的头发,似乎是想让她面对镜头,何倩文则捂着脸不住地闪躲,并大声哭号。

  据当时陈灿一位在场朋友辨认,白衣女子正是陈灿,而粉衣女子是陈灿的母亲。她是在陈灿带着何倩文上楼后,被电话叫来的,一同被叫来的还有张致波。

  不久,张致波报警,并告知妻子的朋友自己已报警,要求她们立马放人。最终,在矛盾发生约 2 小时后,何倩文被放了。

  但事情并未结束,当天,何倩文遭受殴打的视频被传到朋友圈,一时间“原配殴打小三”的情节伴着视频,在太康县疯传。

  事发两年后,打人者陈灿被警方行拘,理由是殴打他人。不久,其母亲也因相同理由被行拘。

  邻居李瑜最后一次见到何倩文,是在事发当天傍晚 6 点左右。她从小就和何倩文认识。

  何倩文自从 10 岁那年父母离异以来,一直跟着母亲生活在一起(电视剧),性格内向,朋友不多。毕业后她在母亲工作的厂里做过一段时间会计,不久后就辞掉了工作,专心在家考驾照。

  当时,李瑜看到朋友圈有人发何倩文被打的视频,她就给何倩文打电话,没通,又发了信息,但也没有回应。随后,她便去敲门,门开后,何倩文头发凌乱,光着脚。李瑜注意到,她脸上有抓伤痕迹。

  聊了一会,李瑜了解了情况,她建议何倩文报警,但何倩文拒绝了,她说嫌丢人。

  没想到,这成了李瑜跟何倩文见的最后一次面。当月 26 日,何倩文妈妈打电话告诉她,“何倩文去世了。”

  

  【3】死亡

  殴打事件发生 9 天后,何倩文的尸体在一家酒店阳台被发现,该酒店位于周口市区,离太康县约 60 公里。

  这家酒店位于周口川汇区黄河路上,整栋楼共有 5 层,西侧为酒店客房,东侧的 2 层则是一家保险公司会议室,尸体就是在会议室的阳台上被发现的。

  2016 年 8 月 24 日上午,经理周丽(化名)照例跟同事们在 2 层会议室开会。她说,开会途中,一股臭味顺着窗户飘了进来,她还以为是垃圾桶的味道。

  会议结束后,大概 10 点多,有人大喊一声,说是在阳台看到一具女尸,穿着裙子,手脚露在外面,有同事还说看到死者脚上有蛆。她没敢细看,立马报了警。

  后来,警方确认死者是何倩文。

  警方的尸检报告显示,死者系高坠导致体表大面积擦挫伤,右侧上、下肢骨折,胸部肋骨多发骨折,肝脾破裂,如此严重损伤又未被及时发现,从而导致其疼痛休克终致死亡。

  案发后,警方进行调查,结论为:何倩文属非自然死亡,无犯罪事实发生,不予立案。

  另一份落款为周口市川汇区检察院的《刑事申请复查决定书》也显示,“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分局专家组讨论结果认为,何倩文系自主坠落引发严重损伤而死亡,排除他杀。”

  母亲何彩霞对此却有些疑问,她说,警方曾告诉她,尸体发现位置有些蹊跷,“如果跳楼自杀,坠楼过程中将呈抛物线掉落,不太可能掉在楼顶边沿正下方一个狭窄阳台上。”

  在现场勘验中,警方还在楼顶临街一侧发现了何倩文遗留下的手机,手机中记录了何倩文生前最后的聊天记录。

  【4】酒店

  被张致波妻子殴打的第二天,何倩文搭车去了周口。他们在周口黄河路上的一家酒店开了房,房间在 5 楼,这个酒店正是何倩文出事的地方。

  在警方的笔录中,张致波说,当时公司组织培训,入住酒店当天的下午他就去了信阳。此后,他跟何倩文一直通过微信联系。

  在微信中,何倩文向他诉说自己是单亲家庭,过得不幸福。她还说,因为那个视频,有人专门发短信辱骂她,说她是小三,还有人说要花钱包养她。

  张致波称,8 月 20 日,凌晨 2 点左右,是他跟何倩文最后一次联系,当时何倩文哭着打电话给他,说楼顶的风好大。

  除此之外,何彩霞称,自己看过女儿死前的聊天记录,当时女儿曾对张致波说,自己梦见了去世的姥爷了,张致波回答,“是不是姥爷让你去找她。”女儿说对面楼好高,张致波回答,“不知道跳下去什么感觉。”

  当晚凌晨 2 点 30 左右,酒店经理称,听到玻璃碎的声音,他起身四处查看,发现隔壁店的瓷砖脱落。但是他没有多想,就回屋睡觉了。

  在这之前,张致波曾找过自己的好朋友杨乙(化名)帮忙照看何倩文。杨乙称自己一共去过何倩文房间两回。

  8 月 19 日中午,他第一次来到何倩文房间。房间里,满地的啤酒瓶,杨乙说自己曾问她,为什么喝这么多酒,何倩文则回答,“你不知道么,我在太康出名了。”

  随后,杨乙离开了。他说,当晚 9 点多,张致波打电话叫他再去看看何倩文。于是他第二次来到酒店,发现厕所的梳妆台上有把刀片,于是便将刀片丢弃了。

  他说,这次离开后,自己就回老家了。直到 23 日,也就是何倩文被发现的头一天,张致波打电话让他再去看看。这一次,酒店告诉他,因为没付房费,自动退房了。由于屋内没人,保洁员退房后,将女孩的东西放在前台。

  第二天中午,何倩文的尸体在酒店二楼的阳台上被发现。

  【5】母亲

  事发 5 年来,何彩霞一直四处奔波,她始终不相信女儿会自杀,她说“女儿喜欢写东西,不可能自杀前啥都不留突然去世。”

  为此,她专门申请了一个公众号发布女儿的案子,她给公众号起名为“追凶者何彩霞”。

  上一次更新停留在 2017 年,更多时候,她只会不停申诉,希望警方得出确切结论,“女儿遗体至今冷冻在殡仪馆,只有案子结了,我们才能接她回家。”

  2020 年,检方曾在《刑事申请复查决定书》中得出结论,“通过现场勘查、鉴定意见、专家研讨等证据,排除了他杀。从何倩文与张致波的微信聊天内容,以及何倩文手机浏览的内容看,何倩文均有自杀的嫌疑。”

  同时,检方对杨乙涉嫌强奸一案也得出结论,“没有检出人体精斑,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实。”

  何彩霞告诉记者,杨乙去女儿酒店房间后的当晚,女儿曾对张致波说,自己被杨乙强奸了,让他给自己做主,何彩霞怀疑“杨乙与此事脱不了关系。”

  如今,她打算先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向公安机关控告陈灿及其母亲等人。她说,“希望以此让警方给出女儿的确切死因。”

  论及下一步,何彩霞说,“我现在一直在等警方给出让人信服的结论,说明女儿的死因。若确为自杀,我将会追究张致波的责任,如果不是他对我女儿的感情摧残,我女儿也不致如此。”

  (除何倩文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九派新闻记者 陈伟

相关专题:强X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8 00: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