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江苏14级飓风:女子躲过风 却被第2天倒下铁门砸死

京港台:2021-5-7 12:12| 来源:极目新闻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江苏14级飓风:女子躲过风 却被第2天倒下铁门砸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有人忙着修缮受损的房屋,有人在拍照与保险公司对接;有人变成了灵堂上的一张遗像,有人后悔没有照顾好亲人;有人在飓风当晚躲过一劫,有人却殒命于第二天倒下的铁门……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江苏南通市民有着不一样的心情。4月30日晚,一场罕见的雷暴大风、冰雹强对流天气袭击了这里,造成十多人死亡,百余人受伤,数千人受灾。

  极目新闻记者来到南通,回访受灾现场,见证自救与互救,也记录下逝者的故事。

  倒在围墙下的夜跑者

  4月30日晚8时许,南通如皋市中心正翔小吃街夜市热闹嘈杂,附近商场播放着音乐,商贩用喇叭播放着宣传广告,人声、车流声不绝于耳。

  

  如皋市正翔小吃街

  下班回家的时秀兰,却从天天所见的街道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道路两边的树木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空中弥漫着尘土、泡沫、塑料袋等垃圾。“风吹得睁不开眼。”

  时秀兰将街上的情形拍照后,用微信发给了姐姐,让姐姐当心。当时手机显示时间是晚8时零8分。

  发完微信,时秀兰赶紧给在老家丁堰镇的父母打了电话,叮嘱二老千万不要出门。随后,她疾步赶回家中。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如皋市西开发区一工地附近,市民陈勇被一堵倒塌的围墙吞没。

  当晚,家住如皋市城西居小区的陈勇像往常一样外出跑步。据附近居民讲述,当时陈勇走在开发区实验小学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人行道北侧是一个建筑工地,人行道和工地间被一堵围墙隔离开来。

  随着风力越来越大,由砖块搭成的围墙忽然向道路一侧倾塌,陈勇倒在砖块之中。附近居民称,陈勇的家人联系不上他后找了半夜,直到5月1日查看监控才发现他被砖块砸中并压在下面,扒出来时已不幸身亡。

  5月4日晚,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事发地点,发现这是一个房地产工地,附近停着挖机,工地上并无人员施工。昏黄的路灯下,行人寥寥。

  

  陈勇夜跑遇难道路已被封闭

  这条公路连接如皋市丰登路和城北居小区,不足400米长。路北翻倒的砖块依旧可见,人行道则已被清理干净并封闭,沿着路边树木拉起一条长长的防水彩条布。

  周边居民称,陈勇46岁,做点小生意,女儿在南京上大学,五一假期本没打算回家,得知噩耗孩子才匆忙赶回。

  陈勇家就在距事发地点不足一公里的城北居小区。5月4日晚9时50分许,记者看到附近居民家中大多已经关灯,陈勇家里则灯火通明,门口摆着花圈,有人烧纸。

  本地人说,按当地习俗,人死后家人会为其守灵三到七天不等。守灵期间,亲朋好友过来追忆逝者。

  陈勇的家属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事发后当地政府已经给予妥善安置,这是天灾,只愿亲人早日安息。

  

  如皋城区围墙倒塌

  南通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5月1日10时12分发布消息,截至当天,受灾人口3000余人,其中因大树倒伏砸倒房屋、狂风卷入河道等原因,造成11人死亡;因灾受伤人口102人。

  死于风灾后遗症

  5月2日,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极目新闻记者见到了多名在大风中受伤的人员。

  南通如东县长沙镇北坎村的白高峰今年50多岁,做着炒卖瓜子的小生意。“大风那晚我没事,没想到第二天出事了。”白高峰说,5月1日凌晨3时许,他像往常一样开车出门进货,突然感觉到路边的一棵大树即将倒下,他连忙踩了急刹车。倒下的大树仍砸中了他车辆的前引擎盖,他的胸部撞向方向盘,6根肋骨骨折。

  白高峰的妻子王莲真回忆,大风前,他们听到村里大喇叭广播关于大风预警,也在网上看到了相关信息。“没人能想到风的破坏力这么大。”王莲真说。

  白高峰从当地医院转入市区医院后,王莲真除了照顾他,还帮忙照顾临床的病友,一位26岁的江西小伙。

  小伙是一名船员,4月30日晚因为大风在船上受伤。小伙的家人赶到南通还需要一些时间,小伙的同事离开医院时特地拜托王莲真照顾他。“我只是喂他流食,用湿纸巾擦一擦他肿起来的双眼,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护士也特别照顾他。”王莲真说。

  家住启东市吕四港镇吕滨村的吕一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60多岁的姐姐躲过了4月30日的大风,却没能躲过风灾导致的后遗症。

  “刮大风那晚,我们都在各自家里躲着。”吕一说,5月1日清晨5时许,姐姐和姐夫发现院子的大铁门被风吹歪了,但没完全倒。夫妻俩试图将门扶正,不承想门直接倒下,砸向了姐姐的头。

  吕一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那扇门只建成了不到5年,生铁做成,非常重。

  接受开刀手术后,吕一的姐姐从当地医院转入南通大学附属医院继续接受治疗,但最终还是不幸离世。

  没见过的大风

  大风在南通市城区造成的主要灾害是树木倒伏和围墙倒塌,在农村则造成房屋损坏。

  范毅是如皋市白蒲镇所属沈桥村村民。4月30日晚上,他带着妻儿在亲戚家吃酒,突然接到邻居电话说,家里房顶的瓦片被风吹飞了。等他赶回家后看到,房顶上留下一个大窟窿,附屋的房顶彩钢瓦也被打破。

  距范毅家不远处的一户人家,不光房屋受损,彩钢瓦棚也被吹得七零八落,还有一些养殖户的鸡棚也被风吹散。

  与沈桥村一河之隔的是蔡荡村,村干部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该村有150多户人家房屋有不同程度受损。

  蔡荡村村民刘先生用监控记录下了4月30日晚起风的场景。当时他的小车停在院子里,看到起风他想把车移到车库,走到院子发现没拿车钥匙,此时人已站不稳。

  刘先生回到屋里取来钥匙后,发现再也无法开门,门外狂风肆虐,尘土漫天,“眼睛都睁不开。”他说。

  事后刘先生通过监控记录看到,风力最大时是4月30日晚上8时21分,强风持续了约10分钟。

  

  蔡荡村村民修理房屋所用瓦片

  如东县与如皋市接壤,受灾情况也较为严重。其中,如东县大豫镇丁家店村首当其冲。

  据统计,在丁家店村,有51户村民的房屋整体垮塌,上百户严重受损,一般受损的有1500余户,1人遇难。多位村民回忆,大风来时有人躲在柜子旁,有人躲在床底下。

  5月4日,极目新闻记者在从镇上通向丁家店村的路上看到,被吹破的广告牌随处可见。在丁家店村,众多屋顶瓦片被掀翻,成片的果蔬大棚被吹垮,不过受损的电线杆通讯塔已基本抢修完毕。

  丁家店村53岁的丁国福和13岁的儿子,大风当晚正在一间钢板活动房内休息。父子俩开始还想锁门,风越来越大,卷起了石块、瓦块。意识到危险,二人迅速跑到几十米外的邻居家里。

  “我们在活动板房里住了四年,逃出后几秒钟房子就被风吹走消失了。我父亲88岁,他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风。”丁国福说,狂风来时,空中弥漫着发动机似的“呜呜”响声,以及砖块砸在墙上的声音。风过后,救护车的声音开始响个不停。

  老房子里的不幸

  王青是丁家店村3组村民,这次暴风成为她最为伤痛的记忆。她89岁的母亲在自家老屋住了30多年,最终因房屋垮塌而不幸遇难。

  王青说,那是一栋一层平房,1985年她大哥花了280元钱请人修建,还亲自粉刷了墙面。母亲虽然年事已高,但她生活能够自理,只是有一些耳背,还有每天烧香的习惯。

  王青每天早晚都会到母亲家里一次。4月30日下午5时许,天气放晴,王青来到母亲家送晾衣杆,邻居也过来了,两人陪着母亲聊了一个多小时。

  “到了6点多,看到要变天,我就回家了。”王青说,她回到家洗漱上床后不久,突然狂风大作。约20分钟后,风停了,王青和大哥来到母亲屋前,发现房屋已经倒塌。村干部调来了挖机,附近村民帮忙用手扒开砖块,发现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

  王青说,警车随后送母亲到镇上的医院,路上距离不到十公里,但多处看到有被吹倒的大树和电线杆。母亲被送到医院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起风时我就预感妈妈的房子会倒。”王青悔恨不已,当时电停了,电话也不能打,大风吹得人无法出门。

  5月4日,天下起了雨。极目新闻记者看到,王青母亲的老房子已成为废墟,房梁、横吊还有一棵大树都倒在了砖块里,家电、床、靠椅也被掩埋。老人已经下葬,村干部送来了花圈。

  丁家店村一名村干部介绍,4月30日晚,相关受灾人员已经被安置在敬老院。另有村干部表示,他们曾多次劝离守着老屋的老人们,但他们或比较固执,或存在侥幸心理,不相信会有罕见的大风出现。

  “那天白天天气很好,我完全不知道会刮大风。”王青的大哥说。

  被忽略的预警信息

  事实上,极目新闻记者发现,如皋市气象台2021年04月30日上午9时58分曾发布大风蓝色预警信号称,预计当天下午到夜里,将出现阵风8级以上的大风天气,请注意防范。

  时秀兰回忆,4月30日白天,她曾收到小区物业发送的大风预警短信。但手机短信已长期被垃圾广告占据,同时此类预警信息此前也曾收到,当天并未过于在意,没想到会有这么猛烈的大风。

  如皋城区多位居民则称,当天并未关注到相关信息。亲历狂风的丁家店村多位村民表示,“事发太突然,没有心理准备。”

  南通是中国有名的长寿之都,多位老人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从未见过像今年这么猛烈的大风,也难怪很多人将这次刮的大风称之为“妖风”。

  “南通发布”5月1日的消息称,4月30日18时至22时,该市部分地区出现冰雹和大范围强雷暴大风天气,全市自动站最大风力超过10级的站点有66个,其中通州湾三友集团达到45.4m/s(14级强风)、海门包场镇达到39.0m/s。

  南通气象部门发布的信息称,造成此次大范围雷暴大风的主要原因是受“东北冷涡影响”。

  湖北省气象局气候中心专家周月华表示,东北冷涡一般5至6月活跃于我国东北地区,它所控制的地区气层是上冷下暖的配置,故可能造成气层的不稳定并产生强烈的对流性天气。冷空气南下过程中,南通及江苏省其他地区可能受特殊地形、位置、或环境影响,产生了此次的强对流天气。

  周月华表示,由于强对流天气时空尺度小,类似雷雨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发生的具体地点和时间,很难提前很长时间准确预报。

  泥瓦工走俏

  喧嚣过后恢复平静,救灾工作在南通持续开展,全市生产生活秩序已逐渐恢复正常,所有配网线路全部恢复送电。当地医院启动了应急救援机制,抽调医护人员,全力以赴救治伤员。保险部门启动大灾预案,加快查勘定损的流程,以最短的时间落实理赔。

  5月4日,极目新闻记者在如东县大豫镇丁家店村看到,多位村民各自忙碌着修缮自家房屋。该村多名村干部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目前的主要工作协助村民修建房屋,收集相关现场照片,跟保险公司对接统一进行理赔,及时发放资金。

  时秀兰则说,她丁堰镇老家的受损房子还没来得及修理,这段时间泥瓦工俏得很。

  时秀兰所在的如皋市正翔商业街广场舞依旧热闹,小吃街灯火通明。4月30日当晚,这里却是惊魂处处。

  许多人将当时见闻拍成短视频分享在网络上,有人遭受财产损失,有人差点和死神亲吻。其中,如皋市一张市民合力将一块“我骄傲,我是文明如皋人”的牌子抬起的照片,刷爆当地人的朋友圈。

  白蒲镇沈桥村的范毅在5月1日回家后就着手修理自家房屋,他花费1000元特地到邻镇购买了相同型号磁瓦。他还特地到镇上置办酒菜,请了村里三个泥瓦工维修主屋房顶。

  蔡荡村村民袁莉和丈夫本想趁五一假期修缮房屋,但因为没请到泥瓦工,他们无奈只好先回海门上班。

  

  多位村民帮阚老汉修理房顶

  蔡荡村的贫困户阚老汉则受到了优待,5月3日下午,村里有八九个人帮着他修缮平房的屋顶。村干部说,阚老汉独身一人,大伙担心他,所以聚集起来先帮他修房子。

  阚老汉虽已经年过七旬,但仍旧顺着梯子爬上房顶,和村民们一起干活。房顶放了一个盛有凉茶的瓷盆,旁边摆着一只瓷碗,有人渴了,就用瓷碗舀一碗茶喝。

  初夏的下午,阳光洒满屋顶。这场风灾留下的印记,还需要时间来修葺。

  (除周月华外,文中人名都是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1 23: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