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束手无策?“毒瘾僵尸军团”堵门巴黎华人区

京港台:2021-10-1 03:33| 来源:华舆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束手无策?“毒瘾僵尸军团”堵门巴黎华人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川普在美墨边境筑起的边境墙现在只剩下一地鸡毛,但在号称“浪漫之都”的法国巴黎,又有一堵新的墙被树立起来。据欧洲时报报道,巴黎警方希望靠一堵“临时”隔离墙驱散瘾君子,但更多人指出,此举只是在转移,而非解决问题。

  更麻烦的是,大巴黎地区的欧拜赫维利埃市有着欧洲最大的华人(专题)商圈,这堵墙会直接把众多瘾君子“堵”在这个华人区的门口,这引来了当地华人的严重担忧。

  逼着法国警方在巴黎“筑墙”的是一种名为“霹雳可卡因(crack)”的毒品。异色新闻(VICE)曾经这样描述巴黎街头的可卡因成瘾者:“他在泥土里面四处挖掘,坚信自己曾在那里埋下毒品,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几百个成瘾者每天聚集在这个边缘的奇怪角落,就像一座露天监狱”。

  从古柯树中提取的可卡因最初是一种价格相对昂贵的毒品,但在上世纪80年代,有人发明了结晶状可卡因的提取方法。这种结晶状的可卡因降低了毒贩制毒的成本,还大大提高了起效的速度。

  因为吸食这种毒品时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种结晶状的可卡被用象声词crack命名。它在美国的贫民区中迅速蔓延开来,成为流行毒品。随后又传播到欧洲等地,成为一种流毒甚广的“穷人毒品”。

  臭名昭著的海洛因、芬太尼等传统阿片类毒品属于麻醉剂,通过与人体内的阿片受体结合,产生镇痛作用和欣快感。可卡因则属于兴奋剂,进入人体后,会与扰乱人类的激素分泌,让身体大量产生多巴胺,使人感觉到极端快乐。

  丨“穷人毒品”祸害浪漫巴黎

  作为其加强版的霹雳可卡因,效果更甚——吸食这种毒品会让人迅速产生快感,但这种快感往往只能维持十几分钟,然后就会迅速感到情绪低落。许多严重成瘾者因此会一剂接着一剂的不停吸食这种毒品。

  在网飞(Netflix)公司出品的纪录片《CRACK:可卡因、贪腐与阴谋》中,一名曾在街头贩卖霹雳可卡因的毒贩,笑着讲述了一套令人毛骨悚然的“生意经”:“卖给他多少并不重要,因为我知道他还会回来。天还没亮,他们就会花光手里所有的钱。”

  正是这种吸上就停不了的特性,导致吸食霹雳可卡因的瘾君子往往会集中在某个地方,日夜不停的吸食毒品。吸食可卡因会导致烦躁、不安和偏执狂,并伴有眩晕、肌肉抽搐等症状。在这些瘾君子的聚集区,经常能见到形容枯藁的瘾君子日夜游荡,目光呆滞,肢体运动不协调。有人调侃,这种场景或许就是好莱坞喜欢的“僵尸片”灵感来源。

  丨“僵尸军团”四处流窜,华人区遭殃

  巴黎警方指出,霹雳可卡因具有高成瘾性,警方对于找到其替代品、从而缓和其危害性并不抱期望。任何根治问题的解决方案都需要更坚定的决心和更庞大的投入,在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出现之前,在空间上驱赶瘾君子们闪转腾挪,俨然成了法国政界“共识”。此次巴黎北郊的“筑墙”闹剧,就是当地政府反复驱散瘾君子,“僵尸群”们不断寻找新领地的结果。

  据欧洲时报报道,这些瘾君子们最初聚集在巴黎北面拉夏贝尔门(porte de la Chapelle)附近的一块荒地,这里因此被称作“霹雳可卡因山丘”(colline du crack)。

  2019年,巴黎政府一次“强有力”的整治活动中,“山丘”被清理,瘾君子们四散离开后重新聚集在斯大林格勒广场(place Stalingrad),让这里成了新的瘾君子聚集地,且吸食者数量屡创新高。

  今年5月,由于居民和瘾君子矛盾升级,巴黎市长和巴黎警察局决定将瘾君子迁至广场附近的Eole公园(jardins d'Eole)。6月,巴黎市长又表示将Eole公园还给居民,于是瘾君子被赶到公园门口每天吸毒。9月,内政部长要求“做个了结”,于是警方将Eole公园附近130多名瘾君子用大巴转移到了奥古斯特-巴伦广场(place Auguste Baron)。

  这终于引来了开头的荒诞一幕:巴黎市警察局下令在广场附近,连接巴黎和北郊庞坦市的地下通道砌墙,以防止瘾君子前往庞坦市居民区以及庞坦市所在的塞纳-圣德尼省(93省)。

  9月26日,大巴黎地区议会议长佩克莱斯来到墙前,批评政府这种治标不治本的甩锅治理方式,认为这根本是“耻辱墙”。与庞坦市相邻的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更是直接的受害者,去往庞坦的通道被堵后,欧市现在面临瘾君子的直接威胁,该市华人副市长田玲在电台上怒斥,砌墙行动是“法国的耻辱”。

  据欧洲时报报道,欧市拥有欧洲最大的华人商圈,其中独立的批发商城,就有好几个。在这里,1000多个华人企业,每年为当地经济默默作着贡献。然而,在这里工作、生活的华人,却没有拥有应该属于他们的优良的生存、经商环境。华人遭暴力抢劫事件时有发生,有的同胞甚至为此搭上了性命。

  2014年当选欧市议员之后,田玲就一直为该市的治安问题而奔走。她与当地华人自发成立的治安联盟多次与93省政府相关官员座谈,要求改善当地治安不靖的状况。2020年,田玲当选负责治安问题的副市长,当地华人本已看到治安改善的曙光,但被巴黎政府驱赶至此的“毒瘾僵尸军团”无疑是一场“飞来横祸”。

  丨消灭“僵尸军团”需要更多投入,欧美各国已有心无力

  巴黎的遭遇也并非孤例,美国费城、巴西圣保罗等地都存在着类似的吸毒者聚集地,让一些原本美丽繁华的街区变成“鬼城”。

  在巴西圣保罗,吸毒者们聚集在市中心一块被称为“Cracolandia”的地方,直译过来就是“crack的领地”。平均每天有1000多名吸毒者聚集在这里,不分昼夜地不停吸食可卡因。

  在美国费城,一个名为肯辛顿的地区则成了周边区域的“毒品集散市场”。除了可卡因,还能在这里找到致死率超高的芬太尼、让人产生幻觉,在行车道上手舞足蹈而不自知的氯胺酮、乃至让人如野兽般攻击他人的强力致幻剂“浴盐”等等。肯辛顿大街上“群魔乱舞”的惨状俨然成了美国社交媒体的“流量密码”,有视频博主日常驱车前往这一街区拍摄瘾君子们在大街上游(电视剧)荡的惨状。

  在巴西,政府曾试图铲除这一毒瘤。2014年,左翼政府提出了“张开双臂”计划,在这里向吸毒者提供住房、食物和就业机会等帮助,希望他们能脱离恶性循环。

  但2017年后,新上台的右翼政府又开始出动大量警力围捕吸毒者,希望将这里翻修成高档街区,驱散瘾君子。现在,非政府组织仍然坚守在Cracolandia,为吸毒者提供食物、安全的吸毒器具等帮助,指责政府暴力的执法行为无异于“屠杀”,政府则指责非政府组织的行为是在“教唆吸毒”,威胁法办。

  巴西媒体人FELIPE NEIS ARAUJO 在自己的专栏里怒斥:Cracolandia的存在不是因为霹雳可卡因。它的存在,代表巴西这个将食物、住房和健康视为商品的新自由主义国家的失败。“毒瘾”只是一个政治替罪羊,政府用它来为住房和公共卫生投资不足,以及糟糕的治安状况找借口。

  费城当局同样曾经提出整治肯辛顿地区的计划。当地媒体《费城公民》报道,费城当局过去十年来先后推出了“治愈暴力”、“聚焦威慑”、“费城恢复力”等一系列行动规划,并在2019年一度宣称接近成功——将大街上的瘾君子减少了近一半。但疫情爆发后,瘾君子的数量迅速卷土重来。

  当地一家非营利组织的负责人在《费城公民》上撰文指出,如果肯辛顿过去20年间不断的失败带来了什么经验,那就是不能再奢望仅以警方的力量解决更复杂的社会与经济问题。

  “每个问题都直接受到另一个问题的影响,因此我们需要同时解决所有问题才能有效。这不仅仅是一个“毒品”或“暴力”问题,它是一个贫困—劳动力—教育—种族主义—健康—住房—士绅化问题。”

  但显然,今天的美国并不具备解决问题的魄力乃至资源。此前,费城政府向一个五年的恢复计划拨款,款项“多达”3600万美元,但肯辛顿的毒品交易,是一个以十亿美元计的“大买卖”,一条街上的毒贩每天就能卖出数万美元的毒品。

  “现在肯辛顿几乎100%的服务都是面向成瘾者的,正经‘居民’几乎不存在。整个社区的经济都依赖于毒品。想要摆脱它,至少要在这里经营起差不多规模的正经买卖,对吧?”

 

相关专题:华人,华裔,军事动态,法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3: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