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国撤离阿富汗将改变全球力量平衡

京港台:2021-9-2 00:06| 来源:华尔街日报 | 评论( 30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撤离阿富汗将改变全球力量平衡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阿富汗最新局势,热点动态更新

  在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于8月15日垮台后,北京方面难掩对其主要全球竞争对手蒙耻的喜悦之情,尽管阿富汗政府垮台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华盛顿方面决定将资源集中到对付中国上。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强调了17岁的阿富汗足球运动员安瓦利(Zaki Anwari)的死亡,安瓦利从一架美国C-17运输机的起落架摔下身亡,当时该飞机正从喀布尔机场起飞。华春莹说:“安瓦利坠落了,美国神话破灭了。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觉醒。”

  在俄罗斯,官方媒体的言论同样充斥着幸灾乐祸的味道,不过因担心阿富汗的失败会波及其脆弱的中亚盟友而有所克制。““这个故事的寓意是:不要向美国提供帮助,”俄罗斯RT电视台主编Margarita Simonyan发推文称。“他们只会玩弄你的感情。”

  但现在美国结束了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这种嘲讽正转为对这场战争以及撤军将如何影响全球力量平衡的更理性清醒的评估。

  美国扶持的阿富汗原政权以惊人的速度崩溃,这反映出美国硬实力的局限性。在喀布尔发生的种种充满绝望的极端场景已令美国的许多盟友感到沮丧和愤怒,特别是在欧洲,这极大破坏了美国的声誉。

  然而,尽管中俄在宣传中大肆描绘美国表现出的软弱,但中俄两国都知道美国并不是这场战争的唯一失败者。

  就纯粹的军事力量和经济资源而言,美国仍占据霸主地位。美国从阿富汗撤出意味着美国将来可以集中精力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战略对抗。中俄想要改变几十年来有利于美国及其盟友利益的国际秩序。

  与毗邻阿富汗的中俄两国不同,美国从距离上而言离塔利班接管阿富汗的直接后果要远得多,这些后果包括难民潮、恐怖主义、毒品贸易等。从现在起,管控阿富汗将日益成为中俄两国及其地区盟友的问题。

  浙江外国语学院国际关系学者马晓霖说,美国军队突然而又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军对中国来说不是好消息。他指出,美国在科技、制造业和军事力量方面仍然较强。他表示,中国还没有做好取代美国在该地区地位的准备。

  根据中国外交部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周日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的通话中要求美国继续参与阿富汗事务,帮助维护阿富汗社会治安稳定,制恐止暴。

  俄罗斯政府也敦促美国和盟友不要对阿富汗问题撇下不管。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阿富汗问题特使卡布洛夫(Zamir Kabulov)说,西方国家应该重开驻喀布尔的大使馆,并就重建阿富汗经济与塔利班进行会谈。卡布洛夫对俄罗斯电视台表示:“这首先适用于那些在阿富汗驻军了20年、造成我们现在所见浩劫的国家。”

  一些向政府提供咨询意见的中国学者预计,美国将调整重心,把军事资源重点用于与北京方面抗衡,特别是在西太平洋的抗衡,还将在一个所具战略重要性现已让两党达成罕见共识的地区表现得更加果决。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今年4月发表讲话宣布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时,为证明此举的合理性而强调了这一当务之急:“我们必须专注于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些挑战,而不是重新与塔利班开战。”他还说:“我们必须增强美国的竞争力,以应对我们面临的来自日益强硬的中国的激烈竞争。”

  政策举措

  美国本可以在阿富汗保留相对较小的美军力量,专注于空中支援、情报和后勤而非地面作战,让阿富汗共和国能够抵御塔利班数年,甚至数十年。美国的此番撤离即便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也不同于20世纪70年代在越南的情况,不是军事上的失败,而是一项深思熟虑的政策举措。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Alexander Gabuev说:“莫斯科的理智人士明白,美国的军事机器以及美国在全球优势的所有组成部分都不会消失,退出这场‘永远的战争’的整个想法是正确的。”他说:“不错,撤军行动的执行过程令人骇然,但把资源集中到优先地区(特别是东亚和中国)的想法正在这些地区引发不安和焦虑,以及对战略逻辑的理解。”

  他补充说,莫斯科方面最想看到的是,美国撤军的影响将导致美国内部进一步政治两级分化,共和党人试图使拜登政府丧失合法性,同时还导致美国与盟友之间的关系再次趋于紧张。

  关系紧张已然真实存在,特别是在拜登拒绝了欧洲提出的延长8月31日撤军最后期限的要求,延长期限是为了使美国的盟友能够用飞机将它们仍滞留阿富汗的公民和为其效力的阿富汗人撤出喀布尔。数以万计符合撤离条件的人仍困在阿富汗。

  就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比如英国,也公开批评了美国的撤军行动。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曾参加阿富汗战争的老兵Tom Tugendhat把喀布尔的败局与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相提并论,当初的那场危机暴露了英国力量的局限性,导致英国不得不进行战略撤退。

  Tugendhat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1956年时,我们都知道大英帝国已经落幕,但苏伊士运河危机使得这一幕显得格外醒目刺眼。自奥巴马担任总统以来,就变成了美国考虑撤军行动,但是上帝啊,这次撤退把事态暴露得是那么清楚。”

  但Tugendhat补充说,这件事对俄罗斯和中国来说未必是个好消息。

  Tugendhat称:“现实就是,中国和俄罗斯的不良行为只有在一个由美国主导的世界中才可能发生。”他说道:“如果当你知道你的父亲第二天仍然会给汽车加油,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个愤怒的孩子。”

  美国在阿富汗的结局在台湾引起了特别关注;中国政府寻求统一这个实行民主制度的岛屿,如有必要会使用武力。根据法律规定,美国有义务帮助台湾自卫。亲北京的政界人士曾警告称,如果中国发动攻击,台湾不应依赖美国的援助。此后,台湾总统蔡英文发表了一份声明,呼吁台湾要更加自立自强。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和合作伙伴普遍认为,美国政府现在终于可以兑现奥巴马(Obama)政府承诺的“转向亚洲”战略。奥巴马政府将此战略作为对抗中国的一种方式,但由于忙于处理阿富汗和中东问题,这一承诺基本未能兑现。

  驻首尔的安全顾问S. Paul Choi称:“人们认识到需要吸取一些教训。”他表示:“从更积极的方面来看,亚洲盟友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关注,更多的人力资源,更多的人员培训……更多地关注这一地区,而不是中东的反恐。”他以前是韩国军官及驻韩美军顾问。

  白宫发言人帕莎其(Jen Psaki)本月早些时候反驳了这样的观点,即喀布尔的事件为中俄两国在各自邻国试探美国的底线创造了机会。她说:“我们要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正如《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greement)中所述,我们支持台湾人的立场。”“我们支持全球各地那些受到俄罗斯和中国正在投射的这种宣传影响的伙伴。我们将继续用行动兑现这些承诺。”

  虽然阿富汗的混乱局面至少暂时损害了美国在合作伙伴和盟友中的信誉,但从台湾到以色列再到乌克兰,这些关系都建立在一系列独特承诺的基础之上,而且没有预先设定的截止日期,这一点与美国在阿富汗的冒险不同。自奥巴马总统十多年前的首个任期以来,华盛顿方面就公开表示打算从阿富汗撤军,尽管许多阿富汗领导人认为美国实际上绝不会这样做。

  波兰国际事务研究所(Pol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Slawomir Debski表示,喀布尔的麻烦基本不会对波兰产生影响:这关系到美国和北约(NATO)在北约东翼威慑俄罗斯的能力。波兰国际事务研究所是一家颇具影响力的华沙智库。

  Debski说:“美国盟友中没人批评拜登政府的撤军决定本身。他们批评的是撤军计划执行不力。”他还说:“但这并不会改变美国与盟友的基本关系。我们与美国是长期盟友,我们知道他们会犯一些本可以轻易避免的错误。”

  恐怖主义

  美国2001年入侵阿富汗,因为当时阿塔利班高层对策划美国9.11袭击事件的乌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其他基地组织领导人提供庇护。自那以来,伊斯兰恐怖组织,特别是激进得多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在全球其他地方建立了根据地,从莫桑比克到菲律宾再到西非都有他们的身影。

  伊斯兰国上周四袭击了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爆炸造成200名阿富汗人和13名美军死亡。阿富汗与中国有一小段山地接壤,与塔吉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的边境漫长且边防线上漏洞很多,这些国家向俄罗斯输送数以百万计的移民工人。

  塔利班领导人在最近出访俄罗斯和中国时已作出保证,他们将不会允许国际恐怖主义分子再次以阿富汗为据点展开行动。

  为俄罗斯政府提供咨询建议的智库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的总干事Andrey Kortunov表示:“塔利班现在说的都是正确的话,即他们不会允许恐怖主义分子利用阿富汗领土向东边的新疆或向北边的中亚发起恐怖主义活动。”他接着说道:“但到目前为止,这些都只是口头言语而已......需要解答的问题远比已获知的答案多得多。” 

  对中国来说,与阿富汗有关的关键问题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简称:东伊运)及其改名后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estan Islamic Party)带来的维吾尔族武装分子。据联合国估计,这些维吾尔族武装分子中约有500人待在阿富汗,主要集中在阿富汗东北部的巴达赫尚省。

  曾在已倒台的阿富汗政府担任外交部长的Haneef Atmar在8月初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维吾尔族武装分子在阿富汗的存在是塔利班在阿北部发起闪电攻势的原因之一,他们中一些人已经从叙利亚的战场上返回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和其他高层官员已多次表示,塔利班不会插手中国的内部事务。

  中国外长王毅在7月底与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办公室负责人巴拉达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在中国会面时直接提出了这个问题。会面结束后,中国表示已明确提出要求,希望阿塔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 

  虽然渴望在美国受挫的地方有所斩获,但中国不愿卷入阿富汗内政,并且面对破产的阿富汗也不愿无止境地承担补贴这个国家的负担。而中国军队也缺乏境外经验。

  在阿富汗有着惨痛历史经验的俄罗斯也非常谨慎。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y)主席Fyodor Lukyanov说:“阿富汗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地方。”他说:“从古至今,在阿富汗进行的大博弈没有赢家。”

  北京的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理事长、中国国务院参事王辉耀提到了越南的例子。越南曾经是美国屈辱的战败地,现在成为华盛顿在亚洲的重要伙伴之一。

  王辉耀说:“1975年美国从南越撤军时也是这样。当时人们说南越将被中国或俄罗斯接管。”他说:“但是看看现在。”

相关专题:美国,阿富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军事动态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3 19: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