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男友恶梦报复:白灰撒眼、泼硫酸、“艾滋针”...

京港台:2021-7-28 23:25| 来源:开屏新闻精选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男友恶梦报复:白灰撒眼、泼硫酸、“艾滋针”...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陕西一男子为报复前女友,12年中先后雇凶向其眼睛撒白灰、泼硫酸、扎“艾滋病毒针”,导致前女友全身50%以上瘢痕,重伤二级,伤残六级。 被逼无奈之下,该女子决定取证、反击。在扫黑除恶的风暴之下,2021年6月18日,该男子终审获刑13年。2021年7月25日,知道判决结果的王玉立缓了缓神,一连吸了几支烟。和高培栋认识16年,让她身心俱焚。她身上被泼硫酸后大面积移植的皮肤,在炎热的夏天毛孔不能出汗,痛痒难耐之下,只能靠香烟去镇静和转移注意力。离婚陷入另一场噩梦

  2021年7月25日,西安。45岁的王玉立背过身子,慢慢脱下外衣,撩起头发,脖子、背部以及小腿处坑坑洼洼,粗糙的皮肤上瘢痕密布。2019年和2020年,两次经法医鉴定,其被硫酸烧伤的皮肤以及取皮移植留下的瘢痕,占全身面积的50%以上。重伤二级,伤残六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被泼硫酸后,全身50%以上的皮肤有疤痕炎热的夏天,王玉立走在路上会有窒息的感觉,移植的皮肤毛孔被破坏,汗水排不出来的感受,“真是生不如死。”而这一切,都来自于她不幸的婚姻和情感的纠葛。王玉立家在陕西省大荔东大街,上世纪80年代,这里是小县城商业最繁华的地方。家里开了一个饭店,还有那个年代县城最火的“前进鞋店”。王玉立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1992年17岁的她家境殷实。初中没有上完,王玉立和姐姐就辍学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昔日的王玉立对生活充满憧憬王玉立家店铺不远处有一做生意的张姓人家,门当户对,王玉立在18周岁时嫁给了张家的儿子。1994年12月6日,王玉立临产。丈夫骑着自行车把她送到医院产房后就不见了踪影,王玉立产下一个男孩后,却得知丈夫因吸毒被强制戒毒,出来后依旧脱不了毒瘾,1999年,分居3年的他们离婚了。离婚的王玉立带着儿子开始了新生活。谁能想到,离婚后陷入另一场噩梦。这噩梦跟随了她一生。面容姣好、性格温柔以及富裕的家境,让王玉立的追求者络绎不绝。2005年,一个叫高培栋的男人出现了。他隔三差五到王玉立和姐姐的夜市摊捧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年轻时的王玉立“有一次他带朋友来消费了五六十元钱,给了一张100元的,说不用找了。”但王玉立还是坚持给他找了钱。彼时,高培栋经常吹嘘他在外面搞企业,有时还让王玉立将饮料、夜市小吃给他送到宾馆。不久,王玉立就和大她十岁的高培栋确定了恋爱关系。2006年3月,王玉立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说她和高培栋同居多年,而且多次为他堕胎。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王玉立难以接受,虽然高培栋解释都是过去的事情,但王玉立却发现他们一直都在一起(电视剧),两人矛盾不断升级。王玉立曾借给高15万元,她想让高培栋赶紧还钱,她要离开大荔到外地闯荡,高培栋却不肯放手。高培栋甚至下跪认错,请求王玉立不要离开,王玉立态度决绝,高彻底绝望了。高培栋后来跟警方说:“王玉立不跟我过了,她要跟别人出去玩,我就吃醋了”。高培栋还曾派人去夜市跟踪王玉立,跟踪者回来说王玉立和其他两个男子“走的近”,高培栋听了很生气。“那个女的快把老汉(高培栋)逼疯了,老汉决定收拾王玉立”,一位认识高培栋的女子曾经告诉办案民警。升级的恶意报复2007年6月15日凌晨1时许,这个日子王玉立永远不能忘记。收摊后的王玉立和双胞胎姐姐骑电摩回家。路上姐姐发觉不对劲,好像有人跟着她们。“我往后看了看,看到一个高点的人骑着摩托车,一个胖点的人坐摩托车,姐姐当时就朝路边靠着走,他们就在后面跟着。”一个男子跳下摩托,向王玉立和姐姐面部撒了一把白粉末,“当时眼睛就睁不开了,我们从电动车上摔了下来。一个男的跑到我们跟前,一把抓住我的挎包从肩膀上拽下来,我双手抓着不让抢,那个男的提起棍子朝我的腿打了几下,我腿脖子疼包就松了……回家洗脸的时候发现他朝我们撒的是石灰”,王玉立的姐姐后来回忆。她们报了警。毁灭性的灾难还在后面。时隔半月后的6月28日零时,王玉立收摊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姐姐家。小区门口处电线杆后面站着一男子,王玉立没有在意。她敲小区大门的时候,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后背有种被泼水的感觉,湿漉漉的,紧接着就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痛”。王玉立始终没有敢回头,直到脚步声远去。疼痛难忍的她怕吓到家人不敢回母亲家,自己打车到了妇幼保健院的急诊科。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从脖子、背部到四肢都被硫酸烧伤医生说是硫酸,要转院到西京医院。“我第一反应是高培栋干的”。她记得高培栋经营化工厂,有一次从渭南回来坐高培栋的车,车里就拉了几桶硫酸。当时王玉立问拉硫酸干啥,高培栋吓唬说“你年轻漂亮,啥时不听话就把你毁了,看谁还要你”。报警后,当时大荔县公安局东关派出所民警高某敏出警,在大荔县妇幼保健院和西安的西京医院两次询问案情。王玉立说,十余年间此案没有进展。她为了躲开高培栋,前往西安开小商店,还办了“小饭桌”(托管班),在这十余年中,高培栋的骚扰从未停止。“我托管了两个女孩,她们要参加高考,高培栋曾闯在房间强奸我,我害怕打扰两个孩子,不敢大喊,因为害怕报复,我也没有报警。”多年后,王玉立对于自己的软弱和无知,感到深深地自责。“泼硫酸的事情,我母亲多次到派出所催促,案件毫无进展”,王玉立说,报案后也没有人给她做过伤残鉴定。“扎艾滋病毒针”带来的转机一个疑犯的“假慈悲”,最终给王玉立的案件带来转机。2018年2月27日,在西安经营“小饭桌”的王玉立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一神秘男子说有人雇佣他给王玉立扎带有“艾滋病毒”的针,还告诉王玉立自己是甘肃人。该男子能准确报出她家的位置和她的出行轨迹,称多次到大荔和西安王玉立居住的地方踩点。神秘男子的话,让王玉立惊出一身冷汗。彼时,她正在和高培栋打民事官司,高培栋认为王玉立在西安买的房子,是二人“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而王玉立说他们从未同居过,“高培栋在霸占我失败后开始抢占我的财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只有靠吸烟才能缓解身心的痛苦该男子说,他经过跟踪和了解,发现王玉立人不错,他只是想赚钱,只要王玉立按照他的指示,告诉家人自己被扎了“艾滋病毒针”,“雇主”就会知道,男子就能拿到 “佣金”,这样两人都能过得去。王玉立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办,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取证办法——将计就计。2018年2月27日,王玉立突然回到大荔县。她找到高培栋假装和好。她告诉高培栋,陌生男子根本就没有给她注射“艾滋病毒”,希望高培栋“不要给对方钱,不要让对方骗了”。虽然高培栋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此事,但最终还是露出了马脚,当晚11点07分,神秘男子发短信质疑王玉立为何暴露了他。至此,王玉立终于有证据证明高培栋是此事的幕后黑手。高培栋说过,派出所当年的卷宗已经“丢失”,为此,王玉立前往大荔县公安局东关派出所询问。令她意外的是,派出所真的没有当时勘查现场以及给她做笔录的卷宗。2018年11月12日,东关派出所出具了证明,证明派出所2007年6月28日01时03分接到110指令,王玉立被泼硫酸,而且当时王玉立怀疑凶手是高培栋,民警曾对此展开调查。证明上有高某敏的签字。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案卷丢失,民警签字证明当年受害人报案2018年12月17日,王玉立再次来到东关派出所报案,希望警方调查自己多次受袭案件。大荔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一场抓捕行动展开。雇凶伤人者被判13年给王玉立打电话的神秘男子郑某成为案件突破口,他招供称是大荔县男子刘玉宝雇佣他给王玉立扎“艾滋病毒针”的。2019年6月13日,刘玉宝被抓获。他供述,高培栋提出让他找“艾滋病毒针”,想扎王玉立。他觉得扎人是犯罪行为,而且也不知道去哪里能弄到艾滋病毒的针剂,为了不得罪对方,就谎称能找到这种针。但是,刘玉宝怕王玉立辨认出他,就雇佣了甘肃人郑某。郑某也没有这种针,为了赚钱,就让王玉立“假装被扎针”。于是,高培栋给了刘玉宝1万元钱,刘玉宝给了郑某7000元“扎针费”,大家“共赢”了。刘玉宝还给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有个叫聂国庆的男子经常威胁高培栋说“我在公安局门口,不想活了”。高培栋每次听到聂国庆威胁他就暴跳如雷,但又没办法。“我感觉聂国庆有高培栋什么致命把柄”,刘玉宝告诉民警。警方传唤了高培栋,正在审查的时候,聂国庆到东关派出所自首。犯罪嫌疑人田永刚、薛永昌相继被警方控制。经警方查明,高培栋指使聂国庆找人教训王玉立,聂国庆找来田永刚和薛永昌,两人用撒石灰攻击王玉立姐妹,并用棍子殴打二人。还用抢包制造抢劫的假象迷惑警方。但是姐妹二人长得太像,打伤的是王玉立的姐姐。因为打错人,高培栋提供了一桶硫酸让聂国庆泼王玉立。聂国庆又指使田永刚和薛永昌再次作案,两人仅仅为了一万元的“佣金”,给王玉立造成了终生残疾。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右胳膊因为皮肤粘连抬不起来高培栋承认,给王玉立扎“艾滋病毒针”,是为了让王玉立患上性病,让她身边没有男人。膨胀的占有欲在冲破道德和法律的制约后,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2021年6月18日,渭南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法院认为高培栋3次指使他人采取暴力手段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以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指使俩疑犯袭击王玉立的时候抢劫王玉立姐姐的挎包)判处高培栋有期徒刑13年。其他共犯也被判处12年至一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十余年中,此案迟迟没有侦破,有关部门在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将此案列为典型案例。截止发稿,开屏新闻记者了解到,高某敏被给予“政务记过”处分,有关部门也已经开始调查其涉嫌渎职行为 。

 

 

相关专题:男友,艾滋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2: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