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这次关键选举安倍晋三"成事不足" 但“败事有余”

京港台:2021-9-29 13:03| 来源:新京报 | 我来说几句


这次关键选举安倍晋三"成事不足" 但“败事有余”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关注中日关系,最新动态追踪!

  9月29日,日本(专题)自民党将选出新一任党总裁。尽管候选人是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高市早苗、野田圣子4人,但真正的“考生”却是称病赋闲的前首相安倍晋三。

  29日当天未必水落石出

  尽管事先公布的总裁选举投票时间是9月29日下午,但从目前形势看,当天顺利推选出总裁的概率并不大。

  在自民党地方组织和基层党员、党友的强烈呼吁下,本届自民党总裁推选办法较以往有了很大改变。基层党员、党友都有资格参与投票,只是他们的选票和传统的“高级党员”,即日本参众两院议员和都道府县支部的选票并不“同权”,而是要按照复杂的公式折算为764张等值选票。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截至9月27日,大体确定了“权重票”和“折扣票”的意向,经过折算叠加为等值选票,河野太郎有把握获得300张以上,其次为岸田文雄的230张左右,高市早苗165—169张,最晚参选的野田圣子仅有35张选票。

  根据规则,除非有候选人获得过半选票,否则将由得票最多的两人择日进行第二轮决选。由于日本召开临时国会、推举首相的日期已定为10月4日,所以决选将会在9月30日至10月3日完成。

  自民党总裁选举的过半等值选票数为不低于383张,河野太郎虽遥遥领先,却距离这一“关口”尚很遥远,一旦不能“一战过关”,决选却仍然按照自民党旧体制,即仅剩下710张(参院245,众院465)议员票和47张都道府县支部票。而一旦进入这一格局,看似一马当先的河野太郎,就会被岸田文雄赶超。

  

  ▲9月17日,在日本东京,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候选人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高市早苗和野田圣子(从左至右)在竞选演讲之后的记者会上。图/新华社

  逆转背后有玄机

  局势是否会逆转,背后玄机在于“高级党员”的态度。

  在参众两院议员中,明确表示支持岸田文雄的多达135位,支持河野太郎的仅100位左右,比支持高市早苗的(95—99位)也并不占优,而支持野田圣子的不足30位。

  借助都道府县支部和基层党员、党友近乎一边倒的支持、党内的高人气,河野太郎才维持住初选的巨大优势,若沿用旧选制,别说总裁,或许他连排名前二进入第二轮决选的机会都没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退而不休”的安倍晋三从中“做局”。

  安倍晋三去年突然称病辞职,病固然不是装的,但对其辞职意图,却众说纷纭。许多观察家分析指出,鉴于“安倍经济学”陷入死局,各种改革阻力太大,东京奥运会这个不惜重金的豪赌因疫情等越来越不受欢迎,安倍晋三与其冒险恋栈,不如卸任“甩锅”。果不其然,被他匆匆推上前台、缺乏门阀背景的菅义伟饱受他留下的“黑锅”拖累,勉强撑过推迟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便宣布挂冠。

  

  ▲2020年8月28日,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务,并表示在继任者选出前会继续履行首相职务。图/新华社

  当下,安倍晋三 尚不便“病愈复出”。但此前已“病退又复出”过的他又不愿放弃继续影响自民党暨日本政坛格局,等时机成熟时再次出马。

  出于这样的考量,安倍晋三酝酿将党内缺乏号召力和人气、却对他言听计从的高市早苗推上党总裁、首相高位。在他看来。比菅义伟更驯顺、且不受基层党员、党友青睐的弱势人选高市早苗,扮演“菅义伟2.0”的角色再合适不过。不管继续扮演幕后决策的“黑衣宰相”,或找准时机取而代之,安倍晋三的目的都将容易达成。

  

  ▲2020年9月16日,在位于东京的日本国会众议院,新当选的日本第99任首相、自民党总裁菅义伟(中)起身致谢。图/新华社

  正因如此,安倍晋三才不惜以“不选高市就绝交”的重压向“高级党员”索票,从而获得近百张国会议员票。

  新的推选机制虽然远不是“一人一票,票票平等”,却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高级党员票”的作用,叠加了基层支部、党员党友票数的河野太郎居然遥遥领先,而高市早苗却连第二都无望。

  种种迹象表明,鉴于高市早苗当选的“A方案”实现机会渺茫,安倍正试图利用自己坐拥党内最大派系 “清和政策研究会”,在“高级党员”中可呼风唤雨的优势,让首轮支持高市早苗的国会议员转投岸田文雄。决选中不再有“折扣票”,河野太郎即便在基层党员中有高人气,也使不上劲。

  概括说,初选若高市早苗出局、河野太郎领先,将证明代表大派系、大门阀势力的安倍晋三如今已“成事不足”,无法随心所欲地将自己中意的人选推上总裁、首相高位。

  一旦进入决选,初选遥遥领先的河野太郎将大概率被岸田逆转翻盘。这又将证明安倍晋三仍然“败事有余”,借助门阀和派系的威力,足以阻挠任何他不喜欢的人选上位——哪怕全国大多数党员、党友都支持这个人也无济于事。

  

  ▲2018年12月3日,在日本东京,时任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在研讨会的招待会上致辞。图/新华社

  真正的“考生”是安倍晋三

  由此可见,虽然参选的是河野、岸田等四人,但真正的“考生”只有安倍晋三一人。他虽然可能因为推选机制的改变输掉“预考”,却大概率能利用仍然一如既往的决选机制赢得“终考”,在这次总裁和首相改选中笑到最后。

  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层面。

  安倍去年之所以知难而退,是鉴于自民党 内外日渐增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出于安倍巨大党内影响力的畏惧,对自民党饱受诟病的派系、门阀政治的厌倦。此次自民党总裁推选制度改革,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基层支部、党员党友日益高涨的压力推动。

  如果此次总裁、首相推选再遂安倍晋三的“一半心愿”,就等于证实了此前自民党基层支部、党员党友的普遍看法,即“总裁推举改革力度太小”、国会议员票权重仍然过重。这只能进一步加大自民党内离心力,从而为日本政坛长远格局增添变数。

  不仅如此,和高市早苗相比,岸田文雄有自己的野心、背景和班底,一旦得志,未必是安倍所能驾驭的。今后日本政坛势必进入多事之秋,或将重演两次安倍内阁间“六年七相”的乱局。

相关专题:日本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7: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