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被判强奸女生79岁教师喊冤55年 最高检受理其申诉

京港台:2021-9-27 13:01| 来源:新黄河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被判强奸女生79岁教师喊冤55年 最高检受理其申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9月26日,备受关注的“江西教师汪康夫强奸案申诉”有了最新进展。26日晚,当事人汪康夫发布微博称,9月26日收到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短信:关于刑事申诉的信访材料收悉。经审查,符合我院受理条件,我院依法受理。办理进度或者办理结果由具体承办部门将在收到材料之日起三个月内向您答复。随后,汪康夫向新黄河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他表示收到消息后内心确实很高兴,通过不懈的坚持有了新的进展,自己会好好养病,耐心等待最高检的最终办理结果。

  

  据新黄河客户端此前报道,1966年,时任江西省莲花县小学老师的汪康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罪名是强奸女学生2名、猥亵女学生10名。拒绝认罪的汪康夫一直写信伸冤,自此开始了长达55年的申诉之路。当年10位涉案女生包括“被强奸”的两位女生,在得知汪康夫因此入狱后,均集体“翻供”否认受害,称年幼时被人引导写了检举材料,并表示愿为其申诉作证。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案件多年没有进展。2021年4月26日,江西省检察院下发了《刑事申诉结果通知书》,驳回了汪康夫的申诉。之后,汪康夫选择向最高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诉,9月26日收到了最高检的受理通知。

  

  “今天听到这个消息确实很开心,我始终相信国家,相信法律,希望最高检能够帮我翻案。”汪康夫告诉新黄河记者,当年自己的强奸案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冤案”,事实不清,无凭无据,办案程序也不正常,事实真相完全可以查明,希望最高检能够认真彻查,勇于纠错。

  汪康夫还表示,自己已经79岁了,由于常年患有心脏病,加上这段时间操劳过度,身体一直不太好,夜里经常失眠,稍微活动一下就喘粗气。不过,他会好好养病,努力跟时间赛跑,耐心等待最高检的调查结果,“我相信法律最终能够还我清白。”

  此前报道

  被判强奸女学生,79岁教师喊冤55年,“被强奸者”力证其清白

  2021年7月23日,“汪康夫”这一名字突然登上热搜。他在网上发布的一段《我的自述》视频,在微博平台引起2.4亿人次的围观和讨论。江西教师汪康夫强奸案,2016年被媒体首次曝光后,曾一度引发巨大反响,如今在沉寂多年之后,再次回归公众视野当中。

  

  汪康夫展示申诉材料。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1966年,时任江西省莲花县小学老师的汪康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罪名是强奸女学生2名、猥亵女学生10名。拒绝认罪的汪康夫一直写信伸冤,自此开始了长达55年的申诉之路。当年10位涉案女生包括“被强奸”的两位女生,在得知汪康夫因此入狱后,均集体“翻供”否认受害,称年幼时被人引导写了检举材料,并表示愿为其申诉作证。

  汪康夫已经79岁了,由于种种原因,案件多年没有进展。2021年4月26日,江西省检察院做出审查结案:驳回汪康夫的申诉请求。尽管对这一结果感到失望,汪康夫却依旧没有放弃,他仍然在跟时间赛跑,为申诉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没有强奸或猥亵女学生”

  汪康夫说,他的人生只活了24年。

  在说起身上背负了55年的强奸案时,汪康夫思路清晰、语调平静,有一种知识分子温文尔雅的气质。汪康夫告诉新黄河记者,他的整个后半生都在为案件平反而奔波,虽然在众多媒体、律师们的帮助下,自己的“冤屈”近几年得以被世人所知,也得到很多人的同情和支持,但是只要法律一天不还以“清白”,自己就永远无法“重新抬起头来做人”。

  汪康夫的人生变故,发生在1966年5月16日。那一天,在江西省莲花县琴水小学教工宿舍,24岁的汪康夫被当地社教工作组人员带走。当时,他已在琴水小学当了七年的语文老师。在逮捕一周多后,工作组向他出具了《关于琴水小学教师汪康夫猥亵、诱奸女学生的调查报告》《关于汪康夫强奸女学生的调查汇报》《关于汪康夫犯罪行为的调查情况》这三份调查报告。三份报告中出现的“受害者”名字共19个,涵盖汪康夫当时所教的几乎全部女学生。后来,这三份报告成为法院给汪康夫定罪的依据。

  

  吉安中院判决书

  五个月后,莲花县法院下达判决书:汪康夫在1964年至1966年上半年,利用在江西省莲花县琴水小学当老师的身份,先后强奸、猥亵12岁至16岁女学生12名,判处有期徒刑10年,以资改造。汪康夫不服判决上诉,同年年底,吉安地区中院二审维持原判。汪康夫不认罪,他在二审宣判笔录上写下:“我没有强奸女同学。”

  “我没有强奸或猥亵女学生,这完全是一起冤案。”汪康夫认为,三份报告均在琴水小学社教工作组的指导下完成,公安机关没有派人员协助。社教工作组反映他强奸九人、猥亵十人,公安机关认定强奸十二人、猥亵七人,最后法院认定强奸二人、猥亵十人,但是被猥亵的十名女生,既不是社教工作组反映的十人,也不是公安机关认定的七人,名单全部都是法院捏造的。

  汪康夫案件因何而起?1980年莲花法院向一审法官周洛泉调查时,后者曾表示:“汪平常接触女生多,又懂得一些药,还懂得按摩,在各种场合接触女学生,因此,根据这些情况,有人反映,案情就这样发起的。”

  10名涉案女生均否认受害

  汪康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后,被押送到江西的鄱阳湖劳改农场进行改造。1975年,汪康夫结束农场劳改生活,回到江西省永新县石市村的老家。从被判刑那一刻起,汪康夫就一直没有停止过申诉,“不愿一辈子背着强奸犯的罪名。”劳改结束后,他开始不断向上级部门写信申诉,要求平反这起冤假错案,但信件均石沉大海。在其他老师的帮助下,汪康夫开始给当年判决书中的“受害女学生”们写信,他在信中诉说了自己过去10年的遭遇,询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强奸者”洪仔妹来信

  汪康夫陆续收到了多封回信。他吃惊地发现,当年的受害人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受害人。当年被法院认定为遭受强奸的洪仔妹、尹福珍二人,洪仔妹在信中表示:“接到你的来信,我感到非常奇怪,真是祸从天上来,不知是谁在埋怨和害我。”尹福珍也在信中说:“当年我只有12岁。两名女老师找到我,让我交代汪老师对班上女生的不轨行为。我当时就说,没有。我真的没说过被你强奸,我愿意去法庭作证。“还有学生在信中称,汪老师被捕后,学校两位老师不断找她们去谈话,要求写检举材料,不会写的就互抄。一审判决书中认定“被猥亵”的女学生之一李莲欣回忆说,当时一位老师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必须交代问题才能出去,李莲欣发现是女学生们手写的关于汪康夫的检举信。“照着抄了两行”,“我把‘奸’写成了‘歼’,老师还帮我纠正”。

  从2016年起,全国多家媒体陆续对汪康夫强奸案进行调查采访。洪仔妹和尹福珍在面对众多媒体采访时,均坦言否认自己被强奸过。洪仔妹的丈夫还表示,妻子婚前一直是处女之身。直到2019年,被认定的12名“受害”女生中,除一人去世、一人联系不到,其余10名女生通过给汪康夫的回信和面对媒体采访时,均否认当年被强奸或猥亵,并揭露了当年被迫充当被害人的情形。

  

  2016年,汪康夫与“被强奸者”尹福珍见面

  新黄河记者在梳理相关材料时发现,在1978年和1980年的莲花县人民法院重新调查报告中,有“被奸人未有证实材料、检举材料由教师撰写”等内容。1986年,吉安中院与检察院联合调查的结论称:办案程序不正常。当时女生年龄已较大,如能说出真实情况,事实真相是可以查明的。此人出狱后一直申诉不止。认定无证,否认无据,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以现有证据难以认定强奸罪。建议撤销原判,予以纠正。

  “我想清清白白离开人间”

  有了受害者们的“集体翻供“,又有法院与检察院的重新调查结论,汪康夫原本以为自己即将沉冤昭雪,却没料到事与愿违。1987年,吉安中院驳回了汪康夫的申诉,法院认为“原一、二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是经过反复查证核实的”,而女同学的回信是”有些被害人在你多次纠缠下,写信否认原检举“,”这是经过你的串通所为,串供活动是非法的,‘证据’是无效的。“1999年,江西省高院将此案转交萍乡中院受理(莲花县已由吉安市划归萍乡市管辖),萍乡中院的回复与吉安中院几近相同,依旧认定汪康夫“串通被害人否认原检举”,驳回申诉。

  

  吉安中院驳回汪康夫申诉

  之后,汪康夫的案子几乎陷入死胡同。汪康夫决定集中向省检察院和省高院申诉,然而这一等又是二十年过去了。此案经过多家媒体报道后,2020年5月27日,江西省检察院通知汪康夫称依法受理他的申诉,承诺三月内给他答复。然而,两个月后,检察院又以一纸以“案卷调取不到”为由下发了《中止审查通知书》。对此,检察院负责此案的姚检察官解释称,“目前存有此案卷的法官正在住院,案卷保存在保险柜中不方便取出。历史遗留案件可能因档案管理不当很难恢复原貌,但调取案卷后会认真审查此案。”2021年3月,汪康夫两位代理律师见到了江西省检察院的检察官,仍未能调取案卷。

  2021年4月26日,江西省检察院下发了《刑事申诉结果通知书》,通知书显示:本院审查认为,一审二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处理适当。申诉人汪康夫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现予审查结案。对于这一处理结果,汪康夫感到相当失望。目前,汪康夫正在跟代理律师商量,继续向省高院进行申诉,如果这条路仍走不通,会考虑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进行申诉。7月23日,新黄河记者就此事致电江西省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江西省检察院驳回汪康夫申诉

  “我想清清白白离开人间。”汪康夫说,这是他最后的心愿。过去55年以来,“强奸犯”的帽子一直压得他抬不起头来,子女上大学还因此受到了“牵连”。劳改释放后,汪康夫在石市村小学当了16年代课老师,一个月工资只有30元,一家人过得十分清贫。最近两年,汪康夫身体每况愈下,心脏状况很不好,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几年。尽管申诉多年无果,汪康夫称仍然相信法律,“相信它最后一定能够还我清白。”

相关专题:强X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2 06: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