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史上最霸气偏科生:物理5分进清华 被爱因斯坦盛赞

京港台:2021-6-16 00:34| 来源:精英说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史上最霸气偏科生:物理5分进清华 被爱因斯坦盛赞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当代大学生最苦恼的事情,可能就是为写论文而翻阅大量古今中外的文献资料了,但下面这篇发表于2002年5月的论文,开篇第一句却是“本文不必参考任何文献”,被网友们称为史上“最霸气”、“最硬核”的参考文献。

  

  图片来源自网络

  原来这篇论文的作者正是一代力学宗师——钱伟长院士

  了解的网友纷纷表示:“看参考文献,谁那么目中无人啊,这样也行?看作者,哦,大佬随意。”不怪人家压根没有参考文献,毕竟这论文写出来就是给别人作为“文献”来“参考”的。

  

  钱伟长院士

  被称为“三钱之一”的钱伟长院士,是世界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学家、上海大学前校长,中国近代力学、应用数学的奠基人之一。

  他出生书香门第,国学功底深厚,却为国家崛起愤然弃文从理,从享誉国际的科学大家到毅然归国的爱国学子;从两袖清风的大学教授到深入基层的锅炉厂工人,一生沉浮,却始终不改一颗赤子之心,忧国忧民,无愧中华。

  他的一生,研究领域多变,坦坦荡荡、真挚无悔:“我没有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1912年,钱伟长出生在江苏无锡的一个书香门第,父亲钱挚是当地著名的教育学家,四叔则是我国著名国学大师钱穆。

  

  钱穆

  钱伟长16岁时父亲病逝,此后他就一直跟着四叔生活。从小浸淫在中国历史和文化中的他,饱读四部备要和二十四史,国学功底深厚。

  1931年,刚刚19岁的钱伟长一口气报考了清华大学、交通大学、中央大学、武汉大学和浙江大学五所顶尖大学。

  考清华的时候,他仅用了45分钟,就完成了一篇《梦游清华园记》的赋,阅卷老师看后觉得“改无可改”,最后,钱伟长以中文和历史两个100分的成绩走进了清华大学中文系。

  

  高中时期的钱伟长

  但入学后,“九一八”事件爆发,当时全国青年学生纷纷罢课游行,要求抗日,这种爱国情绪深刻地感染了热血青年钱伟长,他做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弃文学理!

  “我听了以后就火了,年轻嘛。我说没飞机大炮,我们自己造,我要学造飞机大炮。我决心弃文学理。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钱伟长大学毕业照

  钱伟长行动力极强,下定决心之后,他直接跑到了物理系主任吴有训的桌前,要求转专业,但当时的钱伟长虽然文史成绩卓越,但偏科极为严重,基本没有自然科学基础的底子,入学考试时他的物理只有5分,英语更是考了0分。

  吴有训了解情况之后便劝他“学文一样能够报效祖国”,但随后的一周时间里,钱伟长每天都定时定点守在办公室前,这样的执着和等待让吴有训十分动容,终于同意他入读物理系。

  但条件是期末各门功课必须考70分以上,达不到就乖乖回去学习历史。

  

  图片来源自网络

  为了学好物理,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钱伟长每天只睡5个小时,早晨5点就去科学馆背书,非常用功。他还回忆说:“那时候跟我一样拼命的有华罗庚。我是很用功的,每天早晨5点到科学馆去背书,可是华罗庚已经背完了。”

  钱伟长在严格的监督下,完成了当时立下的“军令状”,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清华的整个物理系只有8个人顺利毕业,钱伟长便是其中之一。

  后来,钱伟长在回忆录中感慨:“这是我一辈子中一个重要的抉择。”

  而纵观钱伟长的一生,“爱国”两个字贯彻始终,怀抱着一颗赤子之心,“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留学归来,只为培养更好的学生

  1939年,钱伟长千里跋涉,经香港(专题)、河内到昆明,在西南联大讲授热力学。

  也是那一年,他考取了庚子赔款的留英公费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发,船运中断,改派至加拿大(专题)多伦多大学学习。

  钱伟长赴加拿大50天后,在导师辛格的指导下,发表了一篇名为《弹性板壳的内禀理论》的论文,这篇文章在美国被认为是“理性力学”领域的一个开山之作。爱因斯坦看到这篇论文后都不禁称赞道:“这篇论文解决了我多年的困扰”。

  随后,这篇论文被寄送到世界导弹之父——冯·卡门的手上,此时的钱伟长年仅28岁,却成功跻身于世界前端,成为了一名全球知名科学家。

  

  冯·卡门

  2年后,钱伟长拿到博士学位,之后来到美国加州(专题)理工学院喷气推进研究所做博士后,师从冯·卡门教授。同时,与他一起学习的还有钱学森、林家翘和郭永怀。

  作为一名国际范围内的知名科学家,钱伟长在美国收入颇丰。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钱伟长继续留在美国从事研究工作,那么他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但眼前优渥的生活并没有侵蚀钱伟长的拳拳爱国之心,当大洋彼岸的他得知国内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立刻选择了回国。他要回到母校清华大学机械系担任教授:“我是决心来回家培养更好的学生。”

  

  钱伟长博士毕业照

  然后,冯·卡门对这个学生十分看重,钱伟长多次提出回国的要求,却频频遭到导师和同事的阻碍,最后他只能以思念家人和不曾见过面的6岁孩子为由,请求回国探亲。

  1946年5月6日,钱伟长故意预付了半年公寓的房租,仅带了简单的行李和几本必要的书籍,从洛杉矶(专题)乘船回国。

  这年,他34岁。

  

  钱伟长和夫人孔祥瑛

  彼时正逢连年内战,国内经济衰退,到1948年,钱伟长的工资只够买两支暖瓶:“一般教授一个礼拜上六堂课,我讲17堂课。但我没有怨言。”

  为了贴补家用,钱伟长不仅要在清华上课,其他时间还跑去北京大学工学院和燕京大学工学院兼课,闲暇时间还担任《清华工程学报》主编,承担审稿工作。

  但即便是在如此忙碌的生活节奏下,他依旧在科学理论和工程技术上取得了许多开创性的成果。不仅开创了中国大学第一个力学专业,还出版了中国第一本弹性力学专著。

  

  钱伟长在授课

  其实,作为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科学家,他本可以选择一走了之,回到美国继续喷气推进研究工作,但申请护照填表时的一个问题却让钱伟长选择了留在中国。

  “最后一项我填不下去了。他是讲假如中国和美国打仗的时候,你是忠于中国还是忠于美国。我说我当然忠于中国了,我是中国人。”

  之后,作为清华大学教务长的钱伟长,参与制订新中国第一章科学发展蓝图,他率先提出国家要优先发展原子能、导弹和航天等,当时除了钱学森和钱三强,其他所有参与规划的400多人都不支持他。

  但他一意孤行:“我觉得我还是要说真话,国家应该怎么办呢,不能听这些话。”

  而事实也证明,新中国需要这些技术,没有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也许中国也成为不了现在以及未来对世界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

  

  钱伟长在书房工作

  

  忧国忧民,无愧中华

  虽然在各种兼职之余,钱伟长仍坚持发表科研论文,出版了《弹性圆薄板大挠度问题》等多本专著,在国际上引发巨大响应。

  但和在美国相比,回国之后的钱伟长从事研究工作少了很多,他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教学上。

  他的学生曾回忆说:“钱伟长他们那批学者都有类似的想法,他们认为做教学是更重要的事情。他经常告诉学生们,我没有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图片来源自网络

  1957年,反右运动来了。钱伟长因为此前“违背主流”的讲话,以及对清华照搬苏联模式的教学思想的批判,被打成“右派”。

  这样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被迫离开教书育人的讲堂,在实验室负责扫地一年,之后下放农村劳动。

  这样的变故让钱伟长始料未及,但他并没有因此消沉,而是把教学和科研工作偷偷转入“地下”。

  在一些懂行的专家的安排下,钱伟长开设各类讲习班,而且都是系统讲座,常常连续开讲数月至半年,为祖国在应用数学和力学方面培养了大批人才。

  被下放工厂后,他就和工人们一起白手起家建造热处理车间,还设计建成了当时北京最好的液压机。

  

  图片来源自网络

  艰难困苦之间,钱伟长不改初心,夜以继日地为祖国发展发光发热。

  文革(专题)结束之时,钱伟长已经年逾六旬。一生风雨跌宕,历经沧桑,但他却充满激情,对祖国的未来满怀希望:“我力图夺回已经失去的良好岁月,日以继夜地工作。”

  1983年,钱伟长被邓小平亲自下调令,调任至上海工业大学,任校长一职,并写明此任命不受年龄限制。

  担任校长之后,上海校园里便常见到他的身影。一头银发总是梳理地一丝不苟,要是看见步履匆匆赶往教室的学生,就会兴奋地对身边人点头,说一句“很好!”

  一旦看不到人,立马显得不自在,询问:“人都到哪里去了?”当得知正常放假,才继续在校园里散步。

  

  钱伟长第12次回到母校——无锡市荡口中心小学

  1992年,钱伟长率先在上海大学建立了灵活的办学管理模式,形成以学分制、选课制、短学期制和导师制为核心的特有教学管理模式,不久后风行全国。

  1993年上海工业大学合并了上海科技大学、原上海大学、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成立为现在的上海大学。

  因为被打为右派,钱伟长的儿子、女儿都没上大学,但他却为培养出全面的、有创新精神的大学生奉献了余生。

  2005年,93岁的钱伟长在上海大学毕业典礼上曾对学生们动情呼唤:“你们说天下是什么?天下就是百姓!百姓之忧、国家之忧、民族之忧,你们是否放在心上?先天下之忧而忧,忧过没有?”

  

  图片来源自网络

  提到钱伟长,钱夫人孔祥瑛说:“他过去呀,一支笔,一本书,他就过这样的生活,也不关心别的。”

  2010年,钱伟长以98岁高龄去世。一生光阴,忧国忧民,无愧中华。

  有人说,钱伟长是万能科学家,他的研究项目五花八门:推导过13000个三角级数求和公式;研究过汉子计算机编码;发明了获奖的“钱码”。

  但其实,他的一生都只在专心致志研究一门他认为最重要的科学:爱国。“我觉得国家需要的,我都干。我没别的要求。我希望国家强大起来。”

  年少时一腔热血、弃文学理,年老时教书育人、不改初心, 科研也好,教学也好,对于钱老来说,九十八年岁月,唯有“纯粹的爱国主义”是一生不变的底色。

  

 

相关专题:清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0: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