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航天员出舱视频来了!刘伯明感叹:哇 外面太漂亮了

京港台:2021-7-4 13:00| 来源:新京报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航天员出舱视频来了!刘伯明感叹:哇 外面太漂亮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北京时间2021年7月4日8时11分,航天员刘伯明成功开启天和核心舱节点舱出舱舱门,截至11时02分,航天员刘伯明、汤洪波身着中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飞天”舱外航天服,已先后从天和核心舱节点舱成功出舱,并已完成在机械臂上安装脚限位器和舱外工作台等工作,后续将在机械臂支持下,相互配合开展空间站舱外有关设备组装等作业。期间,在舱内的航天员聂海胜配合支持两名出舱航天员开展舱外操作。

  

  这也是继神舟七号飞行乘组顺利完成出舱任务后,时隔13年,中国航天员再次执行出舱任务。这次出舱,空间站的机械臂首次配合航天员共同执行任务。

  ━━━━━

  130公斤航天服,进入只需5分钟

  据介绍,新一代“飞天”舱外航天服经改进后,能满足身高1.6米到1.8米的人穿着,还能根据航天员的体型进行调整;虽重达130公斤,但穿脱方便快捷。

  

  

  

  

  

  

  ━━━━━

  三名航天员都有哪些任务?

  在这次出舱任务中,三名航天员都有哪些任务?彼此之间又是如何分工的呢?一起来了解一下!

  三名航天员,分工明确!

  此次航天员出舱活动,三名航天员都有明确分工。

  

  出舱的两名航天员,一人要为机械臂安装上臂支架,包括脚限位器、工具台等,随后借助机械臂进行移动。另一名航天员借助舱壁上安装的扶手,爬行一段距离到作业点进行辅助工作,其间还要进行一次应急返回验证。

  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选训室主任 王焰磊:因为航天员在舱外做一些作业任务的时候一旦出现紧急情况,那么航天员必须要快速、紧急返回到气闸舱里边,然后用我们舱载的应急供氧来保证生命安全,所以也要做这方面的验证。

  出舱航天员任务之一:抬升舱外全景摄像机位置

  此次出舱活动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进行舱外全景摄像机的抬升。

  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选训室主任 王焰磊:事先,摄像机由于发射的外暴露的限制,把摄像机安装在了一个比较低的位置,它的视场角还是有限的,入轨之后,航天员根据任务需要,需要扩展摄像机的视角来监视整个舱外的情况,需要航天员去把这些摄像机安装一个支架,架得更高一点。

  舱内航天员:操作控制机械臂

  两名航天员出舱过程中,舱内航天员需要对机械臂进行操作,虽然地面人员也可以对机械臂进行大范围转移,但在有航天员站在机械臂上的时候,舱内航天员可以更直观的对机械臂位置进行观察,更能与舱外航天员进行直接交流。

  

  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选训室主任 王焰磊:那么这个时候呢,因为我们地面的监控手段是有限的,所以需要舱内的航天员和舱外的航天员之间通过话音沟通,包括舱内的航天员通过仿真软件和他看到的图像,进行一些判断来进行操控。

  另外,由航天员自主操作机械臂,在安全性上也有更好的保障。

  

  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选训室主任 王焰磊:一方面是通过我们仿真软件的预警功能,另外一方面,舱外航天员和舱内航天员都有急停装置,舱外的航天员在运动过程中如果一旦发现有碰撞的可能、风险的话,他可以直接按下急停装置,机械臂就会停止工作,也是保证安全的多重手段。

  通过航天员在中国空间站的首次出舱活动,航天员出舱能力、应急能力都能够得到有效验证,特别是在舱外进行长时间工作,人与装备的结合为后续航天员对空间站进行维护提供了宝贵经验。

  延伸阅读

  中国空间站航天员首次出舱活动:两名航天员出舱 机械臂运送+自主爬行

  这次出舱任务,航天员刘伯明要在机械臂的辅助下前往作业点,航天员汤洪波则要通过舱外自主爬行前往作业点。那么,他们各自提前会做什么准备工作?通过怎样的路径到达作业点呢?

  航天员出舱前,需要在节点舱做一系列出舱准备,这个过程往往也持续两到三个小时。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总体总装副主任设计师 刁常堃:第一次出舱的时候,咱们脚限位器、操作台、通用把手、电动工具这些东西也需要提前放到咱的节点舱,然后两套航天服提前做好气密性检查,还有相关的一些准备工作,然后准备工作完成以后,再把三象限的舱门进行打开,咱们在舱里面也是专门设计了一种脚踏板,便于航天员进行一个身体的限位,把舱门打开之后,咱们的航天员再进行出舱。

  

  准备工作完成之后,两名航天员将通过出舱口出舱。在节点舱专门为航天员安装了环形扶手,空间站外还安装了多种舱外扶手,帮助航天员在舱外更顺利地爬行。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总体总装副主任设计师 刁常堃:其实两个航天员是不同的路径,其中主要操作的航天员他是通过咱机械臂然后进行转移的,然后在出舱之前他会把脚限位器、操作台装在咱的机械臂上,然后通过机械臂转移到作业点。那么第二个航天员的话是通过主路径扶手,然后攀爬过来的,相当于两个路径上都是进行一个验证。在节点舱和小柱段之间会有一个长扶手,长扶手就相当于是一个跨舱的扶手。沿着环形的轴向的扶手,然后一直往下走到咱大柱段,可以到达咱们各个需要的维修作业点。

  

  记者:他这次爬行的距离大概得有多远?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总体总装副主任设计师 刁常堃:从节点舱过来的话大约得有8米左右。咱从作业的任务需求来看,是需要爬行的航天员先到达作业点,因为他有他自己的任务,然后机械臂上的航天员之后再到。

  中国航天员中心备战执行空间站任务纪实:遭遇竹叶青蛇 有同伴被蚂蝗咬伤

  此刻,遥远的太空,成为一群人最亲近的牵挂。

  6月17日,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三名航天员驾乘神舟十二号飞船顺利飞向太空,顺利进驻天和核心舱,执行我国空间站阶段首次载人飞行任务。这次飞行,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更让一群人魂牵梦绕,时刻牵挂。

  他们就是离航天员最近的人,中国航天员中心的科研人员,他们主要承担航天员系统和飞行器环境控制与生命保障系统的研制和试验任务。

  

  他们敢于担当,越是艰险越向前

  航天员做到的,教员必须先做到。加入航天员大队后,航天员要经过八大类上百门科目的学习和训练,训练工作主要由航天员选拔训练室的教员们组织实施。超重耐力训练、低压训练、模拟失重训练、野外生存训练等凡是涉及生理极限、危险的训练,航天员教员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热带丛林中,面临野象踩踏和毒虫毒草的危险,教员团队艰难勘察选址,结果遭遇了竹叶青蛇,有同伴还被蚂蝗咬伤……最终,历经8天,他们从3处备选地中确定了救生训练点。

  

  舱外航天服需要经过层层严格的测试合格后,在航天员穿上它之前,还有最后一项关键试验——舱外服载人低压试验。这就需要志愿者穿着全新舱外服进入低压舱进行试验。这项试验异常危险,在舱内泄压到近乎真空状态,一旦舱外航天服出现每个细微的故障,将直接威胁到参试志愿者的生命安全。谁敢冒着生命危险上?

  “报告,任务完成,身体状态感觉良好!”历经17小时,两名志愿者从模拟在轨真空环境的舱外服试验舱中,迎着在场人员最热烈的掌声,成功出舱的那一刻,所有人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来自于一贯的血脉相承。当为“神七”任务打造的第一代舱外服进行载人低压试验时,第一名志愿者勇敢地走进了舱内,一代代后来者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为了航天事业,越艰险越向前。

  他们勇于创新,啃下一个个硬骨头

  自空间站工程正式批准实施以来,为了满足任务需要,中心承担了很多开创性的任务,既无模式可循,更无经验可鉴。

  

  1992年,随着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启动,中心迎来了大机遇大发展,科研人员先后圆满完成了5艘无人飞船、6艘载人飞船、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和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的发射和在轨运行。正在执行的天和核心舱、天舟二号货运飞船、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目前已有12名航天员、17人次征战太空。

  眼下,载人航天工程走到了第三步,空间站阶段的任务要求给他们设置了一道道难关,他们依然接续奋斗,啃下了一个个硬骨头。如何将尿经过提纯后变成可饮用的水?如何突破了再生生保装置的工程研制?如何解决航天员的呼吸问题、饮食问题、健康问题、空气质量问题?这都是一个个大难题。

  

  为了寻找尿处理装置的轴承最优材料和结构,研究团队历时4、5年的时间,找出了最优材料和结构,轴承寿命从数十小时到数百小时再到数千小时,最后终于达到设备的寿命要求。团队成员密切协作,抓紧研制,设计、试验、收尿、搭建平台、数据处理和测试分析,白天晚上连轴转。近4000个日日夜夜的刻苦攻关后,性能良好的尿处理装置成功面世。

  空间站舱外服除了功能性、舒适性等方面有很多改进优化外,能够满足多次出舱使用、且每次出舱时间能长达数小时;航天食品达到了120余种,而且突出个体化设计,为航天员长期飞行提供更好保障;系统配置了在轨锻炼装备,为航天员提供丰富的锻炼方式······

  他们追求卓越,将精益求精融入血脉

  “每一起事故的背后,都有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起事故隐患。”在中心模拟失重训练水槽的现场,整整一个墙面上用醒目的黑体字书写了这个名为“海恩法则”的科学规律。这既是对所有人员的一个警示,更是中心人人熟知熟记的质量箴言。

  

  2秒有多长?不过是秒针滴答2下,不过是眨了两下眼睛或咽了下口水的时间,而对中心科研团队来说,2秒可能就是个重大事故。

  某飞行器发射前夕,环控生保系统发现一个泄压阀关闭过程比以前长了2秒,电流值也有10毫安的小抬升,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他们敏锐地捕捉到这个信息。万一在太空,阀门关不上,密封舱就与外太空的真空环境相连通,40分钟后密封舱的压力就会下降到50kPa以下,直接影响航天员的生命安全。

  

  但是此时,任务已进入倒计时状态,他们承受着巨大压力,进行排故。经排查,这个产品的内腔中有一个100微米的金属丝多余物,使阀门运动不畅导致卡滞。如果放过这个疑点让产品上天,后果不堪设想。他们严格按照归零标准完成了彻底归零,排除了隐患。

  “质量高于一切”的工作态度和标准,让严慎细实、精益求精等优良基因自然而然地融入了中心全体人员的精神与血脉。

  矢志航天,他们初心不变

  无论外面的世界有多喧闹,中心科研人员守在这个小小的航天城一角,淡泊名利、心无旁骛,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一心一意搞科研。

  医监医保室乘组医生陈章煌把人生最美好的近四十年都奉献给了载人航天。更让人佩服的是,即使临近花甲,他饱满的工作热情是许多年轻人所未必能及,他说,马上要退休了,没有几天的班可上了,再好好上几天班!作为医学专家,为更深入理解医学数据,主动学习编程软件,不断提升自我。

  

  中国空间站成为宜居的“太空家园”。当航天员把地球的生活搬上了太空,居住时间越来越长,顺利地度过每一天,都有那群人在地面24小时守护。

  他们是那群在航天员身后默默托举他们飞天的人,为他们一路保驾护航,以平凡造就非凡,以无名成就有名。

相关专题:航天航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08: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