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杨恒均强调清白,担心澳中关系恶化影响判决

京港台:2021-5-31 02:35| 来源:VOA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杨恒均强调清白,担心澳中关系恶化影响判决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澳大利亚籍华裔作家杨恒均在其被控间谍案上周四(5月27日)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前夕,曾要求法官不要把中国在审讯他时的审讯记录作为呈堂证据,因为他曾经遭到刑讯逼供。

  路透社和澳大利亚媒体引述杨恒均在庭审结束后传递给家人和朋友的讯息报道说,杨恒均还在开庭时向法官表示,他对澳中关系恶化可能对他的庭审结果产生的影响表示担心。“如果由于政治压力或国际关系不佳而以国家安全作借口,作出一项错误的判决将很不好,”据说杨恒均曾这样告诉法官。

  上周四法院开庭时,中国当局曾经以事涉国家机密为借口,拒绝让杨恒均的家人或澳大利亚领事官员出庭旁听。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傅关汉(Graham Fletcher)当天到了法院门口,仍被拒之门外。傅关汉当时除了对旁听被拒“深表遗憾”外,还向媒体表示,杨恒均的案子缺乏透明度。因此澳大利亚认为,“这是一起任意拘捕。”

  杨恒均是2019年1月从纽约飞往广州时在机场被捕的。中国当局指控杨恒均犯了间谍罪,但是从未透露他为哪一家情报机关工作,或接受了什么样针对中国的间谍任务。而杨恒均则一直否认对他的“间谍罪”指控,强调自己是清白无辜的。在杨恒均被捕以来的两年多时间里,澳中关系持续恶化。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理由排除华为参与其5G网络的建设曾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并导致中国对澳大利亚的一系列贸易制裁。澳大利亚强力呼吁对新观病毒的源头进行调查更是激怒了北京当局。

  “我希望澳大利亚继续与中国进行良好的沟通,以便让我尽早获释,”杨恒均在传送给家人和友人的讯息中这样说。杨恒均还表示,上周四开庭时,在长达六个小时的庭审期间,他曾经有三到五分钟在庭上直接发言的机会。“我当时很累又昏昏沉沉,所以根本没有精神说更多的话,”他说。不过他对两位辩护律师莫少平和尚宝军在庭上为他所做的辩护相当满意。莫少平和尚宝军是家人为杨恒均聘请的人权律师,但是中国当局禁止这两位辩护律师向任何人透露这起涉及国家安全案子的案情。

  杨恒均表示,他在庭上告诉法官“我希望中国的法治能够胜诉。”杨恒均说,他在开庭的三天前,也就是5月24日见到法官。他曾经呼吁法官排除将他的审讯记录作为证据。“这是非法的刑讯逼供。他们还使用隐藏的摄像机做记录,”杨恒均告诉法官。

  杨恒均在星期天(5月30日)公布的讯息中还表示,“我年轻的时候曾经为中国服务,甚至秘密服务,而且我帮助过人。”杨恒均曾向支持者透露,他在1999年移民澳大利亚之前,曾经为中国安全机关工作过。后来他因为为中国的民主写作呐喊而出名。

  杨恒均表示,他根本不知道他被控服务的是哪一家间谍机构。“这不是意识形态犯罪。被指控的罪名是间谍罪,但我为谁做间谍呢?”他说,“我没有为澳大利亚或美国工作,我只是为人民写作。”杨恒均对他被指控的间谍案的审判结果表示担心。他说宣判有可能拖两年。“我已经在一个比监狱还糟糕的地方被关了两年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上周四在杨恒均的案子开庭后,曾在北京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司法机关充分保障杨恒均的各项诉讼权利,充分尊重并落实了澳方探视、获得通知等领事权。赵立坚声称,根据中国法律,有关国家秘密的案件不公开审理,任何人不得旁听,“这也是很多国家通行作法”。根据中国的现行法律,间谍案定罪后的判决,从三年监禁起步,最高可判死刑。

相关专题:澳大利亚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0 12: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