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家之言:川普主义—孤立主义 部落主义 文化革命

京港台:2021-5-7 03:30| 来源:中时电子报 | 评论( 17 )  | 我来说几句


一家之言:川普主义—孤立主义 部落主义 文化革命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前总统川普最新动态!

  为什么美国的民主如此倒退,甚至国家陷于分裂的危机?!

  2020年的大选,有人说川普是被疫情打败,川普自己也认为如此,

  但更严重的是这个疫情揭露了一个早已破碎的国家真相──

  腐败的菁英阶层、僵化的官僚体制、残酷的贫富差距、系统化的种族歧视、

  政治上的对立和政党的恶斗!

  这些问题都存在已久,但执政者只能坐视其恶化,而拿不出解决办法。

  深入剖析现今美国白宫的实际状况,以及美国今日面对的种种困境与如何解套!

  ◤团结的意义是什么?美国从未真正团结过。当年美国人民约1/3不支持越战,但美国还是打了十几年。1965年美国热心于登陆月球,但支持的人只有39%。美国人只有在受到外国人攻击时(如九一一事件)或遭遇重大灾难时(如卡崔娜风灾),或发生全国性的悲剧时(如Sandy Hook之死),才会产生一时的团结,但一旦政治介入,就会发生不团结。

  ◤林肯总统在他第一任的就职演说中,在结论时指出:“我们不是敌人,而是朋友,我们绝不能成为敌人,虽然热情(passion)有时会使我们紧张,但我们一定不使我们结合在一起(电视剧)的情感(affection)破裂。”

  ◤美国已是一个分裂的国家,除了美国的民主制度出了问题之外,过去四年川普个人的观念和作风也要负很大的责任。他只关心照顾和讨好支持他的选民,反对、厌恶和打击不支持他的选民。他用尽一切办法去巩固和凝聚他的支持者,同时也用尽一切办法去分化和离间他的反对者。换言之,他只当一半美国人民的总统,但他深信,这一半选民对美国建制派或“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不信任、恐惧和愤怒的力量,足以支持他继续连任。

  ◤此次美国大选不仅造成了国内更进一步的分裂,也暴露了政府治理能力的不足,固然这些现象可简化为川普的个人因素,但美国在制度上的缺失积弊已深。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上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社会上的不平等和政治上的不正义都在腐蚀这个国家。

  ◤美国大企业为了扩大市场和利润,造成国内产业的空洞化;美国军工组合(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为了维持美国的霸权地位,在海外制造敌人,穷兵黩武,造成美国庞大的财政赤字,美国政府放任这种作法是符合美国广大人民的利益吗?

  ◤2020年一整年的新冠疫情给美国上了宝贵的一课,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在2020年4月便说,“新冠疫情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言外之意,便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将会消失。他又说,“美中过去的关系将永远回不去了”,言外之意,今后将是美国和中国斗争的时代了。

  ◤在过去四年,美国已错失机会去巩固其盟国关系来共同抗抗衡中国,美国需要盟国,拜登(专题)将会努力恢复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但今后,盟国与美国的关系将和过去不同,中国无意也不会在军事上和美国对抗,中国对热战或冷战均无兴趣。美国今后的困境是中国无意与美国为敌,而美国偏要想把中国当作敌人,问题是其他国家的看法是否和美国一样呢?除了“五眼联盟”,还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呢?其他国家有什么理由必须在美中之间选边呢?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美国的文化和价值,就不能有其他国家的文化和价值吗?

  ◤美国应重新思考自己在世界的角色了,川普一再说美国不应再当世界警察了,他代表了美国一半的选民。美国的当急之务是团结国内,而不是分裂世界,在全球主义和孤立主义之间,美国应找出一个平衡点来抚平国内的对立和分裂,美国应在1823年门罗主义、1947年杜鲁门主义之后,设计一个新的大战略。

  【精彩书摘】

  美国大选揭晓后,一般人的看法是川普是被新冠疫情打败了,因为美国人民确诊和死亡的人都高居世界第一,川普也自认是疫情害了他,他早在去年7 月就向伍华德抱怨是疫情打断了他的选情,他是被中国害的。

  事实上,疫情并没有打碎美国,而是揭露了一个早已破碎的国家、腐败的统治阶层、僵化的官僚体制、扩大贫富差距的经济、政治上的两极化和政党的恶斗、种族问题的恶化。这些问题都已存在已久,但迄无有效的处理。

  川普就是利用美国人民,尤其是中下阶层这种不满、愤怒和仇恨而当选的。他在2016年以后来居上之势,侥幸当选就是他能煽动这种情绪,变成热情的力量。伍华德访谈川普的书名是《Rage》,第一次看到中文的译名是《愤怒》,但我看完了这本书之后,我认为中文用《热情》较为适当,因为川普说他的长处就是“能激发热情,永远都是。”(I bring rage out, I do bring rage out, I always have.)

  川普的可怕,不在他个人,而在有这么多热情和忠诚的人民支持他、拥戴他,甚至崇拜他。但川普的出发点是邪恶的,他把美国社会分化和对立,他本人和政府的政策对美国的传统价值和基本立场和政策予以颠覆和对立,并把美国的基层撕裂为白人边缘人和有色人种边缘人,误导他们并放任他们相互仇视。

  川普的作为不仅破坏了美国的民主制度,更使对民主的信仰受到难以愈合的重创,他只为了自己的连任,把一场选举竟搞到社会撕裂,到处可听到“毁宪、窃取选举、政变、叛国、内战”等说法,最后终于在1月6日得到证实,这些说法不完全是空穴来风,而是“阴谋论”的具体呈现。

  在1月6日国会确认选举人团拜登以 306 票胜出川普的 232 票之前,拜登宣布胜选,但川普不认输,要打法律战。在1月20日之前,美国同时有两位总统,一位尚未就职,另一位不接受选举结果,美国已分裂为两个国家。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认为川普不承认败选的时间愈长,对美国民主的破坏愈大。川普坚称这是一场“被窃取的选举”,这种说法伤害美国制度的合法性。任何稳定的民主制度的基础都是权力的平顺交接,川普的作为已践踏美国立国以来的优良传统。

  面对被川普四年来撕裂的美国能否振衰起敝,该报十分悲观。该报名评论人沃尔夫(Martin Wolf)认为拜登很难扭转川普任内建立的财阀和民粹主义的结合,更难改变川普主义在共和党内留下的烙印。

  美国这种深度的被分化和撕裂可能超越了我们的想像,54% 美国人自认美国政治分歧最大的威胁是其他美国人,有人说美国正走向文化战争。拜登在就职演说中,曾提到要“终结不文明的战争”,也有人说,美国正在进行“文化革命”。川普 2020年7月1日推文,指出“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是“仇恨的象征”。他在7月3日在总统山(Rushmore)演说时指责,“左派的暴徒”的行为的目的在消灭美国的文化。《纽约(专题)时报》则称,川普在发动一场“全面性的文化战争”。

  支持川普的力量不能仅以民粹和反智,或者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视之。事实上,这股力量代表的是另一种政治势力,川普能在大势对其极端不利的形势下,能拿下7,400 万的选票,是不可低估的实力。

  除了川普个人的人格特质引人非议之外,其实他代表的是美国的孤立主义,有别于过去七十年来美国的全球主义。他的思想和作法不为美国的建制派接受,甚至指责他背叛了美国的价值观,但川普和他的支持者却认为美国的自由主义和向外推销美国的文化和价值是错误的。美国没有义务为了维持一个美国帝国或霸权牺牲了美国自己国家安居乐业的生活方式。

  川普过去四年的政策可以明显的看出,他是政治上的孤立主义者,经济上的保护主义者,以及军事上的收缩和避免战争。在文化上,他不但不去推销美国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相反地,他还反对干涉其他国家内政,无论是盟国或敌国,无论是大国或小国。

  我已介绍过,川普的政策是美国外交四大派别中的杰克森主义和杰佛逊主义,而非过去七十年或一百年美国成为世界强权之后所奉行的汉米顿主义和威尔逊主义,这两个主义代表的是自由贸易、重商主义和向外推销美国民主和自由的价值,必要时还以军事手段强行干涉他国的内政。

  川普在2016 年大选时,便已明确表示他不认同美国这种政策。他认为全球化的结果使美国吃了大亏,使美国产业空洞化,人民失去工作。美国为了保护盟国,付出太大的代价,大家都在占美国的便宜,搭美国的便车。他一直问,为什么第二次大战结束这么久了,美国还在保护德国、日本(专题)和韩国?冷战也结束了三十年了,为什么还要保存“北约”?重要的,还是美国在付钱!为什么美国要当傻瓜?! 当美国军方辩称,这些都是为了保障美国的安全,也可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川普完全不接受这种说法,他要结束这种“无休止的战争”。他认为其他国家的事情可以由他们自己解决,无需美国劳师动众到7,000-8,000 浬外去准备打仗。美国在中东可以花6-7 兆美元,但美国需要的基本建设却1 兆都凑不出来,他质问美国前朝的政府到底在为美国人民做了什么事?!

  川普的这种说法听在美国建制派和自由派是离经叛道,但在美国基层,认为被剥削、被牺牲的人民却深受感动。他们不但未享受到美国伟大的福祉,反而对未来有极大的危机感,贫富差距、移民(专题)压力、种族对立。美国事实在分裂中,一个美国两个社会,加上政党的恶斗,进一步在撕裂美国。

  支持川普的民众是主张高度个人自由,反对政府干预,他们认为民主党背离了美国的传统价值,过于左倾,为了平等而牺牲了美国崇高的理想,一个建立在基督教文明的白人至上的纯洁美国乐土。由于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白人的比例在下降,他们的确有很深的危机意识。

  川普的作法是为了自己的连任而扩大利用这种危机感来凝固他的选票,但这对美国是不利的。拜登政府如何来化解这股力量、促进团结将是一个重大而艰巨的使命。

  拜登政府面对最大的挑战还是在经济上如何减少贫富的巨大差距。美国学者派里(Marcia Pally)指出,美国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icent)(贫富不公平)指数是西方国家最高的(85.1%)。美国收入最高的20% 人口拥有全国84% 的财富,收入最低的40% 人口仅占0.3% 的财富。这样子的数字岂不让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川普身上。拜登如不能在短期内使美国经济翻转,给生活在“锈带”地区的人民机会和希望,川普的支持者难免不会“卷土重来”的。

  本文摘自《川普和川普主义:分裂的美国》/时报出版

  【作者简介】

  关中

  1940年生于天津市。国立政治大学外交系,国立台湾(专题)大学政治研究所,美国佛莱契尔外交与法律学院文学硕士、外交法律硕士、国际关系博士,印第安那玻里斯大学荣誉法学博士。

  曾任国立政治大学副教授、台湾大学兼任副教授、淡江大学讲座教授、中国政治学会秘书长、亚洲与世界社董事长、民主基金会董事长、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内政组召集人、美国研究学会理事长、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国民党副主席、考试院院长。

  主要著作包括《国际社会与国际关系》、《变动世界秩序中的国际关系》、《美国外交与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政策的检讨》、《认识美国霸权主义》、《意识型态和美国外交政策》、《中国命运.关键十年》等五十余册。

  

 

相关专题:川普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9 06: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