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移民奋斗史:豆瓣9.2分的片子 400万人求重播

京港台:2021-6-18 22:32| 来源:网易 | 评论( 13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移民奋斗史:豆瓣9.2分的片子 400万人求重播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移民、绿卡相关新闻汇总!

  2004年6月,一个叫丁尚彪的男人,终于决定离开日本(专题)。

  这已经是他打黑工的第15个年头。

  十多年里,他一直担惊受怕,活在身份曝光、被遣返回国的阴影下。

  两年后,以他为主角的纪录片在日本首播,收到了400多万条要求重播的观众留言。

  

  “在连续三年每年有3万人自杀的日本,有这样一位中国人,顽强地含泪活着。”

  1.破碎的留学梦

  1989年,35岁的丁尚彪咬牙做了人生中一个重大的决定:

  他要去日本,一边留学,一边工作挣钱。

  

  在此之前,他经历了没有技术、没有学历、找不到工作的窘境,也经历了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却要养活一家三口的艰难。

  

  当时的日本,GDP位居世界前列,丁尚彪听人说,“那里遍地都是冰箱彩电。”

  他认为,这是仅有的改变家庭命运的机会。于是狠狠心,向亲戚朋友借了42万日元,留下妻女在上海,独自踏上了赴日求学工作的路。

  但是,当丁尚彪好不容易抵达日本时,他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北海道,阿寒町。这个地方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冰冷,一年中有大半的时间大雪封山。

  根本不是想象中的繁华都市,而是个落后贫困的破败农村。

  而招收他们的所谓“语言学校”,不过是当地政府为了带动人气,吸引留学生(专题)的招数,根本不允许他们打工。

  更何况这里人迹罕至、气候寒冷,就连当地人找工作都困难。

  

  在阿寒町半工半读的梦想破灭,背着巨额债务的丁尚彪,想到了转校,换座城市,谋求更好的出路。

  摸黑潜行了几个小时后,他和同学们一起,跳上了逃去东京的火车。

  可在前方等着丁尚彪的,是更残酷的命运:

  转校申请被东京的学校拒绝了,政府认为他们擅自离开北海道是非法的,他随之失去了留在日本的合法身份。

  眨眼间,他的身份从“留学生”,变成了“非法滞留人员”。

  两三天的时间里,大部分同学都选择了回国。

  丁尚彪不敢回去,因为一旦回去,就不能再回来了:巨额债务怎么办?家庭的贫困怎么办?妻子和女儿的未来怎么办?

  当初借的那四十二万日元,可是相当于他和妻子不吃不喝、整整十五年的工资。

  

  经过几番痛苦的思索,丁尚彪决定留下来,打工还债。

  于是整整十五年,他都顶着随时可能被警察发现、遣送出境的风险“打黑工”,做些最底层、最艰辛的工作。

  

  他的打工生活,几乎是初代海外华人(专题)血泪奋斗史的缩影:

  为了省钱,他等到超市快打烊时才去买菜,因为这时的菜价最低,他选出最便宜的买下,晚上吃一半,第二天中午作为便当,再吃另一半;

  为了挣钱,他一天打好几份工,最晚的工作结束后,他永远赶不上末班电车,只能沿着铁轨,走路回到住处;

  

  因为担心被抢劫,又苦于身份不能报警,他只在身上留很少的现金,在家里的门后,始终放一把刀防身;

  租的小房间里连浴室都没有,他也不舍得去澡堂,就把塑料布围起来,站在里面随便冲一下……

  

  生活上的苦难之外,对家人的思念,也折磨着丁尚彪。

  他狭小的房间墙上,贴着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

  那是他的女儿,丁晽。

  2.一家人,一个站台

  “晽”,出自《淮南子》,意思是“想要知道的样子”。

  

  对于丁尚彪来说,女儿,就是他关于未来的全部希望。

  在日本打工的日子里,苦苦挣扎还债的他,逐渐萌生了新的生活目标:

  送女儿出国留学,实现自己夭折的留学梦。

  他默默为女儿规划着未来,把整个家庭的命运,看作是一场接力赛跑。

  如果自己跑得远一些、长一些,那么女儿要跑的路就短一些,活得也轻松些。

  

  他把打工挣来的钱,一笔一笔汇到家里。远在上海的妻子,也在咬牙坚持:

  她在纺织厂上班,却舍不得给自己买件好衣服穿。生病了,也不愿轻易去医院。

  丈夫寄回来的钱,除了还债,全部存起来当做女儿的“教育基金”。

  

  好在,女儿没有让他们的希望落空。

  丁尚彪在日本打工八年后,1997年的夏天,丁晽拿到了美国纽约(专题)州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远赴重洋求学时,她特意买了在东京经停的机票:能在日本停留整整一天。

  阔别八年,终于可以见到爸爸了。

  

  因为没有合法身份,丁尚彪不敢去机场接机。

  父女俩在地铁站台上,见了八年来的第一面。

  贴在小房子里的照片上,女儿还在读小学。如今的丁晽,已经十八岁了。

  丁尚彪看着她,说出的第一句话是:“长这么高了?比我还高了?”

  寥寥几字,说尽了阔别多年的心酸,与此时此刻的欣慰。

  

  丁尚彪一边念叨着女儿“该减减肥了”,一边开心地带着女儿,去了自己工作的地方,骄傲地介绍给同事。

  同事们都很震惊:原来这个中国人,真的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

  丁尚彪看着女儿,眼中满是自豪。

  对于八年来自己吃过的苦,他没有抱怨,没有诉苦,没有要求女儿“好好学习,报答父母”。

  只是不忘叮嘱女儿,求学之路难免遇上挫折,咬咬牙,挺过来就好了。

  “因为父母,就是这么坚持过来的。”

  

  八年那么长,二十四小时却那么短。很快,就到了和女儿分别的时候。

  丁尚彪依旧无法送女儿到机场,只能在上一站就下车,目送着女儿离去:“就到这吧,爸爸不能送你了。”

  在异国他乡坚持了八年的丁尚彪,在站台上泪落如雨。

  车厢里的女儿,根本不敢回头看爸爸,只能偷偷掩面哭泣:她知道,如果看到自己哭,爸爸会更难过。

  

  从此,聚少离多的一家人,开始了分隔三地的日子:

  妻子留在上海,女儿去美国求学,而丁尚彪,选择了继续留在日本。

  他拒绝了女儿提出的“我可以在美国打工,爸爸回国”的建议,想多给女儿赚点钱,让女儿的留学生活多些平顺,少些艰辛。

  他更加卖力地工作,在忙碌的工作之外,还考了五种技术类的资格证书。

  

  五年后,妻子历经十二次申请,终于获得了去美国看望女儿的签证。

  旅程开始前,她买了衣服、烫了头发——因为她同样选择了,经停东京。

  

  还是在那个车站,这对结婚三十年,分别十三年的夫妻,终于见面了。

  眼角泛起细纹,鬓角已经斑白,分别时风华正茂的两人,如今都已年近半百。

  

  没有哭喊,没有热烈拥抱,丁尚彪无言地微笑着,默默接过了妻子的行李箱。

  十三年的时光在这对夫妻身上一晃而过,凝固成此刻深情的对望。

  相顾无言,欲语泪先流。

  

  离别很快来临,这一次,丁尚彪仍然只能停在机场的上一站。

  没有“执手相看泪眼”,两人根本不敢对视,不肯流露出悲伤、软弱的一面。

  

  好在,生活终归是没有亏待这一家努力的人。

  2004年,女儿在美国博士毕业,成为了一名妇产科医生。

  “没有合法身份”、“打黑工”15年的丁尚彪,终于坐上了离开日本的飞机。

  

  他看着窗外的熟悉又陌生的一切,这个自己含泪生活的地方,百感交集。

  “人生就应咬紧牙关,含泪前行,这是为欢笑做出的准备。如此世代相传。”

  3.“牵手”

  在几乎整个童年时期,女儿对于丁尚彪的印象,除了记忆里模糊的影子、母亲的念叨,就只剩一盘磁带。

  那是很久之前,丁尚彪通过上海广播电台的点歌节目,为她点的一首歌。

  磁带里,还录下了节目主持人的一段话。那是丁尚彪点歌时写给女儿的:

  “爸爸离开你已有八个年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

  丁晽,爸爸的好女儿,虽然我不能坐在你身旁,给予直接的指导和关怀,但是当你坐在课堂上,昏昏欲睡的时候;当你听课思想不集中的时候;当你复习功课疲倦的时候……

  请你在心中,听一遍爸爸在遥远的东京为你点播的歌曲。

  我想这首歌会给你温暖,会给你父爱、给你力量,将鼓起你战胜困难的勇气和信心。

  努力吧!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朴实的语言背后,是一位父亲的坚守。

  

  有人说,丁尚彪的苦难是他自己选择的,不值得感动。

  几十年光景过去,他当初的决定,在如今看来,或许愚笨、或许可笑、或许偏执。

  但谁都无法否认,他是从痛苦不堪的人生中,振作起来的勇士。

  在命运的寒冬中,他还扛起了父亲的责任,点亮了女儿人生的火把。

  甚至在美国生活之后,他也依然没有停下,而是重拾了当年打工的劲头,在各个饭店、超市之间从零开始。

  2012年,由于他在纽约一家酒店的工作能力,他被推选为纽约市宾馆业协会优秀员工。

  正如他自己在文章里写的那样:

  “世间七十二行,无论在哪一行,只要忍耐、认真、勤奋、行行都能出状元。”

  

  从1989年至今三十余年,在他的字典里,我们看不到哭诉,看不到埋怨。

  只看到一个父亲面对生活的不屈,面对挑战的顽强,以及面对家庭的强大责任心。

  有人曾这样形容:“父亲是大山的回音,不喊时,他在,喊他时,他来。”

  纪录片播出后,有人慨叹丁尚彪的付出与牺牲,感叹于沉默却坚韧的父爱,但也有人提出疑问:

  “为了钱,错过了与家人的相处,也配叫父爱吗?”

  答案,或许都写在丁尚彪为女儿点播的那首歌曲里:

  《牵手》。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

  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

 

相关专题:移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4: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