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当年扒飞机从昆明到重庆的13岁少年,如今怎样了

京港台:2021-7-4 04:48| 来源:探索日记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当年扒飞机从昆明到重庆的13岁少年,如今怎样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04年11月,一架昆明飞往重庆的客机正在机场降落,当飞机轮*下降时,上面竟坐着一名少年,他已扒着飞机在万米高空飞行1个小时!

  这名胆大的13岁湖南怀化少年名叫梁攀龙。2004年11月5日清晨,梁攀龙跑进怀化火车南站,悄悄爬上一列货运列车,找一节空车厢藏了起来。这已是这位叛逆少年第三次负气离家出走了,他并不知道火车要去哪。

  不过,这列火车开到一个站点后,梁攀龙被人发现,随后被轰下了火车。梁攀龙顺着铁路一直走,从早上走到了下午5点,终于到达昆明。在路上,几个战士遇到了饥肠辘辘的梁攀龙,战士们带他吃了饭,又把他送到了救助站。

  在救助站,梁攀龙认识了年纪相仿的14岁流浪少年束清。两人一见投缘,由于都担心被救助站送回老家,两人决定逃离救助站。11月10日上午,两人成功“逃”出救助站,在昆明街头逛荡了一天,束清带着梁攀龙来到了昆明机场。

  11月10日傍晚,梁攀龙和束清从昆明机场北边候机楼旁边的围栏偷偷地钻进了飞机场。两人先在停机坪的北部区域玩耍,随后又从3号桥、4号桥停靠的两架飞机一路走到了5号桥停靠的飞机旁边,然后在停机坪旁边的一片草坪(非停机坪)上睡了一觉。

  第二天清晨,两人来到4号桥,趁无人看守偷偷爬上了停靠此处的川航3U8670客机的起降舱玩耍。这是一架由昆明飞往重庆的班机,一般来说,飞机起飞前都会有安全人员对飞机进行检查,检查没有问题后飞机才可以起飞。

  说来凑巧,检查人员并未对这架客机的起落架起降舱进行检查,两个孩子也未被发现。

  8点10分,这架飞机按时起飞。此时,两名少年才发现飞机在移动,他们非常害怕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梁攀龙和束清分别坐在起降舱的两边,梁攀龙立即用手抓住轮*上端的一截金属杆,而束清则什么也没抓住。

  飞机刚刚飞离地面不久,梁攀龙只觉得对面的束清突然闪了一下就不在了,他知道束清是掉下了飞机!8点14分,昆明机场的地面工作人员突然发现,刚刚起飞的川航3U8670客机坠落下一个黑色的物体,落在了第一滑行道附近。机场工作人员连忙赶到现场查看,才发现是一名少年,遗憾的是,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这边的梁攀龙见束清不见了,心里更加害怕,他后来回忆说:“起飞的时候,一眨眼身边的人不见了。我觉得很害怕,两只手抓着根细管子,就那样吊着。”

  飞机在升空之后,起降舱封闭起来,梁攀龙双手紧紧抱住了金属杆。正常来说,人在飞机起降舱生存下来的几率非常小。因为客机一般在6000到1万多米的高空飞行,那里温度大约在零下30℃,起降舱并不密封,人很快会被冻僵。而高空氧含量低会导致严重缺氧而急性虚脱,气压低则会导致循环障碍。

  

  但是,这一切似乎在梁攀龙身上都没有出现,他没有低温缺氧的情况。梁攀龙曾回忆说:“我并没有感觉呼吸困难,里面(指起降舱)不冷,而且还有点热,在最热的时候我还脱掉了一件衣服!唯一让我难受的是飞机声音太大,一直‘轰轰轰’的......”

  

  飞机在飞行时速度更快,梁攀龙为了抓紧这截金属杆,便一屁股坐在了飞机轮*上。就是他这么一做,差点让他性命不保。9点半左右,3U8670客机开始降落重庆机场,飞机的起降舱再次缓缓地打开。就在这时,坐在飞机轮*上的梁攀龙也突然随飞机轮*下降,导致梁攀龙整个身子都悬在了空中!

  梁攀龙看到了身旁的白云,温度陡然降低再加上大风,使他立即感觉身体受不了了!在本能求生欲的驱使下,梁攀龙开始顺着连接飞机轮*的金属架往上爬,想进入起降舱安全地带。在氧气稀薄和寒冷的高空,梁攀龙几乎用尽了全力,竟成功地爬回了起降舱内!不过,他之前脱下的衣服却留在了轮胎架上!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9点43分,3U8670客机顺利地降落在重庆机场的跑道。机场地面的工作人员突然发现飞机轮胎架子竟缠着一件衣服,便立即对起降舱进行检查,这才发现还蜷缩在机舱内的梁攀龙!机场立即将他送往医院,经过医生检查并无大碍。

  当天下午,昆明机场的工作人员火速赶往重庆,乘飞机将梁攀龙带回昆明。这才是梁攀龙人生第一次真正坐飞机,而且是一天之内飞来回,他感觉:“坐在起降舱内和坐在客舱内不一样,在客舱内感觉好多了,风没有那么大,也不冷。”梁攀龙表示他以后还想坐飞机,不过是坐在客舱里。

  梁攀龙的扒机行为违反了相关的条例,但由于他未满14岁并未受到处罚。这次高空历险后,梁攀龙的父母为他改名“梁子松”。这次扒机虽未对梁攀龙造成致命伤害,但还是给他留下了遗症,扒机事件后,梁攀龙的耳朵经常出血流脓,后经医生诊断,此系航空性中耳炎和噪音性听力受损,两只耳朵耳膜也受到了不同程度损伤。

  在一个多小时的飞行里,历经低压、低温和缺氧等种种考验而得以幸存,梁攀龙确实创造了一个航空界的奇迹!经过这次事件之后,梁攀龙已经从一个“不良少年”成长为父母眼中懂事的孩子,如今他与父母生活在重庆。

相关专题:昆明,重庆,云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09: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