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贴:一位东莞老板的自白,揭开民企残酷现实

京港台:2021-5-9 08:14| 来源:头牛大观 | 评论( 20 )  | 我来说几句


热贴:一位东莞老板的自白,揭开民企残酷现实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大牛哥编者按

  很多人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这样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资本家,就代表着巧取豪夺,剥削劳动人民。怀着这样的心理,民营企业被视为天生带有原罪。我们姑且不去评价这套理论的正确与否。只要看一看中国的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的现状就会明白一切。本文作者隐士深山,是一位东莞的中小民营企业主。企业雇员50人左右(峰值120多)。夫妻都是211/985名校毕业,长期在东莞创业。他亲身见证了东莞港资台资日资的撤离,也经历了制造业要素成本的大幅上涨,体味着房租暴涨2-3倍的痛苦。对于撑起了中国经济大半壁江山的民营企业家来说,当孙子、拜码头是入门必修课;早晨还怀揣创业理想,晚上就被打回现实已经成为常态。因为缺乏安全感,移民(专题)成了他们最无奈的选择。必须要说的是,当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和有产者选择移民,带走的是知识和金钱。留下的,只有愚昧和贫穷。这难道不应该是细思极恐的么。

  

  本来想写一些关于经济现状、展望,甚至提出一些解决办法。

  我们涉身一线,冷暖自知,如蝇般营营几声,但骨子里从未相信过救世主,除了自己强大,没有任何选择。

  这一次跟08年完全不一样,这一次,我们感觉象做错了事的孩子——真的。上次我们最多是被别人无理欺负了的孩子。

  1

  做老板,太累!

  几十项专利,皓首穷经,近四十的人,头发都白了,长那么大,没有看过一部完整的电视剧。

  一路都在奔跑。

  自己农村出来,起点太低,从仓管,ISO顾问,大企业的大区域经理,市场总监,到自己创业……

  企业其实还是在盈利的,只不过,真的感觉心里好累好累,突然在今年,自己有点泄气了。其实倒也没有感觉到真的做不下去,只不过一种悲观情绪,在企业主之间互相传染。

  这种情况很怕。这几天,这种感觉尤其明显。就不说利润这种事情了,每个月工厂开支45万左右。早上眼睛一睁开,1.5万就不见了。

  但实在点说,我还有一些利润。

  各种要素成本的上涨,是推高了企业运营的固定成本,如果连续3个月经营不能过保本点,我会把工厂关闭掉。

  近二十年,没有经历过重大失败,每一份职业,我都觉得自己在圈子里是最优秀的。

  曾经服务过的企业或老板,到今天仍然都是好朋友,去到老东家,熟得跟自己家一样。我的创业,一直恪守基本的职业操守,不与老东家形成竞争。所以到现在还能维持良好关系,也非常非常感谢两个老东家给予的无私的支持。

  到现在,三个老东家两个已经没落,一个是冒进失败,另一个是年龄大了收手。另一个尚且能够维持,很后悔没有听他的话,把资金拿出来搞产品开发。如果当时买多点房,今天不至于此。

  心累啊。

  2

  千万别轻易搞创新与新产品开发

  我开有400多套模。自己有模房,CNC,我自己出产品图,分模外包(600左右一套),CNC部分外包,放电自己做,运水外包,省模外包,其它的全是自己做。前几年开发期资金使用量太大,还卖掉几套房子(分钱没赚),模具的模架我起码用了100套二手模架,然后再自己掏下框,还是能省下来几十万。

  新产品开发非常耗精力,尤其涉及到单片机部分,我自己不懂,光是测试就花了一两年。

  太累了。为了省钱,自己玩solidwork, PROE,为了做产品动画演示,自己学C4D,IE。

  至于产品彩图这些,Coreldraw这些自己都轻车熟路——说实话,这些不是我真的想省钱,最重要的是:沟通非常困难,有沟通的时间,我自己已经足够把东西搞出来了。

  至少开发新技术产品,我搞了5年,把头发都熬白了,虽然成功,但抗不住最后还是被别人抄掉群殴——我说一句吧,做新产品(技术开发),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搞不要动,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在三年左右时间扩大规模并形成系统营销不要去做(简单讲就是你必须要跑得快),否则死得也会很惨!

  3

  关厂时,小心员工问题成为暴雷

  其实小微企业,我身边的,应该说债务整体可控。很少有人高负债运转。

  但员工就不同了:大部分都买车,信用卡左倒右倒。

  我现在很反感这部分人。

  这些事情大多源于互相攀比,当然也源于收入预期——总而言之这些年工资一直是上涨的。所以敢于提前消费——我们不一样,收入预期是向下的,所以不敢消费,也不敢高负债经营或者扩张。

  所以我说,当你准备要关门的时候,可能员工的问题才是一颗暴雷。

  前不久有个员工出了点工伤,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缝了4针,但他坚持要在医院住院,说是怕破伤风,住了十几天,医生在病历上写的是多休息,所以坚持要在家休养两个月,两个月到期,连住院差不多是80多天吧。他把他妈妈带来了,来跟公司谈赔偿的事情。

  我这算是直接傻眼了。要求赔4万元。幸好有买社保,还额外补了一份团体险。我让他去做伤残鉴定,然后拿鉴定报告来我们向保险申请赔偿——这说的,怎么可能出得了伤残报告嘛!

  其实公司对他是很器重的,放在重要技术岗学技术,平时我也常叫到办公室聊聊天什么的。反正我是真诚相待的。

  呵呵,也就那样了,心里总是觉得有些苦涩。

  4

  招人难,年轻人不愿进工厂

  确实是招不到人。

  我的核心团队都跟着十几年了。坚持下去的原因跟这点也有很大关系。的确不舍,毕竟跟了那么多年,他们年龄很多比我大,离开这个平台,他们出去也会不知所措,每个人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想想心里也塞得慌。

  这些让很多事情处于完全失控(电视剧)的状态。我现在基本已经不敢奢望职业操守这些事情。时代已经变了。

  新招的人流动性很大。而且也真招不到几个人,年轻人是显然不愿意到工厂来做事的了,大学生们都心高气傲,更不愿意到制造业来做事。而且自己经历了一些事情,也真的难于信任别人。我觉得很可笑。所谓四十不惑,其实是四十而惑。四十年来,最大的收获,或者就是学会了不爱。

  我觉得很沉重。

  所以真的很想逃离。

  5

  请别瞎喷民企是血汗工厂了!

  别动不动说我们是血汗工厂。权利意识如此暴棚的今天,想找个人来剥削,恐怕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员工工资的高低,劳资双方,会自动去取得平衡。5000请不到人时,自然劳动力价格会上升。更重要的是,劳动价值的问题。有能力的人拿高薪理所当然。只能干点粗活的,也别太高指望。

  我也需要说的是,一个在家干农活每年赚不了一万元的农民,在工厂每年可以包吃包住拿55000-70000年薪,这个世界说不上不公平。

  而且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工资条件,其实企业已经承受不了。最普通的员工,每月我们都要保底4000(包吃住),加上社保,包吃住的费用,公司实际付出是6600元。按照这样去计算,实际上生产部门50个人时,我们的月均人头支出超过10400。我只想说的是,50个人意味着,我们的销售团队至少要赚回52万,才能够把生产部门的工资发完。这个时候还没有付水电,房租,税金。

  6

  环保与安监……真想放弃制造业

  上个月有个朋友在观澜的纸箱厂(做快递盒),因为使用油墨被环保要求整改,加上房东要加租至36元(相当于提20%),给我打电话,说想搬到塘厦这边,问我的意见。

  我说拉倒吧你,搬次厂50万不见了,熬一下吧,看看明年情况,过不了保本点就把厂关了。他说搬回内地行不行,我的意见是可以选择。

  现在的利润一半用于付房租了,内地房租便宜还有些优惠,即使只做在深圳一半的生意,估计实际获利也都差不多——而且显然只需要投入一半的精力。其余时间该钓鱼钓鱼,能陪陪家人也好。

  一个多月了,也没问他,不知环评搞好了没有。搞不好环评,随时都是个定时炸弹——我的工厂也是如此。

  刚刚,安监指定的什么机构过来签什么标准化创建合同,付2万,加上前面的什么资料档案创建4500,职业病防冶检测7300,光这一个部门,付出去3万多了,我财务说不止,说有4万多了,我问都懒得问其它内容,摆摆手让她出去了。

  11:30接到电话,税务要查税,要求法人和财务下午去税务局。

  我不知道自己企业有没有问题,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嘛。

  去吧。

  总之点了名,是一定要挤油水出来的。

  突然有种想法,想去搞农业。至少,没有环保安监等诸部门的轮番轰炸。还鼓励。

  投几十百把万,搞三五百亩地,种点菜出来,估计赚钱是不会多的,但估计也亏不到哪里去。

  心里很累。真的不想搞工厂了。从前,我真的挺相信工匠精神。自己211毕业,老婆985的研究生,在九十年代,我们都是学霸级的人,我老婆高考是市级状元。一个安监所的外聘人员,我估计他的学历不会超过中专,进到办公室能把我吼得象孙子一样。

  斯文扫地啊。

  他问我什么想法,我说我用人不多,随他去。但身边有几个朋友说干不了,有个开印刷的朋友有四百多号人,每年1个亿营业额,年利润不会超过500万,而且这500万起码有800万压在客户那里。你社保一口气要加差不多430万,谁干谁死。

  还有个朋友在深圳,做的是软件+金融,很赚钱,人均工资25000,这样算下来,每年光社保多1400万,但这家利润还不错,所以应该没太大影响。

  (这一段省略,只能读者自己脑补)他表示这种情况,企业产品必须要提价——其实大家涨,也就消化掉这些负担了。好象有道理。

  村长直接就开D:前几年镇里常住人口52万左右,现在32万左右,你们再搞一轮,人全跑光了,吃屎都没热乎的——没文化的人嘴糙,理不糙!

  两个人用广东话吵了半天,也不想插嘴。

  (面对环保新形势)我决定把人员减少30人,只留20人的生产队伍。所有能够自动化的全部自动化,用半年时间完成。

  营销部门全部离职,成为合伙人(电视剧)。公司给最低价格,他们自负盈亏。鼓励注册公司成为公司的代理商。(这一段省略,只能读者自己脑补)

  关闭一半生产线,腾出一半的厂房还给房东。

  不是说准备过冬。而是心太累了。

  留着一半的产能,是对20个老年员工的一份交待。本来他们持有公司20%的管理红股。

  我想说的是,做老板,没你们想的那么容易。

相关专题:东莞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1 14: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