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林生斌再婚得女 连夜下架网店产品 曾诉索赔1.3亿

京港台:2021-7-3 10:03| 来源:法治周末报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林生斌再婚得女 连夜下架网店产品 曾诉索赔1.3亿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7月2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林生斌再婚一事持续引发大众关注。林生斌名下的童装商铺连夜下架全部产品,引发网友众多讨论与猜测。

  前一天,该案受害者家属朱小贞的哥哥在个人平台上发声,称自己心疼妹妹曾经的执拗,家里人每次看到林生斌发布的动态都会引起伤感。

  朱小贞的哥哥还提到,妹妹生前留给父母的部分,希望对方能“凭良心做个了结”,两位老人年纪大,身体也不好,对方却让二老找律师处理此事,他希望对方能不要再这样耗着老人了。

  

  时间倒回到2017年6月22日,在此之前,朱小贞与林生斌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两人共同育有1女2子,一共3个孩子。他们还共同创办了一家童装店铺,名为“潼臻一生”。

  22日当天,朱小贞家中的保姆莫焕晶在网上搜索了与放火有关的信息后,用打火机将书本点燃,并将朱小贞家中的沙发等易燃物品引燃,导致火势在屋内迅速蔓延。

  莫焕晶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一个字——钱。

  因为沉迷赌博,莫焕晶曾几次出手,偷盗朱小贞家中的贵重物品,还以要在老家买房为借口,向对方借了11.4万元。她本想借着帮忙救火换取雇主的好感,以此再向对方借钱。

  但迅速蔓延的火势将朱小贞和她的子女都困在了家中,林生斌事发时并不在家,因此躲过一劫。

  事发后,莫焕晶一审、二审都被判处死刑,并于2018年9月被执行死刑,死前家属拒绝和她见面。

  

  林生斌在事发后,一边处理着纵火案,一边搜集信息将小区物业、开发商等9家公司、机构告上法庭。据林生斌的代理律师透露,该民事诉讼中,3名原告向被告方提出了1.3亿元的索赔金额,后双方达成和解,原告撤诉。

  律师表示,这1.3亿元的索赔金大部分都是针对原告的精神损失提出的,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之后暂时不会考虑其他诉讼,原告也得到了希望的赔偿数额,所以就撤诉了。

  

  图:林生斌和朱小贞

  从林生斌的个人平台来看,妻子和孩子的不幸离世,让他非常痛苦,他时常会在个人平台上发布一些怀念家人的文字和照片,他的网名此前也一直都是“老婆孩子在天堂”。

  2019年9月,林生斌以“潼臻一生”创始人的身份回到大众视野,开始重新售卖童装,表示会设立公益基金,专门用于提升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并在网店内设立公益专区,每成交一笔订单,网店就会以购买者的名义向公益计划投入该订单10%的金额作为善款。

  

  图:林生斌和朱小贞

  在直播间和林生斌的个人账号中,有很多网友都在陪伴他,大家都劝他早日走出阴霾,拥抱新生活,很多人都劝他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2021年6月30日深夜,林生斌发布动态,称自己已经再婚,并和新妻子育有一女,是一个可爱的金牛座宝宝,妻子给女儿起了一个小名,叫暖暖,希望她可以“暖暖爸爸”。

  部分素材综合自林生斌个人账号、楚天都市报、杭州中院等

  延伸阅读

  杭州纵火案4年后,林生斌真成渣男了吗?

  很久没有哪个素人,生个孩子能引起这么大的舆论风波了。

  六月的最后一晚,在“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痛失妻子和三个孩子的“林爸爸”林生斌,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再婚生女:

  “小名叫暖暖,是个爱笑的小金牛。”

  

  微博里,林生斌说自己犹豫再三,在说与不说间备受煎熬,最后还是听了心理医生的建议,才鼓起勇气向公众宣告了这个消息:

  “我和陪伴多年的朋友报个喜,希望能得到你们的祝福。”

  然而,这条微博除了刚发出来时得到了一些祝福,纷至沓来的,更多是各种失望、质疑和责骂的声音。

  高达3.6万的评论量,铺天盖地的讨伐声,在这种情况下,林生斌选择关闭了评论区。

  

  今年是“杭州纵火案”的第四年,这起案子当年让多少人感到哀伤惋惜,今天就激起了多少人的群情激昂。

  从坚韧善良,令人心疼又尊重的“林爸爸”,到突然跌落为几乎整个互联网都在辱骂的男人,林生斌做错了什么?

  命运不幸的“好人林生斌”

  在此之前,林生斌的公众形象几近完美。

  作为“杭州保姆纵火”灭门惨案的唯一幸存者,林爸爸的经历曾引发了非常广泛的同情。

  2017年6月22日,林生斌家中保姆莫焕晶,因网络赌博欠债,便想通过放火又救火立功的方式获得奖赏,点燃了家里的布艺沙发。

  没想到火势失去控制,莫焕晶仓皇逃出,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则被困在小房间中,全部遇难。

  

  原本幸美满甜蜜(电视剧)的五口之家,顷刻间被毁于一旦。

  当天在外出差的林生斌,侥幸活了下来,却要从此承担起世间上最刻骨铭心的痛。

  

  为了还妻女一个真相,他四处奔走,一面要坚持对保姆实施死刑,另一面也向绿城物业因消防漏洞救助不力讨要说法。

  

  他申请了一个微博账号,取名@老婆孩子在天堂,方便向网友汇报官司的进度,也写一些文字,表达对老婆儿女的想念。关注他的人很快达到了300万。

  他在微博里回忆与妻子初识的美好。

  

  祭日发布长文。

  

  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像内心最深处的呢喃:

  “这一个月对我来说真是人间炼狱……有人说希望我一直更新到完全走出伤痛,我想我是不会了,我清楚的知道,这辈子,我都走不出去的。”

  “他们离开后时间越来越慢……每次梦到她们,我都不愿醒来,醒了再睡,就想我们能一直在一起(电视剧)。”

  “爸爸想换成鸟的眼睛,可以到处寻找你们,可惜你们从此渺无音讯,无迹可寻。”

  

  微博内容如诉如泣,令人心生恻隐。

  悲痛中的他,还把老婆孩子以天使的形象刻在了自己的背上。

  

  他在采访、直播中落泪,甚至一度出家念佛,阪依佛门。

  网友祝福林生斌,希望他能向前看,走出命运的阴霾,拥抱新的生活。

  幸而,林生斌最终等来了期待已久的结果:故意放火的保姆莫焕晶被判死刑;绿城与林生斌达成调解,给出了赔偿。

  林生斌承诺用绿城赔付的这笔钱,创办“潼臻一生”基金会,致力于提高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

  

  〓这四个字是他们一家人的名字缩写

  林生斌自己的生活已经破裂如此,但他原来还一直在默默做公益。

  家中发生变故不久,他就在九寨沟地震时捐了2000件衣服和5万块钱;

  他的“潼臻一生”淘宝店,每卖出一件衣服,就捐出10%的收益给山区的孩子;

  

  最让人动容的一次,是在疫情期间,有人无意点开了杭州红十字会的明细,赫然发现林生斌以个人名义,捐赠了5000个口罩,价值9万元。

  

  大家都知道,2020年1月,各项防疫物资短缺的时候,5000个口罩有多么金贵。

  黑暗笼罩在林生斌身上的时候,他却在默默照亮他人,很多人用泰戈尔的“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这句话来赞美他,同时又都感叹,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让这样的男人遭此厄运。

  林生斌此时的公众形象是:正义、坚持、忠贞、重感情、有爱心。但此时,他身上可能已经被寄寓了太多的理想投射。

  早期形象太过完美,活在纤毫毕现的公众审视之下,林生斌“翻车”其实只是迟早的事。

  网红林生斌,跌落神坛

  在林生斌公布了再婚生女的消息后,他的形象完全反转了。

  大多数人都在为林生斌的亡妻小贞感到不值。

  算算时间,生孩子要一年,相识相恋要一年,也就是说仅仅是在事发两年后,林生斌就与别的女人开始了新的恋爱。

  “12年相濡以沫,为你生养3个子女的亡妻,竟然只需要两年就能遗忘。”

  “知道你有一天会组建新的家庭,但这是不是太快了?”

  网友最初的难受情绪,更多还是一种唏嘘,感慨人走茶凉,旧爱永远抵不过新欢。

  

  但再细品下林生斌的这一举动,人们渐渐觉得不爽了。

  比如文案里这句“她终于回来了”,非要把逝去的女儿和新出生的女儿捆绑在一起,观感并不好。

  

  毕竟都不是同一个妈,让人看了很膈应,实在没必要。

  

  还有人表示,但凡这条微博宣布的是结婚,自己都会送上祝福。

  可是这么久了,大家都还沉醉在他讲述的深情故事中,结果毫无征兆,直接上来就说他有了新的孩子。

  

  有心人还分析了林生斌发布微博的时间点:偏偏选在七一建党百年周年的前一晚,还是深夜十一点,摆明了是知道自己的事情闹不上热搜,费尽心机地想回避舆论。

  既不选择结婚的时候说,也不选择孩子出生的时候说,非挑了个这么鸡贼的时间,有人认为这正好暴露了林生斌的心虚——他害怕自己的人设崩塌。

  当新欢出现时,很多网友愤怒的点,更多在于“明明有了新家庭新生活,为什么还要一直卖惨?”

  

  今年清明时,林生斌与新欢的女儿即将出生,他在微博发表的悼念文字是这样写的:

  “等忙完这一生,我来看你们。”

  

  哀悼逝去的家人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回过头想,那时候他的新妻子即将待产,这样的话,合适吗?

  甚至在5月24号,也就是孩子刚出生没几天时,林生斌的微博还在隔空向亡妻表达爱意。

  

  且不说他的现任妻子看到这些微博是作何感想,反正网友们是为这样的言行不一感到无比愤怒:

  在现实生活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在网上却卖着“老婆孩子在天堂”的惨样,不割裂吗?

  

  林生斌为什么会被骂得这么惨?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回答,那就是“背叛”。

  他不仅背叛了亡妻,更背叛了人们对于一个深情男人的想象,背叛了所有关注和支持,对他传达出来的苦痛曾深信不疑的人。

  感到被欺骗的网友们回过头看,曾经“林爸爸”分享自己生活的那些照片,变成了精心挑选过的做作摆拍。

  曾经打动无数人的文字,变成了为了凹人设,雇专业写手来写的”伤痛文案“。

  还有人攻击他曾经说要设立“潼臻一生”基金会却食言,这么久以来都是在为品牌吸引流量,每一步都是在吃亡妻和子女的人血馒头......

  昨天,林生斌的大舅子,亡妻小贞的哥哥还发文,内容直指林生斌侵吞赔偿款,且还要和岳父岳母在公堂对峙。

  

  此时的林生斌已俨然成了舆论场上,蝇营狗苟、薄情寡义、忘恩负义之徒,与从前那个好人林生斌判然两别。

  而替自己曾经的善意感到不值的网友们,誓死要将林生斌扒下一层皮。

  林生斌为什么会“翻车”?

  网友的愤怒不难理解,林生斌的行为遭到舆论反噬也并不奇怪。

  但是平心而论,到目前为止,网友对林生斌再婚生女事件之后发散出来的流言和指控,大都还仅限于只言片语,和主观臆测。

  很多人愤怒的点在于,距离林生斌妻儿亡故到拥有新欢和孩子,时间跨度“太短了”。

  可是有谁规定了丧妻之痛到底应该持续几年?应该要悲伤多久大家才能满意呢?

  大家还记得,《人间世》里经历了妻子癌症去世的两位丈夫吗?

  两位抗癌妈妈都冒险生出了孩子,在她们去世后,她们的丈夫都和林生斌一样,因为新的恋情遭到网友的炮轰。

  而且还传出了非常离谱的谣言:丈夫把妻子冒着生命危险剩下来的孩子送给别人抚养,自己和新婚妻子过上了美满的生活。

  

  事实却完全不是流传的那样。

  这两位当事人在妻子患病时辞去工作专心照顾,处理完后事又要独自抚养孩子,他们的真实处境比大家想象的要复杂、要艰难,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类似的谣言对当事人的伤害是巨大的,只是满足了大家对“男人薄情”的预设罢了。

  而此次大家给林生斌找出来的一系列黑料:

  林生斌早就和现任娇妻搞到了一起,对亡妻毫无感情;

  甚至有人看在林生斌的“私生活如此不检点”的份上,呼吁重审杭州保姆纵火案,看看是否另有隐情……

  也泛着一股类似的味道:非常耸人听闻,但是拿不出任何事实依据。

  然而,“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只相信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实。”

  关于他一边悼念亡妻,一边拥有新的生活引发的争议,就像博主@衣锦夜行的燕公子 的观点那样:可能新妻子和他的感情就是在安慰和帮扶中建立的。

  

  只要当事人不介意就好,因为说到底这还是人家的私事。

  但质疑林生斌,一直通过消费逝者索赔,再为童装网店赚取流量,可能就有点过了。

  

  大家别忘了,毕竟,林生斌是因为灭门惨案被公众熟知的,出名并不是他的初始意图,求助才是。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非常需要公众舆论的关注,但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出名。

  后来,大家的同情给他带来的出名“红利”,更可能只是事情的发展变化自然走到这一步。

  假如他在事情到得到解决平息之后,默默淡出公共视野,就不会再有后来的“翻车”。

  

  〓江歌案中的受害人家属,江歌妈妈曾经安慰过林生斌

  不过,可能很少有人能够抵挡众星捧月带来的刺激和快感。

  一直被大家注视,他的生活也的确随着时间发生了变化:他有了新的事业,微博里的鸡汤味越来越少,自拍越来越多,星味越来越重……

  他的微博也改名了,从@老婆孩子在天堂,回归到了@林生斌,他不再展示悲伤,举手投足都更像一个网红。

  

  只是,他享受公众的关注的时候,可能完全没有想到,世界上没有任何普通人的生活,经得起互联网如此强烈的审视。

  人性是极其复杂的。

  当林生斌失去妻子儿女,说“我可能再也走不出来了”的时候,他的痛苦和挣扎是真的吗?我愿意相信是的。

  但被公众注视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当他的第一篇悼妻儿文章令网友共情的时候,可能会激发出更澎湃的感情和更蓬勃的表演欲。

  他写悼文时的深情,多少是不是也有一些表演的成分?恐怕也在所难免。

  

  另一方面,他默默做的公益,行的善事,又是真实具体,无可否认的。

  林生斌前后公众形象的巨大反差其实还是因为,作为看客,人们的心态往往很决绝:既然承认自己看走了眼,信错了人,那么这个人就必须得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但是林生斌的好与“坏”无法抵消,他很可能不是纯粹的善人和恶人,只是一个有缺点的普通人……

  目前,对林生斌唯一有力的指责还是来自前妻的哥哥:林生斌与朱小贞父母在补偿款的分配上有冲突,需要对簿公堂。

  不过,他到底有没有分给前岳父岳母?具体给了多少?为什么双方要对簿公堂?至今都没有更多可靠的细节和证据。

  关于如何安置亡妻父母,具体赔偿金的分配,以及说好用这笔钱建立的“潼臻一生”基金如今何在,这三个问题,林生斌的确需要对公众有一个交代。

  但是在有更多可靠信息出来之前,不妨先让子弹飞一会儿……

相关专题:婚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09: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