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拜登召开记者会7次提中国:我提醒普京 要注意中国

京港台:2021-6-17 19:5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评论( 20 )  | 我来说几句


拜登召开记者会7次提中国:我提醒普京 要注意中国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总统拜登最新动态!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专题)在会谈前握手。图片来源:中新网

  

  本刊记者/曹然

  出乎外界预料,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的会晤提前结束了。当地时间6月16日下午,俄美两国领导人在瑞士日内瓦一座公园中的法式小楼举行三年来的首次峰会。双方原计划举行五小时以上的对话,实际仅进行三个多小时。

  两国领导人先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陪同下进行小范围对话,随后召集双方的外交高层、驻对方国家大使及叙利亚问题特使等,进行了更大范围的会谈。

  针对会晤时长不如预期的问题,拜登在会后表示,双方高效且深入细节地完成了对所有重要议程的讨论。最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梳理了要点,拜登和普京确认没有误解,然后“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好吧,下一步是什么?’”

  会前,美俄两国官员都对媒体表示,峰会很可能不会形成任何联合声明或文件。但美俄两国领导人最终发布了关于“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重申“核战争打不赢也决不能打”的原则,并就在紧张局势中实现可预期的战略稳定、避免武装冲突达成共识。

  会后,双方都宣称进行了建设性的对话。拜登透露,他对普京阐述了中国崛起对俄罗斯的威胁,并称“不管是对美国还是对俄罗斯,陷入新冷战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不过,美国国务院前助理国务卿约瑟夫·德托马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所谓“可预期的战略稳定”,“听起来几乎就是冷战时期的术语”。但即使是要想实现这个目标,也并非易事。

  拜登没有邀请普京访问白宫

  时隔三个月,俄罗斯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终于要重返美国了。

  2021年3月,在拜登公开称普京为“杀手”后,安东诺夫被克里姆林宫召回。次月,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约翰·沙利文也回到华盛顿,美国国务院否认沙利文是被俄方驱逐回国,称其只是回来“磋商”。随后,美俄双方互相驱逐了对方10名外交官,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的日常工作由此陷入瘫痪,甚至无法正常办理赴美签证业务。

  6月16日的峰会上,拜登和普京就“可预期的战略稳定”达成的最实质性共识,就是让各自的大使回到驻在国。会后的记者会上,普京表示安东诺夫可能在“明天、后天或其他什么时候”成行。

  

  当地时间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一处名叫拉格兰奇的别墅会晤。图片来源:中新网

  除了让大使回归岗位,美俄领导人还确认进行“双边战略稳定对话”。拜登透露,两国外交、军事部门将共同探索建立一种新的机制,以在新的安全危机出现时能够减少反应时间,降低冲突升级的可能性。普京则表示,俄罗斯外交部和美国国务院会先就“核安全的未来”这个宏大的问题进行工作级别磋商。

  然而,德托马斯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追求“可预期的战略稳定”,其实表明当前美俄双方对双边关系的期望非常低。

  自上世纪70年代至奥巴马政府时期,德托马斯曾担任国务院欧洲事务主管、驻欧使团副团长、大使等多个处理对俄事务的职务。他指出,“可预期的战略稳定”并不是新鲜词汇,是指在潜在危机的背景下,双方需要确认和遵守一系列最基本的行为准则,以避免任何一方做出过于冒险的行动。

  “从美国方面说,可预期的战略稳定意味着能够在网络攻击、干涉政治选举、乌克兰地区冲突和中东和平进程等问题上达成限制过激行动的共识。”德托马斯说。

  峰会前,美俄双方外交部门已经就会晤内容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沟通与接触,峰会本身也触及了所有这些拜登口中“令人难以忍受的细节”。但最后,双方在追求战略稳定上寻求的突破口,依然是拜登、普京今年2月通话时就初步达成共识的“核战争安全”问题。

  双方并非不想在新的领域有所突破。拜登透露,他和普京耗费了大量时间讨论网络安全问题,而自己概述了16种美方定义的“关键基础设施”,试图说服普京同意这些实体不属于网络战范围。他甚至反问对方:“如果勒索软件摧毁了俄方油田的输油管道,你会怎么想?”

  虽然网络安全问题并没有被写入联合声明,但双方同意组织专家就受保护的实体范围进行讨论,然后再采取行动。拜登认为,这已经实现了美方对本次峰会的三大目标:阐明美方观点,坦率直接沟通,并找到可能进一步推动合作的领域。他表示,接下来的几个月将检验今天的峰会是否能使美俄关系“更近一步”甚至“显著改善”。不过,如拜登的俄罗斯事务高级顾问格林所言,这并不意味着重置或升级美俄关系。

  普京在会后对记者表示,与俄美关系恶化有关的一切“都不是由我们而是由美国发起的”。至于此次峰会是否开启了美俄关系“新阶段的大门”,他表示目前还很难说。而且,拜登也没有邀请他访问白宫。

  “不是在建立真正的信任”

  除建立战略稳定机制外,美俄领导人在峰会上还讨论了在一些具体地区问题上的合作可能。普京提出需要建立有效机制,确保北极的“自由区”地位,拜登则建议俄罗斯在阿富汗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以防止恐怖主义在美军撤军后死灰复燃。

  会前,外界预期美俄讨论的合作重点会是伊朗核问题。虽然美伊重返伊核协议的对话已经突破“第一步僵局”,但伊朗即将于6月18日举行大选,激进反美的保守派力量大概率将获得胜利,美方急于得到克里姆林宫的支持,以确保新政府依然能继续推进谈判进程。

  但是,拜登和普京在会后都未透露有关伊核问题的具体合作内容。“我们讨论了这个问题,”拜登对记者说,“这是关于我们将如何共同努力的内容,我不打算说得更具体。”

  在峰会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拜登7次提到“中国”。他透露,自己在峰会上对普京强调了中国的崛起及俄罗斯与中国间的漫长边境,提醒普京注意中国正“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拥有最强大的军队”。拜登还表示,他认为俄罗斯正受到中国的“挤压”,努力想保持自己的大国地位,而这正是美俄得以持续合作的基础。

  但颇有意味的是,拜登并未提及普京如何回应他的言论。6月14日,普京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处在历史最高水平,双方在政治、经济、科技等各领域保持高度信任和合作。普京强调,“我们不认为中国对于我们是威胁,它是一个友好的国家,它不像美国那样宣布我们为敌人。”

  分析人士指出,拜登在对俄政策上强调“战略稳定”,在对中国政策上则强调“综合威慑”,并不意味着拜登缓和对俄政策,而是显示出白宫进一步将战略重心转移到印太地区和对华政策上。

  德托马斯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当前美方将中国和俄罗斯放在不同的范畴里考虑,中国是一个在任何领域都能和美国竞争的国家,而俄罗斯“是一个有问题的国家,但也是一个不能在所有领域都和美国竞争的国家”。

  所以,拜登政府的对俄基本政策“不是(在美俄之间)建立真正的信任,而是认为普京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伙伴,只是希望其决策行为可预测,从而避免危及美国”。另一方面,美方不在对俄政策上强调“战略威慑”,是认为北约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战略威慑体系,而在印太地区的相应体系则尚不健全。

  记者会即将结束时,CNN记者询问拜登为何会相信普京将在会晤后改变自己的行为,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美国总统走了回来:“我不相信他会改变自己的行为。什么鬼(where the hell)……你一直在做什么。我什么时候说我有信心了?”在转身离开前,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信心。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相关专题:普京,俄罗斯,拜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7: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