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逃离内卷!中国家长卖房卖车移居泰国 一圆名校梦

京港台:2021-9-4 10:52| 来源:钛媒体APP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逃离内卷!中国家长卖房卖车移居泰国 一圆名校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又到一年开学日,这意味着,军备竞赛式的 " 鸡娃 " 比拼,正式吹响号角。

  虽然 " 双减政策 " 来势汹汹,教培行业连番裁员,但对于漩涡中的家长而言,却远远谈不上解脱。就在不久前," 新东方转型培训父母 " 的话题还冲上了热搜,可见,孩子和父母,总有一方要被 " 鸡 "。

  

  究其原因,由分数、学历、文凭等指标组成的教育评价体系与人才选拔机制,深刻决定了教育的过程与目标,即便课外班消失了,短期内依然是治标不治本。

  求学这条路到底有多苦,数据最能说明问题。据统计,2020 年高考人数有 1071 万,比 2019 年多了 40 万,今年人数高达 1078 万,再创历史新高,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队伍越来越壮观,高分孩子越来越多,但重点大学的学位始终僧多粥少。

  于是,有些不堪忍受的家长们,选择从现有的赛制中悄然撤出,投奔东南亚的国际学校,试图用 " 曲线救国 " 的方式,为孩子的未来铺上更坚实的道路。

  卖房卖车移居泰国,只为实现教育自由

  古有孟母三迁,今有跨国出海。

  乘着东南亚旅游和投资热潮的东风,集诸多优点于一身的 " 泰国国际学校 ",迅速闯入家长们的视野,炙手可热。

  

  ▲《南华早报》的报道

  体制内的激烈厮杀,从孩子呱呱坠地起就开始了。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热门学校的报名人数众多,提前三五年排队是常事。

  为了能够顺利通过面试,孩子需要早早承受不属于相应年龄的巨大压力," 幼儿园学习编程 "、 "5 岁儿童简历长达 15 页 " 等新闻常见诸报端。

  曾引发轰动的《牛蛙之殇》里,为了让孩子考入名校,3 岁起就进行所谓的精英学习,高负荷之下,孩子最终患上了 " 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 "。

  同样地,在综艺《亲爱的小课桌》里,6 岁的男孩徐敬凯如同停不下来的陀螺,仅仅一个寒假,就需要做完 376 张卷子。

  即使是付出了如此多的代价,也不能保证结果一定尽如人意。户籍、学区房、人脉,像一座座难以逾越的大山,压得人喘不过气。

  内外因推动下,隔壁的东南亚成了沙漠里仅存的绿洲,其中又以泰国最受欢迎。一方面,作为亚洲最早引进国际学校的国家,泰国有超过 250 所国际学校,师资主要来自英、美、澳、加等英语国家,入学手续简单,课程设置也与世界一流大学接轨,孩子毕业后可以无缝衔接,通往发达国家的牛津哈佛等 Top 级大学。

  

  ▲普吉岛英国国际学校

  另一方面,泰国国际学校费用不仅比欧美和同在东南亚的新加坡、印尼便宜,甚至只有国内同等学校收费的二分之一。

  

  ▲图 /DELSK

  此外,来泰国念书签证也非常便捷,泰国大部分国际学校都能为学生提供所需的文件材料,只要孩子持有学生签证,父母中的一方就可以申请陪读签证。

  再者,泰国是东盟国家里唯一没有发生过排华事件的,对待国人的态度友好,地理位置上离中国更近,方便留学家庭往来走动。

  既然找到柳暗花明的出口,几相权衡之后,家长们心中的天平渐渐倾斜。来自成都的安澜,已在泰国度过了五个年头。

  眼花缭乱的题海战术加上补习班,一度让安澜的儿子体重急剧下降,临近期末考的时候,孩子常常边写作业边哭,这种没有尽头的恶性循环,让全家人陷入焦虑。

  契机出现在一次夏令营活动中,安澜得以了解到了泰国国际学校,没有过多的犹豫,安澜办辞职、卖房子,打点好一切,带孩子来到了清迈。

  儿子的改变超乎安澜的想象,一幅从未想过的教育图景徐徐铺开。填山填海的作业消失了,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需要熟读并背诵,老师也从不吝啬为孩子的每一点进步而鼓掌,这在国内几乎不太可能发生。

  

  ▲安澜的儿子参加学校活动 图 / 看客

  和安澜一样,来自江西南昌的杜璇一家,也开辟了另一片天。回忆起全家带着 90 公斤移居泰国的情景,杜璇仍难以抑制激动:" 做这个决定挺不容易的,但不破不立。"

  对于未来的生活,杜璇充满信心,女儿就读的是采用 IB 国际教制的学校,可以一路读到高中,毕业去向多为美国、欧洲、澳洲的大学,这个结果让杜璇很满意。

  

  ▲杜璇和女儿在学校 图 / 看客

  近年来,带娃来泰国上学的中国家庭逐年成倍增长。据粗略统计,目前约有 2 万多中国父母在泰国陪读。

  然而,凡事就如硬币的两面,任何选择都意味着代价。看似理想的计划背后,亦有暗流涌动。

  每年花费四五十万,家庭面临重重考验

  从进入泰国学校的那刻起,就等于自动切断了回国参加高考的路子。

  而在实际中要面临的困难,远比想象中更多更复杂。为了照顾孩子,父母一方或双方要放弃国内的事业,泰国陪读签证是不可以工作的,这对原本在国内有着稳定事业的家长来说,所做出的牺牲,从长远看是无法估量的。

  在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离开原来熟悉的环境,放弃积累多年的人脉资源,没有聊得来的亲朋好友,种种辛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

  最重要的是,泰国国际学校的学费虽然相对优惠,但并不代表泰国的整体消费水平低。有家长大致算了一笔账:学费 + 杂费 + 课外教育费用约 15 万人民币(专题);租房费用 + 房屋附加费用约 15 万人民币;基础生活和旅途费用约 20 万~25 万人民币。

  这还不包括当地买车、假期额外旅行等其他费用,如果全部算下来,一年的花费约在 50 万元左右,即使对中产家庭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为了缓解经济压力,陪读方往往以妈妈居多,爸爸则在国内工作,于有限的休息日两地奔波,节省些的夫妻,一年只能见上两三次。

  如今,在泰国的第二大城市清迈,因单亲陪读而分居两地的家庭占到近 90%。不在双亲环境里长大的孩子,性格会不会受到影响短期内不好说,但长期的异地而处,造成夫妻关系破裂的情况时有发生。

  福建的张茵来泰三年后,与丈夫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在冷静阶段,张茵数次想过离开,但最终还是决定留下:" 前面已经付出了太多,离胜利就只差一步之遥了。"

  也有人试图在泰国当地购买房产来投资收益,但外籍人士只能购买公寓,公寓的到手价格尚算合理,无奈泰国的税款高,热带气候又导致房子折旧速度很快,维修保费水涨船高,价格不菲。

  而无论住与不住,物业费都是要交的。以目前曼谷新楼的物业管理费来说,一平方收费在 9~16 元人民币,50 平方的公寓,一年下来物业费就要近万元。

  此外,泰国的违规成本较低,使得无资质开发商大行其道,漫长的交房期间存在太多不确定性。如泰国有名的翡翠天堂海景公寓,项目烂尾后 CEO 在潜逃中被捕,无数家长被套住了现金,变卖又很艰难,生活渐渐难以为继。

  

  ▲在逃 CEO 落网

  虽说条条道路通罗马,有的开起了民宿、餐馆;有的做起旅拍摄影师、自由撰稿人;还有的做代购做微商,但人很难赚到认知以外的钱,失败亏本者大有人在,最终只能选择回国。

  那些折腾许久又回到原点的孩子,既要重新适应文化落差,还要面临变本加厉地疯狂补习,才能勉强跟上大队伍。

  更棘手的是,泰国的不少国际学校并不开设中文课,低龄赴泰的幼童没有经历过系统学习,声母韵母识别不清,久而久之形成了阅读障碍,学习兴趣一落千丈。

  至此,这个布满鲜花和阳光的梦想之地,已经远远偏离了既定计划,失望如同潮水,一浪接一浪地打来。

  没有最完美的教育,考名校哪都不容易

  最初的 " 蜜月期 " 过后,很多不曾深入细想过的问题,接踵而至。

  一方面,泰国的国际学校对老师专业及学历要求,普遍比国内宽松许多,且老师的流动性大,一学期换上 10 个科目老师的情况,也并不罕见。

  和传统公立学校的课堂氛围不同,国际学校的互动模式轻松活泼,上课时,学生们可以畅所欲言,随时向老师提出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但学校在给予学生自由的同时,约束力也会下降。泰国的国际学校会定期对各个老师进行考核,考核方式就是让学生们无记名地对老师的各项工作打分。

  为了避免学生和家长投诉,老师会尽可能地迎合和夸奖学生,而对学生存在的 " 隐形 " 问题选择性地沉默。

  来泰一年后退学的李冉就提到,回国转校时,孩子最拿手的英文居然没有通过测试,校方认为孩子的基础功存在不少问题,李冉不得不请私教重点补习,希望能顺利通过补考。

  此外,泰国国际学校的重点并不是 " 名校升学率 ",而在于 " 培养兴趣和全面发展 ",年级越低作业越少,丰富的文体活动才是常见的配置。

  这种教学模式,与国人家长几十年来根深蒂固的教育观念产生冲突在所难免。于是魔幻的一幕发生了,许多家长开始担心孩子太过轻松,在泰国多个城市,已经出现了不少沿用国内模式开设的语数外辅导班。

  由于华人(专题)的大量涌入,泰国一些知名度较高的国际学校也开始提高入学门槛,入学时不仅要考孩子,还会考核家长。

  考核内容包括英语水平、对学校的教育理念是否认同、对孩子的教育工作是否配合等,从没有硬性要求到一位难求。

  在孩子完成注册前,校方还会再三提醒家长,后续申请大学时,孩子还是要面临各种竞争,一样要看成绩。

  言归正传,究竟什么才是最好的教育,恐怕没人能给出标准答案。犹记得 2020 年高考,老牌名校南京一中高考成绩不理想,家长围堵学校,高喊 " 一中不行,校长下课 ",痛斥学校搞素质教育,不抓成绩。

  

  既不想买素质教育的账,又不愿孩子承受高强度的学业压力,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国内教育再怎么改革,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每个 " 鸡娃 " 背后,都站着不服输的父母。最近," 杭州最牛学区房降价 " 掀起轩然大波,作为神盘文鼎苑对应小学的校长,张军林在回应时满是无奈:" 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成龙成凤,但不可能龙凤满天飞,满天飞肯定是要掉下来的。"

  没有绝对完美的教育制度,只有相对合理的教育制度,想上名校,在哪里都不容易。虽然客观环境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生活状态,但并不代表,换一个地方,换一所学校,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让孩子突然变得优秀和成功。

  所以,家长们不妨问问自己,到底是讨厌内卷,还是讨厌有那么多人,和自己一样选择了内卷?   

  

 

相关专题:泰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学术教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2: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