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重庆"幼童姐弟15楼坠亡案"开庭!父亲和情人...?

京港台:2021-7-26 12:54| 来源:都市快报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重庆"幼童姐弟15楼坠亡案"开庭!父亲和情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去年11月3日,重庆2名幼童从15楼坠亡的消息让人痛惜不已,孩子爸爸以头撞墙失声痛哭的视频画面,一度让无数人心碎。

  8个月过后,大家本以为这仅是一起意外时,孩子的母亲陈女士却丢出了一枚“核弹”,两个孩子坠落竟然不是意外。孩子爸爸张波和女友叶诚尘在事发后一周便被警方抓获,随后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

  今天(7月26日)10点-18点,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开庭前,橙柿互动记者赶到了山城重庆。

  事发后整个小区

  都在给窗户加装保护措施

  7月23日下午5点多,一出机场,橙柿互动记者就感受到作为四大火炉城市之首的火热,天气预报显示重庆前后几天的最高温度都达到36℃。

  打上出租车后,采访从出租车上就开始了——巧合的是,这位年轻的的哥就住在事发的锦江华府小区,也有两个孩子,大的三岁,小的两岁。

  “7月初,两个小孩的妈妈在业主群里说孩子是被爸爸丢下去的,当时群就炸了。”这位的哥说,此后几天消息才开始在网络上蔓延开,至今不少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无法理解一个父亲为何能对自己的儿女下得去毒手。

  “房间里的飘窗窗台蛮高的,小孩子要打开窗户比较费劲,得先踩在板凳上,才摸得到把手,还得有点力气。”的哥说,虽然有这么多不可能,让人怀疑,但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意外,总想着一个父亲不可能干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锦江华府门口一家便利店工作人员说,“张波的说法前后都对不上,跟老婆说事发时在睡觉,跟朋友说在客厅打电话没注意,不过当时大家也都没乱猜测,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事发后,锦江华府全小区的人几乎都做了同一件事——那就是给窗台加装了更高的护栏,这位的哥家也不例外,直接将原本1.2米高的护栏拆掉,将窗台改成全封闭,并提醒老婆时刻不能离开孩子身边。

  目击者至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她亲眼看到孩子爸爸嚎嚎大哭着跑下楼

  如果是他干的,怎么会如此悲痛?

  从机场到位于重庆南岸区的锦江华府,车程不到19公里,20来分钟就开到,这里离朝天门广场直线距离不到3.5公里,900多米之外便是长江,周围配套非常完善,交通也很便利,小区还自带一座2000平方米的幼儿园。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公开信息显示,整个小区虽然占地不大,只有107亩,包含10栋26层高的点式高层和2栋公寓,但总户数达到3492户,交付时间2015年6月30日。

  进小区需要人脸识别,橙柿互动记者作为访客,进入小区,看到小区人车分离,整体绿化不错,草地、灌木、乔木错落有致,还配有篮球场、羽毛球场以及游泳池,在泳池里不少家长正带着孩子嬉戏。

  而事发这栋楼大门左侧的坠落点,已经没有当初的任何痕迹。

  小区的一位居民说,最早发现孩子掉下来的是住在这栋7楼的一个住户,当时大喊谁家孩子掉下来了,之后就有人报警了。不过,也有居民说最早发现的是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如今已经无从考证。

  事发后没多久,就有居民看到孩子的爸爸张波穿着睡衣从楼上跑下来了,“当时鞋都跑掉了一只,伤心得撞墙痛哭,脸都抓破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一位年长的目击者至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在接受橙柿互动记者采访时说,事发时,她和几个邻居就坐在大厅里,亲眼看到张波嚎啕大哭着跑下来,她觉得他是真的伤心,如果是他干的,怎么会如此悲痛?

  120赶到之前,有大胆的邻居上前看过,当时2岁半的女孩小雪已经一动不动,1岁半男孩小瑞还有点反应,大家本以为还有救,但当晚凌晨就从业主群知道两个孩子都没了。

  采访中,在小区楼下散步的不少居民表示,他们原本打算开庭这天要去旁听的,即便法院不公开开庭,他们也准备去法院门口等消息。

  案发房子早就卖掉

  现在住的是从买家手上租的

  小区的居民说,锦江华府大部分的户型都在45㎡到83㎡之间,当年每平售价在7000到9000元左右,现在涨了不少,应该能卖一万七左右。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二手房网站显示,锦江华府目前挂牌均价17122元,在挂房源483套,另外还有227套对外出租,月租金一室一厅1400元左右,两室一厅2000元左右。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橙柿互动记者敲开和张波住同层的几户人家,他们大多表示,没怎么碰到过张波。

  其中一位住户说,“就见到过两个孩子一次,蛮可爱的”。

  “我平时中午出门,晚上10点多才回来,虽然是同一批入住的业主,但他们家的人从没碰到过。”一位住户说他也是事发当天有警察给他电话,说要去厨房看看,才知道隔壁出事了。

  这户人家的厨房正对着张波家的次卧窗户。橙柿互动记者从这里看过去,张波住的房子,窗户没有护栏,其楼上的窗户外面加装了不锈钢保笼,楼下的窗口可以看到护栏仍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住户说,小区交付的时候都是有护栏的,有些业主装修时没要护栏了。

  据了解,张波住的房子是50多平方米,但赠送面积大,有个阳台可包出一个卧室。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小区多位住户表示,张波的这个房子已经卖掉了,“他在对面小区买了房,锦江华府这套卖完又租回来,跟买家说等新房装修好了再搬出来,买家也好心就答应了,哪想到出了这种事,现在肯定不会来住,估计也卖不出去。”

  和张波住在同一层的邻居说,他和老婆现在住在这,也觉得不舒服,心里发寒,小两口准备把房子卖掉,换个小区。

  就在这位邻居感叹时,正在他家做保洁的一位阿姨也说,无论大人怎么做,小娃都是无辜的,两个大人为了能在一起(电视剧)做出这种事真的太过分了。

  “重庆姐弟坠亡事件”今天庭审

  橙柿互动记者重庆采访嫌疑人邻居和亲戚

  孩子生父和女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何这么做

  橙柿互动记者了解到,两名坠亡幼童的生父张波,老家在重庆长寿区葛兰镇冯庄村。

  7月25日下午2点多,橙柿互动记者赶到离重庆主城区80公里外的冯庄村,张家的老房子就在马路边,加油站的斜对面,是一栋两层的砖木混合结构建筑,和周围水泥建筑显得格格不入,破落不堪。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85岁的丁大爷说,张家的房子前年开始被他儿子租下来了,一年租金1000元,平时空置着,就过节回来会住下,至于张家发生的事他也听说了,但不敢相信。

  “觉得挺好的一个娃,小时候虽然话不多,也不让人讨厌,如果真的做出这么猪狗不如的事情,太可怕了。”丁大爷说。

  住在张家隔壁的一位大娘说,去年四五月份,还见过张波的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回来过,“奶奶打麻将,两个孩子就在边上玩,挺乖巧的,当时大家还挺羡慕她的。”

  另外一位邻居说,他家的条件不好,爸爸干挑灰土、砌砖的活,养活家里,妈妈跟着做杂工,十多年前一家人就出去了,房子就一直空着,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来,前些年张波的爸爸去世,一家人回来得更少了。

  “我们都用老年机,网上的信息不知道,还是年轻点的看到跟我们说的,谁都不相信是真的,挺好一个娃,良心怎么坏了。”一位邻居说,知道这个事情后,大家很唏嘘,觉得这家人命运太坎坷了,张波亲姐姐的孩子前几年就因为意外触电死亡,如今他又这样对待自己的两个孩子。

  橙柿互动记者走访两嫌疑人公司

  关门的关门,停产的停产

  据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的起诉书显示,1994年8月出生的张波是重庆长寿人,小学文化,是重庆创驰非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的监事,持股49%。他的女朋友、1994年6月出生的叶诚尘和他是老乡,大专文化,是重庆顺泰食品有限公司的财务。

  张波曾是一家担保公司的股东

  公司大门紧锁

  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20年8月21日的创驰担保注册资本100万元,主要从事非融资担保服务和房产资讯等业务,注册地址在南岸区亚太路9号的一幢楼里。

  7月25日上午,橙柿互动记者来到这里,整个楼层只有3家公司开着,创驰担保的实际办公室是613室,但大门紧锁,隔壁公司负责人表示前一天还听见有人在里面,但具体什么人不清楚,没打过交道,在得知张波是这家公司股东时,她还表示很惊讶。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这个事从新闻上早就知道了,没想到他入股的公司就在我们边上,如果事情是真的,对于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极刑,太让重庆蒙羞了,如果我是他朋友都觉得羞耻”。

  女友是一家食品公司的法人

  现已经停产三四个月了

  在离张波老家冯庄村3.5公里外,便是叶诚尘工作的重庆顺泰食品有限公司所在地。橙柿互动记者调查发现,叶诚尘曾任顺泰食品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案件发生后两个月,也就是今年的1月12日,公司法人才变更为其他人,叶诚尘也不再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务,但依旧持股20%。

  顺泰食品位于长寿区健康科技产业基地里,这里有近20家工厂,橙柿互动记者在基地绕了一圈,才在一栋厂房的一楼找到,不过已经大门紧闭,边上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关闭的。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保安说,顺泰食品的厂房是租来的,大概搬进来有六七年的时间了,工人多的时候也就十几个人,前些年的生意还不错,但去年就不好了,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停产三四个月了,据说要卖掉。

  “女孩子见过一两次,很少来,给人感觉不怎么说话。”隔壁食品公司一位工人说,他们也是这些天从别人嘴里才知道叶诚尘的事,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还没结婚的女娃,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心,以后让父母怎么在乡亲面前抬起头,一辈子都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重庆两名坠亡的幼童的生父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是否足以认定故意杀人罪,没有实际动手的女友是否可以认定为共犯?橙柿互动“律师来了”栏目请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电视剧)袁佳中律师进行了解答。

  1. 这起“意外”,并没有行凶的目击证人,也没有监控视频等证据,仅凭微信的聊天记录等,足以认定两人的故意杀人罪吗?

  从法律的标准来讲,认定刑事责任的话,要求证据确实充分,并且证据之间形成锁链,排除合理怀疑,达到唯一性,这样才可以对这个被告人定罪量刑。

  这个案子,虽然没有目击证人,没有监控视频,但这些都不是必要的证据条件,从目前披露的起诉书来看,张波与叶诚尘两人的聊天记录,可以反映出这两人的主观故意,而且公安也一定会对事发现场进行勘测,在现场提取脚印、指纹等,这些符合证据条件的现场勘查记录,都能够形成证据,再加上张、叶两人的供述也互相可以印证。另外,故意杀人案件,一般要对被害人的尸体进行解剖勘验,这份尸检包括,也是证据之一。

  当这些证据形成锁链,法官就可以排除其他的合理怀疑,对两人故意杀人的“唯一性”进行认定。

  2. 根据起诉书所写的“张波与其女友共谋杀害张波的小孩”这句话,这是否可以认定为两人是共同犯罪?如何认定叶诚尘是主犯还是从犯?

  刑法上来讲,两人以上共同故意,是共同犯罪。

  通过他们两人的聊天记录可以充分反映出,他们在杀害小孩之前有一个商议的过程,包括什么时间用什么样的手段去杀害小孩,那么就可以认定两人之间有共同的故意,也就是共同犯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量刑意见上的规定,一般案件的话都要区分主从犯,从犯的定义是共同犯罪,但共同故意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或者是起辅助作用,相比于主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至于叶某尘是主犯还是从犯?就要根据这两人的犯罪动机的产生,犯意(法律术语:实施犯罪的意图或恶意)的形成,是以谁为主去策划这起杀人案件等事实来确定。

  不过,本案中,张、叶两人经过密谋策划杀害两名小孩,犯罪手段这么恶劣,犯罪后果这么严重,结合新闻报道和网络披露的起诉书等内容,从我的办案经验来看,张某的女友叶某尘是犯意的产生者,或者是犯意的共谋者,不存在叶某尘是帮助犯或从犯的情况,应当被认定为主犯。而张某,他是直接实施杀人犯罪行为的正犯,毫无疑问也应被认定是主犯。

  3. 作为张波或叶诚尘的代理律师,在这起案件中,可能存在怎样的辩护方向?

  张波和叶诚尘,即使是被告人,也依法享有自我辩护权利和聘请律师为其辩护的权利。作为一名律师,当然要依据事实和法律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仔细分析案件材料,寻找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比如叶诚尘,如果在整个策划过程中,只是附随张波的想法,起到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的话,那么也有可能会被定性为帮助犯或是从犯。

  从主观层面来讲,如果杀害小孩的想法,是张波想出来的,手段也是张波想出来的,女友如果只是表示同意和支持,那么她就只是在心理上加强了张波的这个犯罪行为,起到的是一个辅助的作用。从客观层面来讲,其女友并不在案发现场,也没有实施具体的杀人行为。假设满足这两个情况,那么叶诚尘也可能会被法院定性为从犯,有可能会被从轻判决,判无期徒刑或者是死缓。

  4. 这起案件从法律角度来看,有没有觉得值得特别关注的点?

  这个案子里,我注意到两个被告都比较年轻,才27岁,对这种剥夺他人生命权利的行为,而且是一点不害怕还敢于实施,说明他们法律意识之淡薄,也说明他们的残忍性,社会危险性之大。

  作为律师,我想呼吁社会特别是青少年要注重法律学习,只有学了法以后才能够守法。

  张、叶两人,为了自己的幸福,不惜剥夺两个孩子甚至是亲生孩子的生命权,做出这种没有人伦的事情,是极端自私自利者。我们要对青少年多加正确的引导,在追求幸福日子的同时,也应该尊重他人的权利,不要去侵犯他人的生命财产自由权利,就是要在守法的前提下,创造自己的生活。

相关专题:重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20: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