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女航天员:在太空打破天花板 在地球面临歧视

京港台:2021-10-25 21:38|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女航天员:在太空打破天花板 在地球面临歧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王亚平大校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空军飞行员。她进入过太空,目前正在执行第二次轨道任务。她已进入以每小时1.71万英里(约每小时2.8万公里)速度绕地球飞行的中国空间站,将在未来几周成为首位在太空行走的中国女性。

  然而,当她上周开始这个为时六个月、处于中国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核心的任务时,官方和媒体除了宣扬她的成就外,也特别关注男性与女性的生理比较、月经,以及她留在家里的五岁女儿。(没人问及她两位男同事的孩子。)

  升空前不久,中国国家航天局官员庞之浩透露,有一个货舱为轨道空间站提供卫生用品和化妆品。

  “女航天员化妆以后,可能状况更好,”庞之浩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一段视频中说。

  在这个毛泽东曾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国家,41岁的王亚平是性别平等的典范,也是贯穿在中国社会、商业和政治中的性别歧视和对女性居高临下的暗流中的一员。

  中国政治的最高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的25名成员中,只有孙春兰一名女性。中国职场的性别歧视依然严重,女性受聘有时是因为外貌,怀孕后会遭到解雇或降级。

  在中国,新生的“#我也是(#MeToo)运动”面临着来自法院和网上的政府审查部门的阻力。今年8月,在东京奥运会上获得铅球金牌的中国选手在中国电视台上被记者描述为“女汉子”,还被问及婚姻和建立家庭的打算。

  “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会让女性也能够有上天的一个机会,”女性权益活动人士吕频说,她曾在中国创建了一个名为“女声”的在线论坛,该论坛后来被当局在互联网上屏蔽。“但是另一方面还是告诉大家,就算你女性当了航天员,你还是要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一个传统的女性的角色。”

  在当今中国,娱乐业以外的女性很少能达到像王亚平这样的公众地位。

  当女性设法打破障碍时,人们往往从性别的角度看待她们的成就。

  尽管中国在差不多10年前就已将首位女性送入太空,但在官方声明和政府媒体上,王亚平的此次任务一直被当作新奇事物。苏联将第一位女性送入太空是1963年:瓦莲京娜·捷列什科娃(Valentina Tereshkova)在太空度过了三天,至今仍是唯一一位单独执行太空任务的女性。第一位进入太空的美国女性是萨莉·莱德(Sally Ride),那是在1983年。

  中国现在的反应与这些早期开拓者曾经面对的情况类似。莱德回答了一些对女性居高临下的问题,比如月经、母亲身份,以及她在轨道上是否打算戴胸罩。“我们的社会没有进一步发展,那就太糟糕了,”她当时这样说。

  在一个简短的电视报道中,王亚平在为即将到来的太空漫步接受训练,也表现出了类似的信心,她说她希望在新的“天宫”空间站上的任务“因为我而更加精彩”。她还暗示了自己必须克服的障碍。

  “航天员对于我来说,它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个事业,而且是我热爱(电视剧)的这样一个事业,”她说。“因为这份热爱,足以让我克服所有的困难,战胜所有的难关,甚至是牺牲自己的生命。”

  在2012年的任务中,王亚平是中国首位进入太空的女性、解放军飞行员刘洋上校的替补。刘洋是“神舟九号”任务飞行乘组的一员,该飞船在轨道上停留了20天,与当前空间站的原型对接。一年后,王亚平得到了机会执行“神舟十号”任务

  王亚平大校和刘洋上校是首批入选中国宇航员培训计划的10名女性,入选的部分原因是她们已经结婚——人们认为太空旅行会对她们的生育能力产生不利影响,而且根据当时官员的说法,“已婚女性身体和心理素质更成熟”。

  当时,太空管理官员公开质疑女性执行太空任务的可行性。

  “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将女宇航员送入太空;这会给团队的心理默契带来问题,”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时任航天中心主任吴斌当时表示。“要求他们在训练期间作为一个团队工作,我们将观察和评估他们彼此之间的应对情况。”

  数年后的2020年,航天局宣布前往天宫执行任务的18名预备航天员,王亚平是唯一入选的女性。

  相比之下,美国宇航局2013年的宇航员训练营是第一个男女人数相等的训练营。这并不是说NASA已经消除了它隐蔽的性别偏见。2019年,它不得不推迟在国际空间站进行的第一次全女性太空漫步,因为它没有合适这两名女性尺码的太空服。该行动终于在七个月后进行。

  王亚平的两位同乘者分别是任务指挥官、曾乘坐“神舟七号”进入太空的翟志刚少将和首次进入太空的叶光富大校,他们都受到了官方的称赞。根据计划中,她将在任务期间进行太空漫步。

  即便如此,她的任务还是引起了官员们令人尴尬的评论,以及网上的冷嘲热讽。国有的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研究员杨宇光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表示:“男女互补在心理方面的代偿作用对于长期太空飞行也非常重要。”

  网上已经爆发关于女性和男性是否适合从事相同的体力任务的辩论,包括艰巨的太空漫步。

  “大部分苦工累活女生不能做,”一位用户在微博上写道。“女性要正视自己性别的这一特征。”其他人建议她应该在任务开始前剪掉头发,或者想知道她要怎么洗头。

  在官方媒体高度脚本化的露面中,王亚平表达了她作为第二个进入太空以及第一个两度进入太空的中国女性而感到自豪。

  王亚平在黄海港口城市烟台长大。1997年高中毕业后,她就读于东北吉林省长春市的空军航空大学。作为一名空军飞行员,她在被选为航天员之前累积了1600飞行小时。

  2013年在太空期间,她在太空中为坐在礼堂里的学童们上了一堂课,这堂课通过流媒体播放给了6000万学生。她当时说,她希望这会激励其他人志存高远,但她也因此被当作典型的“太空教师”这一性别角色。预计这次她将再次授课。

  一些评论者在网上谴责人们关注的是她的外表、化妆和经期,而不是她的成就。

  “搞的跟女性就真的离开了化妆品护肤品没法过似的,”一位用户在一篇关于天宫物资供给任务的新闻报道下评论道。“这就已经模糊了王亚平作为一个英雄的本质。”

相关专题:航天航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4 08: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