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失控的长征五号B火箭重返地球 风险和善后难度?

京港台:2021-5-8 02:35| 来源:ABC中文 | 评论( 19 )  | 我来说几句


失控的长征五号B火箭重返地球 风险和善后难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失去控制的中国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的大型残骸目前正重返地球,预计这些重达几吨的残骸将在未来几周坠落。

  在航空航天专业领域,此类情况被称为“不受控制的再入阶段”(uncontrolled re-entry phase)。

  一些残骸在通过大气层时无法燃烧殆尽,而我们几乎无法准确预测它们在地球上坠落的地点,如果这还不够令人担心的话。

  考虑到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残骸的轨道,潜在的着陆点可能在“北至纽约、马德里和北京,南至智利南部和新西兰惠灵顿”这一纬度区间的任何地点。

  这块残骸所属的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最近成功将中国未来空间站的“天和”核心舱送入轨道。

  约一年前,中国另一枚类似的火箭重返地球,最后坠落在大西洋上。但据报道,一块残骸落在了非洲国家科特迪瓦。

  当时,专家指出,它的体积比多数重返地球的人造残骸都大。

  而对我们而言,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残骸的坠落即将到来,但其轨迹却有许多未知数。

  来自太空的垃圾

  要是有个“谁能被最大的太空垃圾击中”的排行榜,澳大利亚凭着过往纪录将名列榜首。

  1979年,重达77吨的美国空间站“天空实验室”(SkyLab)在澳大利亚西部解体,残骸坠落在海滨小镇埃斯佩兰斯(Esperance)附近。

  关于中国“天和”核心舱与天宫空间站 你需要知道这些

  当时,人们十分兴奋,气氛轻松愉快,太空爱好者们还收集了许多物件。

  当地政府浮夸地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发出了乱扔垃圾的罚单,后经美国一家广播电台筹集了足够资金偿还罚款。

  虽然还没有人被太空碎片击中致死或重伤的记录,但认为太空碎片的陨落不危险显然并不合理。

  就在太空实验室倒闭的一年前,苏联的一颗遥感(间谍)卫星宇宙954号(Cosmos 954)坠入了加拿大西北地区(Northwest Territories)的一个贫瘠之地,将放射性残骸散布到了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地带。

  不幸的是,随着冷战进入高潮,由于苏联和美加之间的不信任,宇宙954号上的定位和残骸清理工作因其核技术的敏感性而陷入延迟。

  清理工作耗时数月,但只找到了部分残骸。加拿大向苏联开出了600多万加元的账单,但苏联最终只支付了300万加元。

  自1970年代末以来,空间碎片经常坠落到地球上,人们的关注日益增长。

  当然,地球表面70%以上被海洋覆盖,剩下的30%的陆地中只有很小一部分被大家的房子占据。尽管被砸中的可能性极其渺茫,但对于撞上的人来说,后果是灾难性的。

  宇宙954号没有降落在多伦多或魁北克市,这只是命运的巧合,如果一旦落到了放射性尘埃就会引发大规模的疏散。

  2007年,一颗俄罗斯卫星的碎片险些击中一架智利客机,当时这架客机正在圣地亚哥和奥克兰航线飞行。

  随着我们向太空发射更多装置,它们灾难性地重返地球的可能性只会有增无减。

  谁来为善后工作买单?

  国际法制定了一套赔偿制度,适用于地球上发生的许多损害情况,以及卫星在太空发生的撞击事故。

  联合国1972年的《责任公约》(全称为《外空物体所造成损害之国际责任公约》)规定,“发射国”对其太空物体造成的损害负有责任,其中包括一条制度,规定发射物的残骸坠落地球时,”发射国“负有绝对责任。

  在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的案例中,中国背负潜在的责任。《责任公约》以前只被援引过一次(用于宇宙954号事件),因此可能不会被视为一个强有力的遏制因素。

  然而,在更加拥挤的未来太空环境中,随着更多不可控的回落事件出现,《责任公约》可能会发挥作用。当然,这一法律框架只能在损害发生后适用。

  为了空间活动的长期可持续性和减少空间碎片,一些国际准则规定了自愿的标准,以限制发生空间撞击的可能性——无论是在飞行期间还是完成任务后解体。

  一些卫星在使用寿命结束时可以被移到墓地轨道。对较高轨道上飞行的某些特定物体而言,虽然墓地轨道很有效,但让绝大多数的卫星在轨道平面之间移动既不切实际,又很危险。

  在数以百万计的太空垃圾中,大部分注定要以一种无法控制的方式在轨道上运行多年。或者说,它们若在近地轨道上,将逐渐重返地球,并有可能在接触陆地之前在大气层中燃烧殆尽。

  一个协调全球的太空交通管理系统对有效地避免碰撞至关重要,而碰撞将导致卫星失控,令其在轨道上的无助地翻滚,或者重返地球。

  要做到全方位跟踪每颗卫星的运动和功能,难度比简单说说要难得多。因为这将不可避免地对各国分享信息的意愿有所要求,而这些信息目前通常被视为国家安全机密。

  但是,如果我们要避免太空活动陷入不可持续的未来,全球合作终将必不可少。

  与此同时,别忘了时不时抬头看看——你可能会看到这颗星球上一些最壮观的垃圾。

  史蒂芬·弗里兰(Steven Freeland)在邦德大学担任教授级学者(professorial fellow),并在西悉尼大学担任国际法名誉教授(Emeritus Professor)。他也是国际空间法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pace Law)的主任。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对话》(The Conversation)网站。

 

相关专题:航天航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7 08: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