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共定调出手救恒大?市场似乎已吃下定心丸

京港台:2021-9-24 21:41| 来源:VOA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中共定调出手救恒大?市场似乎已吃下定心丸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台北 —

  中国政府会不会出手挽救恒大的债务违约危机,现在成为各方和媒体揣测的焦点。不过,市场自周四(9月23日)以来似乎倾向相信,中共已打算接管恒大,并将其拆分为三个实体来进行重组。此消息仍未经中国官方证实,但多数市场人士似乎已吃下定心丸,认定恒大不会是“雷曼兄弟” (Lehman Brothers) 破产的翻版。然而,也有部分分析人士认为,恒大不值得救。

  美媒华尔街日报9月23日引述据不具名的中国官员指出,官方要各地政府为“可能的风暴”做好准备”,言下之意,是中国政府不打算救恒大。但同一时间,Asia Markets也报道,中国政府可望于数日内正式公布要出手救恒大的重组方案,该方案由国企主导,计划将恒大这家地产开发商龙头一分为三,最后变成另一家国企。

  Asia Markets引述不具名的中国官方消息来源称:“此方案之设计是为了保护向恒大买房的中国消费者,就是那些你看到在街头抗议的人,以及向恒大购买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但更重要的是要遏制(恒大)债务违约可能对中国经济带来广泛的负面冲击。”

  “债台高筑的恒大将摇身一变成为国企”,消息一出,股价马上反弹,一度狂飙三成,代表市场倾向相信中国政府不会放任恒大拖累中国的房市、股市、金融市场、甚至实体经济。

  不过,此一媒体传闻未经官方证实,大多数官媒周四也未跟进或转载报道。

  对于恒大的兴衰,部分分析人士指出,可说是“成也中共、败也中共”,因为恒大是中国养大的债务怪兽,其创办人许家印则是典型的红色资本家,而中国政府去年9月出台的房企融资“三条红线”则是压倒恒大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条红线压垮恒大

  “三条红线” 分别是指:一、房企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二、房企的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三、房企的“现金/短期债比”不得小于1 。此禁令的目的是要降低中国房地产商的负债和财务杠杆。

  其中,恒大是三条红线都踩到的过度借贷型地产商,因此,自今年初以来,融资严重受限,开始无力偿还许多债务,包括上游供应商、合作建材商和包工等单位之欠款。当然,“以债养债”的恒大多年来发行总额高达3,050亿美元的债券,其未来的本金兑付和利息支付都可能无力偿还。

  恒大庞大的债务和流动性危机若未及时止血,不少投资圈人士预言,该危机爆雷后很可能扩大并引发本土型金融风暴、或导致房价大跌、甚至建筑等相关行业的骨牌倒闭潮,而进一步冲击到中国的实体经济。尤其,据统计约有上百万名的中国消费者买了恒大的预售屋,若这些建案无法如期完工交屋,也恐将引发社会动荡。

  因此,为了维持金融、经济和社会的稳定,中国政府出手挽救恒大似乎成了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政治手段解决

  台北资深创投人士、蓝涛亚洲的总裁黄齐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认为,恒大这么庞大的债务,不可能有其他公司可以接手,因此,“最终一定要靠政治手段来解决”,中国政府必须出面。而中国政府的处置模式也早有前例可循,例如万达、安邦保险、海航、华融等问题企业的破产清算和重组都是中国政府可能介入安排的模式。

  不过,黄齐元也预期,恒大桶了这么大的篓子,按往例,也可能有人,例如地方官员要负责下台,甚至严重者,如华融前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赖小民就因贪污受贿等罪被判处死刑。

  黄齐元还说,恒大危机是中国开始推行去杠杆化政策,也就是“三条红线”禁令所导致的结果。他说,中国近来一连串对民企的打压或监管收窄来得太急太快,犹如“休克疗法”,而且一个产业接着一个产业,从互联网产业、游戏到娱乐圈,都被锁定,等于中国市场从头到脚都在做手术治疗整顿,这让许多公司的股价市值瞬间蒸发。黄齐元说,这般的监理风险已经让投资中国的外资基金经理人有所却步,甚至促成中美金融上的进一步脱钩。

  黄齐元说:“很多的公司市值大幅度的下跌,不只是中国大陆国内的人民币的A股,像美元的这些在港股,这边所损失的价值基本上都是上万亿的美元。这个也让所有的外资基金的经理人都会很小心。他可能不会,或者是短期不会再配置在这种中国国内A股,或者中国概念股,就是在港股,所以这个会造成(中美)金融体系进一步的脱钩。”

  市场吞定心丸?

  中共要出手救恒大虽仍属传闻,但香港智易东方证卷有限公司行政总裁蔺常念说,市场已经认定恒大的危机有解,恒大将被国企接管,进行一个“有序的清算”。而被接管后的恒大也不会急着抛售楼产,因此,不太可能造成中国房市的惨跌或崩盘。至于恒大在国内的债权人,包括供应商、买房者、投资者,也都不会有损失。

  蔺常念告诉美国之音:“我们听到的消息就是说,中国的债权人应该就可以保本,但是外国的债权人就很可能不能保本。”

  蔺常念说,恒大的债务问题其实2012年前就浮现,当时对冲基金香橼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创办人安德鲁·莱福特

  (Andrew Left)就曾警告过,恒大有隐藏在帐册外的债务,也有流动性风险。当年恒大的债务规模据报载只有120亿美元,但当时这样的警讯竟被当作散播假消息处置,莱福特因此被禁止在香港市场交易五年。

  蔺常念说,中国政府早该介入恒大、强迫其减债或责令银行减少融资,但却迟到去年才开始祭出三条红线。他说,这或许和恒大创办人许家印雄厚的政商人脉关系有关。

  典型红色资本家

  蔺常念告诉美国之音: “红色资本家的特色都是靠关系借钱,许家印也是一个典型的红色资本家。”

  1996年,在广州操盘买卖楼盘的许家印离职创业,创办恒大。他推出的第一个建案以亏本价销售,在两小时内被抢购一空,因此一战成名。三年后,恒大跃升为广州前十大之地产开发商,2006年进军全国市场,规模越做越大。

  目前总部搬至深圳的恒大在全中国两百多个城市,开发达上千个住宅和商业楼盘项目。许家印靠着政商人脉不断以举债的方式来扩大规模,甚至进军其他产业,例如瓶装水、足球队、电动汽车投资和主题公园等。其举债运营模式让恒大的年营收逐渐做大到超过300亿人民币(45亿美元)的规模,但也一度被外媒形容为是中共养大的“债务怪兽”。

  现在恒大这个债务怪兽受到去杠杆化政策的影响,不易举债,也因此将面临破产的命运。蔺常念说,许家印搞地产核心业务外的无序扩张,太不负责任。不过,他也说,恒大破产不是什么中国政府所面临的一大危机,因为,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才是更大的危机。

  蔺常念引述彭博社(Bloomberg)的统计数据指出:“其实现在最大的危机是地方债,地方债是45万亿元(人民币),这个才是真正的危机,这个房地产不是什么(危机)。因为房地产有一个好处,它是有资产的,你可以拿资产来抵债。”

  他说,恒大倒下后,中国应该还有一些高负债的地产公司可能也会面临破产的命运,除非这些公司能够及时卖出手边的楼房存量,并不再大举融资。

  地产业的倒闭潮

  根据媒体转载中媒《时代周报》的统计,今年初到9月5日,中国已有274家房地产公司发布破产文书,相当于平均一天一家宣告破产。

  针对恒大债务所可能引发的危机,前华尔街日报金融记者、《中国债务长城》(China‘s Great Wall of Debt)一书的作者丁尼·麦克马洪(Dinny McMahon)周三(9月22日)晚在一场视讯研讨会上表示,他认为,恒大危机的导火线的确是“三条红线”,但恒大债务违约应不至于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因为,中国银行对地产公司的借贷其实非常保守,也都属于有资产抵押的信贷,平均贷款成数都只在六、七成左右。也就说,如果变成逾期放款,银行就可以变卖恒大所抵押的资产,就可以回收大多数的资本,除非恒大进入法定的破产重整程序,银行就可能有18-24个月的时间都不能迳自处理抵押资产,这就会对银行的资金水位带来压力。

  因此,麦克马洪比较倾向认为,中国不会出手救恒大,他说,恒大不是一个值得救的私企。不过,他说,中国在这类问题企业处置上的最高指导原则一向是金融稳定,因此,中共会确保恒大危机不会影响到中国的金融市场。

  麦克马洪还说,如果恒大大量抛售其楼房,导致房价下跌,也将拖累到其他地产公司的价格竞争力和营收,而恒大破产或留下烂尾楼则会严重冲击到消费者未来买预售房的心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25 03: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