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郑州地铁5号线:两个寻找丈夫的妻子…

京港台:2021-7-29 10:36| 来源:北青深一度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郑州地铁5号线:两个寻找丈夫的妻子…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工作人员正在排空地铁5号线内的积水

  在听到地铁隧道里还有3.2万立方米的积水没有排出后,白晶给失联的丈夫邹德强发去了一条微信,“老公,坚强是可以用完的吗?”

  两个妻子

  7月19日晚上,邹德强从上海乘坐高铁到达郑州,这是他一个月内的第三次出差。次日一早,外面下着大雨,邹德强收到酒店信息提醒,因为降雨停电了。他把消息转发给妻子,提醒她帮自己报名会计考试,还配了个憨笑的表情。

  7月20日上午,在外办事的邹德强给妻子发了一段积水的视频,他冒雨骑了一程自行车,才绕过积水路段打车回了酒店。妻子白晶感叹,这是“看海模式”,劝他晚上就别出门了。但邹德强和同事还有工作没完成,暴雨中他们离开了酒店,相距不到30米就是地铁口,乘坐地铁成了他们的首选。

  当天傍晚6点08分,白晶最后一次收到丈夫发来的视频,地铁车厢已经进水,而且好像失去了平衡。这时白晶才知道丈夫在地铁里,再发消息,已经无人应答。

  与邹德强同行的同事回忆,两人乘坐的地铁在接近沙口路站时停在了隧道里,车厢进水后,一部分乘客通过隧道侧面的平台撤离。当他和邹德强准备撤离时,车厢内积水最深处已经齐腰深。司机打开了倾斜后位置更高的右侧车门,但那一侧的隧道上没有平台,只能攀附着线缆移动。

  跟随司机出发前,邹德强和同事丢下了背包、手机,邹德强还脱掉了上衣。邹德强身高只有一米六五,挪动到半路时,同事看到他一点点伸开手臂,脚向下伸,试图踩到脚下凸起的部分。这时一阵急流涌过来,邹德强被冲走了。

  当晚的郑州地铁5号线上,500多名乘客获救,但邹德强一直没有出现。

  暴雨过后,上海到郑州的高铁一度中断,白晶能做的,只有一家家联系当地医院,一遍遍拨打报警电话。7月22日上午,她终于抵达郑州,唯一的进展是,邹德强不在已经确认的遇难者名单里。

  听说郑州地铁5号线是环形的时候,白晶觉得,丈夫应该有生还的希望,“水流不会很快吧?他应该不会被冲到别的河道里吧?”而且白晶相信,丈夫坚韧、有耐力,这种性格在最困难的时候一定可以帮到他。

  几天来,白晶一直没间断给丈夫发去微信,抵达郑州后也是如此。她在微信里讲起,一次两人旅游时的经历,一个小男孩一定要教会“旱鸭子”邹德强游泳,邹德强一遍遍学着,始终达不到孩子的要求。这段曾经逗得白晶捧腹大笑的经历,如今成了她希望的寄托,“严师教的技巧你有没有还记得一点点,在水里有没有帮助到你?”

  抵达郑州后,白晶见到了尤婷,她的丈夫沙涛也在事发的地铁5号线上。在邹德强发来的视频里,凭着上身穿的白色T恤和手中拿着的雨伞,尤婷一眼认出了丈夫。

  今年33岁的沙涛身高一米八,是家中独子,有个9个月大的女儿。7月20日,他在下班后乘坐地铁5号线回家,他在离家还有一站时被困车厢,失联前曾打电话让妻子报警。

  在家人看来,一向保守、沉稳的沙涛,会选择和其他乘客一起等待救援,不会擅自行动。连续几天,沙涛的亲戚找遍了市内的安置点、医院和太平间,但同样没有任何收获。

  两个寻找丈夫的妻子遇到了一起,她们都还抱有希望,决定一起前往距离事发隧道最近的沙口路地铁站。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白晶等亲属向隧道内呼喊亲人的名字

  隧道内的呼喊

  7月22日,傍晚6点半,沙口路站C口大门紧闭。

  经过白晶一天的联络,消防部门和地铁分局民警也赶到了这里,唯独没有地铁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出现。这也是白晶和尤婷最为不满的地方,她们均表示,此前几天,郑州地铁始终没有人与她们进行过当面对接。

  现场民警多次联系地铁方面,要求负责人员来打开大门、进入内部排查,焦急等待中逐渐提高了嗓门。沙涛的堂妹也在催促,“为什么还没有人过来解决?”

  晚上10点,终于有地铁工作人员打开了入口大门。一位民警告诉家属,在此之前,为了敦促地铁方出面,他们甚至提出了拘留传唤的警告。

  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白晶和沙涛的表妹一起进入了地铁内部。手电照亮了站台,还满是暴雨那夜的痕迹,候车椅上散落着毛巾、棉被、矿泉水,地上堆放着一团防雨布。从海滩寺开往沙口路一侧的屏蔽门打开着,旁边遗留着一辆轮椅。白晶用手电筒照向隧道,目光所及之处虽然还有积水,但轨道已经露了出来,被困列车就停在三四百米外的位置。

  白晶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丈夫被冲走的位置在哪里?可能会被冲向哪里?目前的水深多少?有没有排查搜救过?地铁工作人员没能给出准确的回答,只是笼统地说:“里面水更深,需要将隧道水抽完,才能开展搜救。”

  白晶更着急了,“至今已经48小时了,如果还有幸存者,就干等死吗?”她站到了距离隧道最近的位置,大喊着“老公”,沙涛的妹妹也跟了过来,大喊着“哥哥”。

  积水成了搜救最大的阻碍,现场民警催促赶紧开始行动,地铁工作人员回复,“正在测量(所需水管的)距离”。民警生气了,反问道:“争分夺秒的时候,准备抽水的时候不能先把距离量好吗?”

  凌晨十二点,一位消防部门的负责人也赶到了现场,他表示,此前没有收到地铁公司上报的失联人员情况。针对目前现场的情况,需要先降低车厢位置的水位,消防员才能进入搜救。

  现场最终商定,由地铁公司负责协调架设抽水设备,直至7月23日凌晨3点,抽水所需的电缆才被运送过来,但水管仍没有架设完成。凌晨4点,消防员陪同白晶和沙涛的家属,从另一站进入地铁内部,隧道内的水位仍然没有明显的变化。.

  7月23日,上午10点多,白晶和沙涛的亲属赶到了郑州地铁集团总部,希望他们可以加快抽空积水的速度。等待四个多小时后,一位赵姓总工程师出门向他们解答,沙口路站附近三站两区内最高时段进水超过5万立方米,目前剩余3.2万立方米。所有的线路都是一个v型坡设计,两站之间的位置最低,最深处有5米多。“预计24日早上就能把水基本抽干,人员能进入搜救。”

  地铁集团负责人员走后,连日奔走的白晶突然没了精神,哭了起来。一旁的亲友试着安慰白晶,她说想一个人静静,她又给邹德强的微信发去了一句话,“老公,坚强是可以用完的吗?”

  同样感到无力的还有沙涛的亲属,之前几天,他们跑遍了郑州市的多家医院、殡仪馆,甚至亲眼见到,其他地铁失联者的家属,在太平间找到亲人遗体的一幕。如今,地铁隧道内的积水一时没法清空,他们还是决定再去医院寻找沙涛。

  7月23日晚上8点,沙口路地铁站前,几台抽水设备终于发出了轰鸣声,但想清空隧道内的积水并不容易。一位在场民警向白晶回忆了20日晚上水势的凶猛,他们准备赶去地铁时,眼睁睁看着车子被淹,只能蹚水前行,几百米的路走了三四十分钟,期间他还差点被水冲走。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邹德强生前和妻子的合影

  丈夫和儿子

  7月23日晚上,沙涛的母亲也赶到了郑州,抵达后直接来到了地铁站门口。老人心脏不好,知道儿子失联后,已经晕倒过一次,而且连续几天没吃饭了。

  听说了这些,白晶和婆婆感同深受。几天前,郑州刚下暴雨时,邹德强给母亲发微信说,一下雨就想起小时候,独自上学骑自行车的辛苦,母亲和他说笑,“我养你小,你就得养我老”,他回到:“必须的”。

  38岁的邹德强是辽宁人,十四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独自抚养他长大。邹德强母亲的记忆里,儿子从小就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扛”,老家人都夸孩子孝顺。儿子上初中的时候,有时候她不在家,回来后儿子已经给她焖上饭、炒好菜了。

  结婚十二年来的样子,白晶也一直像个“小公主”似的依靠着丈夫,她的腰不好,邹德强从没逼她要过孩子,反而把她照顾的“像个孩子”。邹德强不是一个擅长浪漫的人,白晶为此还和朋友抱怨过,但最近一年,因为邹德强工作很忙,夫妻俩聚少离多,他总想着弥补妻子些什么,已经允诺要去拍结婚十二年纪念照,一起去旅行。

  婆媳俩的回忆被水流声打断,23日深夜11点,铺设的水管慢慢鼓了起来,白晶和婆婆站到了地铁口前。地铁太深,排水管太长,不时有水管接口断开,地铁口外的水管随之变瘪,白晶的情绪也跟着起伏。当水管再次鼓起来时,她说着:“太好了,太棒了,加油加油”,像个孩子似的鼓起了掌。

  当天晚上,河南省市两批消防队员携带皮划艇和担架,先后进入了地铁。7月24日凌晨3点,消防人员进入了地铁最后一节车厢搜寻,取回了手机、挎包等物品,经过辨认,没有邹德强的物品。一位民警找到白晶,告诉她,可能要做好辨认遗体的心理准备。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妻子一直在坚持给邹德强发微信

  “他还说过什么话么?”

  7月24日中午,沙口路地铁站前的等待还在继续。一位亲历地铁遇险的阿姨路过这里,认出了白晶。

  阿姨告诉白晶,那天她和邹德强同处一节车厢,两人还说过话,邹德强告诉她,因为其他线路封闭了,他和同事计划坐到其他站点换乘。白晶追着问,丈夫当时还说过其他话么,阿姨哭着说:“真的不记得了。”

  这位阿姨还描述了自己当时的逃生过程,事发列车停在隧道后,曾短暂尝试过倒车,又过了不短的时间,乘客们才第一次尝试疏散。这位阿姨和一部分乘客因为水势太大,被挡了回来。此后因为缺氧,她一度晕倒在车厢里,一个男孩用沾了水的手拍她的脸,才将她唤醒。这位阿姨的讲述也印证了白晶的部分质疑,白晶一直不能理解,事发时列车为什么要停在两站之间,不在第一时间疏散人员。

  针对亲历者讲述的情况,某大型国有轨道交通企业工程师吴迪表示,结合当时的情况,在水没有没过钢轨时,就近靠站停车、疏散乘客,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列车停驶后,司机曾尝试倒车,但很快又停了下来,根据一些亲历者回忆,又过了30分钟左右,才尝试第一次撤离。吴迪分析,这可能是因为调度要求或是列车自身系统保护所致,但吴迪也同样不解,在倒车未能成功,且车厢已经进水的情况下,为什么列车工作人员没有立刻组织乘客撤离。

  吴迪介绍,在地铁两站之间的最低点,都设有抽水泵,一旦发生透水,水泵就会开始运行。事发当天郑州降雨量太大,水泵可能已经无法正常运行,“但隧道一侧有应急疏散平台,1.1米的高度,紧急情况下,乘客应该是可以从那里撤离的。”

  吴迪表示,在地铁的设计和指挥原则中,就地控制优先远程控制,但在事发当天,地铁停驶在隧道中后,列车工作人员可能一直在与调度联系,等待相关命令,“但我不同意在紧急情况下还要等流程,怎么可能还要等谁的指示、等调度下命令呢?”

  7月24日下午2点,民警和亲友都劝白晶吃些东西,但她身体瘫软,大哭着说:“他都没吃,我有什么资格吃?”差不多同一时间,沙涛的妻子尤婷也发出了微博,她说即使不知道丈夫在哪,但每天还是要笑着跟孩子说“爸爸马上就回来了”,她第一次接近崩溃。

  当天晚上8点多,邹德强的亲属还是想再试试,他们找来扩音设备录了些话,送到地铁里播放。邹德强妈妈喊着“妈妈来找你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白晶也在给丈夫鼓劲儿,“老公,加油,我来找你了”。

  7月25日下午1点多,沙口路站前的抽水设备还在运转,政府工作人员通知邹德强的亲属,准备去殡仪馆辨认遗体。白晶双腿发软,其他亲属决定不让她前往,两三个小时后,家人传回消息,通过辨认胸部的斑痕和其他一些体征,初步确定遗体可能就是邹德强。白晶的情绪瞬间崩溃,“难道脸都辨认不出来了吗?”

  7月26日,郑州暴雨遇难者“头七”,在这一天,通过DNA比对,正式确认邹德强已经遇难。当天晚上,尤婷也在微博中证实,已经找到了沙涛的遗体。

 

相关专题:地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0 01: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