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涉案400亿的红通大佬 是怎么在美国玩栽的?

京港台:2021-11-4 10:38|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 我来说几句


涉案400亿的红通大佬 是怎么在美国玩栽的?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日前,大洋彼岸传来一则消息,“一位57岁的中国商人”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被捕。这位年近花甲的中国商人便是施建祥。他是电影《叶问3》的投资人,曾因投资该电影被查出非法集资诈骗434亿元。目前,施建祥仍是“红色通缉令”名单上的逃犯。美国司法部的一份声明披露了更多细节,施建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一次有关加密货币投资的会议活动上被捕。而他的“一战成名”加密货币,并没有让他在美国一战成名。

  2021年10月下旬的一天,美国拉斯维加斯,一个全球投资会议正在举行。

  来自中国的“快鹿系”资本大佬施建祥,毫不避讳自己的“红通”身份,身着黑色外套白色打底,衣冠楚楚,像往常一样高调出现在会议现场。

  他刚刚与一位来自中东的投资者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并微笑着合影留念。背景屏幕展示的正是其在美国一手创办的“Fight To Fame”加密货币。

  然而,他当时可能没有想到,美国警察已经盯上了他。

  11月2日,大洋彼岸传来一则消息,“一位57岁的中国商人”上周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被捕。这位年近花甲的中国商人便是施建祥。他是电影《叶问3》的投资人,曾因投资该电影被查出非法集资诈骗434亿元,一度震惊国内投资圈。目前,施建祥仍是“红色通缉令”名单上的逃犯。

  据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10月29日发表声明,施建祥被指控通过撒谎获得美国签证。指控称,2016年,施建祥在申请两张非移民(专题)签证的过程中存在撒谎行为,并由迈阿密国际机场进入了美国。在两次签证申请中,施建祥都表示其从未使用过另一个姓名。而实际上他却在2017年2月凭借另一份姓名为“Long Niu”的证件进入了美国,并以“Morgan Shi”的身份生活在美国加州(专题)和内华达州。

  目前,施建祥已被拒绝保释,而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10年的联邦监禁和最高25万美元的罚款。

  “一战成名”未成名

  作为“快鹿案”首犯的施建祥在逃至美国后,不仅投资了好莱坞影视,还玩起了加密货币,试图打造“第二个比特币”。

  “Fight To Fame”是施建祥在美国创立的一个加密货币项目,中文名为“一战成名”。据项目官网介绍,“一战成名是全球唯一打造培养动作明星的梦工厂”。

  实际上,这是施建祥通过“区块链+电影+赛事”,打造的一个加密货币应用场景。比特币是广为人知的加密货币之一,不过施建祥发售的代币是FF通证(FF Token)。在这个应用场景中,FF通证可用于动作明星真人秀、各类体育赛事(拳击锦标赛、足球联赛等)的门票兑换,以及线上线下娱乐游戏的流通与应用。

  2019年,施建祥曾邀请当年《叶问3》的主演之一美国拳王迈克·泰森就加密货币项目进行合作,以发行粉丝代币“泰森代币”,但被泰森拒绝。

  在海外社交平台Instagram上,“Fight To Fame”的宣传片对施建祥的介绍颇有些修饰,但却可以一览其希望重演“叶问梦”的企图。

  “一战成名是一位白手起家的中国亿万富翁、剑桥终身院士施摩根博士的心血结晶。他来自资本市场,但他也喜欢拍动作电影。他制作了400多部电影,且全部都有盈利。他是《敢死队》和《叶问》电影系列的制作人,叶问是李小龙的老师。《叶问3》由迈克·泰森出演,他还给了施博士他的拳王金腰带。施博士希望帮助每个人实现他们的人生目标,他也希望为大家带来财富。”

  “Fight To Fame”还在微博创建了官方账号“一战成名电影”,该账号已经是拥有千万级粉丝的大V。从“Fight To Fame”官网可以链接跳转至其微博主页,而其内容都为电影的剪辑片段。

  《财经天下》周刊联系该博主,博主只表示该账号是“粉丝聚集地”。针对施建祥与“一战成名电影”的关系,该博主表示“我不清楚,我只是编辑”。不过该账号自动回复的一句话却很有意思:“欢迎一起见证下一位好莱坞动作巨星的诞生。”目前,该帐号已经换去原“Fight To Fame”的logo头像。

  据官网介绍,“Fight To Fame”的投资人群和用户粉丝已经破亿。FF通证曾在7天内,便在部分国家和地区被认购一空,通证价格同期增长3233%,未上市前创造了在全球加密货币行业中私募预售时间最短、价值增长最快的纪录,超出同期比特币1500%的增长收益一倍以上,被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人誉为“第二个比特币”。其官网还宣称,FF通证在上市前,排名进入全球超10000家加密货币排行榜前八,上市后预计市值将突破3000亿美金。

  施建祥的加密货币项目似乎正搭载着他的“第二个比特币梦想”,朝着一片大好的趋势发展。

  然而,美国司法部的声明或许让施建祥的“梦想”折翼,在这份声明中,美国司法部表示:“施建祥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会议上被捕,当时他正在推广一个加密货币企业。”

  资本大佬的“上海滩”往事

  “Fight To Fame”将施建祥塑造为一位白手起家的中国亿万富翁。然而,所谓的亿万富翁,实际上却是434亿元巨额诈骗案的逃犯。

  434亿元是什么概念?

  以大家熟知的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为例,字节跳动2020年全年的净利润为450亿元。施建祥的涉案金额大抵与字节跳动一年的净利相当。

  施建祥被捕,令沉寂了多年的“快鹿系”集资诈骗案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事件缘起于2016年3月4日电影《叶问3》的上映。这部集结了甄子丹、张晋、熊黛林、谭耀文、迈克·泰森等明星的功夫电影上映16小时票房破亿,34小时破两亿,第三日的票房就达到了4.43亿元。

  《叶问3》背后的投资人便是施建祥建立的快鹿集团。快鹿集团依托旗下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推出了基于该电影收益的多款理财产品,吸引了数万散户的投资购买。

  电影票房不断上涨,彼时的快鹿集团正等着进一步“收割”投资人。

  然而,与此同时,网络上却流传起了大量有关《叶问3》票房造假的内容。有网友晒出《叶问3》凌晨实时售票图,其单张电影票卖价达到了203元,且同一个影厅竟然每十分钟就排映一场。

  票房造假舆情迅速发酵,快鹿集团同时也被传出利用票房炒高旗下上市公司股票以获取收益。快鹿集团召开发布会回应称,上述情况是同行的诽谤,并称将采取法律手段。

  不过,此时的施建祥却已经察觉到了“异样”,他跑路至中国香港(专题),之后通过撒谎获得签证进而逃至美国。美国司法部指控的事件便发生在其跑路的这一时间段内。随后,施建祥主导发售的理财产品被曝出现大面积的兑付危机。

  2017年初,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对施建祥的红色通缉令。

  2019年7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了“快鹿系”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二审刑事裁定书。刑事裁定书显示,2013年9月至2015年8月间,施建祥为实施非法集资活动,组建了个人实际控制的快鹿集团。2014年3月至2016年4月,快鹿集团通过实际控制的被告单位东虹桥小贷公司、东虹桥担保公司和金鹿系、当天系、中海投系等融资平台,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专题)434亿余元。

  

  (图/中国裁判文书网)

  判决书显示,施建祥的主要“圈钱”途径便是利用旗下多个融资平台,包装各种理财产品,并在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进行宣传和销售,从而进行非法集资。

  上海一中院表示,上述非法集资所得钱款均被转入涉案人施建祥、快鹿集团实际控制的银行账户,除282亿余元被用于兑付前期投资者本息外,其余款项被用于支付各项运营费用、股权收购和影视投资等经营活动、转移至境外和购置车辆以及个人挥霍、侵吞等。

  至案发,该案实际经济损失共计152亿余元,受害人数量也高达4万人。

  披着“电影投资”的外衣行骗

  为什么4万多人纷纷跳入了施建祥的“庞氏骗局”?

  这也许要用施建祥此前宣传的“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概念来解释。

  2003年12月,39岁的施建祥成立了快鹿集团,注册资本已然高达20亿元。快鹿集团的早期业务涉及生产电线电缆、房地产、国际贸易等。之后,快鹿集团开始进军金融领域,并于2010年与2012年分别拿到了小贷和融资担保两块牌照。

  与此同时,施建祥看重了影视行业,并开始投资一系列电影,其中包括《敢死队4》《第一滴血》《魔咒钢琴》《大轰炸》等电影。据“Fight To Fame”宣传片介绍,施建祥至今已经参与过400多部电影的投资。

  

  施建祥的“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开始逐渐成型。《叶问3》便被施建祥寄予厚望,他买下了《叶问3》10亿元的票房保底价。如果电影票房超过10亿元,施建祥将获得大部分收益;而如果票房低于10亿元,施建祥也只能自担风险。

  为了降低风险并收回成本,施建祥的快鹿集团通过旗下融资平台包装了多个《叶问3》理财产品进行销售;同时,施建祥还通过苏宁、京东等平台进行众筹融资。据媒体相关报道,2015年一款在苏宁众筹平台上的《叶问3》影视众筹产品,募集仅十二天就超额募资810%,共筹集资金4050万元,预期年化增值收益为8%。

  《叶问3》的制作班底与系列电影的成果,成为施建祥吸引散户购买理财产品的“诱饵”;而上映初通过票房造假营造的热度,又进一步巩固了散户的投资信心。数万的投资人便掉进了施建祥精心设置的圈套。

  但这似乎还不够,真正被外界质疑的是施建祥以“左手倒右手”的资本运作方式,保障从其从电影投资中获益。施建祥在买断电影的内地发行权后,先后入股了神开股份、十方控股、巨力索具三家上市公司。后三个公司在《叶问3》上映前购买了票房收益权,其中十方控股以1.1亿买下内地票房收益的55%,而其股价在四个月内上变涨了8倍,施建祥在背后赚得盆满钵满。

  依托电影的明星效应,通过融资平台进行集资,自购自融抬升股价,施建祥的《叶问3》投资布局似乎“天衣无缝(电视剧)”。

  但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叶问3》电影票房被曝出造假后,以此为基础的理财产品便爆雷了,而施建祥早已出逃海外。

  拉斯维加斯的“赌局”

  2018年6月6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施建祥为31号通缉犯,疑似藏身美国洛杉矶(专题)。

  由于中美之间没有引渡协议,施建祥并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而且,携带巨款的施建祥来到美国后,行事非常高调,连续投资了多家好莱坞影视公司,其中包括在美股上市的Moregain电影公司,以及其他二十多家美国商业机构。

  一位了解施建祥的企业界人士分析说,“如果施建祥没有如此高调,此时他可能依旧逍遥法外做着造富梦”。

  但实际上,施建祥在美国的骗局也并没有上演太久。今年9月,美国证监会宣布,取消施建祥在美国控制的影视投资公司Moregain 的上市资格,因为2019年以来,这家上市公司一直没有发布财务报告。

  现如今,施建祥更是因为2项指控,已被美国警方逮捕拘留,后续将面临法庭审判。分析人士认为,如果获刑,中国要引渡施建祥的难度或许会更大,或许要等待其在美国刑满释放之后,再进行抓捕引渡。

  美国司法部官网的声明披露了施建祥案件的更多细节。10月28日,施建祥首次在美国联邦法院出庭,联邦治安法官认为他有逃跑的可能,下令将其逮捕拘留,他将继续在迈阿密监狱等待审判。

  无疑,暂时逃脱中国法律制裁的施建祥,在美国也遭遇了穷途末路。

  电影《离开拉斯维加斯》的主人公,变卖家产来到拉斯维加斯,以酗酒寻求其不如意人生的结束。不同于此,施建祥带着违法获取的巨款,怀揣着所谓的电影情结,来到拉斯维加斯,欲利用法律的漏洞“东山再起”并“ 一战成名”,但如今,或许只剩“铁窗泪”。

相关专题:美国,红通巨贪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09: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