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纽约市长竞选投票日:亚当斯向杨安泽发动"攻击"

京港台:2021-6-23 12:47|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纽约市长竞选投票日:亚当斯向杨安泽发动"攻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天是决定纽约(专题)未来的日子。

  纽约人可以通过自己手中的选票,决定将由谁带领纽约市走出疫后的困顿,迎来一个或许灿烂的明天。

  今天纽约人投出的选票,虽然只决定了民主党的市长候选人,但鉴于纽约的深蓝色。纽约人很可能实际上选出的也是未来的市长。

  【市长竞选倒计时】

  距离市长初选(6月22日)还有

  0 天

  文:新约客

  今天是决定纽约未来的日子——纽约人将通过自己手中的选票,来决定把掌控这座伟大城市命运的权力交到谁的手中。

  然而,这个重要的日子伴随着六月又一个令人异常不快的早晨,怨恨随着太阳升起。

  就在前一天,纽约市长的主要候选人对竞选活动发出了最刺耳的批评。

  1.

  排名选择投票

  挡不住肮脏攻击

  在民调中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攻击他的头号竞争对手杨安泽“撒谎”和“舞弊”。

  亚当斯的这种说法让人想起也是纽约人的前总统川普的辞令。

  杨安泽毫不客气地指责亚当斯是个“走捷径、违反规则”的人,他警告:如果亚当斯成为纽约市长,他的政府“几乎从一开始就会陷入功能障碍、问题和调查的泥潭”。

  这是纽约市最重要的竞选 —— 其获胜者将肩负重振一个被疫情摧毁的城市的重任 —— 被丑陋的基调所掩盖,竞争演变成两名领先候选人之间的充满敌意的口水战。而其中最刺眼的,是亚当斯毫无根据地对纽约市新实行的排名选择投票(rank-choice voting)系统的批评。

  当前总统候选人杨安泽与前纽约市卫生局长凯瑟琳·加西亚(Kathryn Garcia)在联盟开展晚期的竞选活动时,布鲁克林区长亚当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暗示,加西亚和杨安泽正在合谋压制黑人选票。

  事实上,亚当斯的这一指控正好与排名选择投票系统的目标完全相反。“排名选择投票”是一种允许选民按偏好为最多5名候选人排序的制度。这种投票方式通常会促使候选人讨好对手的基本盘,以追求第二或第三的排名,从而引导候选人做出更好的行为。

  这种方式应该会促进友好联盟,在本次市长竞选中,它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杨安泽和加西亚在冲刺的最后几天联手展开竞选。

  然而,它却没能挡得住纽约政治中典型的肮脏基调。

  “排名选择投票并不是万灵药,”纽约共同事业组织(Common Cause New York)的执行董事、新制度的支持者苏珊·勒纳(Susan Lerner)说。“人类就是人类。

  2.

  将恐惧武器化

  周一早上7点,亚当斯出现在了CNN。他先是谈纽约的犯罪案件,因为这是他意图竞选致胜的核心议题:挖掘纽约人对犯罪的忧虑。在疫情之后,纽约市的犯罪正在上升,跟全国其它城市的情况一致。他标榜只有他,作为前警察队长和警察改革家,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话题转到了亚当斯选择的另一个话题:杨安泽和加西亚。

  亚当斯声称加西亚和杨安泽联合竞选是为了压制黑人和拉丁裔选民。这种指控毫无根据。

  亚当斯说:“我可以这么说,非裔美国人对选民压制方面非常清楚。”他进行这种毫无根据的指控的策略似乎是利用他长期以来阐述的一个观点:选民并不真正理解排名选择投票是如何运作的。

  亚当斯的言论引发了整个民主党的谴责。

  杨安泽谴责了亚当斯的言论。同样谴责亚当斯的还有一些著名黑人政治人物。

  杨安泽在皇后区的邱园山(Kew Gardens Hills)做街头竞选宣传活动。

  同样是黑人的纽约市公共倡导者(New York City Public Advocate,与市长和主计长一样,公共倡导者也是由纽约市所有选民选出的三个市政办公室之一,在市长空缺或无能力的情况下,公众倡导者是接替市长的第一人选),为玛雅·威利(Maya Wiley)竞选背书的朱曼·威廉姆斯(Jumaane Williams)评论亚当斯说:

  “利用人们对偏见和选民被剥夺选举权的真实而合理的恐惧,假装存在这些恐惧,这是虚伪和危险的,”“不幸的是,这些策略往往非常有效。”

  同样谴责亚当斯的还有黑人、左翼领先候选人威利。她发表了一份措辞激烈的声明,谴责亚当斯的言论,但没有指名道姓。

  她说:“这些指控是对我们民主的真正恐惧和担忧的武器化,在这里没有立足之地。

  亚当斯的言论甚至让他遭到了纽约州参议院选举委员会主席泽尔诺·梅里(Zellnor Myrie)的指责。泽尔诺·梅里是黑人,从未支持过任何一位市长候选人。

  他在Twitter上写道:“我比普通政客更关心对选民的压制。”“将排名选择投票称为选民压制,是极其错误和危险的。停下来吧。”

  3.

  杨安泽反击:

  不选亚当斯

  杨安泽6月21日表示,他在民主党市长初选中没有选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

  “我想让这座城市团结起来,走上成功之路,所以我当然对不同的候选人有自己的看法,”杨安泽在CNN的《战情室(the Situation Room)》节目上说。

  “今天晚些时候,我和凯瑟琳(Kathryn Garcia)一起竞选时,有人问我,是否有哪个候选人不在我的选票上——我在本周早些时候投了票——埃里克不在我的选票上。”

  今年的纽约市长初选将首次采用排名投票系统,允许选民列出最多5名候选人,而不是只选一个。

  随着竞选进入到最后几天的冲刺,亚当斯和杨安泽的互相攻击也变得激烈。

  亚当斯是布鲁克林区长,在这场拥挤的竞选中被认为是领先者,但杨安庆落后于第二名,因为候选人都希望抓住新体制并利用它为自己谋利。杨安泽和加西亚一直在一起(电视剧)竞选,杨安泽告诉支持者把加西亚排在第二位,这一举动惹恼了亚当斯。

  作为黑人的布鲁克林区长,亚当斯攻击杨安泽和加西亚搞联盟是在传递一个信息:选民“不能相信有色人种”担任市长。言下之意将亚裔排斥在”有色人种“之外。身为亚裔的杨安泽驳斥了这些言论,并在周一早些时候表示,他希望自己的选民根本不要给亚当斯排名。

  《战情室》主持人沃尔夫·布利策(Wolf Blitzer)问道,这是否意味着“鼓励支持者利用系统的漏洞?”

  “当然不是,”杨说。“我不认为亚当斯是正确的选择,我认为我是正确的选择。”

  杨安泽还在为加西亚的竞选拉票。

  他说:“我认为,纽约人现在正在寻找愿意相互合作、愿意帮助我们的城市摆脱危机的领导人。我认为,和其他候选人一起竞选,你可能不会在所有事情上都和他们意见一致,但是你知道,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努力让纽约市度过这场危机。”

  前环卫局长凯瑟琳·加西亚 (Kathryn Garcia) 将她与杨安泽的联盟视为一种让他的支持者将她排在第二位的政治策略。‍

  当天晚些时候,一名记者问亚当斯,他能否向选民保证,不会效仿前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J. Trump),声称选举被人偷走了,亚当斯的回答模棱两可。

  他说:“我向选民们保证,没有人能从我这里偷走选举的胜利。”

  这个回答也跟川普一样。

相关专题:纽约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09: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