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国企领导生活腐化 做派极低劣

京港台:2021-6-5 19: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国企领导生活腐化 做派极低劣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6月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引述四川省纪委监委消息通报称:因为严重违纪违法,四川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副总经理王挺被“双开”。

  

  经查,王挺理想信念丧失,纪法意识淡薄,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背组织原则,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规经商办企业,违规拥有非上市企业的股份,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与管理和服务对象打牌赢取钱财;工作中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不良影响;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协调贷款、购买股权、业务开展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王挺任职的四川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17年的“年轻”国企,但是,这家企业不仅拥有高达300亿元的注册资本,还是四川省唯一的省属国有金融控股平台。身为这样一家企业的领导干部,王挺不仅没有以身作则,还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如今,他受到“双开”的处分,可谓罪有应得。

  值得注意的是,王挺除了利用其在金融单位工作的职权大肆敛财以外,还有相当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细看纪委监委在通报中写出的王挺违纪情节,“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和“与管理和服务对象打牌赢取钱财”这两条问题显得十分突出。可以看出:王挺在生活上腐化糜烂、格调做派极其低劣。这样的问题干部,做出任何违纪违法行为都不令人感到意外。

  领导干部的个人作风,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的是其人格与品行。一个品行低劣的人,绝不可能成为一个对国家忠诚、对人民负责的好官。从以往的案例来看,利用手中权力操弄“权色交易”,同时一掷千金,大搞“钱色交易”的官员,几乎全都有严重的腐败问题。无独有偶,就在王挺被“双开”之后一天,6月3日,黑龙江省鸡西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李洪祥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也被指出了同样的问题。

  一般人可能会认为,容易“见色起意”,在“色”字面前失守底线的往往都是男干部。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女性贪官同样有可能成为“色”字的俘虏。2018年4月27日,中山市委原副秘书长邓洁(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后来,邓洁被“双开”时,通报便提到她“违反廉洁纪律,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与此类似,落马的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政协副主席时素珍(女)也被指出“搞权色、钱色交易”。

  

  说回王挺,此人除了好色以外,在“搞钱”这件事上,格调同样很低。只不过,和一般的赌徒不同,他的“赌友”是他的管理和服务对象。在这重关系的影响之下,王挺自然可以做到“只赢不输”。

  在这件事上,此前于2019年被“双开”的四川省绵竹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冯军,就是一个精于此道的“高手”。一直以来,冯军都有和亲朋好友打打“小麻将”的爱好,出任要职之后,许多老板都会主动找他打牌,目的是和他搞好关系,渴求来日关照。2010年至2015年,冯军和绵竹某运输公司董事长刘某一年要打20多次麻将,每年刘某都故意输给他10多万元,6年累计60余万元。2009年至2018年,冯军以打麻将的方式,违规收受了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200余万元。

  更早之前落马的遵义市委原副书记罗其方,同样是牌桌上只赢不输的“赌神”。他在担任遵义市委副书记、仁怀市委书记、桐梓县委书记、县长期间,经常与在桐梓、仁怀承揽工程的私企业主以打麻将等方式进行赌博,少则赢取3万至4万元,多则10万至20万元不等。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至2014年6月,罗其方通过与私营企业主打麻将获利200多万元。

  归根结底,这些“只赢不输”式赌局的背后,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玩牌的官员自以为手法高明,殊不知在“围猎”者眼里,他们不过是个“猎物”,更是逾越了纪律与法规的红线,终将受到应有的惩处。

  延伸阅读

  副市长与他人发生不正当关系 母亲被老婆往头上浇水

  5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镜鉴 | 一个家风败坏的典型》,详细揭露了甘肃省平凉市委原常委、原常务副市长黄继宗严重违纪违法案的诸多细节。其中,其妻子于改香的相关细节更是引发热议。文章称,于改香对黄继宗的兄弟姐妹、司机和身边老板张口就骂。后来,在骂人不过瘾的情况下,又开始动手打人。就连对黄继宗,她也不分地点场合说打就打、说踢就踢。更为过分的是,有一次家庭聚餐时,于改香因为婆婆没有喝她敬的酒,一怒之下,竟当着黄继宗的面将一杯水对婆婆当头浇下,黄继宗却敢怒不敢言。

  

  黄继宗

  黄继宗,男,汉族,1962年12月出生,甘肃庆城人,大学学历,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正宁县委副书记、县长,正宁县委书记,庆阳市市长助理、秘书长,庆阳市副市长,平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等职。2019年12月,被免职。2020年1月,黄继宗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5月,黄继宗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批其是典型的“两面人”、自身不廉、带坏家风,其妻跋扈嚣张、颐指气使,吃空饷、做生意,收受他人钱款,是家族式腐败的典型。

  “钱没花到位”“关系不够硬”

  文章披露,2001年8月,黄继宗担任正宁县县长后,施展才华的平台大了,跟在后面当拉拉队捧场的队伍也长了,开始自我膨胀。起初他对于“有心之人”的围猎还有所防范,然而,一次提拔失败的打击,直接改变了他的价值观、权力观。

  2006年,是黄继宗仕途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当时他自认为工作出色,希望能更进一步。“在考察的时候,我的排名是比较靠前的,但是组织考虑后没提拔我,我感到非常挫败。”黄继宗说。当时,一些人跟于改香吃饭的时候开玩笑说:“你当着家呢,你拿出来500万他就当上了嘛。”

  于改香闻言痛哭一场,将黄继宗落选的原因归结为没有送钱送礼。面对审查调查人员,于改香坦言道:“从那时开始我的思想就转变了,没钱人这么可怜,没钱是这么可怜。”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脑子里就想一定要做生意,要挣钱。

  面对妻子的错误认识,黄继宗不但不教育引导,反而采取了认可、赞同的态度,结果夫妻双双心态失衡,价值观严重扭曲,对金钱的渴望和占有成了他们最大的人生追求。

  文章称,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权力观、政绩观、事业观对个人的发展至关重要。有的党员干部坐惯了升迁的“快车”,对于一次两次的“停顿”便心生不满,认为是“钱没花到位”“关系不够硬”。

  跑偏的“官念”,成为他们陷入腐败泥潭的推手(电视剧),黄继宗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捞大钱当大官、当了大官捞大钱”

  文章称,两年后,黄继宗晋升为庆阳市副市长。然而,组织的信任并没有校正他的价值观、权力观、事业观,他仍然执迷不悟,把人生目标定义为“捞大钱当大官、当了大官捞大钱”,常把“升官靠钱财,当官为钱财”挂在嘴上。

  此后,黄继宗开始把权力当作明码标价的“商品”,把私营企业主当作其致富路上的“财神”。

  他利用担任庆阳分管城市建设规划副市长的职务便利,通过“主动遵循总规、优化详规,实际违规”的操作方法,干预插手工程项目承发包,为不法商人开绿灯、搞变通,谋取不当利益,自己则借机大肆寻租揽金、以权生钱。

  经查,黄继宗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承揽、协调办理有关手续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89次收受45名商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专题)1800余万元。

  对于黄继宗的改变,于改香不再像以前一样监督提醒,反而大力支持。

  当她看到亲戚朋友大把花钱而自己囊中羞涩时,更“咽不下这口气”,在黄继宗的默许和支持下无视自己国家公职人员(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身份,走上经商的道路。彻底从“廉内助”变为“贪内助”。

  利用黄继宗和油田的关系,于改香开办了石油公司,通过给油田打井队提供泥浆料,第一年就挣到了120万元。

  “一年120万,什么概念,我在法院工作一辈子都不可能挣这么多!”提及此,于改香情绪仍有波动,旋即她又低下头,“我当时被从没有想象过的巨额利益冲昏了头脑,想着我终于也可以扬眉吐气,抬头做人了。”

  这之后,于改香的口头禅变成了“钱里面有火呢”,像飞蛾扑火般,一心扑在捞钱上。

  而看到了“赚钱捷径”的黄继宗对妻子做生意的态度慢慢由动摇变成支持,甚至亲自出面拉关系、打招呼、接项目,使家族生意遍布油田、小额信贷、房屋装修、城市绿化等多个领域,短短4年就获利1400余万元。

  

  黄继宗装修豪华的别墅内景(部分)

  为了“漂白”违法所得同时赚取更大利益,黄继宗夫妇把受贿所得和经商获利归整到一起,以关心企业发展、缓解企业困难为名,先后给3家企业放贷2800多万元,仅利息就获得973万余元。

  “黄继宗是个脑子很活的人,他善于钻营,不管是拉关系还是捞钱,都很有自己的一套。于改香也是一个胆子大的人,他们夫妻二人一个是‘搂钱的耙子’、一个是‘装钱的匣子’,形成了‘分头捞钱、集中管理’的模式,把权力变现用到极致。”办案人员评价道。

  “黄继宗出事,一定出在他老婆身上”

  在庆阳当地,干部群众早有议论,“黄继宗出事,一定出在他老婆身上。”

  某酒店门口,一辆奥迪Q5停在路边,影响交通,交警按照执法程序正开具罚单,一名中年妇女从旁边的酒店冲出来,将一沓钱甩到交警眼前:“把这个钱拿回去给你们大队长,我很忙,以后我的车就不要贴了!”

  交警后来得知,这名中年妇女正是黄市长的夫人,“大名鼎鼎”的于改香。

  文章称,做生意赚到钱后,于改香认为自己腰板直了,对家里的贡献大了,性格中强势霸道的一面逐渐显露出来。

  “她是林区成长起来的,在子弟学校就读,长期缺乏基础教育和道德教育,她就像林区的天然林一样,无序地自由生长,养成了这种个性。”黄继宗叹息道。

  对于改香的种种行径,一开始黄继宗想管,也管过,但是于改香根本不服管,还冷言嘲讽黄继宗“没本事”“官当不大,钱挣不下”。更多的时候,争吵不过的黄继宗为了顾全家庭只好选择妥协。

  为了让黄继宗屈服,于改香经常半夜将黄继宗叫醒理论,达不到想要的结果就不让休息,或者第二天干脆不让他出门上班,单位打来的电话也不许接听。在黄继宗工作时,她曾一口气打十几个电话,回到家就“找事”,让黄继宗不胜其烦,只能屈从,变成了家里的“二把手”,还给于改香起了个外号,叫“常有理”。

  在黄继宗无原则的忍让下,于改香更加有恃无恐,对黄继宗的兄弟姐妹、司机和身边老板张口就骂。后来,在骂人不过瘾的情况下,又开始动手打人。黄继宗的兄弟姐妹基本都挨过她的打,一言不合,抬手就是一耳光,就连对黄继宗她也不分地点场合说打就打、说踢就踢。

  不仅对兄弟姐妹不友不悌,对公婆,于改香也不孝不敬。有一次于改香和黄继宗一起去看望公婆,到了以后,发现院门前没地方停车,于改香很不乐意,嘴里挑各种毛病,让公婆非常紧张,以后再听说于改香要去,就早早地搬个凳子,坐到车位那儿给她占住。

  还有一次家庭聚餐时,于改香因为婆婆没有喝她敬的酒,一怒之下,竟当着黄继宗的面将一杯水对婆婆当头浇下,黄继宗却敢怒不敢言。

  “能挣钱是本事,会花钱是艺术”

  文章称,在权力和金钱的刺激下,黄继宗生活追求奢靡,其家人也与他一同贪图享乐,衣食住行皆要“最好”。

  据了解,黄继宗受贿所得的别墅装修极其豪华,装修费用高达200多万元,中餐厅、西餐厅分门别类,棋牌室、练歌房一应俱全。

  他热衷戴名表,一块手表30多万;他喜欢穿名牌,衣柜里每条裤子上都配着名贵皮带;他喜欢喝名酒,对茅台酒情有独钟,在兰州、庆阳等地多处住所内储藏着近百箱茅台酒,以至于其妻在转移财物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转移他的茅台酒。于改香在挥霍享乐上也毫不逊色,貂皮大衣挂满衣柜,生活物品一味追求高档。

  由于忙着“捞钱”享受,黄继宗夫妻对子女缺乏关爱,在补偿心理的驱使下,二人对子女溺爱无度,毫无限制地用金钱满足子女的高档消费要求。于改香甚至教育子女“能挣钱是本事,会花钱是艺术”。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有什么样的家教,就长成什么样的人。在黄继宗二人的“言传身教”下,其儿女的世界观、价值观也随之扭曲。

  因为经常给孩子钱花,于改香和子女的关系日益紧密,使黄继宗成了家庭中的“圈外人”,不甘心的黄继宗也开始通过给子女更多的钱与妻子“斗富”“争宠”。

  在儿子上大学期间和参加工作后一年内,黄继宗给他100多万元,让其用于吃喝玩乐,平时又不断给他零花钱,父子关系也近了起来。

  发觉黄继宗父子“抱团”后,于改香便去拉拢女儿,借着“女儿要富养”的名义,喜欢什么买什么,她的女儿也因此变得花钱无所顾忌。

  夫妇俩互相攀比,对子女宠溺无度,在一味“买买买”和“花花花”中养成了子女花钱大手大脚、奢靡任性的恶习。儿子上班后买的第一辆车价值50多万,后来又换成70多万的豪华越野车;女儿使用的化妆品一套就价值上万元,背的都是一线名牌包。

  “作为丈夫和父亲,我带头贪图享乐、生活腐化,不遵纪、不守规,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带坏了家风,破坏了孩子健康成长的环境,导致孩子们形成错误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踏入‘火坑’。我是家风败坏的罪魁祸首。”黄继宗痛心疾首。

  典型的“两面人”、家族式腐败的典型

  黄继宗,男,汉族,1962年12月出生,甘肃庆城人,大学学历,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是华池县上里原乡干事、华池县老区两西建设办公室干事、华池县劳动人事局干事。

  1989年4月,黄继宗任华池县委报道组副组长;1990年12月,任华池县委办公室副主任;1992年2月,任华池县委办公室主任兼机要室主任;1997年10月,任正宁县副县长;2000年4月,任正宁县委常委、副县长。

  2001年8月,黄继宗任正宁县委副书记、县长;2004年11月,任正宁县委书记;2007年2月,任庆阳市政府市长助理、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室党组书记;2009年1月,任庆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2016年8月,黄继宗任平凉市委常委;2016年11月,任平凉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2019年12月,被免职;2020年1月,黄继宗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5月,黄继宗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称——

  黄继宗身为党员领导干部,背弃初心使命,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毫无党性原则、毫无纪法观念。

  政治蜕变,台上讲一套、台下做一套,装腔作势、空喊口号,表面对党忠诚、背后违规逾矩,是典型的“两面人”;藐视党纪国法,工于心计,迫于形势搞假投案刺探虚实,交代问题避重就轻,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调查,企图蒙混过关。

  罔顾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接受私营企业主高档宴请和豪华专车服务,肆无忌惮收受礼品礼金,违规使用公车。

  违背组织原则,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瞒报个人重大事项,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谋取人事利益。

  以权谋私,纵容妻子“吃空饷”,竭力为“自家生意”站台撑腰,帮助亲属经商谋利;违规占用公有住房,无偿接受管理服务对象装修房屋、提供劳务;贪婪无度,甘于被“围猎”、乐于被收买,长期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恣意进行利益输送,用不法收入违规放贷获取大额回报,既当官又发财,严重破坏任职地方营商环境;厚颜无耻,以权谋色,搞权色交易。

  作威作福,将个人利益凌驾于群众利益之上,违规占用农村集体土地修建别墅,强行占道扩院,利用公共资源为自家豪宅抬基铺路,造成群众围堵上访,严重损害党群、干群关系,影响恶劣。

  沉迷物质享乐,生活奢靡腐化,讲排场、住别墅、坐豪车、戴名表,一掷万金,嗜赌成瘾,追求低级趣味;道德败坏,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自身不廉,带坏家风,其妻跋扈嚣张、颐指气使,吃空饷、做生意,收受他人钱款,是家族式腐败的典型。其行为严重败坏了党员干部形象,严重污染了任职地方政治生态。

  黄继宗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后仍我行我素,顶风违纪违法,毫不收敛,情节严重,性质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专题)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甘肃省纪委常委会会议暨省监委委务会审议并报甘肃省委批准,决定给予黄继宗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0年9月23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黄继宗受贿一案,并宣布将择期宣判。

相关专题:反腐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6: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