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志愿军回忆:美战机来袭,副营长喊“逗老美去”

京港台:2021-10-31 06:39| 来源:网络博客 | 评论( 44 )  | 我来说几句


志愿军回忆:美战机来袭,副营长喊“逗老美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40军过江入朝第二天,刚蒙蒙亮,就听南边天上轰轰隆隆越响越近。118师353团3营营长李德章,命令部队上山坡树林里防空,准备宿营。他转着圈儿望着从头上掠过的飞机,自言自语:“这美国鬼子还挺勤快,这么早就起床了。”

  不得不说,美国鬼子的飞机的确飞得勤。据统计,在朝鲜(专题)战争期间,美军共出动各类型飞机两万架次,其中B—29轰炸机投下了两万吨炸弹和凝固汽油弹。朝鲜人民军在南进作战中装备的150辆T—34坦克,被美军飞机炸毁79辆。

  因此,人民军见到行军途中的志愿军,问得最多的就是你们有飞机吗?听说没有,都很失望,说没有飞机不行,美国鬼子的飞机太厉害了。人民军北撤的时候,还用十几头老黄牛拉一架小飞机——那时中朝军队一架飞机真是宝贵呀。

  倘是个别人这么说,可能是吓破胆了,都这么说就不能不重视了。只是对任何事物的认识,都要有个过程,就难免吃亏。

  

  朝鲜战争中停靠在水原机场的美军飞机

  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老兵、老干部跨过鸭绿江,见识了美军飞机,就知道日本(专题)和国民党那点飞机不算什么了:

  日本的飞机撑死就一两架,注意防空躲一躲就行了,国民党的飞机比日本多,但技术差远了,也怕死,解放军组织地面对空扫射一阵,甭管打不打得着,国民党飞机打死也不敢飞来轰炸了。

  美国飞机就不同了,有的部队把汽车开到路边地里,用地里的玉米秸子盖上,就像一堆堆玉米秸子似的。在国内常这样对付国民党飞机。

  这招对付美军飞机不行了。美国的飞机多,而且太猖狂,飞得低,卷起的风把老乡房顶上苫的稻草都刮跑了,那汽车立刻就露馅了,一顿机关炮、炸弹,烧成铁骷髅。

  到了晚上美军飞机就没辙了吧?还是高兴太早了,志愿军黑夜隐蔽在玉米地里,月亮好的话还能看到夜航机的影子。打仗的时候,地面发射照明弹,夜航机根据照明弹指引对志愿军狂轰滥炸。不少战士纳闷:“美国鬼子和我们一样,晚上不睡觉呀?”

  美军飞行员技术也厉害,战斗机白天钻山沟,说贴着地皮飞是夸张,在山上能看到飞行员,飞机栽歪着膀子,像查户口,路上有只个黄牛也追着打。

  一来几架、十几架,这批走了那批来,老鸹似的。朝鲜地名,大部分都是面呀里呀洞的,志愿军南下的时候,开头还能看到些村镇,后来几乎都黑乎乎的,就剩些房框子了。到了平壤,发现被炸得一塌糊涂,真成“平壤”了。

  型号不一样,官兵都给起个外号。F80喷气式战斗机,两侧各有一个副油箱,叫它“油挑子”。野马式战斗机叫声特别刺耳,鬼哭狼嚎似的,叫它“黑寡归”。P51侦察机的头是红色的,叫“红头苍蝇”。炮兵校正机飞得慢,成天在头上哼哼,就成了“老病号”。

  

  “红头苍蝇”——P51飞机

  对志愿军威胁最大的还是B—29轰炸机,这种飞机喜欢在万米高空投放凝固汽油弹,到地面后窜起一团火苗,像干不干、稀不稀的小米饭似的,溅哪哪着。溅到身上,不能扑打,也不能用水浇,在地上滚,用被子、毯子把人裹起来。

  而志愿军的八五高炮射程仅有8000米,打上去的炮弹只能一股烟一股烟在它下面爆炸,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因为美军飞机活动十分猖獗,因此朝鲜战争的最大特点,是难说前方后方。

  部队行军,设营的先走。在国内是号房子,看中哪个房子,让地方干部跟老乡做做工作,一般都能住上。在朝鲜就不同了,得把防空考虑进去,不能住房子,必须得看山沟。看山势、地形,选林子密、便于隐蔽的沟沟岔岔,划分区段,这个连在这条山沟,那个营在那几条山沟。

  部队到了,放下装具,挥锹抡镐挖防空洞,掘进式,半掘进式。冬天,山野冰冻如铁,一镐下去一个白点,那也得挖,起码要挖个能容身的坑,睡觉、防空。有时刚挖完,来命令又走了。

  有志愿军老人说,枪响打仗,枪不响挖坑。在前线是挖工事,在后方挖防空洞。入朝大半年,打了五次战役,平均一天挖一个吧。

  

  志愿军挖防空洞 。敌人在飞机上广播,听纯正的汉语,搞心理战。连长向118师师长邓岳汇报,邓师长以为连长忽悠他玩:“不可能,老美还会说汉语?飞机上还能喊话?”后来习以为常了。

  当然,志愿军也不是吃干饭的,坐等着被老美飞机炸,你炸我,我就算武器不好,也要想办法教训你。

  “来了!来了!”步枪、冲锋枪和轻重机枪的枪口,就冲着飞机飞来的方向仰起来。“跑了!跑了!”一阵急射后,这声音既有庆幸,也有失落、遗憾。“打着了!打着了!跳伞了!”大家就呼喊着,向着降落伞飘落的地方跑去抓俘虏了。

  40军在各次战役中,都有用轻武器击落击伤飞机的战例。无论美军怎样报复,那飞机再也不敢表演“空中杂技”了。有时枪一响,飞行员一慌,一团火光,一声巨响,飞机撞山头了。

  第三次战役后,部队在逍遥洞、议政府地区休整。354团3营副营长徐忠海,对机炮连82炮排副排长李德福大喊:“走,咱俩逗老美去。”

  两个人砍些木头、树枝,在山坡上搭个棚子。两人刚到对面坡上坐定,两架“油挑子”——F80来了。第一架俯冲下来,机关炮打得烟尘冲天,棚子没倒。第二架咣咣咣又是一阵机关炮,拔高后在空中转了一圈,“得胜”回朝了。

  两个人看得这个乐啊,李德福差点笑岔气儿,说咱们再弄一个。徐忠海说天色不早了,明天咱们再来陪老美玩。

  352团3营机枪连,在阵地周围设置一些假目标。几架飞机见了,鱼贯式俯冲下来。机枪连10余挺重机枪一齐开火,飞机立刻炸了营,有的立即爬高,有的拖着黑烟逃之夭夭。

  

  志愿军重机枪防空阵地

  志愿军首批入朝部队是秘密出国,为了保密,志司开头不让打飞机,后来底下有人片面理解“防空”,担心敌人报复,过于强调“藏”了。敌人也真报复,你打他一下,一会儿飞来一群,把一条山沟炸得乌烟瘴气。

  那也得打,进攻是最好的防御,你越不打,他就越猖狂。在地上跟天上斗,天然地被动,明显吃亏。可当年红军和八路拉队伍时,长矛、大刀和一些破烂枪支,对鬼子和国民党的飞机、大炮、机枪、坦克,不一样是明摆着吃亏吗?

  等咱们有了机枪、大炮,那敌人除了人又都成美国货了。如果怕吃亏、怕牺牲,这仗就不能打了,就没有这支军队了。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陆地、天空、海洋,后两者都是对手的,志愿军只占有三分之一的空间陆地。时间不到一半,白天美军飞机到处炸,夜间也不好说全部是志愿军的,只有飞机难以出动的风雪天,志愿军才占天时优势。

  世上没有千年老大。有朝一日,美军没了海空优势,不知将会怎样作战。而从建军之日起,中国共产党的武装力量,就是在这种不对称的战争中成长壮大的。

  解放战争后期,地面上的武器装备与对手对称了,四野甚至优于对手了,空中、海上仍是国民党的天下。那又怎么了?飞毛腿飞不到天上,木船把兵舰冲打得稀里哗啦。

  

  解放海南岛中创造木船打军舰历史的英雄船

  如果对称的话,美军还会来朝鲜,中国军队还用过江吗?

  一些老人甚至说:“不用对称,只要有美军一半的海空实力,过江就往南推,就把联合国军,也就是美军,推到巨济岛,推到大海里了。”

  “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

  中国军事辞书编撰专家、离休前为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的李英,当年是40军汽车营1连副指导员、党支部书记,虽说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可却敢手握方向盘,在崇山峻岭的山路上,与美军飞机打游击。

  李英有个绝活——不用眼晴,一听声音,就知道来的是“油挑子”“黑寡妇”,还是“红头苍蝇”“吊死鬼”,是高空,还是低空,是路过,还是要发起攻击。也就明白应该隐蔽,还是坐在驾驶室里安然不动,或者不理它,继续开进。

  飞机白天钻山沟,晚上瞄灯光,还能把黑夜变白昼。几颗照明弹下来,山野瞬间通明,山路上有时会形成两三公里的照明线。

  飞机在头上盘旋,照明弹挂在前面,这时要立即停车,或调转车头寻地方隐蔽。照明弹正在头上,刻不容缓,全速通过。

  照明弹在后面,也要全速向前,隐入黑喑。照明弹多,照射时间长,必须隐蔽。汽车被击中起火,要不顾一切救火,把车开到路边,或者推到沟里,以免堵塞道路。 

  

  开灯驾驶,引来飞机,闭灯行驶,惊心动魄。山路崎岖,七拐八绕,一些路段下面就是悬崖、深渊。白天上路都让人提心吊胆,更不用说夜间,还要闭灯驾驶了。

  汽车营另一位老司机崔景廷,没啥文化,可本事挺多,在朝鲜开汽车从不闭灯驾驶,受到的攻击自然就多,却安然无恙。1连出国时的50辆大道奇卡车,就他那辆开回来了。

  请他谈经验,他说飞机追着俺打,有时炮弹、炸弹前后左右爆炸,也挺害怕的。它在天上飞,俺在地上跑,俺跑不过它,跟它斗心眼。它不是看到俺了吗,俺突然关灯了,它就抓瞎了。估摸着它要动手了,俺一个急刹车,就把它甩前边去了,俺再加大油门猛跑。等它转过身来,俺已经找个地方藏起来了。

  没读过书的老崔不善言谈,师范毕业的学生官李英,从中悟出个最普通、直白的真理:美军飞机每分钟可以飞16公里,而且可以任意驰骋。我们汽车每分钟只能开1公里,而且只能在一条道上跑,这天上地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可只要抓住几个关节点,就有空子可钻,长处与短板就能互换。

  之前,老崔不想连累别人,别人也不愿跟他出车,老崔一直跑单车。推广他的经验,1连先后出现10多个像老崔一样的功臣、英雄。

  天上杂技,地上绝技,这场战争培养、锻炼了一批世界顶尖的汽车驾驶员。

  

  一次在山上防空,李英看到飞机在打公路上的坏车。第一次攻击,未见车起火,第二次还是一样,飞机抖抖翅膀,怏怏地飞走了。李英觉得有门儿。

  之后,空旷地带,无处藏身,就把油箱汽油放出来,电瓶卸下来,再把车厢板拆掉,车头盖揭开,明晃晃停在公路上。飞机见了,以为是坏车,不理睬。有的扫一梭子机关炮,见没反应,也走了。

  第三次战役,部队在1951年元旦突破三八线,汽车营直接随部队行动,不能开灯驾驶。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刻,滴水成冰,呵气成霜,挡风玻璃一律支起来,司机就那么坐在驾驶室里,一半人冻伤,一些人致残,一些人在炮火下牺牲。

  天地斗,汽车兵与飞机过招的频率,远远高于步兵。汽车目标大,笨重,飞机来了,不能像步兵那样随即隐蔽防空,伤亡率也大大高于步兵。汽车兵成为志愿军中最危险的兵种,据说平均战斗寿命只有一年。

  第四次战役,1连装上10车弹药,为插入敌后的118师进行补给。50多公里,天黑出发,午夜前必须赶到,如今高速公路用不上半小时。

  李英带首车,听到防空哨枪响,立即熄灯隐蔽。越着急,枪声越响,不理它了,闭灯开进。眼看就要完成任务了,或者就是完成任务了,因为首车已到前沿阵地了,司机小范牺牲了。这回不是天地斗,而是来自对面美军阵地上的子弹。

  

  给前线运送给养的志愿军汽车兵 

  1951年7月,朝鲜北部特大洪水,铁路、公路桥梁多被冲毁,美军又发起“绞杀战”,空中力量主要用于封锁志愿军后方交通线,前送物资更加困难。可要想志愿军陷于无粮无弹的境地,又怎么可能呢?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40军的先行官是李英,率一个排18辆满载高粱米的汽车,先于部队过江,去熙川建一个屯粮点。汽车司机的儿子李英,驾驶技术是一流的,勇敢和智慧也是一流的。

 

相关专题: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20: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