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国地方选举:“蓝州翻红”暴露民主党弱点

京港台:2021-11-4 21:13|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评论( 26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地方选举:“蓝州翻红”暴露民主党弱点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对民主党来说,威胁的雷声不能更大了。

  民主党内几乎没有人抱有太大希望,认为他们在华盛顿的统治能够持续到明年中期选举之后。但周二,共和党在弗吉尼亚州的复苏(拜登总统去年曾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下该州),并且在稳固的蓝州新泽西取得惊人的优势,这一切都发出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警告,令民主党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地平线上的暴雨云不断聚集。

  五年来,民主党凭借破纪录的投票率赢得了胜利,是因为选民们渴望推翻一位他们认为不称职、制造分裂、糟糕之至的总统。周二的选举结果表明,一旦抵抗对象下台,这种抵抗政治的局限性就出现了,加上民主党人未能履行他们主要的竞选承诺,以及对新冠大流行的愤怒仍在升温,这场疫情将学校变成了美国分歧最大的政治战场所在地。

  在弗吉尼亚州,共和党提名的私募股权高管、政坛新人格伦·扬金相对轻松地击败了民主党州长候选人特里·麦考利夫。

  在新泽西州,民主党人菲尔·墨菲州长以极为微弱的优势险胜,此前外界预计他会轻松获胜。在明尼阿波利斯,选民否决了进步人士推动的一项投票议案,该议案将用一个公共安全部门取代警察局。

  也许最引人注目的是民主党人在郊区人口众多的弗吉尼亚和新泽西遭遇的压倒性挫折,表明保守派正在猛烈反击该党所倡导的、围绕种族和身份认同不断变化的道德观念,与此同时,共和党人不断寻求将学校变成国家文化战争的下一个战场。

  对民主党人来说,明年中期选举之前全国最大投票日的结果敲响了警钟:反特朗普力量的浪潮曾令他们掌握权力,如今在厌倦了抗议、回到无所谓心态的基本盘选民心中,这股浪潮已变成了冷漠。或者,在政治上更危险的是,民主党的动力已经被一种对国家现状的不满情绪所取代,尽管拜登在竞选中做出了种种承诺,但这个国家还没有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正常状态。

  未来几天,随着非大选年选举扩展到一度被认为对民主党更安全的地区,关于民主党失去弗吉尼亚州的焦虑和指责将从郊区的摇摆选区蔓延到国会山。弗吉尼亚州是非大选年选举的关键战场。

  甚至在扬金正式赢得选举之前,民主党的策略师们就已经呼吁党内进行研究,审视继续重点强调特朗普是否依然是最佳策略,特别是因为大选时拜登曾经承诺支持者,他们将不再需要担心甚至思考上届政府全天上演的夸张事件。

  “民主党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我们是怎样选择了应对特朗普的叙事,”策略师丹·塞纳说道,他曾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赢得众议院选举。“在这次选举中,民主党人在弗吉尼亚州或全国范围内都没有依靠他们的成就。展望2022年,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些困难的问题:这样的战略是正确的吗。”

  非大选年选举从来都不能完美地预测未来的成败。甚至在弗吉尼亚州的选举于8月下旬趋于紧张之前,民主党在全国的形势就已经不妙了,他们可能会在选区重划中失去席位,并面临总统所在的政党在其第一个任期内失去席位的历史趋势。

  但因靠近华盛顿,弗吉尼亚州的选举往往与国家政治交织在一起,因此,麦考利夫的失败与对政府日益恶化的看法很难割裂开来。据《华盛顿邮报》与沙尔学院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大选日的前一周,弗吉尼亚州的潜在选民不满意拜登工作表现的比例为53%比46%。该州44%的选民强烈不满意总统的表现,强烈支持总统的选民只有21%。

  更令民主党人担忧的是,现在相当多的人认为美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人和麦考利夫的竞选活动未能解决这种衰退感背后的原因:通货膨胀导致食品和汽油成本上升;对学校的不断失望;供应链挑战以及犯罪问题。

  民主党人认为麦考利夫的失利有历史因素。在过去的11次选举中,反对党候选人曾10次赢得弗吉尼亚州州长职位。唯一的例外是麦考利夫,2013年,他克服了这种模式,赢得了自己的第一个任期。即便如此,共和党还是在一年后的中期选举中获胜,获得了国会的控制权。

  在2014年的竞选中,许多最岌岌可危的民主党人避开奥巴马总统,希望与他的议程保持距离,从而保住自己的席位。鉴于目前国会民主党人普遍认为党的命运与最高领导人紧密相连,这样的态势在明年不会重演。

  然而,自我保护仍是政治中最强大的力量之一,这让许多策略师悲观地认为,随着民主党人在竞争激烈的中期选举中变得越来越紧张,该党未必能够围绕核心路线团结起来。

  温和派民主党人认为,这次失败表明,国会必须立即通过该党的基础设施法案,不管拜登的立法议程缩减后会怎样。左派指责该党未能推动更广泛的议程,包括取消拖延战术(filibuster)以便通过保护投票权法案等自由派优先事项。政治战略家们担心,民主党没有充分宣传该党为帮助这个受新冠病毒蹂躏的国家所做的工作,以及他们为何没能在对其选民基础来说很重要的问题上取得成果。

  “老实说,我很担心,”旨在激励黑人选民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BlackPAC的执行主任阿德里安娜·什罗普夏说。她表示,有色人种的选民对民主党在投票权和刑事司法等问题上无力通过法律感到失望。“人们不想被告知一切都很好,对没有做到的事情及其原因懵然不知。”

  虽然麦考利夫恳求白宫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推动通过基础设施法案,但他在学校问题上采取了并不积极的做法。

  “父母权利”是一个笼统的口号,表达了保守派对戴口罩、接种疫苗要求、变性人权利以及种族主义历史授课方式的愤怒,共和党人把重点放在这个口号上面,从而找到了一个能激发选民的问题,把特朗普选民中的白人不满政治与疫情期间对学校教育的广泛愤怒结合起来。

  尽管扬金没有提出什么建议,用来解决因新冠病毒而恶化的地方性教育问题,但调查显示,学校已成为竞选的中心战场,在竞选的最后一周,它与经济一起成为潜在选民最关心的问题。

  在几乎每一场竞选活动中,扬金都承诺禁止批判性种族理论,这是一种先进的学术概念,并没有在弗吉尼亚州的学校中被教授,凭借这种承诺,他在曾经作为南方联盟首都的弗吉尼亚州恢复了共和党的种族煽动策略。

  麦考利夫驳斥了他的说法,并承诺每年向弗吉尼亚州的学校投入20多亿美元。一些民主党人表示,鉴于保守派媒体每天都在放大有关种族问题课堂教学的虚假说法,以及疫情期间家长对学校教育的普遍不满,麦考利夫的做法是不够的。

  民主党人没有努力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而是转而求助于他们的最佳动力:特朗普。

  “这是一场以特朗普为中心的负面恐吓策略竞选活动,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它的重要性在下降,”进步倡导组织生来战斗集团的高级顾问特雷·伊斯顿说。“你不能靠吓唬的方式让人们去投票。你必须给人们一些投票的理由。”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10 02: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